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还是智障:关于TDKR的碎碎念

weiwei 2013-04-07 00:13:44

        说到《Drive》,不得不让俺脑中蹦出诺兰,尼古丁的最大优点在于电影化叙事能力超强,但诺兰的弊端便在于电影语言的掌控十分之幼稚,一旦脱离了其赖以为生的复杂叙事,回归到传统线性叙事,需要导演对整体线性时空进行缜密视听组织的时候,诺兰基本就呈现出傻眼的状态

    提到诺兰在当今商业片领域的热火朝天,起点便是黑暗骑士,现在看来浮夸过誉的成分很大,片子本身概念确实在美漫领域显得与众不同,但其概念性的突破并不足以使其拥有现在的地位,某些附加因素(政治倾向、宣发策略、小丑因素)使其在商业社会中有了立足资本,但回归电影本身,尤其是导演对电影全局的控制上来说,可谓乏善可陈,且就“黑暗骑士”这个概念的对比来看,《Drive》的人物形象及视听呈现是更加符合,TDK则是带有各种生拉硬拽,即便是其参考的对象如《双虎屠龙》等,在整体调性上或许并不“暗黑”,但在其叙事内核上则更加接近暗黑的本质,同样,相近时期的《守望者》则可以看做是真正意义上现实主义美漫改编的范本,这当然前提是归功于原著与现实的照应,以及导演在整个视觉化过程中的把控

    去年的TDKR遭到了很多人的诟病,对此我一点儿也不奇怪,这是诺兰的真能力体现,首先线性叙事中基础性的人物塑造和情感表达本就是诺兰剧作中的弱项,其次大片中的场面调度对于一个小范围场面调度都捉襟见肘的导演谈何容易,若不是上亿的投入和一批在电影制作上远强于诺兰的班底,诺兰基本就是懦男状态。TDK里,诺兰搬进了反恐战争,与现实存在紧密联系,观众有呼应点,但TDKR诺兰没了这样的基础保障,又淘来大革命等过时的题材装进去,小丑也没了,汤姆哈迪这样的好演员在诺兰手下,拥有了和贝尔同样悲催的命运,观众呢,不少观众是强撑看完,毕竟流水账叙事谁都不喜欢

    可即便是流水账,对一个合格导演来说把段落叙事拍好了,也能让观众拍手称赞,在好莱坞,甭说是一线大导演,二、三线的商业片导演们可能在总体组织和表达形式上会把握不住,但在段落内叙事上基本处于有板有眼,拎到国内都可算是顶尖商业水准,但看诺兰电影段落内处理的感觉就是,导演毫无作为,水准和国内常规水平无甚区别,说白了,就是有故事按着故事拍,文本层面上去了,片子才行,文本层面不行了,拍出来也就不行了,导演自身没有视听的判断力,更别提对电影时间和空间的利用了,只是照本宣科,拍出来的时空都是依附文字,只是有些导演的视觉审美要好一些,能捣鼓出一些夺人眼球的场景空间,但大多被淹没在整体叙事中。当然观众看到这会觉得有失偏颇,甚至会认为诺兰是大场面的大师,但别忘了,诺兰周围的都是好莱坞一线配置,我说的是这样的配置在诺兰手上并没有被最大化的发挥,而是导演在这里起到了限制作用,就如摄影师所言:诺兰的片子拍起来并不费力,就像拍纪录片一样,现场的最大要求就是多快能把这场戏拍完……诺兰只有在大场面的时候才规划分镜……对于此,我只能说以诺兰的工作态度与其现在在好莱坞甚至是世界影坛的地位是极其不符,看看TDKR中蝙蝠侠去拦截歌迪亚核弹的这场高潮戏,大概能看出诺兰的电影水平~~那可不是一般的水啊~~




        其实就是双线并举,一条是小囧带着孩子们要逃亡,一条是正义之士解除危机,而中间插入戈登的镜头在叙事上基本处于无效
    那么此刻的重点在于时间的紧迫、情绪的纠结上,时间的表述上在片中是那个计时器,那只是一个坐标,常规来说,就应该是围绕此坐标进行的行动,具体说就是蝙蝠侠在拦截过程中所应有的对抗,对抗产生的目的不单是为了画面好看,更是对主角行为形成阻力,阻力的形成是为了强化时间坐标的紧迫感,从而在整个情绪上起到推动作用(这场追逐的紧迫感和小囧一线会形成情绪照应,追逐紧张,那边的事儿就会让人移情,同样小囧那边悲催了,追逐一线就会更紧张),但诺兰的处理是不紧不慢、悠然自在~~
      小囧那边更不必说,大难当头本应是紧凑动作相互交集,可他这儿还和警察对峙半天,废话连篇,试问这样的设置有几个观众能体会到紧张?这样的情绪诺兰如何传递?且看:

