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儿魔的怪兽观——德尔托罗谈《环太平洋》

汽车大师 2013-07-03 22:48:28


《环太平洋》(Pacific Rim)是我今年最期待的暑期档电影,真心不解释,熟悉我的朋友相信都明白
以下访谈来自世上最酷的连锁影院Alamo Drafthouse新推出的观影刊物《BIRTH. MOVIES. DEATH》
说句题外话,啥时候国内影院能有这样的杂志了,中国类型电影也就有希望了

按:为表区分,文中一律把美语monster译为魔兽,日语kaiju照汉字原文译为怪兽

Q:《BIRTH. MOVIES. DEATH
A: Guillermo del Toro (哥儿魔)




Q: 大家很少意识到这一点,但《哥斯拉》(Godzilla)是部真心严肃的电影。
A: 我儿时看的是Raymond Burr版(按:《哥斯拉》初登美国时,买下版权的当地片商新拍了若干片段,插入到原版日片中,以增加对美国民众的吸引力,Raymond Burr演的记者还录了一整条旁白),这一版整体调性不一、有点杂乱,但拥有史上最伟大的魔兽(monster)之一。要是看原始日本版,那是部真正阴郁(somber)的电影。一部萧瑟的电影,还是部最具存在主义色彩的怪兽(kaiju)电影。面对近十年前的原子弹爆炸,和随之而来天翻地覆的国家变迁,这部电影是种非常黑暗的应对机制(coping mechanism)。这种应对机制被塑造得极度私密化,日本之外的地方没法完全欣赏。这是部划时代的电影。怪兽成为了国民文化一部分,就像中世纪日本的妖怪。


Q: 巨兽(giant monster)不是日本人的发明。我们有金刚(King Kong)、原子怪兽(The Beast from 20000 Fathoms),都比哥斯拉来得早。但哥斯拉给这类型带来太多改变,怪兽已大体成了种独门类型。你觉得为什么日本人会对巨兽这么来劲?
A: 《金刚》奠定了很多规则,后来被挪用到大量怪兽电影中。这类电影里都有怪兽攻击城市地标建筑,或者此类影像至少被用到宣传画上。这类生物往往带种近乎原生神话(primal mythology)的元素,所以拥有最天然的吸引力。而恰恰是因为近十年前原子弹爆炸带来的创伤,让它的根基不只是停留在神话层面。它们扎根于整个国家的灵魂,因此极为动人,富于人性和深度。我想《金刚》拥有的是那种美丽的冒险感——它的根基可追溯到冒险地摊文学、冒险小说、美国人对非洲狂野情调和大型灵长类动物的着迷,这种念想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起,绵延到电影诞生——但所有这些都有种异国情调。没有疗伤,没有与抚慰国民心灵的深深关联——而哥斯拉和怪兽电影正拥有此。


Q: 你的怪兽来自灵魂何处?
A: 作为一名从小看它们长大的男子,它来自我灵魂深处。我一心要打造的怪兽,是复制儿时看庞然巨物在银幕厮杀的感觉。孩时看《科学怪人的怪兽 山达对盖拉》(War of the Gargantuas),就像在看山岭搏斗,或是旋风对战飓风。这是种原始奇观。来自于我的敬畏,和爱意。




Q: 《环太平洋》的编剧Travis Beacham说他常想纠正别人——这片子没机器人,只有人类操控的机甲,搞得好像自己很装一样。两者确有不同,对不?
A: 我不会咬文嚼字那么在意,说到底别人怎么叫是他们的事…但实事求是说它们是世上最大的机甲暴力装备。机器人可以拥有个性,比如罗比(Robbie,《禁忌星球》里的机器人),或钢铁巨人(Iron Giant)或玛丽亚(Maria,《大都会》里的机器人),因为他们有自主思考的能力。它们分析形势,作出决策,予以解决。贼鸥(Jaeger)做不到这些。它们的个性来自驾驶员和出品国。贼鸥本身没有个性。


