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树夏 2013-06-02 02:21:43
  我用半个吉他换了一个西瓜,书换了一瓶蜂蜜柚子茶。——题记
  你要问我亏了吗?我不知道,你要问我赚了吗?我想说该留的还是留着。比如我卖了书的躯壳,但我还留着它在摘抄本中的残迹。
  在摆摊的今天,我边看着闲书,边和黎玮聊着天,边和学妹打着哈哈,顿时陷入无边的旁观者中。旧货交易,被我无限的放大。或许这处于一个对我来说生活动荡,即将做一个转变的时期,所以一点点小小的事情都被我感性地无数倍的放大。不过,我真的很难过,现在,已经很少人在看书或者在愿意看书了吧,我今天想了无数次,如果有人愿意在我的书摊前停留,他看上什么书,我就送他什么书。
  买卖旧货时我在想,所谓的凝结在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到底是什么?那如果照此定义,感情必须是商品价值的一种。
  人们在旧货交易时,伴随着讨价还价,都在寻找互相心目中的那一个平衡点,如果达到了,买卖也就成交了。
  我的人生,从高中醒事后,一直是在我自己的人生哲学下去行走的。那时候还磕磕绊绊,走得不顺畅,可能别人说些什么,觉得有道理,就拿来一用。我将这个时期,认为是典型的拿来主义。不问好坏,但且拿来一试。因为在那时,自己还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一套逻辑和生存哲学。
  大学无数次野导经历,让我放弃了一个做导游到处奔波的想法。因为只有真正做了,我才知道那不是我想象中的生活。对于目前工作的选择,在经历了泰国之行后,变得无比坚定。在泰国,我一直做着一个快乐的服务者。我享受那种工作时与人交流所带来的愉悦,我喜欢对人们报以微笑。当然偶尔也会遇到一些烦心事,只是在整个过程中,我总觉得有一种不竭的动力在推动着我。我不知道我周围多少人能理解我的选择,但是无所谓,也不需要。我只感觉做着这份工作时,我是快乐的,这还不足够吗?
  我在面试时说过无数遍我很喜欢服务管理这门课程,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当真,但是我想,这应该是我面试时说过最真心的话语了吧。
  我以一个非常清醒的旁观者的态度看待了我的毕业以及就业,冷静的我都有一些难以忍受。我很少因为在一群前途光明的人中没有工作而显得惴惴不安,倒是偶然亲戚朋友问起来,我只担心给父母造成无形的压力罢了。
  现在,在我父母的宽容之下,走的是我自己想走的愿意走的并快乐着的路。至少从前是,现在也是,对于将来,我只能期盼勿忘初衷。所以我其实也充满了感激。
  在下这个决定的这个过程中,我庆幸我遇到的,是可以容我商量的父母。我可以与他们交谈我的想法,虽然他们有他们的底线,我有我的坚持,但最终我们都能达到一种意义上的妥协。
  我不是一个愿意一成不变的人,我害怕陷入死循环般的百年孤独,我自诩像风一样,我渴望在陌生的地方,寻找生命的异化。我享受这种因周围环境变化而带来的巨大快感。不介意漂泊,不期望安逸。我宁愿辗转劳顿,我也不愿意被牢牢拴住。我记得看过一个被单身母亲带大的孩子的一段自白,大概讲述的就是,她的母亲,保持着一种非常高度的独立性,经常伙同朋友出门远行,寻找自己的乐趣,总的就是说,人活着,总是要寻找些什么,无论你是在三纲五常中,还是在伦理道德中。
  我也知道,接下来或许我该开始考虑,我需要为了生存,做一些什么交换呢?这并不是靠卖一些旧品就可以维持的。
世上道路千千万,既然罗马早已经注定,那么我们还会惧怕什么吗?我知道,我需要的是,承受我所选择的,不抱怨,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像寒山问拾得那样答道,等十年后,你且看他。
树夏
作者树夏
30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树夏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