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Kid在豆瓣的两周年,读书人快乐

寻找哥本哈根 2013-06-09 13:34:29
6月9日是我和倾斜书一起创立EchoKid淘宝店两周年的日子。我们为这次上新做了最充分长久的准备。

新设计了几款和风书衣,选取青海波和竹节棉搭配;
”像我们迷恋盛唐一样,江户似乎是日本人的情意结“,地理坐标的江户是东京旧称,而时间长河里,它是日本一个无与伦比的时代。


尤其是神奈川冲浪里,制作过程特别辛苦;
江户时期,“浮世绘”在日本兴起。“浮世”原是佛教用语,意为飘浮不定的“尘世”、“俗世”。
《神奈川冲浪里》成为世界最著名的浮世绘。一直以来将这幅画作实现在书套上,是我们梦想的事情。但真正在制作过程中才发现有许多难以克服的问题。由于布和纸张的质地截然不同,颜料不能完全被吸附,线条不能做到精确和细致入微。原话的色彩十分丰富,给再制作也带来了障碍。
历经半年反复寻找、试验,我们才找到和画作的颜色能够和谐搭配的牛仔底布。用完它都不知是否还能再找到这么心仪的颜色。


对于这幅画的喜爱之情,可以通过打印图片,购买复制品,衍生品来满足自己。但经过屡次尝试后我们仍然坚定地决定采用基本手绘的方式,让大家能拥有这样的书套。虽然笔触不如原作精致,但手绘加上手工,产生的粗粝拙朴的美也让自己都很心动。
这也是我们做书套以来,最为耗时长久、耗工、呕心沥血的一款。希望大家喜欢它。



一款特殊意义的《新青年》复刻版
《新青年》杂志的真正命运是历史迷障的一个进口,为了一个概念、一个名词,裹进了历史,付出了生命。人们在这些名词面前,命运受到了捉弄。
纪念那个时代的新青年,和一个特定年份里的新青年。



开放港台右翻书衣制作;



重新为ipadkindle制作了保护套;




将一款两年前就有的款式重新搬上了架。红布有民俗乡土的味道,很抢手。后来有几款布做出之后也取名祈年,都不如这个贴切。



再次把压箱底的月白底,青蓝植花朵图案的布拿出来,起名”天光浓




同时还在坚持制作的,有我们最喜欢的,取名临川。苍翠深处,颇有魏晋竹林七贤潇洒率性之风。往事越千年,名士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好在每款都是不一样的竹林,等着你收获。



star & deer,还是韩松落提供的灵感。于是它成了淘宝销量最高的一款书套。



我们用许悔之的诗歌《有鹿哀愁》做文案。在他看来,写作《有鹿哀愁》是人生里最庄子的一次体验。
“那是一个鹿与我都同时泯灭的时刻。”



LEON ,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12岁,
他们都感到失落而他们深爱彼此。           
  ——吕克·贝松



克里姆特在这幅作品中将弗罗杰和自己画在一起——
她是他的情人、伴侣、模特和缪斯,
这也是他唯一的自画像。
这块布的图案是关于克里姆特的一块马赛克
兴许可以和他留下的只言片语一起拼凑出一幅感情的全景。
              “所有关于我的一切都在我的画中了”



一直以来,常收到豆邮咨询有没有适合男士的书套。格物确实是受许多男友邻的喜爱。



--------------------------------- EchoKid 书套的缘起: ------------------------------------------------------


2010年5月,在豆瓣上看到了第一届高墩营艺术节的同城活动。我和倾斜书凭着对兰州的第一个艺术节的新鲜和向往,决定参加创意市集。她想来想去尝试在瓷砖上画画。于是埋头创作了一个月,临摹了五十几幅画。


那些年我们总在梦想开一家书店,整晚幻想书店的样子。想到激动处,忍不住跳下床跑去拿纸笔一条条记录下来。总在穿过师大校园买菜回家的路上一起讨论未来那家店的名字,轮流随口说数字翻字典,找出那些绝妙的字眼,以至于令人心动的名字越来越多。我们已经了然于胸。
艺术节的前一天晚上倾斜书说咱们的摊位总要起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那时还舍不得用最心仪的词语,想留到我们真正有一家店的时候。很简单,echo是她,我是kid。于是她坚持在每块瓷砖背后用笔写下EchoKid。说起来那应该是真正的EchoKid诞生的时候。
但她也认为创意市集不是一件小事,这次是我们一起创造未来的开端。她追求完美,买来了硫酸纸。事前就裁好一张张需要的尺寸。一定要给买她画的人包装得漂漂亮亮。


那天早晨我们拿家里的小被子小毯子裹着那些沉重的瓷砖,重量相当于9块大方地砖,把它们装在行李箱里,天蒙蒙亮的时候从安宁出发去榆中。
因为前一天在豆瓣相册上传了所有画作的照片,在豆瓣结识的朋友,兰州豆瓣小组的豆友极力支持,一整天我们是最受欢迎、生意最好的摊位。每幅画大概是35—50元不等,她忙着包装,我忙着收钱。黄昏,除了没有卖掉的几块砖,我手里攥了一千七百多块钱。
每件作品的一笔一划并不是我的心血,但我仍然兴奋激动。因为那是我们共同做的一件事,对我而言意义则更重大,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其实数目并不大,但当时却觉得自己像全世界最幸福的富翁。
从榆中离开的时候,校车门滑开的瞬间,我们混迹乐队当中,有人对我们说,艺术家们请上车。
让我想起了童话里的布莱梅。
晚上回到家,一切像美梦,记得还忍着背痛在豆瓣写日记,回复相册里的留言。


