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蛋糕如何切

方洛洛 2013-04-06 22:41:17
在电影圈里,票房绝对是一个利益的大蛋糕,人人都想分一块,而为了这一块蛋糕的大小,产生的纠纷似乎从来都没断过。最近,华谊兄弟和周星驰所在的比高集团也正因为《西游·降魔篇》的票房利益而闹得沸沸扬扬。而充斥在娱乐版与财经版的报道,专业术语令人眼花缭乱。数学不好的盆友更是看得昏昏欲睡,也不明白电影票房究竟是如何分。本刊将本着“浅显易懂”的最高准则,为你讲解究竟谁能吃上蛋糕,而这块蛋糕又是如何切分的。


票房蛋糕如何切

                 文\方洛洛



今年春节档,星爷的新作《西游·降魔篇》票房一路看好,上映第15天,便突破10亿大关,比此前火得发烫的 《泰囧》还少用了5天时间。看着《西游·降魔篇》票房的大好态势,作为发行方的华谊兄弟按耐不住,于2月25日午间,华谊午间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与相关方签署的一系列协议,公司就该影片票房分帐收入应获得的税前利润大约为1.96亿元”。结果当天晚间,比高集团便发布了一条“拆台”的公告,该公告指出:投资方可实际取得该影片在大陆地区约70%发行净收益,而华谊兄弟并非投资方。

陷入信任危机的华谊不得不在26日发布公告,称支付过《西游·降魔篇》8800万的保底资金,根据协议将享有该影在大陆地区70%至90%的发行净收益。华谊董事兼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胡明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华谊投入的8800万并没有投入到影片的制作当中,但是根据协议,华谊也享有联合出品方、出品人、制片人等署名权,华谊自称投资方也是具有法律效率的。

双方都称自己是可分得70%的发行净收益,这可能吗?在这件事中到底有谁说谎了吗?资深电影投资人、制片人安晓芬表示:两方的公告都没有错,只是他们各自的表述方式和角度不同而已。发公告的原因也只是因为他们都是上市公司,要考虑到包括股价在内的很多问题。

那么《西游·降魔篇》的票房到底是如何分的呢?不过要搞清楚这件事之前,先要弄明白一部电影的票房是如何分的!


1、谁在瓜分票房蛋糕?

虽然人人都想在利益上分得一杯羹,但并不是谁都能分得到的。在票房这个利益大蛋糕上,“瓜分者”包括投资方、发行方、电影院、院线、中数代理费、电影专项基金以及税费。其中,税费比较好理解了,电影就是商品,肯定是要向国家交税,这部税费占总票房的3.3%。而电影专项基金指电影事业发展专项基金,它占总票房的5%,要上缴给国家广电总局。这么一笔钱,自然是谁交谁肉疼。冯小刚导演曾在2011年的全国政协专题会上曾建议,“取消企业交纳的5%电影基金,转由政府支付补贴这项公益事业”,但这仍然只是建议而已,电影基金还是继续要交。

假设我们花一百块钱买了一张电影,那么其中8.3元都交给国家了。而剩下的91.7元,才是分给投资方、发行方、电影院、院线和中数代理费的。假设一部电影只卖出一张100元的票,那么这部电影的总票房就是100元。而扣除电影专项基金以及税费的8.3元之后,剩下的91.7元就是电影的净票房。

投资方、发行方、电影院、院线和中数代理费的利润都是从净票房中抽取的。我们先说中数代理费,大多数人对这个名词感到陌生,它是指中影数字集团的数字拷贝费用,而中国数字集团是国家指定的数字拷贝单位。在中国上映的电影都需要经过中国数字集团。一般来说,6亿以上部分的票房是不用缴纳中数代理费的,6亿以下的部分需要交纳净票房的1%-3%。具体的实施过程中,还要看发行方与中影数字集团签订的合同。如果我们91.7元的净票房需缴纳3%的中数代理费,那么中数代理费约为2.75元(净票房91.7×3%)。

扣除了中数代理费之后,就是瓜分蛋糕的大户了——投资方、发行方、电影院、院线。其中,投资方和发行方算片方,电影院和院线算院方,这两方瓜分蛋糕的比例并没有一定之规,它需要根据具体的情况协商而定。但目前,业内普遍认可的双方票房比例是43:57。也就是说,投资方和发行方分得扣除中数代理费之后的43%净票房,约为38.2元[(净票房91.7-中数代理费2.75)×43%=38.2485],而电影院和院线分得扣除中数代理费之后的57%净票房,约为50.7元[(净票房91.7-中数代理费2.75)×57%=50.7015]。


