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爱

她还没有死 2013-06-13 11:37:35
人们都觉得正常性交带有关心爱护并使双方愉悦,能让男女双方达到身体和心灵的交融,其实呢?谁心里都有那么点儿古怪的癖好,想通过某些病态的方法达到更强劲高潮。

大P今年三十岁,结婚三年,他媳妇是个美女,天生D乳杯加小蛮腰,小腿十分修长,长的特别像张歆艺。结婚这三年他总是过着合法且正常的性生活,每礼拜享受着单调老套却能让人毫无顾虑的高潮。可他是个敏感细腻的人,最近发现自己媳妇的行为有点儿不对劲。
大P嗅觉灵敏,再刚过去的五月中的某天,刚出出差回家的大P晚上抱着媳妇睡觉时闻到妻子头发上残存着别人的味道,不知道这味道属于男人还是女人,尽管他媳妇在睡觉前自己为是的用浴室里的飘柔使劲洗把自己的头发洗了三四遍,但大P断定那绝对是一种非正常的腥味。

终于在六月的某天大P再也按捺不住,不再相信跟他朝夕相处的妻子,决定要查查她身上这股腥味是从哪儿来。他跟妻子撒谎说本周出差要三天后才回家,请妻子照顾好自己。然后他拎上假装准备好的行李走出了门,跟妻子说了声“再见”。可是这个长的像张歆艺的不到三十岁的尤物没有像一年前那样给他来个吻别就关上了门。一阵凉意涌上他的心。

大P在车站附近的租车租了辆有深色玻璃的奥迪车,在黄昏十分开到自己家的楼底下,监视着妻子的动向,他在车里疯狂的抽烟却不敢开玻璃,心情特别复杂。

等待的时间让人抓狂,不过好在他没等多久,夜幕刚刚降临时妻子就从单元门口出来了,装扮的很风骚,大P看见那件了那件只有调情时她才穿的齐逼小碎花短裙和低胸蕾丝罩衫,隔着窗户都闻到了能激发男人性欲的dior毒药香水味儿,他无耻的硬了,这也难怪,在楼下下棋的70岁老大爷都回头偷瞄了他媳妇好几眼。

打扮风骚的妻子做过小区的拐角,上了一辆停在那儿的破旧桑塔纳,大P很是奇怪,他妻子居然跟开着这么一辆破车的人去偷情,品味还真是下降了许多。他也努力透过两层深玻璃看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是谁,不过这个城市的夜间照明系统简直是太烂了,他什么也没看见。两辆车的引擎一起发动,大P跟的很紧,而那辆桑塔纳也如大P预料的一样驶向里他们最近的如家。

在如家停车场里大P把驾驶座上方的小镜子扳下来照了照,发现自己的头上多了一顶帽子,还是绿色的,搞的他现在的形象如关二哥一般魁梧,他直是又沮丧又愤怒。不过理智还是占了上风,他没有阻止妻子和那个他不知道是谁的人去开房,也没有在他们日的正爽时一脚把门踹开捉奸在床。他抄下那辆桑塔纳的车牌儿,再次打开引擎扬长而去。

大P的大学同学林某毕业后就考进了市公安局,所以请他查出这辆桑塔纳的车主不是什么难事。林某办事效率出奇的高,当天夜里就告诉大P这两桑塔纳隶属位于城市西郊的某个畜类屠宰公司。每天有二百只猪在那儿死去。

这个结果让大P无法接受,那个屠宰场的老板肯定不会开桑塔纳这样的破车,只有屠夫才会。可是妻子为何放着好端端的房事不过,要去如家这种低档的快捷酒店与一个屠夫干炮?大P越想越乱,他的脑浆乱成了一团屎,他使劲拍了拍自己的基霸,它听话的坚挺了起来,不会让世界上任何一个没玩过拳交的女人失望。他心想就算是妻子搞外遇,也得找个有钱的呀!

想了一夜,最后得到的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屠夫、屠夫、屠夫、屠夫、屠夫。

这是个凶险的职业,每天跟动物的尸体和鲜血打交道,而现在拥有这样职业的人正在跟自己的妻子干炮。大P觉得他的妻子应该去看心里医生了。

没有等一会大P就回到了家,那辆租来的车也没有归还,这一切都无所谓了。他躺在那张温暖舒服的床上彻夜未眠,顾不上肺部的疼痛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填满了烟灰缸。
他就这么睁着眼看着东面的天空泛起鱼肚白,直到第一缕晨光爬上他的脸。他还是没法睡着。

中午的时候他接到了警察的电话,在不远一公里外的某个宾馆里她的妻子被宰了。他失魂落魄的去认尸,穿过那些黄色的警戒线,在某个陌生的房间外闻到了五月妻子头发上的味道。

浴室里的尸体七零八落,唯独乳房不见了。法医正认真的蹲在地上数着肉片儿,他已经数到第45片了。大P问他,那个杀人犯是怎么把她切成这么多片却没让她喊出声的?法医在地上寻觅了片刻,捡起了一片看似形状圆润的肉片说:可能是因为这个吧,这是舌头,他的第一刀。

过了一会儿大P好友林某也来到了宾馆,穿着一身警服,道貌岸然却神色悲伤,他拍着大P的肩膀坚毅的说:兄弟!我们会尽快抓住凶手的。

大P无奈的说:不用了,她是自愿来的。
在场的各位都看的出他有些困了。
她还没有死
作者她还没有死
378日记 20相册

全部回应 25 条

添加回应

她还没有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