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光顺教授对女性真正的爱和对女权主义的恨

萧萧落木沈睿 2013-03-26 02:25:32
何光顺教授的爱

新浪微博这几天很热闹也很好玩,因为一位十分爱女性的广州外语外贸大学何光顺教授出现、表达他对女性的爱护、关爱、赏爱和对从他的宋词的研究与教学中总结出来的、女性“特有的”怀人、梳妆等细腻感情的爱。

我第一次读他,是读他的长微博《生活中多少感动和忧伤——关于女性化妆说的由来》http://www.weibo.com/1269714052/zo9ogxC5g ,这篇文字里的逻辑虽然混乱,可是看得出何教授是真心爱护、关爱、赏爱女性的,特别是年轻的女性。从这点出发,我对何教授在微博上宣传自己文章所写的摘要的后一句中对女权主义的偏见就暂时忽略,而肯定何教授的文字中表达的或多或少的诚恳。

我以自己惯常玩笑的方式,在微博上回应:“可惜大部分这些宋词还是男性写的,男性以女性身份说话,国内国外有很多对此的研究,以‘妾’的身份写作,里面的深意可以给学生讲很多。”我意在提醒何教授该从性别写作角度审查他所举例的诗词都是男性以女性口吻、占据女性情感位置、以为是替女性说话的写作立场。我因此进一步提问:“最终的问题是,女性一定要以色事人吗?给女孩子几个小时打扮时间,男人被女性的美激动得学习很努力,很浪漫。”我善意地嘲讽地鼓励,因为还是不想把我当时认为可以争取成为中国女权思想合作者的、爱女性的何教授放在对立的位置,而是希望和缓的讨论,可以帮助那些对女权主义无知的人理解女权主义。

我太理解当代绝大多数中国男性为什么闻“女权主义”这个词而色变了。因此当天,我在自己的博客上贴出了我两个月前写的一篇文字中的一段,题为《为什么很多当代中国男性知识分子拒绝女权思想?——理解男性,共同进步》。因为痛感中国女权主义思想被男性知识分子拒绝,我太渴望通过理解他们的立场来找到争取他们合作的方式了,因此觉得和风细雨地探讨是最好的方式,平心静气地讨论两性问题,性别压迫等等,一个一个地争取男性知识分子,因为我们每个认定自己是女权主义或女性主义的人,都是从个体出发成为和成长为女权主义者或女性主义者的。我认为男性成为男性女权主义者也将是同样的。

我期待何教授成为有一个男性女权主义者,如同当代知识分子长平、高富强、周晓赟等人一样,我特别地希望一个一个地争取。我以为何教授是可以争取的,因为他有诚意,他想解释自己的立场,也许也想探讨,虽然他对女权主义思想几乎一无所知。我认为无知是可以原谅的,人都是可以从无知到有知的。

何光顺教授的激动

可是第二天,何广顺教授就突然十分激动,写了二十多条对女权主义的看法,都是大贬或给女权主义扔大便的。我一看,原来这位何教授不仅对女权主义所知无多,还挺激动,说起话来不怕有知识的人笑话,从一个愿意对话的男性知识分子突然变成了对女权主义极度愤怒的狂人。

何教授十分愤怒,他一听见“女权主义”这个词就起的“本能”的反应,就好象马蜂蜇了似的跳起来,他认为女权主义者都是恐怖分子,或都是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或者就是一群智力低下的,如何教授的哥们余以为先生描绘的“恶狠狠”的疯女人 。

同天,年轻的女性们已经开始写长文分析何教授观点的错误了。网名“淡豹子”女士两天之内有五篇长微博批判何教授的男性立场:一、何光顺教授对女生的歧视和隐形性骚扰; 二、相关法律条文与校方政策; 三、白“五四”了吗?一个真实的故事,以及我是怎么变成女权主义者的;四、性别的等级关系;五、何光顺教授需要道歉。这五篇长微博,写都写得好,篇篇都好,说出了女权主义者包括我的心声,强烈推荐阅读。http://www.weibo.com/u/2371512040?from=profile&wvr=5&loc=infdomain)。

另一个网名为小五三三的女性一针见血地指出:“何老师俨然已经疯了,或者装疯。扎了一堆被他命名为女权主义或女权主义者的稻草人在那里猛砍,还觉得自己正从铜墙铁壁般的攻击中突围成功。有些温柔敦厚是有内里的,有些温厚外皮包裹下的却是一堆乱絮。”

