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放的意识,被解放的姜戈

谋杀电视机 2013-04-13 00:38:43
 半夜来个地图炮-

一名20世纪90年代以来最为重要的美国导演的作品首次的中国大陆地区上映,本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不过正与我当初隐约中所意料的一般,《被解放的姜戈》在这个首次公开接触昆汀电影的国度遭遇了非常的礼遇。深表惋惜的同时,我也在想:我们真的准备好迎接如昆汀一样的电影了么?
目前见诸于各大媒体的首映场影评人的点评内容,虽在角度上各有千秋,但多数有影响力的影评文章或多或少地将《被解放的姜戈》的看点引导至了所谓的人体器官展示和飙血程度多寡的讨论之上,而后续的报道猜测称中国官方的电影审查有关部门正是出于这些敏感内容才突然叫停了《被解放的姜戈》。无论官方做出此举动的考虑如何,我想说的是:倘若观众真的把昆汀看作一个玩弄禁忌内容和感官刺激的导演,倘若大家会把《被解放的姜戈》读解成一部横冲直撞的无脑邪典片,那我宁可这部影片没有通过审查,让昆汀继续在这个被固有意识樊篱囚禁的文化领地之外坚持他的艺术探索。
巧的是,这部影片遭遇的这种公众认知和敏感审查危机,与该片的情节主旨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也是本片在我看来值得称道的看点所在:影片讲述了一个奴隶制度盛行的南部美国黑奴得到一名德国赏金猎人的搭救和协助,最后杀出重围,与黑人妻子团聚的故事。在以往的主流美国黑人题材影片中,那些白人导演会极尽所能地“考虑黑人的感受”而突出这类人在自己影片中的苦楚和磨难,但同时他们也会“更加考虑白人观众的感受”而不会给黑人留出任何有胜算的暴力反抗的机会,而这一切都可以用一个“尊重历史现实”为美丽的借口。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观念的自我审查,是好莱坞这个标榜自由民主的梦工厂迄今为止完成得最天衣无缝的一件事情。姜戈这个虚构的人物显然无视了这种意识上的自我阉割,他用手枪把白人农场主的全家都送上了西天后扬长而去深藏功与名,可是认真看过该片的人都不会怀疑昆汀对种族问题的洞见深度不亚于任何一个严肃题材的导演。
影片中最有意思的形象是塞缪尔·杰克逊扮演的黑人管家,他身为黑人却将自己的意识套上奴隶的枷锁,认为效忠白人是天命所然,并助纣为虐协助白人主子百般阻挠甚至折磨同族。这名管家的心态与那些喜欢拍摄“安全影片”的好莱坞创作者和喜欢在昆汀的影片中只留意那些次要的禁忌细节的观众如出一辙,表面上看似他们留意审查的存在而在有意规避或提醒着审查的界限所在,但实际上正如麦茨所言,真正的审查便是让你的意识套上观念的枷锁,让你下意识地去关注审查范围内的细节,那么如此看来,即便有关部门不出手,他们的目的已然达成。
因此我认为:要接受《被解放的姜戈》,解放自己的意识非常有必要。放下自己的观念枷锁,多花心思去领略那些通过昆汀的融汇贯通来呈现的意大利西部片、日本剑戟片和香港武侠片的美学技巧和昆汀诙谐不失严正的种族态度,才是《被解放的姜戈》真正在你的意识中一刀未剪的那一天。
谋杀电视机
作者谋杀电视机
69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谋杀电视机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