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子,这么下去能成

Z 2013-04-02 09:25:53
     曾经有人采访管虎,向他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开一次派对,你会邀请谁?
  “乔丹。乔丹最后一场球赛看得我热泪盈眶,别人不给他留有余地,然而他让球赛成为艺术,乔丹是个伟大的人。还有毛泽东,希望他能拍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这么下去能成。”
     管虎。是一米九二的光头山东大汉,是马伊俐的前夫,还被誉为中国第六代“怪才”导演,这种种标签很容易让人混淆。百度说其作品犀利、生动,具有强烈的人文关怀精神。这么个悲闷感性的人,会时常因为某事而“热泪盈眶”!对着镜头带着一种动物性的吝色,总认为自己要写一个混蛋的故事。
   管虎一家都是电影人,父母妻子自己都是,父母对他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他那会儿也做演员,在《重案六组2》里饰演一个大毒枭,最后被擒获,被一圈人拿着手枪指着,明知是演戏也真的怕了,上身肌肉紧缩,唾沫都干了,小腿肚子一直打滑打滑。“这帮孙子,害我。”
    后来他去当导演,我在一个红热高烧的夏天租来了《头发乱了》的盗版碟,是一部描述摇滚青年的片子,管虎自筹资金二十来万拍这部电影,一个景拆了搭,搭了拆这么折腾。那是在1992年,那会儿他是文艺青年,冲劲和理想都鲁莽的赤裸裸。
    管虎曾经这样说黄渤:“最初的青涩,有着《东方时空》中被采访者的慌张,非常好”。以为黄渤拿了影帝怕是要请不起了,没想到这又聚头了。管虎对演员编剧都是打压式的,打到你现原形,打到你没有自信,面对这个人很容易泄力。曾经有人说管虎是作坊式的导演,他有了一个想法,肆意扩大,到了无法节制就把它写出来,写成一个蓝本,再找人完善,等到开拍全部推翻作废,拿一张白纸开机。他曾有个编剧直接气跑了,当夜的飞机,管虎笑着说他是“飞跃疯人院”。
    管虎说电影得有个样子。“最起码,要有一点琢磨,酸楚,不舒服,小震撼,或者被打了一拳。”观众看完笑笑,出去接着吃夜宵,这不是电影。他天性上要求拍电影随性自在,但要和“商业”合作,你拿别人的钱,有时候就得听话,但他本能反对格式化产业化,拒绝纯粹的商业化,这里面有个比例,现在他自己在试着调节。他当然也纠结过艺术和商业,坦言要对得起自己,但完全表达不是在找死吗?锐利的东西在失去,无法努力,理想和梦想能保持,但手段保持不了,人人如此,非常可惜,但没有办法。《斗牛》看起来现在看起来是一个契机。《杀生》呢?有点拧,但《厨子戏子痞子》完全是管虎的性格使然,他咬牙与之前割裂,既然割裂了那他索性跪在地下,这样决绝残忍的气度,对他来说却是一种快慰。我觉得现阶段商业和艺术在电影中不必太锱铢必较,这种种划分对我们是不合时宜的,内地的电影市场就像是一个荷尔蒙过盛喷溅的青年,全球票房和在一块儿也抵不上他的一次激情自渎,我看着惶然如置身摇滚乐现场,全体无意识自渎。这是不可复制的,那么还有什么是不可原谅的?
    每个人都是在线演员,在潜意识中无形塑造,当你演得入木三分铁杵成针的时候,你回望自己A片一样的人生,看到的是漫长的前戏和无遮无拦的回味,这是相对的真实,这或许也是你最真实的时刻。这个春天充斥着非礼的味道,夹杂着鱼鳞和鸡血的荤腥,这种浊气的性感易把人引入一种胡说八道的气质,被阉割的文眼和灵肉像风干的咸鱼,大酒大肉之后,春天里全身都是爱情。
Z
作者Z
20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54 条

查看更多回应(54) 添加回应

Z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