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在缅甸寻找奥威尔

子不语 2013-04-08 10:48:25
http://liumiao.com/blog/2249.html


要找一部关于不发达国家的旅行文学作品非常困难,比如朝鲜,我看过一本Barbara Demick的Nothing To Envy(《无可羡慕》),但这本书称不上旅行文学作品,作者压根没去过朝鲜,身为美国人她无法入境,只是通过采访逃到韩国的朝鲜人写成了那本书。

艾玛·拉尔金(Emma Larkin)的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在缅甸寻找奥威尔)是一部优秀的旅行文学作品,作家奥威尔曾经在时为英国殖民地的缅甸任职帝国警察,后来辞职,写了《缅甸岁月》、《动物庄园》、《1984》等小说和大量随笔,他的写作风格简洁有力,至今仍在被写作者们学习。

一位女记者追寻奥威尔在缅甸的踪迹,于2005年写成了这本书。书中的所有人物都采用化名,即使是艾玛·拉尔金也是笔名。这是为了保护书中的受访者们。缅甸社会处于军政府控制下四十余年,记者无法入境,国民不能与外国人接触,特务和情报员遍布四处,因言获罪对于缅甸人来说极为普通,在缅甸大街上随便拉住一个人,要么他坐过监狱,要么他的亲友曾受牢狱之灾。

1988年8月8日8点8分,缅甸爆发了一场争取民主的大规模群众运动,这一事件的导火索是该国一年前进行的币制改革。独裁者奈温觉得9非常吉利,于是决定废除旧币,改为发行面值为45元和90元的新币,因为它们都能被9整除。许多人的积蓄顷刻间化为乌有,最终引发了一年后的“8888民主运动”。

这时,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素季正好从牛津大学回到家中照顾体弱的母亲,她也参与了这次运动,并对民众作演讲。不过等待民主运动的是军政府的镇压,至少3000人被杀,昂山素季从此过上监禁和软禁的生活。

军政府竭尽全力消除人们的记忆,先是将执政机构的名字改为“缅甸联邦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后来把国名由Burma改成了Myanmar,相应地,国内的城市名也大都随之改变。昂山一夜之间由国父变成敏感人物。

军政府派秘密警察控制整个社会,人们彼此之间完全无法信任,因为无法确定谁会成为告密者。在专制制度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脆弱无比。

奥威尔的作品只有《缅甸岁月》在缅甸没有被禁,缅甸军政府当它是反殖民的作品,就像所有的专制政权一样,缅甸政府同样热爱民族主义。但奥威尔在缅甸仍有少数读者,当艾玛·拉尔金缓慢拼出奥威尔的名字时,一个读过他作品的缅甸人说:“知道,那个先知!”

读过奥威尔的缅甸人认为他不止写了一本关于缅甸的书,而是写了由《缅甸岁月》、《动物庄园》和《一九八四》构成的三部曲。《在缅甸寻找奥威尔》的作者因为写书的缘故,时时需要参阅《一九八四》,她感叹,早早死去的奥威尔竟能如此精确描绘缅甸今日情景。其实不仅仅是缅甸,或许自由的社会有各自的自由,专制的社会都是一样专制。通往奴役的道路差别不大,我在阅读本书的时候也在感叹作者所写与中国社会的相似程度。

比如说,缅甸官办的英文报纸《缅甸新光》典型的头版头条是这样的:

国家和平发展委员会一号秘书长丹瑞将军在仰光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某某的陪同下,前往某地,随行的还有部长、副部长……他们受到军区某主席的热烈欢迎……

专制国家不仅党报行文风格相似,就连笑话也是相似的,比如曾经有一个笑话:

一对北朝鲜的老夫妻在河边挖野菜,老头突然看到一条大鲤鱼被水草缠住,高兴跳下河去把鱼捉住,对老太太说:”行了,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大吃一顿了,回去把鱼炸熟了。”老太太:没油。老头;那就用水煮。老太太:没有锅。老头有点不耐烦了:那就直接用火烤。老太太:没有柴。老头垂头丧气的只好把鱼又扔到河里,只见大鲤鱼一个打挺越出水面,振鳍高呼:金正日万岁。

在缅甸版本里,金正日被替换成了把缅甸搞得民不聊生的独裁者奈温将军。不过,我还是在这本书里面找到一个笑话,之前没听过,这个笑话这么说:

一个缅甸人到千里之外的邻国去看牙,邻国的牙医非常惊讶,他很关切地问:
“难道你们国家没有牙医吗?”
“有,我们当然有牙医。”缅甸人说,“可问题在于,我们国家不允许开口呀!”

PS.纯粹是因为今天看到一条关于这个的微博,感觉挺有意思的,所以就顺手搜索了一下~
     缅甸版“龙的传说”:有一条恶龙,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个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在缅甸寻找奥威尔》) 【原来真正的恶龙是贪婪!】
子不语
作者子不语
3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6 条

添加回应

子不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