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皇游地府

苏七七 2013-04-03 13:04:15
新酒溢出了旧瓶

文/苏七七

TT:

去年杭州的《都市快报》组织了一次小影展,策展人是卫西谛与水怪,展出了几部院线上看不到的电影,——之所以院线上看不到,不是因为导演不想上院线,导演大部分都是想上院线的,能争取拿到龙标的,也都尽量争取去拿龙标了,但是这些低成本,非商业,没有宣传经费的电影,对院线经理来说找不到安排场次的理由。不用说这些生僻的电影名与导演名了,有次我去电影院看管虎的《杀生》,黄渤主演,照着报上的场次去的,但是到票口的时候售票员告诉我:因为昨天没人看,今天也不排了。这些电影投入的回收,比较主流的一部分主要靠把版权卖给电影频道与视频网站,更艺术一些的希望能得到影展的奖金与基金的扶持。它们属于广义的“独立电影”,所谓独立,针对的是主导意识形态与主流商业模式,但实际上“独立”也带来很大的问题——没有渠道,没有回报,制作作如何独立起来呢?它们只是与之保持一定的距离,还是希望在保持创作理念的同时,找到可以兼容的渠道与回报的。

艺术院线,一城一映,都是这部分电影寻求的与观众接触的方式,但总体而言,想看这一部分电影的观众还是不容易看到它们,特别是在二三线城市。大规模的国内独立制作的影
新酒溢出了旧瓶

文/苏七七

TT:

去年杭州的《都市快报》组织了一次小影展,策展人是卫西谛与水怪,展出了几部院线上看不到的电影,——之所以院线上看不到,不是因为导演不想上院线,导演大部分都是想上院线的,能争取拿到龙标的,也都尽量争取去拿龙标了,但是这些低成本,非商业,没有宣传经费的电影,对院线经理来说找不到安排场次的理由。不用说这些生僻的电影名与导演名了,有次我去电影院看管虎的《杀生》,黄渤主演,照着报上的场次去的,但是到票口的时候售票员告诉我:因为昨天没人看,今天也不排了。这些电影投入的回收,比较主流的一部分主要靠把版权卖给电影频道与视频网站,更艺术一些的希望能得到影展的奖金与基金的扶持。它们属于广义的“独立电影”,所谓独立,针对的是主导意识形态与主流商业模式,但实际上“独立”也带来很大的问题——没有渠道,没有回报,制作作如何独立起来呢?它们只是与之保持一定的距离,还是希望在保持创作理念的同时,找到可以兼容的渠道与回报的。

艺术院线,一城一映,都是这部分电影寻求的与观众接触的方式,但总体而言,想看这一部分电影的观众还是不容易看到它们,特别是在二三线城市。大规模的国内独立制作的影展只有两个地方做得持久而有规模,一个是朱日坤在北京的现象工作室,一个是张献民与卫西谛在南京做的独立影像展。所以在杭州多年,能有这样一个影展,真是让人高兴啊。

就在这个影展上,我看了李珞导演的《唐皇游地府》,TT,我得说,这是我近几年看的最有趣的一个独立电影了。比起影展其余的几部电影来,它显然要更独立,走的是纯粹的极低成本个人创作并参加影展的方式。它与当代艺术的关系很亲密,有对观念的更为自觉的思考与应用,有将媒介与材料进行混搭的想象力与实践能力,作为一个视觉叙事作品,它不直接地“讲一个故事”,而是研究“故事的可能性”,将故事原型与当下现实相对应,于是产生了灵巧的幽默感与荒谬感,在这个作品里,既有对理论的熟悉与理解,又有对现实的观照与讽刺,细节中还自然地流露出作者的审美趣味,这些都能让一个对电影与艺术有基本素养的观众,感到一种独特的亲切吧。