对白,苍白的对白,在没有任何对抗情况下的你一言我一语,自顾自的在那里吆喝着“不得了、不得了,完了完了~~”却不知观众已然昏昏欲睡


具体到追逐场面看看导演如何铺陈,如下:

    从截图上看是不是很雷同?没错,这就是诺兰的“空间意识”,找一条直道一路杀到黑~~且在描述场景时机位、角度几乎清一色,本身空间就很单一,取景方式依然单一,动作呢,无非就是你打一炮我回一炮,试问这样的动作戏是不是在糟蹋投资商的钱?观众怎会不睡?


    那么从叙事的把控来说,一段追逐戏、动作场面的重点在于悬念的递进和对抗的变化,空间选取上,诺兰已经是作茧自缚,节奏和变化就被限定大半,那么对于高明的制作者,是灰常会在单一空间内做悬念,其法宝是对单一空间的再利用和对道具物件的利用,可在这一段里呢?悬念基础是有,就是那个快要炸了的计时器,如上文所述,既然是做“倒计时”,那么围绕这一悬念而来的动作就是拉长银幕时间,这个“拉长”不是说你把动作场面拍得长长的,而是通过正邪对抗中对抗力量的转化来实现悬念的变化,说明显些就是我们的英雄遇到不同的障碍,从时间上对其行动进行延缓,从而让观众主动去着急,而不是靠“再不来我们就完了”这样白开水一般的说辞来解决问题,但诺兰显然只会按剧本上的文字去一字一顿地说:



女匪驾车疾行,戈登看着计时器很慌张

     首先,三个镜头的信息都是不带任何感情的交代信息,只是告诉你女匪逃跑,但从悬念上看,这里应该强调的是坏人带着危险品出逃的威胁感,威胁感是什么?是计时器的时间变化,是围绕时间而来的空间变化,坏人此时应该飞速驰骋在若干街区,给观众一种丫要跑了,却没法追的感觉,之后蝙蝠侠的到来才会有情绪上的提升。
    镜2本是一个带有强烈悬念刺激的信息表现,但在这里除了给计时器信息,又给了戈登的反应信息,但戈登的反应从整段叙事来看是多余的,这是剧本的问题,把一个不带悬念情绪的人放到这里用意何在?仅仅是为了让这个老头儿享受一路颠簸的过程,再在最后和蝙蝠侠汇合吗?那这样的也真是拙劣的可以,而且,戈登的反应信息对计时器的悬念信息也起到了干扰作用,观众在看计时器后会去担心戈登,但全段看来,戈登是个完全不必让观众费心的信息




这里,导演继续展现他那“一字一顿”式的拍法,剧本简述如下:
1、女匪坐在车内命令司机,女匪:开到它旁边
2、司机得令驾车加速,只见坦克车徐徐驶近装甲车
3、女匪看了一下装甲车,确定方位,女匪:确定这个位置
4、坦克车和装甲车保持平行,女匪爬出坦克车向装甲车爬去
5、女匪打开装甲车门,准备进入
6、从内部看见女匪进入装甲车并关上门
……
      诺兰老实巴交地按文本一字一句地拍了出来,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也这么剪了出来,剪辑的方式如此老派啊——人物说一句话给个镜头,人物一个动作给个镜头,再说一句再给一镜,再做动作接着给……尼玛这有钱就堆镜头是不,按诺兰拍法那真是谁都可以当导演……最特么傻逼的一点是,“女匪从坦克车进入装甲车”的这段动作在叙事上有任何需要强调的必要吗?是产生悬念了还是情感了?如此一个白开水动作,导演居然要分成6个镜头去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拍,本来应在5秒内解决的事情,居然让观众花了15秒的时间,就为去看这么一个单薄甚至是无效的信息,你还敢说你丫是个牛逼导演?连叙事动作的主次都搞不清楚,真是瞎拍胡闹到了一定程度,可悲的是这样的作为在之后的段落里更为浓烈




