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估一切价值——我的国

莫颜云月 2013-05-24 20:12:15
 我得承认我以前是个自干五,说起这个话题还真是有点自揭伤疤的感觉。但是那时候的自干五并不是我是真有五毛赚,也不是因为我是来自既得利益方的阶层,而是源自于自我(亦或是被灌输的)的朴素爱国主义情怀,用那种激进而又过度自我保护的冷战眼光去看待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用一种被害者的思维来看别国的话语和行动,同时又沉浸在各种所谓对大国动作的深层解析和各方出招的解读。
      而实际的真相是,如果你只能听到一种声音,无论你认为自己是多么自由独立的头脑,你永远不可能跳过国家宣传ji器给你制造的牢笼。
      最近一个月首先是阅读了刘瑜许多代表作,如《观念的水位》、《送你一颗子弹》、《民主的细节》,随后又阅读了基辛格的《论中国》,不同的视野和观念展现在我的眼前,才惊觉过去的自己对政治的理解是多么的愚蠢和狭隘。
    过去泡一些论坛,常看到类似于“民主都是有钱人的游戏,虚伪的选举”,或者用一些如失败的民主国家来嘲讽民主的输出,亦或是老调重弹的拿中国人没素质不能民主化的神逻辑,又或者是将中央集权变成成一种高效办事儿的优越感。这种拒绝的态度和扭曲的价值观就好像是狗儿自己衔着项圈往自己的脖子上戴。刘瑜说:据说民主的实施需要民众具有“民主素质”,我不知道有什么比公开透明理性的参与本身更能训练民众的“民主素质”,正如我不能想象除了跳到水里游泳,还有什么别的学会游泳的方式。若是一个国家连一种文明的价值观和制度都不能客观理性的承认和评价,而更拒绝一切接触,那真是要到了掉进水里的情况呢?
   咱中国还有一个大杀招就是无论国际指责国内什么的,只要将其说成成“干涉别国内政”,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既可。而国内不明真相的观众就可以纷纷指天骂地得吐槽帝国主义的霸权将手伸向了我们自己的土地。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面对指责第一时间应该要审视自我,而不是直接骂回去,若真是对得起天地良心,那时候再挺起胸膛也不晚。
    看《论中国》的书评的时候,发现这样一句话——作者Richard Stoyeck写道:“当你读到这样一本书时,你会比98%居住在中国的人,以及95%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更了解中国。” 读完这本书我的确有非常强烈的这种的感觉,作为一个中国人,竟然对自己的国家了解的如此支离破碎!
    亨利•基辛格的确是一位资深外交家和思想家的,他的视角和他的观点的确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书中分析和梳理了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外交传统,从围棋文化与孙子兵法中探寻中国人的战略思维模式,特别是试图揭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外交战略的制定和决策机制,以及对“一边倒”的外交政策、抗美援朝、中美建交、三次台海危机等等重大外交事件来龙去脉的深度解读。和中国历史书本上的选择性呈现不同,中国近代史在基辛格的笔下更加鲜活生动,而且一些敏感的历史事件的描述,更是让我大吃一惊。
     不过基辛格作为一个美国的政治家自然也会为美国的政策做描述,那就用他的话来回答为什么美国人要关注我们的人权和民主自由。
      “.....根据同样的原则,与美国打交道的国家需要了解我国的基本价值观,包括人权概念和美国对民主实践的看法都是美国判断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些践踏必然唤起美国的反应,甚至以牺牲整体关系为代价。这样的事件可以驱动超越国家利益计算的美国外交政策 。没有美国总统可以忽略它们,但他必须仔细定义,并注意导致意想不到后果的原则 ”
   再来引用刘瑜《民主的细节》的一段话:一个真正牢固的民主制度,需要的不仅仅是‘当我的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我要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而是‘当我的权益受到侵害,你要坚决捍卫我的权益,当你的权益受到侵害时,我要坚决捍卫你的权益’的责任共同体意识。只有这种共同体意识,才能真正激活民主。
   两本书看到这里,世界公民的意识油然而生。中国人的古老哲学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而在全球化的今天还适用嘛?
   那最后把这个经典故事再啰嗦一遍吧。
   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著一位叫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莫颜云月
作者莫颜云月
63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莫颜云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