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一年到此时此刻——记许巍2013哈尔滨演唱会

e1eVen 2013-08-21 15:31:42

简介:2013年许巍十城巡演,8月10日哈尔滨站,万人与永远在路上的许巍同唱,本文讲述了10位歌迷的故事:他们是同学,是朋友,是前恋人,是陌生人,是和许巍、和你、和我一样的行路者,从那一年走到此时此刻,将自己一路的友情、爱情,和青春熔进许巍歌里……
那些人还在,青春就不绝版;愿望不死,生命才算永恒——你应该做点什么,就在此时此刻。

    此时此刻是2013年8月10日19:40,哈尔滨会展中心。
    弧形LED屏幕笼罩着舞台,主唱的位置后面架起一座彩虹般的灯光架。
    场内的灯慢慢暗了下来,黑色舞台上的乐器和台下从四面八方来朝圣的歌迷们一起,静静地等待着许巍。
    吉他和鼓骤然响起,观众们哗一声被瞬间点燃。
    灯光亮了起来,身穿白色T恤的许巍不知何时已站在舞台中间,操起吉他,唱着这让无数人激情澎湃的歌曲: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
    北三区19排11号和13号之间并排坐了3个小伙子,大声唱着这首高中时一起钟爱的歌。
    高中毕业后的夏天,18岁的他们第一次一起并肩唱这首歌,四男三女团坐在校园的星空下,将MP3的公放声音调到最大,不停地干杯,为彼此送别——因为明天开始他们就将陆续离开这座城市到不同的大学报到,为所有的陌生感到恐惧,又对所有的未知莫名期待。
    时间幡然而过,他们迈过20岁的门槛,并无法刹车地冲向曾误以为遥不可及的30岁。
    他们到了已经可以用“曾……如今……”这样句式的年纪。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又想起你】——《时光》
    此时此刻,坐在2013年8月10日19:47哈尔滨会展中心北三区19排11号的木头,一边和兄弟们大声唱着《时光》,一边百感交集地回想这几年的后毕业时光。
    木头是专程从北京回哈尔滨来看许巍的演唱会,他没有去北京首场,因为兄弟们说要一起。
    他其实也不想自己一个人坐在一群陌生人中间,那让他感觉所有的欢腾都与自己无关——就像他对这座城市的感觉:这里又繁华又热闹,只要你想去随时都有可以凑热闹的party,但越狂欢却越寂寞,这里有各种擅长侃大山的伙伴,却找不到可以促膝长谈的朋友。
    而回到家乡,走在陌生又熟悉的街道,和少年时的伙伴们一起看演唱会,木头觉得这才是一场真正的狂欢,是酒醒后不会有任何负罪感的沉醉。

    【每天幻想的自己/总在另一个地方】——《在别处》
     正对着舞台的内场,大庆坐在第一排最边上的位置——这是他费尽周折得到的最好的票。
    大庆伸长了脖子就能看到青年时的偶像,和自己一样变成了短发的中年人,大庆已穿不下当年演出的行头,但他仍热切地用曾经在酒吧驻唱时的嘶吼嗓音高声唱着这烂熟于心的旋律,额头上的汗珠一直滚落到双下巴的最下边。
    十年前的大庆不是这个样子的。
    大庆那时是意气风发的黑龙江边城青年,高瘦酷,弹着吉他,长发飞扬。
    大庆和所有梦想搞摇滚的中国青年一样,和家人世俗抗争,与青春还有自己叛逆,一路跋涉,到心目中的摇滚圣地——北京,想要和心目中的摇滚英雄们一样一鸣惊人,无数次碰壁后才发现:虽然自己已经到了北京,可梦想中的生活却还在别的地方。
    大庆已逃离梦想许久,而此刻,他却希望有人能和他一起打开一瓶酒,妄想与青春干杯。

