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党与功劳簿

奥沙利武 2013-08-20 22:47:25
金庸在《鹿鼎记》里塑造过一批挺有名的反动派,名曰天地会。身为反动派,这些人比常人机灵些,懂得改头换面,对外暗示自己是爱国志士,以推翻异族统治为己任,为全体汉人谋福利。这些话听上去挺正当的,一部分人压迫,另一部分人自然要反抗。

但他们不知道,那句“反清复明”的口号已经出卖了他们。也就是说,反清,不是为了争取自由,而是为了换主人,目的是让另一个统治者登台。他们所反对的不是高压政策,而是想通过一系列的手段,去建立符合自身心理预期的邪恶政权。说白了,这种宣传口号是政治投机的手段。看过《鹿鼎记》的都知道,天地会最擅长的就是四处离间和借刀杀人。整天期望着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好借机出头。结果机关算尽,却什么大事也没干成,最后只落个郁郁寡欢。

这是小说里所描述的。现实中这样的人其实也不少,比如说现在网上就涌现出一批革命党,虽然行为比天地会检点,但精神状况也是十分堪忧,除了整天捻指算卦,就是四处给人开革命药方。我在网上见过不少革命党,有喽啰,有遗老。

据我所知,在互联网上,顺着网线就能替中国改革摸脉、设计政治路线的第一人,非莫之许莫属。莫之许有几句口头禅,一则是斥责别人“贩卖虚假希望”,称唯有推翻式的抗争,才能建立民主社会,才是正途。二则,就是那句著名的“千呼万唤,不如街头一站”。与之背离的就是犬儒,就是懦夫,“跪的像条虫”。

虽说大家期望的最终方向,有着一定的一致性。可莫之许开的这些药方,实在是既蠢又坏,心眼脏的让人直想往上面盖卫生纸。但好在容易识破,没几个人会上当,这使得他的政治抗争,仅限于小范围以内。至于他这些言论的唯一价值,就是可以作为政治资历用,如果有朝一日黄袍加身,那就是总统日记了。此外,莫之许还发明过很多古怪的名词,比如什么网格化维稳体制、后极权维稳体制,乍一听不知所云,可仔细分析下去不难发现,所谓“网格化维稳体制”和“后极权维稳体制”,强调的无非是当局的维稳形式。在反对派看来,也叫延缓当局倒台的程序。与此同时,莫之许用这些云山雾绕的词汇,反复地传递着一个信息:当局对异议的打压太过凶残,手法跌出,不给发声机会,使民间根本无法结成有效的对抗。这使得大家都没有退路,一切渐进的措施都只能是与虎谋皮,“变相维稳”。所以,唯一正确的途径就是破釜沉舟,斗个鱼死网破。

这些话说起来倒是够痛快,可我也没见莫之许以身殉道,或者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来。话说回来,就算是莫之许本人肯“甘洒热血谱春秋”,也不能以此斥责别人吧。你有你的追求,别人也有别人的生活。每个人心头都有一把趋利避害的尺子,你认为政治反对是头等大事,民主是自由之根基,没有它们简直就不能活了,可别人不一定这么想。

据说,民主的价值在于它能让多数人的意见和平胜出,减少社会动荡,有助于政权交接。可莫之许似乎因果倒置,混淆了目的与手段,鼓动用“街头革命”换取民主。当然了,莫之许的想法说穿了也不神秘,跟天地会一样,他的做法无法是为了把事搞大,扩大革命战线,拉别人下水,借此打开所谓的民主社会入口。而打开的方式,那就是寄希望于经济崩溃,社会瘫痪。其手段就是那句“千呼万唤,不如街头一站”,则大事可成矣。至于这种建立在暴力抗战下的民主,带来的是自由还是倒退,则不在莫之许的考虑范畴。反正有了民主,其余的就不再是问题,就像《道德经》里所述的那样:“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如果民主牌推背图失灵了,也不要紧,还有最后一招:再推倒重来一次。

我不反民主,可对民主也没什么好感,更无法理解许多人对民主的痴迷,拿民主当机灵豆用,只要灵感到位,想推算什么就推算什么。例如著名学者秦晖,曾得出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结论:多生孩子,会导致资源稀缺,有待解决。而秦晖祭出的解决办法则是民主程序,投票。别人能不能生大家说了算。莫之许则技高秦晖一筹,未卜先知。一切渐进、改良,降低社会怨气的行为,都被他一言以蔽之:替当局维稳。我从未见过谁像莫之许这样热衷于政治反对,寄希望于“变天”的人。倒是有种动物对这事挺敏感,每到“变天”前夕,后背就会出汗———可那是乌龟啊。
奥沙利武
作者奥沙利武
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奥沙利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