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回忆# 生活在日本,谨防野猫。

Mira 2013-06-15 06:15:31
事情发生在2011年8月8日,曾经在日本经历过一场自认为很可怕的病。



    那阵子眼睛一直很痒,有一周时间都不好,自己判断可能是眼睑炎或角膜炎,就自己去超市买了第三类药品的眼药水,可一直都不管用。
    一周后的某天晚上逛超市的时候右眼痒的厉害,我就揉啊揉啊,越揉越痒,还有点疼。
    终于,结账的时候,我感觉到右眼有很强的异物感。
    我以为是眼皮起包了,回家一看,简直要吓死我自己了,右眼的外眼角开始,眼球的眼膜鼓起来了,像个水泡,又像是有人往里面吹气,总之在我看来就像眼球外面的一层膜脱离了眼球,越鼓越大,马上连黑眼仁的部分都要被带起来了。
    于是凭着百度一下我就知道的原理,我百度到这么一个坑爹的答案:“你是不是揉成那样的,闭上眼睛,赶紧去医院,不然眼角膜脱落你就失明了!”一瞬间我腿都软了——晚上11点,我一个人闭着眼睛怎么去医院呢?!?!于是给我的朋友小白打电话,他接电话一瞬间我就哭了,我说我要瞎了,你快陪我去医院!然后出门,闭着一只眼睛,锁门的时候手都在哆嗦。。。
    我打电话叫了出租车来,司机大叔问我们去哪,我哭着说我要去谷山的生协病院,大叔马上转头看我,问我怎么了,我说你看我眼睛里,角膜肿起来了,可能要掉了!大叔马上安慰我没事的,不会掉的。10多分钟之后我们就到了生协病院,司机大叔还一同下车帮我们在接待处询问医生的休息情况,的确,专业的医生都下班了。医院接待处马上提供了另一家专业眼科病院的电话,结果是司机大叔主动帮我拨通了过去。
    那边的医生也下班了,但护士说要先了解我一些状况,于是护士在电话那边问我情况,司机转述,我回答。
    护士问:“眼睛痛吗?”我说痛。
    护士问:“眼睛痒吗?”我说痒。
    护士问:“眼睛有进异物吗?”我说没有。
    护士问:“有因为药物或食物过敏吗?”我说没有。
    护士问:“右眼看得见么?”我说:“当分の間見えます。”(暂时还看得见。)←抱着一颗必瞎的心了。。。
    护士问:“能挺一个晚上吗?”我说:“でもすぐ盲になりますよ~”(但是我马上就要瞎了。)
    同时医院那边也联系到了主治医生,医生说她20分钟内到医院, 然后司机大叔立刻带我们去了市内的夜间急病中心,到了之后,大叔还送我们下车,把我送到接待处亲自说明完情况才走,真的让我好感动。
    填了一份表格,有一项填最在意的病症是什么,我不会用日语写“起泡”,也是吓的想不出其他词代替,只好写,“眼睛痒痒,眼球。。。。。。”一个赋予了浓烈的诗意与暧昧的省略号:“目がかゆい、目玉が。。。。。。”
    进了眼科诊疗室,医生是个奶奶,看起来很慈祥,我很不好意思这么晚还让她特地跑来医院,并且在我看完病之后我更加的不好意思。
    医生问了些状况,我一一回答,她的问题结束后,开始为我洗眼睛,很温柔,但很专业。
    我问:“我的眼角膜会掉吗?”她说放心吧,不会的。
    我问:“我需要做眼角膜手术吗?”她忍不住笑了,说不需要,情况不严重的。
    洗完眼睛很舒服,虽然泡还在,眼睛还是有很强的异物感,但是我终于安心了,我不会瞎了。。。
    医生一边开处方,一边问:“是不是最近总摸猫呀?”我说是呀,可是我都洗手的呀!
    医生说:“以后不要摸野生的动物,尤其是野猫,光是洗手都没有用的,每天注意手部消毒,摸完生的海鲜一类的也要注意消毒,手不要总摸脸,尤其是眼睛。”啊呜呜呜,原来是这样导致的。
    拿过处方单,在药局领了药,有一瓶药是专滴右眼的,起泡的那只眼睛,说滴到泡消了就可以不滴了,可是我回来的路上,泡就消了……
 
    在此感谢小白,也感谢半路打来电话的奇多,感谢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大叔,还有我没来得急感谢的主治医生~

    关键的是,大家生活在日本,就不要过多的把爱心放在野猫身上了。
Mira
作者Mira
8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17 条

添加回应

Mir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