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季”看侯麦的镜头语言(二)

Spring 2013-07-11 06:11:18

接上篇:《从“四季”看侯麦的镜头语言(一)》 3.《夏》的三个女子和三种“背景” 《夏》发生在度假的季节,地点是法国海滩,人物一男三女。似乎很juicy啊,no,侯麦故事中的人物总是看起来有着法式浪漫而已,他那琐碎细腻到极致的情感粉末有种去sexy的能力。 还是先来看看《夏》的片头。一位男青年乘船到一小岛,背着吉他,到一处公寓住下——配乐是一段口哨声,正是片中男青年所写作的吉他曲。男青年的全部日常生活——海滩漫步和在家弹吉他,以几个长镜头不加修饰的交代出来(图1-2)。怀揣着好奇的期待并忍耐着无聊的等待,是我观看如此“铺陈”的7分钟片头的心情(Come on,总得有点儿什么事情发生吧)。又一天,男青年走进饭馆吃饭。“玛戈……”有客人叫女服务生的名字。7分钟了,终于有人声了。随后玛戈(后来的女主人公之一)与男青年交谈,男主人公终于开口说话了。

图1 白天海滩漫步和夜晚家中弹吉他

图2 早晨家中弹吉他和海滩漫步

这片头岂不是很妙么?男青年独自旅居小岛的日常生活情境和人物情感通过一系列场景镜头都呈现了,孤独、重复、无聊而又有所期待的生活,通过镜头语言观众是可以感受到的。 女一号玛戈,是一名民族学专业PhD学生,假期在姑姑家的餐厅打工。我想她是侯麦偏爱的女主人公,花了大约影片一半篇幅拍玛戈与男主人公的相处——几乎永远是在海滩以及沿着海岸边的栈道行走、聊天(图3)。并且,两人极少次数勉强称之为make out的亲昵行为也都是在开敞的室外(图4)。用建筑学语汇来说,他们俩的背景是public/open space,由此映射出两人的关系,可想而知——是的,所谓“友情”。哦,仅有一次,男主人公到餐厅找玛戈,算是处于一个半室外“灰空间”中交谈吧。侯麦把海边的景致拍的美丽而悠闲,剧中人在广阔愉悦中的背景中,上演着“友情”的戏码:喜欢加一点挑逗,你进我退,如探戈般的试探和周旋。补充一点,侯麦对玛戈的偏爱,从镜头的角度也可以看出来。纵使只是“友情”,两人在一起的镜头总是充满了温馨和爱啊。

图3 玛戈和男主人公在海滩散步聊天

图4 make out前的小暧昧

第二位出场的女子苏兰,通俗意义上的性感美女,感情直爽,对男主人公有勾引,却又有情感上的要求。关于苏兰,拍的最好的镜头,我以为,是在她叔叔家的小屋里,一个足足有6分钟的长长长镜头。拍了些什么呢?前情提要是,男主人公受苏兰之邀到其叔叔家里玩儿,两人进入一个小屋(我以为要马上开始make out了吧,实则不然),苏兰以自然而充满挑逗意味的姿势与男主人公对面而坐下,两人开始聊天。男主人公拿起叔叔的吉他弹了起来,并将自己做的谱子递给了苏兰。Okay,6分钟的长长长镜头开始了。苏兰坐到男主人公身边,跟着谱子开始唱歌,两人开始了弹唱(整首曲子),唱完歌两人移驾到沙发上,聊天,最后终于抱在一起,刚开始亲了几秒钟,叔叔进门,镜头切换,两人分开(图5)。我相信,从苏兰晃动大腿的那一刻开始,观众就期待着一些事情发生。但是,没有,没有。侯麦安静的让观众等候着等候着……终于有了个契机,却蜻蜓点水般止步。欲望萌发却尚未满足之时,是具有张力的时刻。

图5 苏兰和男主人公在小屋里

第三位女子终于出场了——林娜,男主人公(曾经)的女神和他所认定的真爱。从这个娇纵、说话不算话、性格阴晴不定且不算漂亮的女生身上,我看不到任何让人着迷的地方。并且,我认为侯麦也不喜欢她。看嘛,拍她的那些镜头时间短不说,还没有任何独特的“风格”。她和男主人公的“沙滩背景”戏倒是一个对比,从刚开始依恋到不行,到后来又不再牵手不再搭理独自抛开,活脱脱一个bitch形象(图6,有趣的是请注意两人的着装变化)。他们俩的室内戏也不好看,只是林娜一味的对男主人公的逃避,一点儿亲昵的感觉和诱惑的张力都没有——为表现此情,侯麦甚至让两人出现在同一个镜头中的频率都不多。结论,侯麦也不喜欢林娜。

图6 林娜和男主人公的两次海滩交谈(穿好衣服就要分手了)