   【在岁月深处/你是美丽天空……】——《爱情》
    当2012新专辑《此时此刻》中旋律绚烂的《爱情》响起时,现场许多人都沉默了——因为他们的许巍,还停留在《今天(许巍2002-2008生活作品集)》里。
    而温暖阳光甚至禅意的陌生许巍,对于刘小丹来说没有任何差别——因为她本来就不熟悉这个男人。
    刘小丹在高中群里听说许巍8月要开演唱会,装作随意的样子对老公说来凑凑热闹吧,她老公说,好,没想到你还能听摇滚,于是他们就坐在了内场第一排的正中间,抬起头就是许巍的正脸,仿佛一伸手就能把台上的人拥在怀里——就像刘小丹大学时看校园摇滚演出时的感觉。
    刘小丹从来不是文艺爱好者,但她曾有个组乐队的男友,每次演出时都把她安置在观众席的正中央,看到她为自己欢呼呐喊总让他飞快地嗨起来。
    刘小丹从来不喜欢许巍,但却被男友逼着一起听了好多许巍的歌——她承认很多歌真的很好听,但她是捧着郑钧《赤裸裸》的唱片封套听的,因为外貌协会的刘小丹只喜欢帅的男生。
    刘小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拜金的女生,但她认为男人女人必须要现实。
    所以大学毕业后,告别轰轰烈烈的校园爱情,刘小丹在高中同学中第一个走进婚姻——当然不是和那个组乐队的男友。
此时此刻,弧形的LED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刘小丹美丽的面孔——但她没有意识到台下的摄影机正在拍她,直到旁边已经秃顶的中年男子提醒她:“老婆,你上电视了!”


    【我给你所有但不能停留/我像风一样自由】——《像风一样自由》
    当舞台屏幕上的字幕显示出《像风一样自由》时,木头和李岩、张健兴奋地笑看彼此!
    瞬间他们又觉得自己是那个走在风里的浪子,一无所有,一往无前。
    高中毕业时他们曾惧怕分离把友情扯断,但没想到正因为分离才让他们格外珍惜每个假期的相聚,成日鬼混在一起吹牛踢球喝酒烧烤爬山去海边看日出去江边漂流(虽然这样的相聚在大三后渐渐减少)。
    他们散落在各处,却又过着惊人相似的大学生活:和室友打游戏,在寝室喝酒,一曲吉他几个暧昧的姑娘,考试周的深夜在走廊微弱的灯光里,和寝室的哥们围坐在一起临时抱佛脚……
    他们总是挂科总是摸不透姑娘的心思总是困惑于人与人的关系,他们因此而受伤甚至绝望,但却总能在一顿喝吐了的酒和唠通了的话中再次确认自己是自由的浪子,无所畏惧,无所羁绊。
    此刻木头、李岩、张健无比想念那个不曾和他们一起颓废大学的赵枭——三好学生的赵枭总是过着勤勉自持的日子,生命中的唯一疯狂就是和他们三个玩在一起听许巍。
    留学在太平洋彼岸的赵枭,此时此刻,你正在做什么?

    【我多想看到你/那依旧灿烂的笑容……】——《完美生活》
    许巍热爱用光阴和发生在时间里的思考标记音乐,他的作品也是许多人回忆的刻度尺。
    曹思佳一直用许巍的歌来标记自己的爱情故事。
    第一次注意到他,是高三的晚自习,她在惨白的灯光里做着习题,后桌传来轻声的哼唱:“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她扭头一看大出意外,居然是班级里的永恒第一:外表乖乖的他怎么可能喜欢摇滚?
    感觉到曹思佳的回头,他抬起头冲她做了个鬼脸,又低头涂抹起作业。
    从那一刻起,曹思佳开始注意这个看似无趣的“好学生”:他课间喜欢给他的哥们儿讲题,中午喜欢和他的哥们儿打球,晚自习前总是和他的哥们儿去学校旁边的小饭馆吃饭,甚至她还听到他和他的哥们儿聚在走廊用MP3公放《蓝莲花》……
    她热切的注视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故意问她英语题,帮她梳理物理公式,给她讲数学题,晚自习结束后抛弃同伴们,陪她一起穿过漆黑的甬道,送她到车站。
    2005年的情人节,曹思佳第一次收到礼物,是CD《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她高兴极了,没有告诉他其实自己早就买过了。
    他们的恋爱纪念日是2005年8月13日,他们如约一起考到北京的大学,提前来到北京,去看许巍“绝版青春”的演唱会。
    2006年,他们为翻唱专辑《在路上……》争执不已:她喜欢姜昕唱过的《纯粹》,他喜欢《像风一样自由》,那时的大学生活没有烦恼也仿佛没有明天。
    2008年,他们面临毕业,按照他的保研计划,假期他留在学校给未来的导师帮忙,她在一家公司开始实习,他们没有如往年一样回到家乡和朋友聚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走了样,那一年的《爱如少年》好像也没怎么听过,印象中只留下一首《故事》。
    2011年,他在准备出国读博,她已经在一家很好的药剂公司做起了销售代表,几年的相伴让生活成了一天天的重复,一如那张remix的《一时》,但她觉得能这样重复下去也是种幸福。
    2012年的冬天,曹思佳一个人窝在北京五环边上的一个小公寓里看《甄嬛传》,首付和装修是她自己付的。她每天开着贷款买来的小车到处跑业务回单位贴票子报销和领导汇报工作晚上去超市买菜回家看盗版电视剧DVD,和爱情绝缘,和许巍绝缘。她不知道禅意的《此时此刻》已经发行了。
    2013年,曹思佳偶然在高中同学群里看到郭小微发的许巍2013“此时此刻”的巡演城市名单,曹思佳默默订了8月10日回哈尔滨的机票,没有联系其他结伴同去的高中同学,买了两张演出票,因为他们曾约定要一起看许巍的演唱会。
    一直冷着脸的曹思佳漠然地看着大屏幕上的短发许巍,听到“这是我的完美生活/也是你的完美生活”时,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她想起那场“绝版青春”演唱会里,他们一起大声唱着这句时,第一次牵手,觉得完美的生活就在此时开启,并会一直一直进行到无限远的时间里……
“赵枭,此时此刻,你正在做什么?”
隔着十几个经纬度的地理差异和16小时的时差,曹思佳终于没有按下“发送”。

