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的优雅》中的优雅

花生 2013-07-19 11:21:34

这部电影让我重新来理解什么是优雅。 优雅不是表达,而是隐藏。 门房把自己的内心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只是出于恐惧,因为一项与职业身份不吻合的爱好,完全可能敲掉门房这辈子最在乎的饭碗。门房苦心经营着隐藏不妥的爱好这件事,初衷只是为了抱住饭碗,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门房首先考虑的是基本的生存问题,其次才是精神的追求和思想的富足,当两者相矛盾的时候,门房只有通过隐藏。在社会阶层井然有序的社会,底层人民清晰的知道自己的本份,但也不需要彻底放弃自己的追求和梦想。门房的优雅来自于此。门房把自己隐藏在那个可以关起门来阅读的世界里。 卷发蓬蓬的小女孩,不折不扣的青春期叛逆少女,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不与家人对话,鄙视自己的父母、姐姐,以及法国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孤独,自闭,但思维异常活跃,各种敏感尖锐,各种看不惯。貌似成熟多思,爱摆出成人化的表情,既嘲笑幼稚,又渴望摆脱幼稚……哪个人的青春期不是如此作死呢?她的或许极端了些而已。女孩隐藏自己的工具,是摄像、涂鸦,是自杀。 日本爷爷是位洞察者,敏锐地窥探到以上两人在隐藏什么。如果他不是同类,势必很难理解和欣赏她们。所以他也是在隐藏,在巴黎这个异乡隐藏自己丧妻的孤独。无疑这是全片最优雅的人物,无论是接近他人的方式还是表达情感的方式,是融合了绅士的高贵和日式的谦卑的优雅,但不是纯法式的优雅。日本爷爷,为门房端茶做饭,彬彬有礼,无疑跨越了传统社会阶层的藩篱,才让故事发展有了转机。电影刻意安排一个日本角色的意义,或许只是为了反衬和批评传统法国人的冷傲。 所谓法式优雅 当女孩的姐姐有求于门房的时候,门房的态度是典型的法式态度:请不要在我的非工作时间来打搅我的生活,即便我是个门房。这种服务从业人员的态度和日本同行能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样的敬业,法国人的优雅态度里弥漫着一丝傲慢,而日本人的敬业是对工作五体投地式的谦卑。 法式态度也体现在女孩的父母身上。每天对着植物说话,看心理医生,吃抗抑郁药物的中产阶级妈妈,是慵懒无聊滋养出来的都市困兽,作死的节奏一点不比小女孩轻盈。女孩的父亲有一个细节,餐桌上听完了女儿一大段少年老成的高谈阔论,父亲默默无语,这沉默的片刻里积蓄起一种力量,是父亲在努力的消化来自孩子的批评责难和敌意,父亲没有愤怒,也没有嘲笑,而是郑重其事地端起酒杯敬女孩,又调侃说自己在开玩笑。所谓法式的父母态度是,即便对孩子的表现很无奈,很不屑,但懂得尊重和欣赏不同的见解,即便对方充满敌意和挑衅。 优雅不需要过度表达 当下的时代充斥着过度的表达,实际情况却是,越表达我们似乎离优雅越遥远。一个热爱阅读的门房,没有必要向全世界表达自己多有文化,只有当真正懂得的人出现,才有表达的意义,而面对一个真正懂得的人,过度的表达似乎又是多余的。或者说,所谓优雅就是少表达,甚至不去表达,而是让一切自自然然的去呈现,你同意吗?

花生
作者花生
72日记 24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花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