接下来,我们再把双方的蛋糕细分一下。先说电影院和院线。在刚才提到的57%的票房蛋糕中,其中50%属于电影院,而7%则属于院线。那么电影院与院线究竟是什么关系呢?院线为何又能分到票房呢?院线是以若干影院为依托,以资本和供片为纽带,由一个电影发行主体和若干电影院组合形成,实行统一品牌、统一排片、统一经营、统一管理的发行放映机制。通俗点说,院线实际上相当于肯德基的总部,而电影院则是肯德基在全国各地的连锁店。现在,中国所有的影院都必须加盟某一院线才能获得放映资格,而片方也是需要与院线直接洽谈票房的分成。2011年,张艺谋的大片《金陵十三钗》上映前,张伟平就曾跟院线协商,将片方与院方的分比例从常规的43:57调整为45:55,这2%的利润曾让全国各家院线如坐针毡,最后张伟平代表的张大导演赢了,但院线当然不愿意少赚这2%的钱,于是,这部分钱就被转嫁到买票的观众身上了,《金陵十三钗》公映时的最低票价上涨了五元。

我们再来看看投资方与发行方是如何细分蛋糕的。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投资方,什么是发行方。投资方又被称为制片方。一般来说,一部电影从创作到上映要经历两大环节,一个是制作,一个是发行。制作指影片的立项、选角、拍摄以及后期制作等环节,这是由投资方掌控的。而发行主要是指电影制作完成以后的宣传和电影的发行,以及与院线洽谈票房的具体分成和回收票房,这是由发行方控制的。片方43%的净票房,在在业内被称为发行毛收益。根据电影合作模式的不同,投资方与发行方的发行毛收益分成也不同。【发行毛收益=(净票房-中数代理费)×43%】

通常来说,电影的合作模式有两种,一是电影的投资方与发行方合二为一,那么投资方不仅制片,而且控制发行,目前华谊、博纳、乐视、光线、星美等规模较大的民营电影公司都愿意采取这种模式。票房黑马《泰囧》的片方光线传媒就既是投资方,也是发行方,所以分票房的时候,就投资方内部的事,不会投资方与发行方扯皮的事。二是投资方与发行方分离,就像《西游·降魔篇》,那么分票房的时候,投资方与发行方就有三种常见的分成方式。

第一,如果投资方出宣发费,只是将宣发工作交给发行公司,那么因为投资方承担的风险相对较大,发行方只会从发行毛收益(43%的净票房)中收取2%-5%的发行代理费,具体的分成比例,还要视合同而定。而去掉发行代理费之后的发行毛收益才属于投资方了,这部分票房利润在业内被称为:发行净收益。【此时的发行净收益=发行毛收益-发行代理费】

如果发行方出宣发费,一部分投资风险转嫁到发行方身上,那么分票房之时,投资方不但要从发行毛收益中分出8%-15%的发行代理费支付给发行方(具体的分成比例,还要视合同而定),还要支付发行方曾投入的宣发费。而此时,对投资方来说,发行净收益就要切掉发行代理费和宣发费这两块蛋糕。话句话,承担了风险的一方,回报自然就高些。而减少了风险的一方,自然要转让一部分回报。【此时的发行净收益=发行毛收益-发行代理费-宣发费】

如果投资方和发行方共同出宣发费,风险有两方共同承担,那么分票房之时,仍然是发行方先拿回宣发费,然后再按照双方之前的合同,由投资方支付发行方代理费。因为此种方式比较折中,所以发行代理费的比例问题目前还没有一定之规,基本就是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

通常来说,一部电影的发行方要么是投资方,要么就只能有一家,但投资方却不一定,所以根据投资份额的不同,每位投资方从发行净收益中抽取的分成也不同。不过,尽管一块蛋糕要被切分出去这么多块,但一般来说,电影的投资方还是会分得最大的一块,但在《西游·降魔篇》中的情况却不同,其中原因何在呢?



2、《西游·降魔篇》的票房蛋糕如何分?

在《西游·降魔篇》中,作为发行方的华谊兄弟分得了最大块的票房蛋糕,其原因是,华谊不光掏了3000万的宣发费,还财大气粗地掏了8800万的保底资金(以上数字均来源于华谊兄弟的公告)给投资方(周星驰控股的比高集团、威秀亚洲、安乐电影公司和文化中国传播公司),以保障4家投资方在内地获得的最少票房也有8800万。具体到8800万的保底内容,根据华谊方面的透露,华谊向投资方承诺 《西游·降魔篇》的内地票房必须达到3亿 ,如果低于3亿,华谊也必须按照3亿元的总票房与投资方结算,那么华谊虽然能拿到发行代理费和3000万宣发费,但8800万投资却打了水漂。如果《西游·降魔篇》的内地票房超过3亿,华谊不仅可以拿到发行代理费和3000万宣发费,还可以从票房中收回早前投入的8800万(华谊预先支付给投资方的8800万还在投资方手中,而华谊拿回的这8800万是从票房毛收益中获得的),并能分得到发行净收益的70%,成为最大的赢家。【西游的发行净收益=发行毛收益-发行代理费-宣发费-8800万保底资金】

对投资方来说,保底资金就跟买的保险一样,能够让投资方在电影票房失利的情况下,尽量减少损失;对发行方来说,保底资金就像预支的一笔保险费,如果票房超过约定的数额,这笔保险费不仅将原封不动还给发行方,发行方还会获得更高的分成。其实,无论是对投资方还是发行方来说,保底资金都是一笔风险投资,票房不好,发行方血本无归;票房看好,投资方就会比较吃亏。

