因与学友问答而产生的一些吐槽

Bacchant 2013-09-08 21:52:48
我的话不好听,因为我不相信温情脉脉的安慰。

在学术上,我觉得你的规划太不切实际了。既然已经读了中国哲学,干吗还要学古希腊语和拉丁语?学了又能怎样?每门古典语言要深入都得花无数的时间,如果不是语言天才,又没有那么大的精力,何必去学一点皮毛?学了来除了装逼有什么用?即便真深入一门或者多门古典语言又能怎样?那只是满足自己私人的兴趣,如果你有这么强烈的兴趣。或者你相信什么从经典文本中复兴真正的古典思想之类忽悠人的鬼话。

“一想起A老师从人类学到奥古斯丁,B老师从近代哲学到古代哲学到现代社会理论样样精通,我就生起一种榜样感。我的目标是汤用彤、徐梵澄和金克木三位贯通中国、西洋、印度学问的大师,但是他们的知识到底是不全面的。我渴望在中学上超越徐梵澄和金克木先生,在西学上超越汤用彤先生,甚至希望自己能在印度学上有所成就。哪怕不跟人比,能自己读懂梵文巴利文佛经,也是一种自我实现的快感。”

这段话真是好笑。你的榜样未见得很厉害,未见得适合你的方向吧。前几天看A还在借施特劳斯谈进化论,太out了,还是补补生物学知识再说话。B也不见得每篇文章都精彩,尤其是他想用西方思想比附中国古典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局限,做好本分之内的事情最重要吧。你所说的超越又是什么意思呢?学术和科学都是层垒的进步,我相信当代的学术研究在很多方面都已经超越了汤用彤、徐梵澄和金克木,只要在一个问题上足够用功,要超越他们有何难。

中国学界一直存在一种对博学、贯通中西的盲目推崇。博学就是看的杂书多,什么都知道一点,可你要是深入一个问题问那些所谓博学的人,大多都不甚了了,然后拊掌微笑,故作神秘。钱钟书还懂海德格尔,害的一干人去研究钱钟书的海德格尔解释,可他谈海德格尔的那几段话,不就是抖机灵、耍聪明吗?贯通中西又是什么样子?像大肠和小肠一样贯通吗?中西内部都各自存在无数差异,你要贯通中西的什么?又说印度学,干吗要读懂梵文巴利文佛经才是自我实现?读好中文佛经,对汉传佛教有深的体悟,不是自我实现吗?或者你不过就是为了拿读懂梵文巴利文做炫耀。

德语也没必要学啊,如果你不是要研究康德和德国唯心论的话。作为哲学的学术语言,精通英语就不容易了。

我的建议,不论你是否接受,姑且一说:做好博士论文,把古文根基打扎实,读好中文古籍,兴趣所及,弄清楚当代分析哲学(或者应该称为当代哲学)的基本问题和讨论。能用清晰、精细的论述解释清楚中国古典思想,功德岂非无量?
Bacchant
作者Bacchant
40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5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53) 添加回应

Bacchan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