       前面提到了诺兰在这场戏的整个空间上可以说是处于无为状态,就是找了一条街,觉得景不错,就拍,毫无设计。但是~但是啊,你那偌大的计时器摆在那儿,悬念的动机有了,可随之而来的行为呢?这时候空间是不是就有用了?!比如这段,蝙蝠侠追逐女匪,诺兰想到的就是蝙蝠侠立马追上,然后就是来回发炮捣鼓半天,可他要有些电影思维,这时候是不是就应该想到这横竖横竖错综复杂的城市空间就像一个迷宫?蝙蝠侠和女匪在迷宫里躲猫猫?你追我追不着,那么计时器的时间张力是不是就显现出威力了?而且在精彩程度上,这种忽闪忽现的你追我赶情趣和张力也比现在一下就逮到强多了吧,具体操作学学李安宝马广告里如何用集装箱做戏不会吗~~可诺兰呢,尼玛前两个镜头就把这个悬念完全打消——老爷子那高科技玩意儿可是啥都看得到,蝙蝠侠不费吹灰之力就从天而降,赶到女匪屁股后头,接下来就是在这条长长长长长长长长的街道里一直在屁股后跟……那镜头12里面那个计时器的悬念张力在哪儿?完全被诺兰这种无脑叙事给冲淡鸟~~

       再看看人物关系,常规来说,正邪对抗的力量分配必然是敌方强于我方,这样对抗才激烈,情绪才有立足点,可我们看看——老爷子一句“我们必须逼他们把车开往反应器入口”,接着就是英雄人物正气凛然地从天而降,再下面这句台词大概是弗里曼同志这辈子演艺生涯里最脑残的一句台词“没有什么比空中优势更棒的了”……敌人惊慌地反应道“他们正把我们逼向反应器入口……”且不说弗里曼和歌迪亚的台词全特么是交代设定解释剧情,要多傻有多傻,从对抗关系上看本来那富有悬念和紧张的对抗现在变成老鹰捉小鸡式的“棒打落水狗”,兰哥,这都21世纪了,您老居然还在套我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六十年代抗日题材电影的桥段,真你妈服了~~就更不用提那个神秘“反应器”在哪儿,这一段从头到尾观众都不知道目标方位何在,全是稀里糊涂地跟着车跑,悬念的因果逻辑损失了一大半,还有啥悬念可言?!

    具体到拍摄,依然是前面那种一字一句的图解,2-3-4三个镜头组接居然是将正反打对话方式弄到动作场面中来,镜4里女匪看的镜头只是一个没有必要的反应,此时叙事关键在于她看到的是什么,以及她所见之物对她带来的情绪变化,看看《亡命驾驶》里对于反应的运用全部直指人物心态,可诺兰只会拍演员的脸,而且拍的方式还是——

尼玛这是看图说话嘛~~


再看镜头连接方式:

      一个动作接一个反应,关键是反应没有变化,动作本身也没有对叙事进行实质性的改变,整个过程就如这般温吞水式的进行着,不是催眠是个啥~~~11镜里戈登倒地的反应是想显示炮弹威力很大还是要表现戈登身处险境?垃圾信息比比皆是~~

      
     

      12-16镜一头一尾是计时器,分明是要展现事件紧迫,那么时间一点点流逝,危机一步步变大,中间是不是应该体现主人公面临的困境和他艰难的解决过程?我们看诺兰搁进去啥——匪徒司机开车,表示压力很大;装甲车转弯进入另一条街;女匪打电话说着自己的处境——
      1、镜头信息杂乱无章;2、三个镜头(13-15)均是废信息,对叙事无推动力,15镜唯一有效信息是对话,对话内容是重复之前给到的信息;3、三个信息组合形成敌人落荒而逃,而计时器信息是展现敌人武器的威胁力,信息内容自相矛盾,本来观众的观感应该是看到计时器镜头就紧张,觉得有股坚不可摧的力量横在英雄面前,可这时的计时器镜头作用尽失,里面数字变化的意义也就失去了本应有的张力;5、按诺兰的拍法应该拍了很多素材,剪辑师不可能不知道这里该剪什么画面,大概是诺兰的素材信息单一,也就拍摄角度不同,叙事信息重复,作为剪辑师无奈只好剪进去这些画面,作为好莱坞剪辑师,他肯定知道这样剪辑的后果是让悬念散乱,但没辙,谁让导演是诺兰呢~~




