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7 关于木心的对话 听后记

龍在田 2013-08-25 00:36:53
根据这位听众的录音整理,也参考了Mignon的笔记退耦的光子的笔记,特此鸣谢。


02:55-07:14 陈丹青的发言。【简短、平实】
大意:非常谢谢大家来;以前没什么人知道木心,现在很多人都接触到了,而且像《文学回忆录》这本比较通俗的木心读本的读者远远多于过去直接读木心作品的读者;以前是不得已,好像讲到木心非得我站在那儿说点什么,现在我可以歇了,更愿意听大家谈木心。

主持人说“木心的困难”这个题目是陈丹青老师拟的。

08:24-14:47 陈子善的发言。
果然谈到上海赋,“我想是上海人,一定要读《上海赋》,不读是勿可以的。”
“一个人只懂文学(或美术)是搞不好文学(或美术)的。”
“偏见跟洞见往往是连在一起的。”
“不是木心的困难,是我们读者的困难。”

15:18-26:04 施正东的发言。
“我和丹青先生是因为木心走到一起的。”这句引发一阵掌声和笑声。
这种发言腔不能算是官腔——不失幽默,很受欢迎,语气很铿锵,内容略空洞,就是一定会被木心吐槽的那种(我猜)。

陈丹青说,最后一课有录像,正在制作中,届时(最晚明年)会在木心纪念馆里播放。还有章学林发现的一盘讲课录音带,是讲圣经的第一课,当时缺课,《文学回忆录》的书里没有。

28:54-42:57 张德明的发言。【文学教授谈木心】
“卡夫卡要求马克斯·布罗德将他的手稿统统付诸一炬,布罗德没有这样做,于是我们才有了文学上的卡夫卡。我们能看到现在这本书,也应该要感谢陈丹青先生。”
“自己读木心时遇到的困难:1. 许多字不认识,但觉得很美;2. 广度:各种艺术门类、文学体裁;3. 高度:宇宙观、世界观、人生观。”

43:18-58:20 小宝的发言。【作家谈木心】
“木心和上海的关系:城市的文化质量与是否有有价值的文学记忆有关,就是有一个非常伟大的作家、他/她代表了这个城市。比如:伦敦(狄更斯)、巴黎(巴尔扎克)、纽约(E.B.怀特)、北京(老舍、王朔)——这些作家与城市互为代表。上海只有张爱玲是不够的,刘呐鸥比较有争议而且文学成就比张爱玲小得多,现在终于有了木心,他就是上海的E.B.怀特。”

58:50-80:12 马宇辉的发言。【《文学回忆录》中国文学部分校勘者】
“确实有很多的错误(记忆的偏差、郑振铎之后有许多新的文学研究成果),也有许多观点不一致的地方。”
“《文学回忆录》是一部独断的作品,不是共识性的东西。共识往往是一种妥协之见,而独断更能提供洞见。”与陈子善的说法相呼应。
马宇辉曾在《中华读书报》上写过一篇关于《文学回忆录》的导读。(应该是这篇《文学史里看木心》
我想到有豆瓣网友评论《文学回忆录》“三行必有一错”。现在中国文学部分有校勘,外国文学部分可能没有做到,这些错误不该被放任。

80:28-86:06 读者小唐的发言。【一位金融业的读者,很有意思的发言】
“一个不怎么很怀好意的想法:再过五十年、一百年,在场的这么多人,有人会被提起吗?……我觉得可能只有木心会被提起。”

86:28-92:26 读者陈海龙[音]的发言。

92:30-96:12 主持人的发言。【虽然是因陈丹青上厕所去了而即兴串场,但讲得非常好】
“波德莱尔:寻找相似的兄弟。”听到这,脑中浮出《爱默生家的恶客·大西洋赌城之夜》的最后一句话:「——都是我平等的、聚散无常的兄弟。」,还有《哥伦比亚的倒影·带根的流浪人》里的一句:「说得兄弟们相视莫逆而笑。」

97:00-108:05 楼下读者提问1。【季风书园的工作人员】
“大学图书馆首遇《琼美卡随想录》,震惊,竟然有人这样写文章!看完这本书,走出房间,看待世界的方式都不一样了。”
“读书的时候很快乐,在现实中碰到这些很神奇的事情就会很失落。木心的作品对现实到底有什么作用?”
陈丹青回答谈到语言的问题。小宝说目前木心现象仍然停留在粉丝的阶段,还没有进入研究的阶段。
木心(文学)对现实的作用,嘉宾没有正面回答。我想到《鱼丽之宴·海峡传声》中有谈到“史学与哲学原来有这样的实用性”,马慧元的话是“(艺术)能够保证心智的活跃,增添生活和心灵的容错度和维度,将之作为生活的缓冲”,这应该是相通的答案。