    【如梦的旅程因你而觉醒/我看到终点清静而光明……】——《世外桃源》
    刘辉和思霖坐在离舞台最远的北一区31排28号29号,91年的他们坐在一群70后80后中间,显得颇为扎眼,但他们从没觉得这有什么,就像……
    就像刘辉和思霖进入大学校门的第一天就看到了彼此,觉得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但他们并未觉得这有什么,就像……
    就像刘辉和思霖不喜欢一起去图书馆上自习,但喜欢打工赚钱然后买一台单反,拍自己拍对方,但他们并未觉得这有什么,就像……
    就像他们的情侣照都是单人的,却是同一场景同一位置同一动作的单人照,但他们并未觉得这有什么,就像……
    就像刘辉和思霖喜欢假期的时候,拿出攒了一学期的钱,坐火车从哈尔滨一路硬座到敦煌,住单人床双人房的青年旅社,和别人拼车去看石窟去看日出,然后再拍单人的情侣照,但他们并未觉得这有什么,就像……
    就像刘辉和思霖今天其实并没有提前买门票,反而先去批发市场进了一批简易望远镜、荧光棒、会发光的头饰、扇子、花露水等等,提前三个小时来到会展中心门口,卖掉,再找到转手低价卖门票的人买了两张最便宜的门票,手握着手,安静地看着《此时此刻》时代里看千帆过尽,超脱又淡然的禅意许巍——他们就是从《此时此刻》这张专辑开始喜欢许巍的,这没什么不同或了不起,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们一样。

    【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仰望着蓝色的星空……我的姑娘……】——《星空》
    此刻,灯光暗了,舞台上的每个角落都被星星点灯的蓝色灯光笼罩着,苍凉的歌声响起“秋天的风吹过原野/无尽的星空多灿烂……”
    李岩安静地听着这首歌,拿出手机,用微信录下一段,发送给郭微,就像她在许巍7月20日的广州演唱会时发给自己一段现场录音一样,没有语音和文字,但他们彼此都懂,仿佛这样他们就算是一起去过许巍的演唱会了。
    分手之后,不同于赵枭和曹思佳轮流缺席他们这个小团体的聚会,李岩和郭微总是毫不避讳地同时出现——虽然没什么交流,但能这样名正言顺地再见到对方,对于两个各有新欢的前恋人来说,再好不过。
    李岩没有对郭微说他明天结婚,但她总会知道的,刘丹曹思佳总会告诉她的,伴郎穆彤、张健总会传照片的,她会知道的……
    对于曾经深深爱过的恋人,时间能释怀痛和恨,却消弭不了爱,他们不愿意让爱降格为暧昧,更不愿意就此在彼此生活里消失——无论有天她成为了谁的新娘,在他心里,她永远是那个星空下他的姑娘……

