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月间读书杂录

若存 2013-04-29 15:17:26
大体是当时豆瓣说里随手记录的杂感,略加汇集而已。

先秦两汉

《占卜的源流》容肇祖
本书当年只是史语所集刊上的一篇文章,草创之作,粗疏难免。愣是做成一本小书,有点注水的感觉。就其具体观点而言,分析龟卜、筮占之类的源流也未必合适,举个例子,就是把《连山》《归藏》不与《周易》同列而放在汉代以为是伪书,前些年王家山出土了《归藏》,正与《太平御览》中《归藏》佚文相合,可见这些书恐怕也不能一例视为汉人重编或伪造。最后,早期术数、占卜的地位与后世不同,自魏晋以降,占卜才日益民间化、底层化,似乎不能混为一谈。

《论语本解》孙钦善
把注释抄了一遍。此书由《论语注译》增订而成,大体分为原文注译和评介文章两部分,注释大体都详实可靠,翻译也颇为典雅。所谓本解,近于本证,以《论语》解《论语》,蔡尚思先生所谓拆散开读《论语》,亦即此义,如此方能将相关概念前后贯通。李零先生《丧家狗》附录一小册,即以此法编成,甚好。沛林谓焦循《论语通释》实已有之,尚不完备而已。今日注《论语》,终不能舍弃其原有次序,故而本解之法亦不失通达。此外,本书往往采摭先秦两汉其他典籍中可与《论语》互证者以相发明,近于旁证。初以为得之于己,后始悟其采于杨树达先生《论语疏证》中。较之杨伯峻先生书,后出转精。其间亦偶有疏失,如《颜渊篇》第一章即漏“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一句。

《论语译注》金良年
上海古籍《十三经译注》系列。采何晏《集解》朱熹《集注》刘宝楠《正义》之说较多,偶有新解,多半不可信,然足以启人深思。牛泽群《论语札记》于此书亦颇多酷评,如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金良年解“志”为父之志,“行”为父之行,如此一来,后一句则译为父亲死去,观察他的行为,实在大谬不然。不过此书也自有其特点。每章之后附有“段意”一节,时有生发,颇能得义。又如引证李学勤《周易溯源》之说,以《鲁论》“假我数年以学亦可以无大过矣”之“亦”实与“《易》”同,为他说所未见。可以一读。

《论语新解》钱穆
匆匆翻了一遍。老师说:“钱穆是纯儒”,以其学儒精纯。此书总体感觉亦在长于阐发义理,每言某某概念为古今通义,学者当细细体会如何如何,略嫌迂阔。

《去圣乃得真孔子: <论语>纵横读》李零
李零先生在一篇文章里讲到,自己吃过的苦不愿意别人再吃。他写的书也都始终贯穿着这一想法,深入浅出,洞见时弊之外更有一种苦心。虽说“今之学者为人”一直被视为贬词,不过如果换一个角度看为人、为己之学的话,目下象李零这样“为人写书“的学者都已经很难找了。时人见“丧家狗”之名,便以为大逆不道,痛加贬斥,又或以为暗寓激愤,称颂不已,实皆未必曾读此书,所谓两失之也。细读《去圣》一书,可知李零并非一味鲁莽,实则有菩萨心肠。所谓经典,使人生畏,而加上“我们的”三字作为定语,则觉亲切。书名只在其次,重要的还是书的内容。通过李零的书读了《论语》,李零的目的就达到了。

《从礼仪化到世俗化: <诗经>的形成》陈致
本书最大的特色在采用古文字学、语言学和音乐考古学的综合方法对诗经进行审视,以为南风雅颂都与音乐、乐器相关。方法、角度自然是新的,发掘出音乐、乐官(如太师)在《诗经》形成中的重要作用,确然有启发。但写作之中很难将这些材料与传世文献恰当结合,不免有点堆砌材料的嫌疑。而且每每从字源学角度追溯某字的初始义,实与所讨论的问题关系不大,读之略觉乏味。