在《西游·降魔篇》里,周星驰控股的比高集团所代表的投资方显然对电影票房并不自信,他们预估《西游·降魔篇》的票房在3亿左右,才会与华谊签下8800万的保底资金。投资方的不自信也是有道理的。虽然《西游·降魔篇》有周星驰这块金字招牌,但周星驰的票房号召力是在演戏上,而这一次,他只是全心全意地当导演。其实周星驰早在执导《功夫》、《长江七号》时,就想“只导不演”了,但因为投资方的坚持,他也只好“委屈”地边导边演了。可这一次,周星驰坚持只导不演,所以投资方只好把风险转嫁出去。

有业内知情人士爆料,比高集团所代表的投资方在找到华谊做保底发行之前,曾与另一家国内规模较大的民营电影公司洽谈,但因为保底数额太大,风险太高,双方并没有谈成。但华谊在对《西游·降魔篇》进行详尽的调研分析之后,认定这是一块“唐僧肉”。首先,星爷的金字招牌还在,他执导的电影《功夫》、《长江七号》、《少林足球》效果都不错,尽管这次星爷只导不演,但大批星粉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随星爷而去,其次,电影中的演员里有两位是“福星宝宝”,一位是创造了《失恋三十三天》票房奇迹的文章,一位是在票房奇迹《泰囧》中表演的黄渤,当然,最重要的是《西游·降魔篇》本身的品质,它兼具喜剧性与惊悚性,可以吸引这两方面的影迷。截至到记者发稿,《西游·降魔篇》在内地的总票房已经破了12亿,华谊的这场豪赌大获全胜。

那么代表投资方的比高为何说投资方会获得“发行之计算后净收益约70%分成收益”呢?那是因为,在《西游·降魔篇》上映之前,华谊已经预先支付了8800万保底资金给投资方,所以投资方的实际收益是30%发行净收益和8800万保底资金,两项相加,确实约占70%的发行净收益。所以,正如安晓芬所说,在这件纠纷中,两方的公告都没有错,只是他们各自的表述方式和角度不同而已。



3、演员也能分票房蛋糕?

蛋糕好吃,电影的导演和主演自然也想吃上一口。即将上映的电影《厨子戏子痞子》的导演管虎和三位金马影帝张涵予、刘烨和黄渤就将片酬以入股的形式投资到了电影中。而当电影上映后,他们将享受投资方的待遇,按照投资比例分得票房利润。

在电影圈,这种导演或者演员将片酬化为投资的模式并不少见。不过,如果投资方实力雄厚,是不愿意以这种方式与演员和导演合作的,毕竟,票房大卖的话,谁也不愿意将到手的利润转手与他人。所以,这种模式最早出现在好莱坞的时候,也实属投资方的被迫之举。一些小成本的电影,为了节约资金,降低成本,所以投资方希望演员可以不拿片酬,而等到电影上映以后,再从票房中分红。开始的时候,很多好莱坞演员对此很反感,他们并不愿意承担风险,但当影片大卖之后,明星逐渐尝到了甜头,这种方式便流行起来。一些有名气的演员甚至会主动要求以票房分红代替原有的片酬模式。


中国的情况和好莱坞也差不多。《失恋三十三天》在拍摄之初,因为投资金额不足,演员文章就将片酬入股,投资到电影中。不过,谁也没有料到这部小成本电影居然成为2011年的票房黑马,而文章当初的“好心”也得到了超级回报。他自己都说:“下辈子就靠《失恋33天》了。”


电影《匹夫》在拍摄的过程中,遭到了投资方撤资,黄晓明不仅以片酬入股,还自掏腰包投资电影。不过,《匹夫》的票房并不好,黄晓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事后,黄晓明仗义地说:“《匹夫》我完全是被制片人,我之前就知道,这部片子在商业上成功的几率也就20%,我投钱并没打算回收,我只是感觉我做了件对的事情。”


像张艺谋这样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投资方自然宁可将一部分分红转让出去,也愿意与之合作。不过,张大导演也不是每次都能分到票房利润。在拍摄《山楂树之恋》时,以片酬入股的张艺谋没有得到一分钱分红。张伟平宣称,《山楂树之恋》并没有赚到钱。许多圈内人士分析,这次事件正是张艺谋与张伟平分手的导火索。

其实,对名导与名演员来说,以片酬参与分红也属于风险投资。运气好的,像文章,能够赚得下半辈子的钱,运气差的,像黄晓明,就只能当捐给慈善机构了。不过,这种模式却有很多积极的作用,现在许多大牌演员的片酬就几乎占去一部电影一大半的投资了,影片的制作成本大大缩水,所以出现了很多烂片。如果把给腕儿的钱用在电影制作上,无疑会让影片更精良,而且以片酬参与分红的明星,他们的积极性肯定也更高,无论在创作电影和宣传电影上必然会全心全意。

                                         本文发表在《名汇》杂志,发表时有删改
方洛洛
作者方洛洛
225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方洛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