下面这一段就是剧透啦:《唐皇游地府》的基本情节取材自《西游记》第回至第回,讲的是术士袁守诚与龙王赌天气,龙王一时意气,为了赌赢违背了天庭号令天庭命行令官斩了龙王。这行令官就是唐皇李世民的宰相魏征,龙王又听了袁守诚的建议去求李世民,李世民答应龙王救他一命,在行令的时间里约了魏征下一盘棋,拖住魏征。结果魏征人来下棋了,却在中途打了个盹,等他打完盹,有人来报:天下掉下了一个龙头。原来他已经去把龙王斩了。龙王冤魂不散,怪在李世民头上,下了几天几夜的大雨,李世民大病垂危。几个顾命大臣商议后事了,魏征独留在李世民身边,给了他一封信,让李世民到了地府,把这封信交给崔判官,事情还有转机。李世民到了地府,崔判官看了魏征的信,带李世民去面见阎王,阎王让查查李世民的寿数,崔判官偷偷将“在位一十三年”改为“在位三十三年”,于是李世民被放回了阳间,崔判官送他回返阳间,中途还让他给当年的手下冤魂散了钱,嗑了头。李世民回到阳间,第一去还他在阴间借的钱,第二就是找一个和尚西行取经,消前衍,宏大德。他原本脖子不舒服,医生说要嗑上三百个头才能来,经此一番折腾,脖子的毛病倒是好了。

作为《西游记》的前传,《唐皇游地府》的故事在今天已经不怎么为人熟悉了,但退到一百年前,在二十世纪初中国电影刚开始的时候,这类故事讲述因果报应的故事显然是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与市场的,天一公司在1927年将之拍成一个古装电影,李珞的电影就沿用了这个名字。唐皇游地府是个很精巧的故事,在故事里有好几重的因果报应,人情世态也成为必然性的组成部分,并且从一个毫不相干的“因”——龙王与袁守诚打赌里,最后既推导出李世民脖子毛病好了这样的小事,又推导出唐僧取经这样的大事,这种对因果报应的编织,不完全服从于宗教的需求,而有了民间集体创作的世俗性。

而李珞是怎么改造这个故事呢?从一个角度上,他是完全不改造的,照搬了这个故事。从另一个角度看,故事变得面目全非了:故事被放在当代,李世民成了一个公司的老总,魏征是他的手下,龙王是个酒吧老板,手下还有一班小弟,他们说的都是湖北普通话,袁守诚钓鱼的湖,大概就是在武汉的东湖?电影从一个光着膀子在书房里写毛笔字的中年男人开始,一个特别简单的场景,他写了一会儿,伸个懒腰,揉揉脖子。这个开头显得稍微有点儿长,书法这种传统的古典艺术与一个极为普通的中年男人之间的反差,似乎略微地对这个电影有个暗示,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个电影的具体动作都不是脱离生活臆造出来的,情节是设定的,动作却是现实的,这个李世民之练习书法,是因为医生建议他练习书法来治疗颈椎病。开头的“稍微有点儿长”在我看来也是合适的,相当于为这个电影的观众留出一点适应的时间。

然后是一段汽车在林中道路行驶的戏,很长的固定镜头被换成了运动镜头与快速剪切,这种音乐与剪辑方式让人联想到大卫•林奇——大卫•林奇长于把人引入心理的非理性状态,任由人物与观众在直觉与幻觉的视像中颠簸,《唐皇游地府》中这样的小段落有两个,一个是电影开始不久的这个车行段落,还有一个是电影中间,龙王死后雷鸣电冷闪,风雨交加的段落。但李珞用这样类型的段落进行转场,目的不是在直觉与幻觉中越走越远,而只是提供一种节奏的调节,一种更敏锐的感受状态的引进,以及从电影语言的角度追求多元混搭产生的美学效果。

这种多元混搭服从于整体的节奏需要,但作为细节,它们都表现出高度的审美素养,比方这段树林与车行戏,光影与音乐都有漂亮的形式,也带来准确的心理上的不安感,而稍后袁守诚在湖边垂钓的戏,又用了好几个非常固定的远景镜头与空镜头,拍烟波、柳丝、垂钓的人,真有中国古代山水画的美。这种美不是用好器材好滤镜就能达到的:好器材好滤镜加上一个平庸的摄影师,带来的是糖水风光片,得有对山水与传统山水画的阅读,才能使这几个简单的画面真的有一种举重若轻的优美。而且这几个山水画的镜头是夹在很搞笑的动作之中的,TT,看到这个又好笑又优美的段落时,心里觉得特别愉快:这种愉快不完全是因为电影本身,还因为对创作者的欣赏带来的?

