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外国控制新闻的主要做法

北影厂彪哥 2009-03-27 14:58:50
《红旗文稿》


◎ 梁相斌 (作者:新华社黑龙江分社社长)

    一、新闻信息资源的战略地位
  今天的中国人看西方媒体不再像20 世纪80年代后期那时的人那样天真。记得当时在大学校园里,在新闻界到处都能听到西方民主、新闻自由的声音。随着我们对外改革开放,中国不断融入国际社会,尤其是我们“走出去”战略的实施,中国媒体和海外媒体的交流、沟通、合作,使我们清楚地认识到了西方大众新闻及娱乐业后面的制造者和控制者。
  西方控制媒体主要源于它们对新闻信息资源的认识。它们很早就认识到,控制新闻信息资源不仅仅是控制话语权,也是控制一种重要的财富资源。由于它们把新闻信息资源放在了和石油资源、矿产资源一样重要的战略资源上来认识,因此它们涉足早,现在已经控制了全世界90%以上的新闻信息资源。
  美国共有 1700家报纸,11000家杂志,近1300家电视台,约8000家有线电视网,近9000家广播电台。《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纸的文章被其他国家媒体的转载率长期高居世界前列。有学者统计,美国控制了全球75%的电视节目生产和制作,而在美国本土的电视中,外国节目的占有率只有1.2%,美国电影产量占全球影片产量不足10%,却占领全球电影总放映时间的一半以上。
  在美国,当权者早就意识到控制了信息就控制了公众。新闻和思想的最初拥有者们有着很大的政治权力:他们可以选择发布或是掩盖信息;或公布一部分,掩盖一部分;或掩盖到有利的时机再发布。他们还拥有对消息的第一解释权。西方国家的当权者们,高度重视这种可以操纵思想的权力,他们对控制信息的渴望和对控制军队一样急切。
    二、外国政府对新闻进行管理、约束的手段
  美国。无成文的新闻法,关于新闻管理的各项规定散见于一些法律中,同时以大量的案例和法院判决文件作为“管制言论自由的各种正当理由”,进行新闻管制。美国还利用控制媒体转载外国媒体新闻信息产品的手段达到新闻控制的目的。2008年4月,我在美国进行媒体市场考察时,听美国朋友介绍,外国记者采访白宫,表面看是自由的,实际上有限制。白宫有条规定:外国记者采访白宫,必须有工作人员陪同。而白宫经常以工作人员忙,无法陪同为由,限制、拒绝外国记者采访。
  日本。一方面赋予法院颁布一些对媒体的禁止性规定的权限,并在新闻机构中设置监察室和新闻监察委员会;一方面通过行业协会的管理实行对媒体的监管,协会严禁其成员直接订用外国媒体的新闻信息产品。即便是美联杜也是由共同社代理其新闻和图片的销售,路透社的经济信息和法新社的综合信息,均是由时事社独家代理。
  法国。1978年公布《自由接近行政文件法》、1984年公布《关于报刊业管理的法令》、1986年公布《关于广播电视业的法令》、《新闻自由法》、《出版自由法》、《销售组织法》、《军事审判法》、《公共卫生法》等。
  亚洲一些国家规定外国媒体必须通过指定机构发布新闻信息。如韩国的法律规定,外国通讯社不得向韩国报纸、电视台等媒体直接销售新闻和新闻图片,必须与韩国联合通讯社签订合同,通过联合通讯社向韩国媒体提供外国通讯社的新闻和新闻图片。越南官方规定,除越南通讯社外,任何机构团体都不得接收外国通讯社的新闻和新闻图片,订阅外国报刊要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批。越南通讯社作为国家通讯社可接收外国通讯社的新闻和新闻图片,并将这些新闻进行编辑,然后发布,或将这些新闻提供给有关部门作为内部参考。
  还有一些国家通过依法管理本国媒体对外国媒体在本国发布新闻信息变相管理。例如,新加坡国家新闻及艺术部负责管理所有形态的媒介,管理依据主要是三个法令:《报章及印刷媒介法令》、《影片法令》、《不良刊物法令》。根据法律,新加坡只允许外国媒介在“准确、公正、平衡”的基础上报道新加坡的发展,国内的政治领域严禁它们涉足。英国虽无单独的新闻法,但与新闻行业相关的法律很多,其中关系重大的有《诽谤法》、《藐视法庭法令》、《数据保护法》、《保守秘密法》、《1989年国家秘密法令》、《1999年官方保密法》、《妨害名誉法》、《淫秽出版物法令》等。此外,新闻管理上,英国还有历史悠久的临时禁止令和永久禁止令等。英国政府要求媒体在报道时要符合国家利益、公众利益。
  三、没有绝对的“新闻自由”
  《纽约时报》曾发表过题为《布什当政:一个预先包装的电视新闻的新时代》的文章,称这种“预先包装”的“不正当宣传”已经成为美国政府控制操纵舆论的家常便饭。布什却对此辩解说,这些行为是合法的,并且他不准备停止这种行为。由此可见,在号称新闻自由、新闻真实、媒体是社会公器的美国,恰恰是政府牢牢操控着舆论,而且花样繁多。
  有关人士分析,美国政府操纵舆论的手段主要有:
  1.直接编造假新闻
  当美军攻占巴格达的消息传来,许多美国人都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堪萨斯城一个伊拉克裔美国人欢欣鼓舞地对摄制小组说:“谢谢你,布什。谢谢你,美国。”这几秒钟的画面胜过许多长篇大论,它让美国人感到激动与自豪,让布什总统心满意足。然而,相信美国新闻自由和真实的人不会去想,这段看起来很真实的电视新闻竟是美国国务院精心创作的 “新闻作品”。