      注意镜头4中,坦克车扭转炮口朝蝙蝠侠开炮,这是此段中敌人第一次反击~~反击啊,亲们!任何头脑清醒的导演都应该知道“反击”这词用在正义一方更合理吧,可诺兰偏偏剑走偏锋,在镜头中一次次强化敌人抱头鼠窜的动作,再来看4中,敌人的这个“反击”都显得如此可怜——一个很随意的摇镜头(也是从若干条差不多的镜头里挑出的)展现敌人的反抗,炮弹打在蝙蝠飞车上就像什么事儿没发生一样,5中蝙蝠侠依然悠然自得,本来嘛,动作戏到这里算是形成“对抗”了吧,诺兰又厉声说不,接着5-7三个镜头里,蝙蝠侠该干什么接着干什么,仿佛镜4里的那一炮打的不是他……这叫哪门子动作戏呵,好人干好人的,坏人干坏人的,就一直这样,最后好人莫名其妙地收拾了坏人……诺兰真是有毫不费力将一段精彩动作戏拍成无聊肥皂剧的本事啊,牛逼大发了~~~
      再看表现追逐动作的拍法——1、2、4、7、8,其中1、2、4和之前段落中的追逐一样,取景单一,空间无变化,动作上也依然是一跑一追,诺兰延续着女匪换车一段的拍法,在不必要的动作上花了一堆时间,本来90分钟讲完的事儿被他硬生生地拖到两个半小时。

    内景表现依然无趣,蝙蝠侠的机位从来就没变过,这还没关系,关键是悲催了贝尔同学,戴着面具不说,连表情都免了——有人说,这牛逼啊,电影就是要降低演员的表演,用动作去塑造啊……哎哟妈呀,这里面是没了表演,可这场戏是不是让演员表演一下也不至于这么难看了,再说了,你要真的克制演员表演,那就别切这几个傻逼呵呵的蝙蝠侠侧脸啊,明知道叙事构成上没有任何促进信息,反而会拖节奏后腿还非要剪进去,导演是不是只会看图说话啊~~镜头3里那个弱智到爆的台词俺就不说捏,真不知道切入这些镜头和对白意义何在,唯一的解释就是剧本这么写的,我就要拍出来,谁让哥拍的是纪录片呢~~
       到了镜8,敌人炮口转来,这个镜头应该和4镜调个位置,至少要好那么一丢丢,说回8,炮口对着镜头,那表示对抗增强,观众视觉期待是这一炮会给我方带来什么后果,但到了9,蝙蝠侠表示毫无压力继续前进,诺兰耍观众像耍猴一样——“我刚放了个屁,逗你玩儿呢”,好吧,诺兰粉表示屁也很香,搞笑的在于9里面蝙蝠侠还微微侧身像是躲炮弹,亲们,你们说这个导演在这个时候脑子是不是给屁挤了~~




这一段猫女来了之后,诺兰终于成功地将此段戏变成了“军事武器大赏”,那上天入地好不热闹,就像他在《盗梦》里那段“梦境博览会”一样,哎,诺兰,拍宣传片也许是一把好手,讲故事,谢谢了~~

       当然,这段开始有点好看了,新的力量介入,蝙蝠侠也不再跟着屁股追,而是跑到敌人前面去鸟~~可诺兰依然对叙事中的悬念使用一窍不通,如希区柯克所言,悬念构建在于观众全知人物未知,当然人物和观众都未知也行,但这里,诺兰的原则是“观众未知,人物全知”——蝙蝠侠驾着战机向前飞,观众表示很茫然,不是追核弹吗?干嘛跑了?——当然后来我们知道蝙蝠侠这个时候是采用了智慧的“迂回战术”来攻其不备……的确,“观众未知、人物全知”的方式多数是体现观众意想不到的人物行为,出奇制胜,让观众在看后深深赞叹人物此举的高明睿智,可是蝙蝠侠的这个行为并没有让人觉得很高明,在后面的叙事中,我们会发现这甚至是一种无厘头的傻帽行为,另外,在视听分配上,这一动作的过程中反复切入各种累赘信息,观众的视线焦点仍是你来我往的打炮,而刚刚兴冲冲赶到的猫女被导演在空间上闲置,双人夹击的动作空间被分割,对抗的激烈性也随之淡化
    组接逻辑依然按照你一言我一语,动作反应动作反应动作反应……俺就不明白,如8、10、18这样多余的反应留着干啥,你一定要的话也好好拍一下啊,观众在看的过程中整个视点是散落的,一会儿是英雄,一会是敌人,敌人还分成首脑、司机、开炮的、瞄准的……你麻痹的到底让我看沈麽呀!!!!!!更可笑的是13、14、15三镜头,猫女赶来,蝙蝠侠还要“目送”一下,这还不过瘾,猫女也要回头示意一下,娘干累~~就差两人击掌了~~~诺兰喜欢的原来是我国五六十年代的抗战电影和大跃进电影……