《三礼用诗考论》王秀臣
看完一遍有点不知所云的感觉。抄书倒是很能抄,整大段整大段地引用,真能凑字数。另外,本书涉嫌抄袭陈致先生的《诗经的形成》。陈致先生在序中说:“有趣的是,我提出的这些看法,在国内学术界,有些学者极表赞同,以至于从几年前开始,即撰写多篇文章持续不断连篇累牍地阐述我的观点,如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王秀臣……这使我想起台湾诗人罗青的一首诗,叫吃西瓜的六种方法,香港的宴席上叫作一鱼三吃。我已枯鱼入肆,而彼则食髓知味,欲罢不能。无可奈何之下,只能觉得倍感荣幸。”话说的很委婉,可谓是深于诗教了。

《先秦两汉文论选》张少康、卢永璘
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本书跟时下的文论选不同的是完全没有注释,但是搜罗甚广,几乎囊括了先秦两汉典籍中与文论相关的内容,不下苦功是不可能选出来的,所以虽然没有注释,也给四星。另外,张少康在序的最后说,卢永璘承担了大部分抄写工作。本书约有四十八万字。膜拜一下。

《汉书艺文志通释》张舜徽
主要用力在六艺略和诸子略,几占全书三分之二,随文选粹前人菁华,并加按语,简明扼要,且时常点出目录所见学术演进情形,是其长处。其他四略一来书多亡佚,二来张氏亦非专攻此学,故论说笺释较之前两者则略单薄。

《汉书艺文志注释汇编》
此书注释的选择还是比较精当的,但是比之于张舜徽先生的《通释》就是有释不能通,己见无多。书中多引郭沫若,也是时代使然。另外,农家和小说家注释多引王毓瑚和鲁迅。可以做入门书。

《七略别录佚文 七略佚文》姚振宗
姚振宗做的是很细密用功的,一点一滴,一步一脚印。三星给的是校补,这个也好意思叫校,叫补!

《兰台万卷——读<汉书艺文志>》李零
时下对本书评价似乎不高,初读时也觉太过简略,不能明其旨意所在。近日读毕《通释》《注释汇编》,重阅此书,始知李零先生此书意在删繁就简,以导初学,因此省略诸多考证;而其注大序一段文字,从学术史角度解析《汉志》,高屋建瓴,尤觉精彩。

《简帛古书与学术源流》李零
一下午加半晚上就看完了。不晓得是看得太快了还是李零先生写的书太好读了。具体的材料性知识就不谈了,在当时是收的很全了,这几年又有新材料,可以按照他的框架填进去。比较好的是他观察的角度,古书经典化,跳出诸子看诸子,把传世文献与简帛古书都视为管中窥豹、要站在更高角度观察全局等等,书里面提出的一些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也很值得一想。不过学术源流的分析好像还是薄弱一点,不知道是不是我没看出来?

唐诗

《唐诗艺术讲演录》尚永亮
读这类书要披沙拣金,偶尔能看到几句前人诗话里面的好句子,其他基本都是陈陈相因的废话,搔不到痒处啊。

《杜诗语言艺术研究》于年湖
结构尚可,例证也还算丰富,但征引前人诗话评论材料极少,例证之后分析也嫌薄弱,拗体也没有讲出什么新东西。另外引用韩成武《杜诗艺谭》颇多,不知有多少因袭自韩书。

《莫砺锋评说白居易》莫砺锋
莫老师的典型风格:平实。不过就像莫老师在后记里面讲的并无太多新意,吐槽《长恨歌》那一小节倒是很好玩,大意是讲此诗爱情主题与讽喻主题实则有内在矛盾,所颂扬的对象也是所讽刺的对象,是为白璧微瑕。又提及《与元九书》不可视为新乐府运动之纲领,此书作时新乐府运动已结束,可视为理论总结。

词曲

《宋元词话》施蛰存 陈如江
搜罗宋元人笔记数百种,于词话多有搜集爬疏之功。施蛰存先生所谓可与《词话丛编》并行是也。然破句、错字时见,又不注明所据版本,恐难直接引用。

《词源注 乐府指迷笺释》 夏承焘
夏先生的《词源注》仅注下卷,又极简略,或畏当时繁琐考证之讥。蔡嵩云先生《乐府指迷笺释》则略胜一筹。蔡氏另有《词源疏证》一书,若日后重刊,可以此三书并行。