2011年6月我们再次参加第二届高墩营艺术节的创意市集。最直接的原因是企图挣到一笔钱够我们继续交房租。是的,这时对于没有任何收入的我们,想靠省下家人给的生活费来凑足房租,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我们开始明显为钱发愁。还未大学毕业,成长过程中从未真正体验过缺钱,不知道这算不算弱点?因为它让人产生惰性,散漫和很多负面的影响。
可是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我们在以后设计书套的过程中,总是不计成本地追求效果,不管不顾,一心一意地坚持。
之所以想到做手工书套,只是因为千里迢迢,真的背不动地砖了。

第一批的书套,和今天的技术相比,特别难看,但很珍贵。白底蓝花的亚麻布是倾斜书从家偷偷带到兰州来的,这之前已经在她妈妈的柜子里安静存放了三十多年。带着初次尝试制作书套的莽撞直接,跃跃欲试,这块布彻底被“毁”至七零八落。变作一个个书套,被人带去天南海北,或是在另一个人的书柜里,再次被珍视二三十年也说不定。


很幸运,艺术节举办的两天,还是挺成功。这时有很多朋友建议我们开设淘宝店,让远方的人也能买到她做的书套。正是6月9日,淘宝发来邮件说店铺创建成功,于是自那天起,我们在手工书套上开始持之以恒地倾注心血。

第一个淘宝客人是因为看到了柏邦妮在微博的晒图,韩松落托绿妖带给她和水木丁的书套。很快下了单。那时,我们心里都还很忐忑,对于第一个隔空信任的人充满感激。

倾斜书在创作孤品的道路上走了一年,每卖出去一个书套都不一样。即使用了同一种布,同样的搭配,也要在扣子和麻绳上拴的吊坠上进行不同的设计。这个过程非常有乐趣。我们经常认真讨论一个东西的位置到底该在哪里?永远不知道疲倦。


接过许多定制的单,有一个印象特别深。
一个女孩要给喜欢的男生定制一个专门包棋谱的书套,棋谱已经非常古旧残破了,一直是拿布一层层裹着的。于是我们万般劝说书套可能也起不到保护的作用,因为棋谱没有封面,无法插页。有可能适得其反。
她还是坚持定制。
后来因为棋谱太珍贵,他谁都不让碰。暂时没法提供尺寸,还需要让他亲自量一下。遗憾的是本来还打算给男生惊喜什么的,看来是不行了。
后来从制作直到寄出,我们仿佛面对远方一个年轻的棋王,不由忐忑,格外认真,也生怕委屈了那本古老神秘的棋谱,还有女孩的心思。

开店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因为自己在豆瓣读书《百年孤独》的讨论区里上传了倾斜书特意做的书套照片链接。新经典文化的编辑,影随茵动联系到我们,为译者范晔,还有史航、陈众议老师特地制作了纪念版毛边书的书套。恰巧自己选的毕业论文是和《百年孤独》有关,因为EchoKid书套受到的肯定,而备受鼓舞。



-------------------------------------------------------------想说的话------------------------------------------------------------------


制作书套是一个长期反复手工劳作的过程。其中的辛苦不必言说。慢慢地,我们开始不去想书套的销量和前景,而只是关注它本身。
傾斜書更是在此过程中培养出了日本职人般的性格,不断追求品质和工艺上的完美。
有次裁完一批书套,她拂拭那一摞布的表面,忍不住自己都赞叹”太完美了“。
潜移默化,我们越来越爱惜布,越来越珍视书。
爸爸的朋友做服装生意,专门和布匹打交道。知道我们这么做,连忙摆手说划不来。
指出我们做的事情虽然有收入,但并没有真正赚到钱。

我想真正的乐趣是设计书套。找到新的装帧途径,将要表达的各种元素重组在一起。有段时间做梦都在买布,一间间房子,四面墙壁上挂满了图案美丽,令人肝颤的布。
有天终于有本钱和勇气买下单价一米98元的布料时,激动之余我们都重重地叹了口气。

虽然只是在20cm*50cm不到的布上各种折腾,不过越来越有成就感了。
豆瓣是收到最初鼓励的地方,所以在今天写下这样一篇日记做纪念。当然也有广而告之之嫌。
就像我们会在每位顾客的评价里说——
”它是爱书人的乡愁。这已不是书的盛世,但它对于爱书人是永远不会消逝的风景。人与人、人与书、书与书的相会,灵魂在此停泊和休憩。珍视那些燃亮你心中孤岛的字里行间......”

读书人快乐!


寻找哥本哈根
作者寻找哥本哈根
23日记 60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寻找哥本哈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