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情人

加肥猫 2009-03-24 16:58:53

年轻的时候,我做过流浪记者。就是在某一个媒体打工,但始终处于试用期,得不到一份正式的劳动合同。中国的媒体存在大量此类编外人员。尽管大家处境尴尬,一点都不妨碍我们写出为民请命的稿子:黑心工厂不给民工签订劳动合同,拖欠工资,克扣奖金,实属违反劳动合同法之恶劣行径云云。总编也挥动正义的大笔,将标题改为“不签合同,告他!”,还谆谆教导,这样做标题才够冲击力。

当然,我不是想控告什么人,也不想再抱怨什么事。但凡正义的大人物,都是忙于四处投射光明,站在他的身边,自然难免处于阴影之中。要想早日被光明眷顾,就要离正义的大人物远一点。当时还年轻,不太懂得这个道理。但我很怀念那一段居无定所的岁月,除了心灵偶尔有点小迷惘之外,其他的可以说相当不坏。譬如,我有一些好玩的室友,大家在一起租房子住,很少会有寂寞的时候。

那时,我很迷恋音响,弄了一台破胆机,经常换不同年代不同品牌的电子管来玩,声音会有微妙的差异,譬如说,6P3P管的音色较为细致透明,有一点高贵之气,换成KT66之后,会变得丰盈润泽,更加富于感情。姑且这样比喻,一个是奥黛丽·赫本,一个是玛丽莲·梦露。这是夸大的说法,它们的差异绝无两位女明星那样一望可知。需要把耳朵像兔子那样竖起来听,才可以辨识。此外,我还往音箱的脚架里灌砂,不同的分量会影响到低频的下潜与弹性,差不多类似于大号保龄球与中号保龄球砸到地板上的那种咚咚咚的区别。至于不同品牌的电源线、喇叭线、信号线,都是可以拿来调试个没完没了的。有时候听得久了,自己都有些迷糊起来,就喊一声隔壁的室友:“阿汤,过来帮我听一下!”

阿汤是我的同事,他主持报纸的情感倾诉栏目,为本城的痴男怨女们所深深爱戴。他虽然不像我这样烧昏了头,却能够分得清奥黛丽·赫本管与玛丽莲·梦露管的差异,耳力算得敏锐。但他对听古典音乐可不怎么有兴趣,他收藏了大量的盗版DVD电影,喜欢拿到我的房间里看,毕竟我的音响更加震撼。

以每周平均五部的速度,我和阿汤基本上看完了市场上能找到的大部分电影。现在我可没有这么强大的胃口了,固然是好电影越看越少的缘故,也是因为缺了阿汤这样一个观影良伴。他入戏很深,七情上面,一会儿呵呵傻笑,一会儿痛苦流涕,比屏幕里的演员更加投入。有时我在旁边偷笑,有时会被他的情绪引领,一同陷入喜怒哀乐。

“太像了!太像了!太像了!”阿汤经常如此感慨。

他感慨的是电影的女主角神似他的某位过往女友。每一部电影他都可以找得到共同点。他的第一号女友拥有《芳芳》里苏菲·玛素的眼睛,他的第二号女友拥有《人鬼情未了》里黛米·摩尔的短发,他的第三号女友拥有《旺角卡门》里张曼玉的兔牙,他的第四号女友拥有《蜜桃成熟时》里李丽珍的胸部以及屁股……总之,都是某个明星的盗版,虽然只是窃取了某一个部分进行模仿。

或许你会好奇阿汤的样子,我按照他喜欢的方式描绘一下:阿汤拥有陈凯歌的自大、张艺谋的头发,还有贾樟柯的身高,以及特吕弗的浪漫——每拍一部戏都会爱上女主角。

他会喜欢上跟他倾诉故事的女人。或许不是喜欢,只是他入戏太深。看电影的时候,他经常接到倾诉的电话。我记得有一次,他采访过的一个为情所困的女人给他打来电话,说自己站在一栋高楼的顶部,很想跳下去。阿汤很激动:“你不要这样!哪怕全世界的男人都背弃了你,但你至少还有我!你等着我,要跳的话,我陪你一起跳!”——好吧,他还拥有《铁达尼号》里莱昂纳多·迪克普里奥的滥情。

当我们回忆起某个人的时候,总是会第一个浮现出某画面,就像回忆玛丽莲·梦露,总不免要想到她在站在地铁站的排气口上按着白裙子。这差不多成为了她的LOGO。阿汤的LOGO是:端着啤酒,带着一丝焦躁、骄傲与惘然,说:“你知道吗?这个城市倘若没有我,不知道会增加多少自杀的女人。我给社会的稳定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啊!”

后来,阿汤去了另外一个城市,那里有一个女孩子等着他。据说,她兼备了《食神》里莫文蔚的痴情、《我的父亲母亲》里章子怡的纯真、《晚娘》里钟丽缇的性感。我很好奇这该是何等样的人物。后来,我见着了。除了同为女人之外,我实在发现不了她和阿汤所描述的那三个明星的相似之处。大约,这需要比分别不同的电子管更加敏锐的感知能力。

下面,我该谈一下自己了。我跟阿汤截然不同。我想要一份劳动合同,他并不介意。我喜欢在喜欢的城市呆着,他愿意四处游走。虽然都热爱电影,但我可不想把自己的生活也弄得电影情节一样。我平常的消遣就是半躺在沙发上听音乐,领略那节奏的徐急、旋律的起伏、情绪的跌宕。每当优美无比的前奏之后,单簧管或者钢琴或者大小提琴,陡然浮现出来,心便揪得紧紧的。此类奥妙难言的趣味,已经足够惊心动魄,压根不需要增加更多的戏剧性。因此,我所中意的女人通常与电影里的女人大相径庭,不会是某个明星的盗版,她只需要和我一样慵懒地躺在沙发上,顺手剥几个橘子瓣喂到我的嘴里,那就感激不尽。

当然,我也曾拥有一个盗版情人。阿汤因为女人是某个明星的盗版爱慕她,我则是因为明星像某个女人的盗版钟情她。梅婷,一个不曾大红大紫的明星,似乎也不曾演过什么了不得的好戏,样子也并不引人瞩目。但我很是迷恋她。上穷碧落下黄泉,搜索她的相关信息,对着一张照片、一段MV、一个电视剧或者电影的片段反复欣赏,我不太在意剧情,也基本不介意她在说什么,只是心醉于那一颦一笑,寻找那微妙而传神的相似之点。原因很简单,我喜欢一个酷似梅婷的女孩子,由于种种原因,没办法在一起,好在发现了有这么一个盗版的明星在,也算是“望梅止渴”吧。

在阿汤离开青岛之前的那个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都有点醉醺醺的样子。最后,我们说到了“盗版情人”这个话题。

“假如,就像《诺丁山》那样,你喜欢的那个明星,梅婷,来到你面前说,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你会怎样?”

“我会说,虽然我很迷恋你,但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少来啦,我不信。”

“我有两个理由:第一,明星通常不会遭到拒绝。拒绝一个明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第二,我还想到了一句很酷的台词,如果不把它说出来,简直太浪费啦。为了说这句台词,我也要硬起心肠对她说不,哪怕心里一万分的悔恨。”

“快些说来听听。”

“不好意思,你是盗版,我只用正版。”

嗯,行文至此,可以结尾了。读到这里,你绝对不会一无所获,思想境界甚至会有所提升。因为,本文除了深入探讨电影与爱情的关系之外,还兼备了反盗版宣传的公益效能。




加肥猫
作者加肥猫
183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加肥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