在看过电影后,我很激动地向朋友推荐这个电影时,发现这个电影的这个“双面”结构是很难解释的。我说:就是现实中的李世民,他的身份是一个公司的老总,他的语言、动作、心理也完全是公司老总的动作,同理,龙王就完全是一个酒吧老板(这个扮演者就真的是酒吧老板,本色出演),但是你会发现,《唐皇游地府》的故事套在一个公司老总与一个酒吧老板身上也是完全行得通的。但这有什么出奇之处呢?他问我。我一时语塞,很难表达出这种方式的有趣之处。

我想了想说:这个新文本是在一个原有的结构加上现实的内容组成的,但它不止是旧瓶装新酒那么简单,第一,在用旧瓶装新酒时,其实是有很多技术性的环节要处理好的,比如李世民到了地府,这个地府怎么表现呢?李珞就让李世民乘一辆公交车,然后到了一处都市夜景,这个处理意想不到地简单,但黑白都市夜景却在作为“地府”出现时,似乎情境与氛围都颇为合适,这时候我作为观众就有一种罗兰•巴特所谓的“阅读的快感”,简直就点像看导演用一种特别简洁的方法解出了一道方程式一样。再比如连环画在电影中的运用,这里头大概有导演的童年经历的影响,但在一些比较难处理的叙事环节时,他用连环画来过渡,也让人能够接受,因为这种意想不到的媒介的运用还是有趣味的。第二,新酒没有完全被旧瓶给控制住,它散发出一种“地气”,一种中国当代状况的气味,这种气味是相当准确的,电影的男主角不是一个专业演员,但他却一个中国中年男性的状态很自然地呈现出来,中国式的生存方式比如找关系,托人情在电影中也顺着情节得到展示,但是导演并不特意地讽刺这个,男主人公有一种随波逐流的样子,但他也不反思或伤感这种随波逐流,相反,随波逐流的他是这个社会的中坚,他不颓废,也不自鸣得意,他就是那么生活着。这部电影中的人物有漂亮的灰色,这种灰色不是情节带来的,情节只是为状态提供了视觉的时间和空间。

在电影进入到尾声的时候,似乎导演也意识到如果仅只是个“文本游戏”,那么这部电影的“叙事意义”在哪里呢?文本游戏是令人愉快的,细节对照时的聪明联想,转场的节奏,非职业演员天衣无缝的本色出演,某一个优美的画面,某一个搞笑的片断,还有某种紧张的心理,某个暧昧的情势,这些东西统统都在游戏中各就各位,然而旧瓶装新酒的结局是:新酒溢出了旧瓶,现实最终洞穿了结构。《唐皇游地府》的结尾是很长的一段饭局戏,这个饭局是“水陆大会”?李世民在饭局上纵横捭合,嘲骂针砭。这个21世纪的中国男人像是从一个7世纪的梦里醒过来一样,喝得意兴畅快,骂得淋漓尽致,当然这些“洞见”都是酒桌上的洞见,最为轻易的洞见。在这狂欢的场面里,主创人员也像谢幕一样来露了个面。游戏结束了。李珞把最后一个镜头回到了安静的地方,李世民一个人在家里,他在想些什么。这个李世民,是最出戏的李世民,他不像是李世民,倒像是导演自己了。

一个又有想法,又有趣味,又接地气的电影,那是很少见的啊。在写这个影评时,我的困扰是我只能依着记忆与印象去写,没法像平时写影评那样把要写到的段落搜出来再看看,看看自己有没记错,或者头一次的感受是有问题的。所以你就将就着看看吧:),我希望自己还能组织一次观影会,让大家能看看这个电影呢。

七七。
3月。
展开查看全文
苏七七
作者苏七七
345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苏七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