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池崇史《杀手阿一》工作日记(一)

淹然 2013-07-21 17:24:01

文| 三池崇史 译| 淹然 001 你知道《杀手阿一》么? 是什么季节,我已经记不清了。如果没记错,是差不多两年前吧。 一阵手机铃声。 “我啊!你知道《杀手阿一》嘛?” 我听出来是某位制作人的声音。虽然不太熟,但偶尔也会联系。我答道: “啊,我知道他。就是那个有背垫、老是高踢腿的家伙?” “嗯嗯,对。你想拍吗?” “当然!” “我们可没多少预算!” “嗯,没问题!有钱买不来爽!” “那好,咱们下星期尽早见个面,好嘛?” “好啊。” 他挂断了电话。 常常,事情的开头总是这样。 人们经常会嘲笑我,比如说我是个没原则的家伙。他们也许说对了。我不会轻易论断一件事,伦理啊道德啊,没法主宰我。 我随波逐流。 我喜欢这样。我觉得这总好过某些假装有原则,却在实际行动中暴露了无知和不称职的人。 “听着,这电影是关于……” 这话在我听来,很不对劲。 我喜欢拍电影,但不是那种把自个儿说成是“导演”的家伙。但很明显,我实际上也算“导演”一伙的——正是这种称谓让我变得不对劲。这时,我的额叶的缝隙间就会被一种脓液填满,看着像精液,闻着像淀粉,我立马就变得跟个做过脑白质切除手术的病人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我拍电影时,会像个疯子。 拍啊!别他妈跟我说话!拍!! 不行。 我不能满腹怨怼的开始。 如果你想往前走,生气可没用。 这个专栏是写给高端洋气的《Cut》杂志读者的,为了向他们介绍《杀手阿一》的拍摄过程。按通常情况,应该说说片场艰苦的岁月,或者有趣的轶事,然后宣称:“因为一班好演员、优秀的幕后团队,我们拍了部超棒的电影。” 但,更重要的是,现实究竟如何。 没人会读这个专栏,也没人会看这部电影。 “那不好。让我们嗨起来!电影是一种奇妙的艺术形式。” 说得对。 很久以前,我也是个从关西跑来的乐呵呵的小屁孩啊。但现在,我却成了个郁郁不振的导演。不!我要找回从前的自己。 《杀手阿一》就是自我发现之旅的一份记录——一个男人投入了暴力的汪洋大海。

拉拉杂杂一大堆,说回正题。 之后,我就跑去书店,想再看一遍漫画原作。 “请给我山本英夫的《杀手阿一》,有多少卷给我多少卷!” “!?” 柜台后面的老先生,一口茶喷在了一旁的电影杂志上。天啊,那本杂志都湿透了!这个一脸困惑的老男人,颤悠悠问我: “嘿,小伙子,你要《杀手阿一》?” “不,先生,我已经老大不小了,都四十了!” 好吧,年龄什么的,不是重点。 为什么这种恼人的气氛突然而至?和铁锈的味道一样。感觉就像许多年前,我在一家购物中心的后巷,从一个相当结实的伊朗人那儿买电话卡。卖违禁品。买违禁品。看到违禁品。闻到了“非法”——没错,就是犯罪和肮脏角落的味道。 “先生,我猜你喜欢松冈昌宏吧?” 接到这么个直率的问题,老先生就跟个小姑娘似的,刷地一下红了脸。可爱的老先生。

不管怎样,我买到了漫画,回到我的落脚处,一口气读完了《杀手阿一》。 可以说,我彻彻底底被山本英夫这颗大毒草折服了,实在太刺激了!既叫人颤栗,又让人哀叹。我已经没法完全消化漫画带给我的东西了,搞得我那晚兴奋得睡不着觉。 好久没这样了,我情不自禁地打起了手枪。 之后,我终于睡着了……就像阿一。 第二天早上,从沉沉的睡眠中醒来,我感到超级振奋: “这部作品只能让原作者自己改编。” 如果一个编剧为了电影把它改成对话,那就丧失了原来的锋利。我们不需要一个剧本,是的,让我们直接从漫画里的画面着手进行改编。我必须见见能干这活儿的人——山本英夫。我得见识见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得听听他的声音。 作为把漫画改成电影的导演,我不得不坦白地告诉他: “你实在太疯狂了!” 见面的日子就要来了。(待续) [译自Tom Mes《Agitator:The Cinema of Takashi Miike》页321—323]

淹然
作者淹然
38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淹然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