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认真讲的话

本丢·彼拉多 2009-03-11 20:50:41
很久没有看电影了,前面一部是重看了《穿越时空的少女》。很美好的片子,“我这就去,跑着去”。在那些我们认为可以随意挥霍的时间和机会里,我们究竟做了什么。如果有时间逆转,那我们,是不是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挥霍我们这本来不长的生命。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我们残酷的青春物语。在你的青春里,有几刀?你,是否,为自己血性地活过?这里,恐怕可以加入我对摇滚的看法,血性,恐怕这也是我一直对窦唯怀有极大的好感的缘故。
同时,这里可以记录下更多名字:BEYOND(家驹放第一位吧,因为种种缘故,也许是逝去的人享有的权利吧;世荣,《金属狂人》,我想这是BEYOND的灵歌;Paul,我喜欢的,吉它很棒,更重要的,这是个真正做音乐的人;家强我关注地少,不做评价了,也许与他的家庭成员构成有关,太小了)、张雨生、the Beatles、汪峰。
我想,我是一个蛮夷之人,没有血性是无法生存的。《大逃杀》,老实讲,很少看到暴力美学的片子。但是,如果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对的,“美能拯救世界”,那我想我们确实要向日本人鞠一躬。
我从不掩饰我对这个民族的尊重(为了不制造不必要的麻烦,我加上这个括号,我从来都不想成为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如果真的要把话说得绝对,那么我会是一个民粹主义者,当然,我更喜欢说我愿意把很多东西上升到“全人类”这个视角)。
这个片子看到一半,我也不能觉得这是部好片子。好片和烂片都是这样,每个细节都精致的片子,也就是绝大多数好莱坞之作,都只能说是质量中乘。不少好片子都是行到后半,让人倒吸一口冷气,不觉让自己为在前半部没有状态感到羞愧。烂片自不必讲了,从头烂到尾呗。
我想我是比很多人更具有指责这个社会、抱怨自己的人生的资格的。然而,我也知道自己选择的是怎样一种态度,怎样一条路。我的情商是不高的,所以我可以一根筋地沿着这条死路走下去。所以,在我看来,在那些冷淡、怨恨、矫揉造作和肆意挥霍背后,是多么不堪一击的花架子。
“现实,我不喜欢用这个词,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词很有力度。”有个人这样对我说。是的,我有着极为软弱的一面,我也深知我所购建起来的华丽世界下面的支架,要么因为我对对方的看法不对而不堪一击;要么因为别人对我的看法不对而不堪一击。有些人是烈士;有些人是小丑;有些人,是和我一样的人;更多的人,只是芸芸众生。
“我要真正成熟”,这句台词,我写过很多次。这一次,我与它又一次邂逅,只是,不是出自我的口。我,不想让自己仅仅作为一堆肉存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我无力指责任何一个人;甚至,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出生,我更无力指责。
全世界可以共同来反对秋也和典子,一些义愤填膺的人会毫不犹豫地鞭笞这“吃人的制度”,但其实他们中的多数骨子里就是持反对意见的大多数,而这,正是所谓的民主。
前些日子,所谓巨蟹座思想有重大认识的二月里,我真正意识到了弑父情结这个贯穿西方历史的重要思想。我们是否也同样地用鲜血为自己争取过生的权利,甚至哪怕只是血性地活着也好。我说的不是大逃杀似的血腥场景,而是“真正成熟”的血性(血腥)。
我想要好好活着。我始终坚持,认真是件好事情。即使付出的代价更大,即使失去的更多,即使到头来一无所有,即使不被任何人认可,即使在别人看来不是好好活着。

今天,听到一句我认为是对我极高的评价,听到妈妈讲了一些事情,看了《大逃杀》。
前些日子,看了《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穿越时空的少女》;《蒂凡尼的早餐》中的《夏日十字路口》,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卡尔维诺的《我们的祖先》;侯麦和一些诗。
如此种种,我写了以上这些话。
本丢·彼拉多
作者本丢·彼拉多
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本丢·彼拉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