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读者》不合理用稿的后续结果

米周 2013-04-16 21:38:28
本月初,我因为遭受《读者》杂志的不合理用稿而发声:致《读者》:愤怒还是忧伤。事情过去半个月,终于有了结果:《读者》杂志以私下的方式向我道歉,寄来用稿合同,样刊,并承诺补发稿费。事情最终结果我个人予以接受。我对在整个过程中挺身而出,不离不弃的豆瓣阅读的两位负责任的编辑和他们后面的团队表示深深的感谢。同时,我也对《读者》杂志社负责接洽此事的责任人表示赞赏:他们处理问题的态度以及速度都是让人认可的。



在这件事中,我得到三点启示:

1:中国目前还没有法律规定用稿人必须在用稿之前通知作者,除非作者原文中明确说明“禁止转载”。《读者》杂志之所以造成侵权,是因为我发表在豆瓣上的文章被豆瓣系统添加了“本评论版权属于作者米周, 并受法律保护。除非评论正文中另有声明, 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在此要特别赞扬一下豆瓣的版权意识,对作者的保护以及尊重。并不是每个写手在写作之前都要通读法律,因此可以说没有豆瓣系统添加的这番话,在《读者》先斩后奏这方面我没有任何根据去和《读者》理论。

2:除此之外,就好比我痛恨电影开场之后不把手机调成静音的人却又不得不忍受他们一样,我感到,虽然我本人对用稿人未经作者许可就先斩后奏十分不喜欢,但是由于法律上面尚没有对此进行禁止,因此再遇到这种行为我不会追究到法律层面。并不是所有道德层面的问题都会受到法律的谴责。当然,“法律没有禁止”并不是道德低下者做坏事的理由,尤其是对于出版媒体。因此我呼吁,大家能够自觉接受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在转载作者作品之前要先征得作者同意,尊重作者及作品。当然,对于盈利性机构发表作品之后必须补发稿费这点法律上是有明确规定的。

3:中国目前有法律,保护作者的作品在被用稿人删改之前,必须征得原作者同意。因此,虽然在中国,先斩后奏是被允许的,但是,法律保护原文的完整性。

作为一个无名小卒,我不认为得到《读者》的私人道歉是一种“胜利”。整个过程中,所有人都是受害者。在第一篇文章发出之后,得到了许许多多的朋友们的支持,让我很感动。当然也有一些人告诉我没有必要,或者觉得我很矫情——追来追去,到最后很可能不了了之,充其量也就拿到一张纸,告诉你“对不起”,仅此而已——你能改变什么?我一直以来都觉得,不同意见,甚至是错误的意见的存在都是正常的,不必大惊小怪,如果大家意见都一样,那世界就可怕了。我只是想说,我所追寻的,不仅仅是一封“道歉信”。如果我可以掉书袋,我自认为是一个“康德主义者”。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有不可被践踏的尊严,这个尊严是我们存在的终极目的,是我辈身上最神圣不可侵犯的。我先争取的,是别人对我的尊重。而如果有任何可能可以让我斗胆将这种争取推而广之,我希望终有一天,所有人都能够彼此尊重。

最后,再次感谢豆瓣阅读为此事费心的两位编辑,我在心中念过你们的名字。
米周
作者米周
53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米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