    【这么多年你还在不停奔跑/眼看着明天依然虚无缥缈……】——《那一年》
    “那一年你正年轻/总觉得明天肯定会很美……”
    是的,那一年张健和很多别人一样,是这么想的。
    没有忧愁的心,也从不为明天担心,张健就这么安分地读着父母选好的市场营销专业,和姑娘们恋爱着和哥们儿玩耍着,毕业时很顺利地进入了父亲安排的银行,本来以为可以继续快乐地混下去,谁知道父亲突发心脏病一头栽了过去,他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父母羽翼外的现实,开始了他残酷的后青春时代。
    张健开始学习基础业务每天数钱数到恶心四点半下班但八点还在岗位培训第一年每个月只有六百块基础工资,白天随时保持微笑保持耐心保持警醒保持专业,保持了一千多天。
    在一切平淡的生活里,他感到从来没有的慌张……
    因为不敢换工作,所以他只好换身边的姑娘,可换来换去每个姑娘都差不多,都和他一样在这个城市朝九晚五生活着,有的想因为房子和车子嫁给他,有的只想要一个夜晚。
    此时此刻,张健无法排解这样的困惑和并不熊熊燃烧但却难熄灭的焦虑,只好和多年的哥们儿一起大声唱着:“你走在这繁华的街上/在寻找你该去的方向……”
    很多人和他们一起,唱着这十几年的旋律,包括张健后排的长发女孩。
    张健回头看了她一眼,长发女孩大声唱着伸直胳膊手指弯曲成“爱”的姿势随音乐摇摆,中分的长发下面是弯曲的波浪,此刻正随着姑娘和音乐跳跃着,生机勃勃,动人而美好。

    【你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故乡/你总为我独自守候沉默等待……】——《故乡》
    此刻,许巍后面的彩虹型灯光架焕发出夕阳的颜色,昏黄的灯光也照在大庆如同充了气的球状脸上,他想起他的女人。
    22岁的大庆终于离开了那个让他觉得格格不入的故乡,父亲在背后骂着“兔崽子有种你永远别回来”,大庆除了她什么都没带走。
    大庆的女人很漂亮,是黑龙江边境女人的那种漂亮。
    这么多年大庆一路从北京南下到广州又折回哈尔滨,干过酒吧驻唱、伴奏、和声、代唱等等工作,却始终不敢回家乡长待。
    在一直住不惯的南方,大庆第一次意识到他的女人就是那个他一直想要逃离的黑龙江边城——她略带金色的头发和浅褐色的瞳孔让他想起他拥有浅蓝色眼睛却只会说东北话的奶奶,那个和俄罗斯一水之隔的边境,有很多长着一半外国人面孔的“二毛子”。
    在一直不敢再往北回家的日子里,他们住在哈尔滨,日子过得东倒西歪,她无言地张罗着家里的衣食住行,出门工作,然后带酒回来,仿佛没有发现生活和酒精将大庆雕刻成另外一个非玉树临风的样子。
    然而,偶尔大庆拨动琴弦,弹奏起年轻时共同喜欢的曲子时,大庆的女人仍然两眼充满爱慕的光亮望着这个中年男人。
    那一刻,大庆知道,他从未走远,因为她都在。

   【曾经为你祈祷/希望自己是生命中的礼物……】——《礼物》
男(递上一个首饰盒子):宝贝,送你一礼物。
女(惊喜地打开):什么啊?(打开后发现是空的,生气)什么意思啊你?
男(嬉皮笑脸):就是现在啊!(搂住女孩)以后的每一个此时此刻,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女(惊呆了)你发什么疯?
男(抱起女生,激动地)嫁给我好吗?
女生眼睛充满泪水,狂点头。
全场观众盯着屏幕上摄影师的镜头,猜出了个大概,尖叫着祝福。

【谁让我们哭泣又给我们惊喜/让我们就这样相爱相遇】——《旅行》
   《旅行》中温暖明亮的童声,总让北三区20排12号的常枫想起那年的青海湖边,漫天的油菜花前,她拿起单反记录下那一抹蔚蓝色天空下的明黄,突然一个眼睛大大晒得很黑颧骨发红的小姑娘钻进她的镜头,清澈地微笑着,别扭地弩出耶的手势。
当她想要拿出零食表示感谢的时候,女孩用不标准的汉语说:“钱。10块。”
常枫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她看了看拍照收费的牦牛,心想果然天真的是自己。
常枫交了“学费”,继续和驴友一起,继续骑着自行车沿着那颗蔚蓝色的清澈眼泪,在青色无云的蓝天下灿烂的阳光里,穿过散落在马路上的牛群羊群,路过荒败的草原山尖雪白的祁连山脉甚至一片沙漠,遇见一家挂着日本人书法字的面馆和油菜花前拍照的游人和挤在写着“青海湖”石栏边拍照的游客和湖边安坐着的一对情侣……
其实婺源的油菜花真的和青海湖的差别那么大吗?是只有在旅途中才能安静思考吗?如果不和那个地方的人和事物发生点什么关系,巴黎的香榭丽舍和哈尔滨的中央大街又有什么分别?
常枫在头脑里行走到一处无人经过的地方,身体在张健的身后左右摇摆,冲回头看向自己的张健笑笑,继续比着爱的手势大声和闺蜜们一起唱着这首温暖的歌曲。