       这场戏在空间上终于有了变化,蝙蝠侠一飞冲天——可是,早干嘛去鸟?那么长时间就一前一后傻追,到这儿段落快结束了才想起来飞一会儿,为的是对得起投资人的钱!是啊,整个就是为了飞而飞,有人说人家这大片要让制片商看到“大”在哪儿,可是一个二三流的导演都知道将大场面和高对抗放在一起才是王道,前面有对抗的空间不做,到这会儿了跑来飞,前面是一前一后傻追,这个地方依然是一前一后傻追,只不过一个在地上追,一个在天上追,特么有区别么!

    整个段落看下来,交代人物表情和反应的镜头居然占了一半!而且都是什么样的反应动作——1、2、9、12、21、23、24、26、28、30、32里,不是蝙蝠侠那面无表情的脸就是控制飞行器的手,这样的东西常规来说是得有,但不至于有这么多吧,看看21以后此镜头的密度,一下是对抗空间一下是人物空间,且人物空间内的信息,无论是演员表情、动作、机位都是在无限重复,本来应该是为外部动作加力的视觉信息全成了泄气的。

而女匪的那几个反应——

俩字:傻看!而且还千篇一律,歌迪亚,诺兰这是存心糟蹋你嘛~~~


        接着上面提到的“观众未知,人物全知,最终展现人物足智多谋”,这段的文本是蝙蝠侠飞起来躲炸弹,猫女在地上解决了一辆坦克车,还剩下另一辆,这时蝙蝠侠冲了过来——原来他是假躲飞弹,真心炸坦克!真他么高明的让俺痛哭流涕哇!诺兰不愧是大神,当着亿万观众的面自己打自己嘴巴,拜倒——为了打一个猫女可以轻而易举击破的坦克车,蝙蝠侠费尽心机绕了半个城市跑回来一击即中……我是该感叹蝙蝠侠算计精准呢,还是应该感慨此君中毒之深切呢~~~诺兰真是周到,为了达到男女合作,干活不累,平均分配了俩人的任务,哪怕如此牵强也要达到目的,可是首先这一行为动机实在不充分,又不是到了非得这么干不可,譬如猫女解决了一个后,另一个要干啥出格的事儿,猫女还需要时间装弹这样的桥段,那蝙蝠侠在关键时刻的一击方能显出其英明伟岸;其次,整个段落被乱七八糟的空间构成拆解的凌乱不堪,观众的注意点始终分散,自然悬念也是荡然无存,不过这样倒好,蝙蝠车飞天和击中坦克车这样不合理的设计被淹没在这些无头绪的动作中,观众也懒得去管那BUG了




      第29镜是这一段落中第一次也几乎是唯一一次有意展现城市全局的镜头,但对于诺兰来说,当然不是有目的地去拓展整场戏的空间,因为如果是这样,那前面的追逐戏就应该有这样的镜头给到观众方位信息,这里连接28镜中蝙蝠侠朝车窗外看的动作,显然这只是一个视点镜头——依然是“看了一眼窗外,只见敌人在城市街道前行”这样的文本图解,29镜本身具备的拓展空间感和强化方位感以增强对抗情绪的作用,也因为其图解文本及蝙蝠侠视点的从属镜头而被消磨掉,诺兰拍对话是毫无空间,到了动作场面尤其是大动作场面,这样本来应自然形成空间叙事的地方也被整的跟薄纸一样扁平,这,也是需要水平的!