  在美国,像这样预先编制的新闻比比皆是。新政策出台引导民众支持,就让政府雇用的公关人士冒充记者出面大唱高调,或花钱雇高手、名家以独立面目撰写文章。据透露,布什总统执政期间,至少有20家联邦机构(包括国防部和人口普查局)制作并发布了数百条事先制造的“新闻”。在伊拉克战争中,五角大楼编造的假新闻让媒体多次上当,美国《独立报》为其列出的战争谎言就有20条之多,而在这些谎言的背后大都能看到美国政府的影子。编造新闻已经成为美国政府的拿手好戏。布什政府在第一个任期内,就花费了2.54亿美元与公关公司签订合同。据《纽约时报》的文章披露,为宣传布什新签署的一项医疗政策,由医药主管机构发送的事先编造的新闻被300家电视台采用,收视的家庭达2200万户。这些政府制作的新闻淹没在卫星传送、辛迪加经营、网络提供的新闻节目之中,并处理成为“独立”新闻与观众见面,神不知鬼不觉地走进了千家万户,操控了美国的舆论。
  2.为媒体设定议程
  传播学有个媒体设定议程理论,其主要含义是:人们主要倾向于了解媒体注意的问题,而媒体的报道顺序深刻影响舆论传播的广度与深度。号称不干涉新闻自由的美国政府深谙此中奥妙,前任美国副总统切尼曾经说过:不能让媒体给总统设定议程。
  美国政府给媒体设定议程的花样很多。一是赤裸裸地打压不听话的媒体。伊拉克战争中有些媒体因讲了政府不愿听的话就被换人。二是加强与媒体联系。政府官员与记者“打成一片”。虽然美国媒体表面上仍然将客观性奉为职业准则,但在实际工作中,新闻人与政府官员之间越来越熟悉。前者越来越依赖于后者,因为后者已成为前者的重要信息来源,政府官员也通过记者帮助他们与公众和其他精英相互沟通。三是给钱。政府有关部门将从预算中得到的大笔美元用来炮制新闻,受雇于政府“制造新闻”的公关公司可以获得很高的报酬,而媒体也因为不用采访省了很多人力、物力。大家都有了好处,舆论也就成了政府手中的玩物,随它的需要任意拿捏。恰如著名的专栏作家克鲁格曼所讲,在这个国家,我们确实没有书报检查,找到不同的观点仍然是可能的。但是我们确实有一个制度,在这个制度里,主要的媒体公司以取悦执政党的方式去报道新闻。
  3.公关公司制造新闻
  美国的公关公司本领很大。政府利用公关公司制造新闻当然更加便当。美国政府的官员比以往更善于同公关公司和媒体打交道,经常委托公关公司模仿媒体预先制作高质量的“新闻”,提供给媒体,用间接的隐蔽手段来达到操控舆论的目的。受雇于政府的公关人员许多就是记者出身,他们不仅会写新闻,而且懂得媒体的喜好和不同媒体的不同需求,写出的东西既讲政治,又貌似客观,媒体也乐得用这些廉价得来的“新闻”去糊弄公众。
  媒体影响舆论,舆论引导民众。没有一个国家和政府会对舆论听之任之,“独立于政府”的媒体从来就没有。美国政府和新闻人士深深地懂得这个道理,在《至关重要的新闻:电视与美国民意》一书中,作者艾英戈和金德认为,美国电视新闻表现美国社会和政治时有4个特点,其中之一就是作为“政府和主流意识形态的速记员”。
  4.政府用资金控制媒体
  美国加大对外广播、特别是对亚洲地区广播的投入。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建议2007年为美国国际广播管理委员会(BBG)拨款6亿多美元,重点资助对中国的广播和与全球反恐有关的语言广播。美国新闻署每年向“美国之音”拨付1.7亿多美元以支持其宣传美国的价值观、思想。
  BBC是英国的一家政府资助但独立运作的媒体,政府对它不仅拨款,而且规定所有买电视的人每年都必须向BBC缴纳牌照费。英国目前的电视牌照费是一年126.5英镑,能为BBC带来29.4亿英镑的年收入。
  法新社的财政来源主要是由政府购买它的新闻。据知情人士讲,此项收入占其总收入的一半以上,这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拨款。1957年1月10日,法国政府为保证法新社的运营,颁布了一项特别法令,规定法新社应准确、迅速、清晰并完全独立地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向全世界各地发消息,报道世界政治、金融、体育新闻和传送各种图片。法令规定:法新社禁止接受直接的政府补助。法令用“直接”一词,目的不在禁,而在提示政府在提供帮助时要注意方式。
  另外,媒企联姻操纵新闻是近年来出现的新趋势。美国新闻媒介的精英现在以11家电子和文字新闻机构为代表,它们与1000家最大企业中的144家联姻在一起,每家企业至少与两个最强大的新闻媒介巨头联姻。例如,通用电气公司是全国广播公司的业主,它与11家新闻机构中的9家有17个合资项目。5家最强大的文字新闻机构,共出版160份日报,由76名总经理领导,它们与1000家最大企业中的66家有联姻。这5家最强大的新闻机构是:甘尼特报业公司、奈特里德报系集团、《纽约时报》、《时报—镜报》出版公司和《华盛顿邮报》。如同美国的新闻自由是个神话一样,认为一些新闻媒体是“自由的”也是个巨大错误,那些人所犯的错误是不知道美国新闻是由大的跨国公司董事会制造和操纵的。这些大跨国公司也是最强大的电视台和世界各地最有影响的报纸的业主或股东。在美国的媒介和所有企业中由有钱人决定和确定报道政策,有钱人只关心他们自己及其合伙人的利益和每年能够挣数十亿美元,它们一样与同类企业进行着激烈的竞争。
北影厂彪哥
作者北影厂彪哥
10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北影厂彪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