108:22-111:45 楼上读者提问2。
“我是学心理学的,会用心理学试着去走近他……”听到这,脑中浮出哈罗德·布鲁姆对“弗洛伊德式文学批评”的吐槽:「把“弗洛伊德式文学批评”比为神圣罗马帝国:它既不神圣,也无关罗马,更非帝国;它既不是弗洛伊德的,也无关文学,更遑论批评。」虽然每个读者都可以有自己喜欢的阅读角度,但心理学和文学是用两种截然不同的规则和方法来处理两个接近但不完全重合的主题:人的心理、人性,用心理学处理文学主题是会有偏差的。

112:00-120:10 楼下读者提问3。【民国迷】
问:“很早知道木心,但很害怕去读,因为太火了,怕失望,会不会拨高了?”
陈丹青讲木心看不起民国,“五四到现在,百年幼稚”。
陈子善的话:“你不看,损失的不是木心。”(读者:会不会捧杀,因为太热了)“太热了吗?没那么热吧?有郭敬明热吗?”这时我想到,其实我每次逛书店,几乎都忍不住留意木心的书:有七八本、有三四本、没有了、等等,真的不算热(比董桥少多了好嘛!甚至常常比白先勇都少),最近因为《文学回忆录》和书展的连带作用,书店里才多了一些。

120:12-125:08 李斌发言。【木心文学讲座听课者之一,发言很有趣】

125:10-127:00 楼上读者抢入提问4。
63岁的男读者:“《哥伦比亚的倒影》,我们看不懂,能不能请陈丹青老师给我们简单讲一下?”
陈丹青提到木心写的是一天下午的散步,是真的事情。

127:00-132:26 楼上读者提问5。【非常棒的问与答】
问:“把木心推向大众,就会像很多孤独的作家如鲁迅一样,或者被捧杀,或者被扁杀(棒杀)。您在推介时是否有考虑过这种推介的危险性?”
陈丹青:“当时除了少数几个人,大陆没有人知道他,你说我怎么办?”“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足够被误解得起,几百年误解都没关系,只要他真的伟大。”

132:26-END 主持人结束语。其间有小宝、陈子善的对话。
“好作家不怕被误解,误解是需要空间的。”
“把木心与陈丹青在某种程度上分开,既释放木心也释放丹青,过河要拆桥。”
“赞美不是最好的理解。”


我的三个问题,不过现场没机会问到——
1. 以前读到《上海赋》,觉得把上海写到了极致;今年读到金宇澄的《繁花》,觉得把上海写到了又一个极致。想听几位嘉宾怎么看这两部作品(如果对比的话)。另外,木心可能会怎么看《繁花》?
散场后遇到陈子善老师,简单问了几句。答:一个是散文,一个是长篇小说,那么写作方式、角度和侧重点是不一样的;另外他们描写的年代不一样。《繁花》所描写的上海,对木心来说已经是陌生的了(这点被点醒,不过应该主要指《繁花》的90年代部分,60年代部分应该还是与木心部分重合的)。我想木心会有兴趣,因为这是他的一个故乡;至于会怎样评价我就不知道了。
2. 陈丹青多次批评过“文艺腔”(在《退步集》等书的访谈中),木心的文字很多都是很古雅或很现代的书面话,也被很多人说成“文艺”(如果理解为文学和艺术的简称则并不错)。想听陈丹青如何界定“文艺腔”与“木心式文艺”的区别?
3. 2011年平安夜乌镇木心追思会上提到的四本集子:版画集、素描集、照片集、俳句集,什么时候能出来?


散场后,有陈丹青的签售,现场主办方预备的主要是《文学回忆录》《退步集》《荒废集》《多余的素材》。签售的队排几十米长,绕会场多半圈。
陈丹青曾说,“真有出息的青年,不做这类事”。我不确定他是否仍持这样观点(人的观点会改变很正常),再说签售和要签名要合影还不完全一样,再说签售的人里有不少是中老年人士。


活动的标题。
活动的标题。

左起:顾文豪,陈丹青,施正东,陈子善,小宝,张德明,马宇辉。
左起:顾文豪,陈丹青,施正东,陈子善,小宝,张德明,马宇辉。

里面在签售,闲拍会场一旁走道里的陈列。
里面在签售,闲拍会场一旁走道里的陈列。

里面在签售,闲拍会场一旁走道里的陈列。
里面在签售,闲拍会场一旁走道里的陈列。

散场后,楼下地铁站里的季风书园。
散场后,楼下地铁站里的季风书园。


遗憾没拍张楼上楼下座无虚席的场景;等我想拍的时候,场内已经走不动了。
龍在田
作者龍在田
115日记 40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龍在田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