《词学名词释义》施蛰存
拿小薄册子讲大问题,举重若轻。对“诗余”一词的探讨尤为精彩。但是由于施先生不涉及音乐,因此词乐关系尚多有不明之处,此类概念还需要继续探讨。

《词体构成》洛地
能看懂个四成吧。虽然洛老先生不喜欢人说他的书颠覆,但是我还是得说很颠覆啊!相对于二十世纪以来的音乐文学说,完全是相反的思路,不管正确与否,至少引人思考。我的疑问主要是,得出律词的认识是根据现存的文本逆推,但是古人写作时是否有此认识呢?例如一字领,“白露点秋风落叶”,“白”字都可以叫一字领么?同一位置的句子字数不同就用一字领解释,实在是有点滥用了。还有律句的长度问题,即便从理论上讲,可以多达十几字二十字,但是古人写作的时候可能有这么长的句子么?有点不合情理。所以,此说似乎应当修正。此外,我一直没弄清楚律词和非律词的界限应该怎么划分,老师上课也提到其实律词并未完全完成他的进化,很多词调都还是在不稳定状态的。最后,虽然是讲词体构成,但几乎完全抛开了音乐讲词是否也缺了些东西。不过,一讲犯调我就晕了。

《顾曲麈谈 中国戏曲概论》吴梅
《顾曲麈谈》偏重曲之来源、制作、演唱,即所谓戏曲本体论;《中国戏曲概论》偏重曲之源流演变,即所谓戏曲发展史。大抵能融汇前人之说而成一家之言,虽新见无多,复显粗疏,曲学至此而初具规模,功不可没。

论《中原音韵》周维培
结合了曲学和音韵学两种角度研究《中原音韵》,深受启发。分曲韵、曲谱、曲论三部分,曲韵部分尤为精彩,以为《中原音韵》盖为散曲用韵而非杂剧用韵而作,论南曲自万历后亦遵《中原》,所谓南遵洪武实则不曾实行,均甚是。

考古

《美术、神话与祭祀》张光直
书写的非常宏观,并不是以旁证博引而是以思力见长,综合了多个学科的角度对文明起源作出解读,认为中国文明的以政治文化为主导的连续式文明也许才是世界文明的主流,而西方的断裂式文明则是例外。这一观点,正如李零所说,还是延续着两极对立的看法,未必尽善,但是思考的角度无疑启人神智。另外,由于作者考古人类学的视野,使得原本支离破碎的青铜遗物及其纹饰、陶器上的刻画符号、文献中的残存史料变成了一个焕然一新的整体,不能不让人惊叹理论解释的功用,下次去博物馆看青铜器,也许会有点不同的感受。

《中国青铜时代》张光直
张光直先生的文章是典型的演绎逻辑,先提出问题、假说,再征引材料、说明方法,进行论证,结论未必都可信,但无疑让人耳目一新。论证商礼中的二分现象贯穿始终,例如他对于商王庙号的解读即将之分为两组,认为可能与周代昭穆制度有关,虽不足以成定论,已经能引人深思。

其他

《思想史的写法: 中国思想史导论》葛兆光
葛先生这本《思想史》的导论如他所言,确实是一个“悬的过高的理想设计”,而且这个设计里面还存在着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思想史的边界问题,思想史和知识史无法区分,几乎无所不包,这当然是不妥的。但是这本书还是有极大的启发意义,他开始反思以往我们所习用的哲学的概念、哲学史的写法、写作使用的材料乃至于我们对于历史的认识,都是振聋发聩的。而且我很喜欢他这种从个人讲到民族讲到国家的思路,因为每个人追根溯源都是这棵大树上的一片叶子,那么当我们追寻古代中国思想的时候,其实也是在追寻自己的心理历程,两者就这样融为一体。

《古典研究方法导论》赵益
框架结构跟以往有所不同,思路清晰,剖析也深入,借鉴了一些西学以及近现代史学的观念,观照视野更宽阔,很有点意思~~缺点是引用材料略杂,编著之功多于撰述,缺少更大的整合。
若存
作者若存
325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若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