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

坦克手贝吉塔 2013-06-19 23:00:47
       读书和读写作是两回事情,前者松弛,后者紧张。写作者的身份很容易混淆,热衷追求快感,偶尔有从文本中逃逸出来的句子,最多持续三分钟,然后被作者用退格键一点一点删掉。这就是余华在新书《第七天》里所说的,“死无葬身之地”,很搞笑,也很狼狈。
       我高中在校外补课时,有位名校的语文老师,身材微胖,声音娘,承认并倡导余秋雨式的写作,有一天他讲作文时,忽然提起余华的《活着》,感慨万千地讲了半个小时,其重点说的是,余华是如何描写战争场面的。我在他讲之前就读过这本书,他说到这里时,我完全想不起余华对此类场景的描述,《活着》整部书在我的头脑里留下的,只有一句话,“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撒满了盐”。
       不同的经历成就不同的阅读体验,曾经走得比较近的一位师长,给我讲过大学时候的读书之难,非常想看《战争与和平》,图书馆里总借不到,自己也买不起,后来过生日,寝室同学集体出资送了她一套,此后,她每次捧起托尔斯泰,读到里面的某些章节段落,都有落泪的冲动。我认为这些不必要的经验要极力从阅读里剔除掉,阅读也是革命,人情冷暖、红白喜事,自己在家搞搞就好。
       说回余华的《第七天》,新闻故事串烧,矫情舞台剧对白,更像网络小说,三流社会观察员的梦话,讲故事的能力与冷峻精准的笔调同步消失。不难看出,他在很勤奋地去接近这个社会,竭力描绘、编织、创造,但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在逐渐被抛弃,以不可遏制的速度,非常残酷。我认为这是每个写作者或早或晚的遭遇。
       余华的作品没读全,最喜欢的是一个不出名的短篇,名字叫《空中爆炸》,结尾处,他这样写道:
      “我们还把所有的钱都凑起来,全部买了啤酒,我们将一个喝空了的酒瓶扔向天空,然后又将另一个空酒瓶扔上去,让两个酒瓶在空中相撞,在空中破碎,让碎玻璃像冰雹一样掉下来。我们把这种游戏叫做空中爆炸。”
坦克手贝吉塔
作者坦克手贝吉塔
286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坦克手贝吉塔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