Q: 大家说起《环太平洋》,马上就想到怪兽电影,也许巨型装甲片那一面被忽视了。(拍片子时)你参考了哪些巨甲电影,或者说这么多年来哪些片影响到你?
A: 对我来说,整个童年看那么多此类电影,就是《环太平洋》的准备工作。我是老杆子了——现年48——所以儿时电视上流行的是Gigantor(铁人28号的移植美版),《铁人28号》(Tetsujin 28)。《铁人28号》对我影响极深。孩提时代最大的幻想就是能有一个自己操控的巨型机器人。我是看日本剧集长大的——手冢治虫的《铁臂阿童木》(Astro Boy),圆谷英二的《奥特曼》(Ultraman)和《奥特Q》(Ultra Q);我还从小看一部叫《太空历奇》(Captain Ultra)的电视剧,在美国极少有人知道——日本动画和日本科幻剧最让我激赏的就是战斗极度硬核。机甲和怪兽都会严重受损。被砍成两半,像做了切割手术似的,机甲掉了只胳膊,没了条腿。对我来讲这种体验非常直面。有此准备后,少年、青年时代我又重温过这些电影。但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不在《环太平洋》直接套用。电影里的世界很明显有这些存在的痕迹,但并非刻意模仿——只有指涉。


Q: 你以魔兽爱好者闻名,也许是如今电影圈最大的拥趸了。这次用魔兽做反派算不算是一种背离?
A: 我觉得对真怪兽饭来说,正派反派并不重要。这类电影的运作机制就像一场摔跤赛,有好怪兽,有坏怪兽,还有海人(kaijin)大战巴拉刚(Baragon),比如《科学怪人对地底怪兽》。巴拉刚恶斗弗兰肯斯坦怪物时,观众的立场可以在好人那边,但你肯定爱——爱死——巴拉刚。观众永远绝对会站在坏怪兽的立场上。也许你会支持好人摔跤手,但他肯定没坏摔跤手那么带劲。
我对魔兽的爱——在我的电影里已足够多地从道德观各面呈现了,所以无需在此证明什么。总有一天我会回到这一块上。但怪兽,遑论它们的好坏,都是设定来破坏的。就好比看到大自然显现威力,或是看到蝎子时,你不会去想“蝎子是好是坏”,他一定会咬你,因为那是蝎子的天性。


Q: 龙卷风就是龙卷风。它们才不会东挑西选该破坏些啥。
A: 对龙卷风来说,不存在道德选择那一刻。龙卷风不会去想:“嗯,我还是挑加油站吧,孤儿院就别碰了”。没有什么形而上的道德观可强加在怪兽身上。



Q: 这本杂志的目标读者是硬核影迷。有没有什么怪兽片,是你希望能有更多人看的?
A: 这不是部怪兽片,但本多猪四郎(Ishirō Honda)拍过部很有意思的电影,改编自William Hope Hodgson的故事《The Voice in the Night》。电影名字叫《玛坦戈》(Matango),在美国应该叫《蘑菇人玛坦戈》(Matango the Mushroom People)。Hodgson的故事受到洛夫克拉夫特(H.P. Lovecraft)影响,我强烈推荐大家找来看看,因为这是洛夫克拉夫特世界与史上最伟大日本幻想电影人擦出的奇异火花。
《环太平洋》献给了雷哈里豪森(Ray Harryhausen)和本多猪四郎(Honda)。对此我满怀敬意,因为他们都是大师。


Q: 哈里豪森的魔兽有何魅力得以不朽?有什么特别打动你的地方吗?可以解释下吗?
A: 之所以把电影献给哈里豪森和猪四郎,是因为二人有共同处,很明显他们都热爱自己的造物。他们擅长动手创造,这点我也一样。我可以做出白脸男(The Pale Man,《潘神的迷宫》里的怪物),而你一定能看出魔兽的设计者精通也热爱魔兽,而且从小就有这样的想象力。透过他们造物的双眼即可辨识,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些都是宝贝。归根到底就是如此——魔兽就是宝贝。

汽车大师
作者汽车大师
781日记 65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汽车大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