【一念净心/花开遍世界/每临绝境/峰回路又转……】——《此时此刻》
弧形的LED屏幕变成浩瀚的宇宙,麦克风前白T恤的男人仍旧仗剑而歌,古韵悠扬,笛声清脆,屏幕上变幻的水墨山巅,浓淡青云配合着如山水画般大气流畅的后中国式摇滚,刘辉和思霖仿佛又回到了丽江的山旁水旁,感动而欣喜。
他们未曾有过极致的绝望,但却从许巍的经历中看到那些穿越黑暗时拼尽全力想要触摸一束光的渴望。
也许是岁月将唱着“我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的许巍的长发削去,仍保留着烟嗓却不靠着力气嘶吼;也许是信仰让“我看不见曾幻想的明天/我看不见那遥远的春天”的许巍愤怒不在,却目光坚定清澈,诉说每临绝境峰回路又转的重生故事。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蓝莲花》
大家都以为这是最后一首歌了,如同《难忘今宵》一样,一出场就意味着再见。
所以不像站着蹦完全场的常枫,好多坐了一整晚扯脖子喊的汉子们再也不再掩饰内心的激动,起立,唱着这如同圣经的摇滚诗篇。
穆彤、张健、李岩还有电话那端的赵枭,再一次肩并肩地大声唱着他们永远不想放弃的生命和理想,青春和自由。
曹思佳恍然如梦地回想着18岁的星空下,他们即将各奔东西的夜晚,那个生命即将开启的节点。
刘丹靠在老公怀里,给郭微发微信,告诉她自己被摄影机拍到了。
常枫随着音乐摇摆着大声歌唱着长发飞扬在空气里,前排的小子又回头瞅自己,常枫冲他笑笑露出两颗酒窝。张健倒不知道怎么开口是好。
大庆冲到不能再冲的栏杆前,和许巍和乐手们和乐器们和灯光们和音响们一起用力歌唱,直到音乐戛然而止,然后他如骤然降临的黑暗一样,消失在通道口的亮光里,他租来的房子里,有一位如故乡的女人,正等着他回去。
这就是所有狂欢的终点吗?
盛宴是需要这样一场戛然而止吗?
所有的人疑惑了,不是说好,永不凋零吗?

【当百川终于汇入海洋/等待着你将是新的旅程……】——《心愿》
     永恒在路上的许巍,当然不会抛弃所有坚定或迷茫的听众。
     “乘风起航/向遥远的天际/越过海洋/在日落的天空里/这是永恒,自由的新世界/漫天花雨,芬芳美丽……”
     等待所有人的是一次新的旅程,所有人都必须努力生活,努力相忘和相爱,加倍认真地寻找或实现梦想——这一切都是为了下一次的聚会,而许下的心愿。
     许巍没有这样说,但用心的人都听得到这样强烈的邀请。
     你们在,青春就不绝版;愿望不死,生命才算永恒——你应该做点什么,就在此时此刻。
     【返场】
      灯光渐亮的舞台上,许巍竖起吉他,琴声终止,和中国摇滚圈最棒的乐手们站成一字,鞠躬谢幕。
     不死心的歌迷们喊着许巍的名字,期待返场。
     只可惜,青春不能加印返场。
     返场的是之前三个小时那个舞台上带来的勇气。
     张健纵身飞奔也没能在人海之中找到那个欢跳着的长发女孩,太多姑娘和她一样脸颊上贴着永不凋零的蓝莲花。
但这一次他没有放弃,张健打开微信寻找“附近的人”、充满希望地“摇一摇”、不馁地在微博上、豆瓣发帖找人:“2013年8月10日,许巍哈尔滨‘此时此刻’演唱会北三区20排12号的长卷发女孩,你在哪里?我是你前一排的男生,正在寻找你……”


e1eVen
作者e1eVen
1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27 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添加回应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