4. 《秋》之Tempo和蒙太奇 我本人最看好的侯麦的片子,不吝于给它任何赞美之词。侯麦终于从年轻男女的感情漩涡中跳了出来,把镜头对准了中年女子和中年男子。故事的主人公玛嘉丽管理着自己的乡下葡萄园,丧夫寡居。好友伊莎贝拉以及玛嘉丽儿子的女友罗欣都非常关心她未来的婚姻大事,并且都擅自做主的帮她牵线搭桥,由此引发了一连串的事。 关于故事的Tempo,《秋》控制的刚刚好,行云流水,且非常“整齐”。故事的前1/3,作为开端,交待背景,包括人物的性格、感情的纠结、人物关系等等。片头是伊莎贝拉一家人在谈论女儿婚礼的事情……而后伊莎贝拉驱车前往乡下拜访玛嘉丽,主人公玛嘉丽出场了,同时出镜的还有他儿子的女友罗欣,三人相见,罗欣离开——注意,三人相见是一个安排的多么妙的情节啊!(在影片约1/2的时候,三人第二次聚在一起,见图7-8。至于三人第三次相遇……)随即,玛嘉丽带伊莎贝拉参观自己的葡萄园。在这里,要举一例镜头语言的运用。

图7 三人第一次相遇(左) 图8 三人第二次相聚(右)

法国乡下的葡萄园在侯麦的镜头里清新可爱。酷爱长镜头的他,竟然运用了蒙太奇哦~有几处特写镜头,宛若悠扬的民谣中突然蹦出几个跳跃的音节。这几个特写镜头分别对准了玛嘉丽的葡萄、邻居的葡萄园(图9)和某两种野草(图10)。侯麦为什么拍这些东西呢?玛嘉丽在跟伊莎贝拉讲自己中葡萄的方法和心得,包括试验将葡萄酒储存更久、不喷洒农药等等,随着特写镜头的迸出,玛嘉丽的育葡萄经更加强烈的印在了观众的头脑中。当然,侯麦不是为了宣扬这些育葡萄经,只是为了烘托人物性格。

图9 玛嘉丽种的葡萄(左)和邻居的葡萄园(由)

图10 玛嘉丽葡萄园中的小野草

接下来,在葡萄园中又一段典型的侯麦式长镜头,进一步展示人物的性格和内心(图11)。侯麦的长镜头是运动的长镜头,跟随剧中人而动。他不用固定的机位,不追求唯美效果和空间仪式感。在侯麦的片子里,看不到如塔可夫斯基的《乡愁》那般的镜头[注1]。侯麦的确是“通俗”的易读的。

图11 玛嘉丽和伊丽莎白在葡萄园中漫步聊天的长长长镜头

关于玛嘉丽和伊莎贝拉又一次相见的场景,蒙太奇在这里开了个小玩笑,伊莎贝拉从城里的书店驱车出发(图12),继而镜头是一个女人在观望一个汽车的到来(图13)。观众本能的会以为开过来的汽车是伊莎贝拉的车,再定睛看看,哦,是伊莎贝拉在等候玛嘉丽的车。如此看似顺畅实则暗含丰富信息的剪辑,如此有趣的蒙太奇手法,在前面三部片子里好像没有见到。

图12 伊丽莎白驱车(左) 图13 观望汽车驶来(右)

镜头语言举例到此,继续说故事的Tempo。接下来的1/3,是剧情的发展期。罗欣跟玛嘉丽、哲学教师(罗欣前男友)、里欧(玛嘉丽的儿子)分别讲述自己意欲做“红娘”的想法,这三段场景依次衔接,既是剧情的推进,亦是三段有趣的对比,剧中人对罗欣自作主张“牵线”一事的看法、态度等等一一呈现。而这几段小故事刚结束,伊莎贝拉登广告约见的名叫做男子(热拉尔)也登场了……至此,片子发展到一半,罗欣和伊莎贝拉不约而同的来到玛嘉丽的家中(图8),两人各怀心思的只因为撮合玛嘉丽与自己安排的“相亲对象”见面的事情。两条“红线”并行不悖地缓缓推进,有时空的交织和重叠,是侯麦精心编制的一张网。直到伊莎贝拉的女儿的婚礼上,所有人都出席了,所有人都相见了——这是片子进行了约2/3的时候。(侯麦终于不再“虎头蛇尾”了!)最后的1/3,玛嘉丽与哲学教师、热拉尔相识,与罗欣、伊莎贝的交谈等等,进入到片子的高潮部分。当这一切喜剧、闹剧尘埃落定的时候,侯麦竟然留了3分钟来拍夜晚婚礼舞会的场景。这几分钟在剧情上不是必须的,但实在太让我感动了,大师终于愿意意定神闲的谢幕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 注[1]:《乡愁》(1983)的片头字幕是一个2分半钟的、镜头稳定的、只有景深变化的长镜头。紧接着,一个3分钟的长镜头,一辆汽车由远及近、停下、人物出场、人物走远……

Spring
作者Spring
57日记 21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Spr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