 

    再看06和40两个表现计时器的镜头,在这样的镜头组织中,已然成了一个摆设,对观众来说只是知道数字在变化,心里层面的感知相信从现场观众眼皮打架的细节就可知了——诺兰以为只要数字变化就能让人紧张,真是天真的一塌糊涂,丫不晓得这种镜头的张力并不来源于其本身,更不在数字的变化,而是在上下文的呼应中,才会让数字变化产生意义!可你的上下文不是炸弹横飞就是漫无目的的反应,叙事纠葛在哪儿?本来应该在我方费尽力气还差一步,敌方此刻却略占上风,这样计时器里时间的变化才能和人物的动作形成关联,你倒好,一番打斗的结果是敌方如惊弓之鸟、被我方逼得喘不过气来,已然是穷途末路就等着英雄结束战斗,故事都说成这样了,那这个计时器搁在这儿不是摆设又干嘛?最多也就是提醒观众——亲,我这段戏还没完,坚持住,还有X分X秒就完了!!!……看吧,浪费资源,这道具做这玩意儿不要花钱花时间啊~~




      最后的胜利同样没什么料,女匪的左右手都没了,那就成一靶子了呗,下面还干什么?啥都别干了,扔炸弹了呗,粗粗扫一眼,诺兰浪费炸药的能力不比迈克尔贝差多少嘛~~
      这会儿,计时器也不用了,就剩乱斗了,但兰导也是个重情义的人,还没忘了奥德曼大叔,哪怕他存在的意义几乎为零,也不忘在11和16中展现其被左轰右震时临危不惧的气魄,到了25镜,我们才明白,这段戏说的哪是什么英雄剿匪,明明是说一位孤寡老人如何在险恶境地巍然不倒、英姿飒爽,让我们尊老爱幼的公益宣传片儿嘛


    如这一段的导演方式,在诺兰的电影中是家常便饭,《黑暗骑士》里开场的银行抢劫、小丑劫车、《盗梦》里的蒙巴萨、雪地追逐等等等等,不厌其烦,诺兰就是这样用他那糟糕透了屁眼儿的“导演水平”炮制着一出出荒诞闹剧,自个儿还心安理得地坐在好莱坞商业帝国的头把交椅上,最令人厌倦的是,诺兰对自己如此低能的导演水平从不反思,以前怎么拍现在还怎么拍,从出道至今,其导演掌控力一直保持在稳定水平线上,而叫人可恨的一点在于,此君虽然才高八斗,但却喜欢孜孜不倦地在作品中加以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聪明,如拍《盗梦》时,此人竟认为“向观众展示梦境的设置解释梦境原理”是最令观众感兴趣的事情!麻痹典型的有钱炫富型自大人格,上面TDKR里面蝙蝠侠耍小聪明转悠一圈回来打坦克在我眼中,基本也属于诺兰炫富炫聪明的典型~~而骨子里他又是个怯懦的人,他的叙事总是变着法儿的回避对抗和戏剧性冲突,比如盗梦里将最华丽的梦境展示放置在一个无对抗纯展示的平台中,可最后的行动部分却仓促草率,再比如TDK里四人圆桌的重场戏,规避人物之间戏剧关系,直接让人物抒发远大政治理想,再到TDKR里上述动作场面不好好铺展冲突,玩各种无用花腔,玩的也不好

    尽管诺兰其地位和其能力大相径庭,但能让他走到这一步,客观说此人还是小有伎俩,《跟踪》和《记忆碎片》里玩弄的叙事技巧可以将之归类为天才行为,也正是这两部片儿的基础使之进入大雅之堂,其对大面积叙事的创造和组织不容忽视,对故事及观点的注入也展现了他对观众审美倾向的把握,比如TDK里将社会性话题及政治话题引入到漫画故事里,比如盗梦中梦境本身的展现和其设置的创造性,都使电影在包装上更加有其自身特质,并让观众有貌似更新的体验,可以说,对于本身技拙的人来说,障眼法做的好也是一本领,可从电影本身的表现看,实在令人难以恭维,包括其被人称赞的剧作和叙事,也都是在整体提供一条有趣的路径,但具体到怎么走,诺兰实在没有任何长处,就像上文里那段并不复杂的动作戏,在剧本、叙事和表现方式上无一不是令人头疼不已

    因此,个人觉得,诺兰与其做一个高位低能的导演,不如做一个策划者或制片人,甚至从政这条路更适合其行事风格




weiwei
作者weiwei
15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93 条

查看更多回应(93) 添加回应

weiwei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