何光顺教授想象的百万雌狮

读何教授的二十多条微博,何教授爱与憎很分明。他爱女性,他恨女权主义。何教授的想像力突然大爆炸,而且爆炸得很快,很激烈,很沸腾。何教授对女权主义的想象,全是自己的脑子里攥出来的百万雌狮。何教授大概眼睛比我还近视,根本就没看清女权主义者,就无端地想象出女权主义的面目了。

第一,何教授不知道,西方女权主义的思想是西方生活的常识,虽然在美国并不是每个人都懂女权主义的,但是像何教授这样公开贬低女性的学者,恐怕在美国连工作都找不到。反对性别歧视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常识,可是何教授好像还生活在宋家庄(宋词)里一样,不知世界已经变成一个追求平等的现代社会,包括中国。

第二,何教授评判女权主义的角度之一是“情商”!他断想女权主义者们根本没有情商。这断想真让我大笑,这角度也让我一头雾水,从什么时候起,讨论男女平等要看一个讨论者的情商了,又不是去谈恋爱,不是去勾引男人或女人?

第三,不知怎的,何教授想象女权主义者“可以随处使用带有两性器官的语言或展示两性器官图片。”我不知道何教授怎么得出女权主义者随处都展示两性器官的图片的结论的,我也不明白语言怎样带性器官。一看见女权主义者,就想到“淫和色情,”何教授忍不住地借骂女权主义者掩盖自己动辄就淫的想象,典型得让我哑然失笑。

第四,何教授丑化女权主义者:“用图片展示硕大的乳房和生殖器,还必须不苟言笑地宣讲,这是美的,而非肮脏的,不要带着色情眼光去看!” 难道何教授认为硕大的乳房和生殖器是肮脏的吗?难道他一看硕大的乳房和生殖器就立刻色迷迷吗?他自相矛盾的厉害,因为就在上一条微博上,他还说:“男女两性的自然本能,只要本性结合就结合了,不需要人为的去妆饰!”我怎么也不明白何教授到底在说什么, 我甚至怀疑他语言能力不够,不能把事情说清楚。

第五,何教授臆想女权主义的文学批评,“从女权主义角度看,一部文学史就是男人挑逗女人的情色史,就是男人的意淫史!”我不知道何教授的结论从何而来,我敢担保,何教授没有阅读过女权主义文学文化研究著作,连基本的入门读物都没读过。果然我听说何教授已经找柯倩婷教授借书了,借了一本德•波伏娃的《第二性》,我对何教授的愿意学习表示欣赏,可是《第二性》是一本比较复杂的书,我担心何教授看不太懂。

第六,何教授挥动着拳头:“女权主义很可能是混乱时代即将生长出来的一颗思想的毒瘤,远离女权主义,就如我们必须远离毒品!”女权主义等同与毒品,毒瘤,要是何教授在美国敢这样公开说话,恐怕得立刻丢掉教职,卷铺盖回中国。

何教授对女性的爱

何教授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爱女性的。

细细读何教授的文字,看出何教授真的很爱女性,不过他爱的是女人的性,可不是女人。他的爱先是把女人看成低男人一等的,不如男人的:“男人可以从事一切工作,而女人相对来说就只能从事有限的几个领域。” “ 为什么不少领域限定招女生人数?因为很多领域女性不可能涉足,为什么不少领域限定招女生人数?因为很多领域女性不可能涉足,于是就只剩下相对轻闲的几个领域,如文化领域、公务员领域等,然而,这些领域毕竟不能全招女生,总得招点男生吧,毕竟很多工作还需要男人来做。”听听,这声音是从妇女解放前发出来吧?

何教授认为女性能力不如男性,女性智力不如男性。看何教授的微博,好像他完全没听说过连中国的女人都已经当上宇航员了,似乎根本就没读过报纸看过电视报道, 不知道女性是世界的半边天。我猜何教授大概一直呆在自己的村子里没出来过。

何教授对女性的爱是除了把女性当成性对象之外,根本就不懂女性是跟他一样平等的人,而不是他色迷迷眼中的“物”。何教授相信女性存在的意义就是给男人提供性享受,他很“关爱”地谆谆地叮嘱女性, 特别是年轻女性:别那么急着上课去追求知识,只要花两个小时打扮好了,来到教室里,让男性荷尔蒙大增,就够了。(这是多么大的爱护啊!)女人学习有什么用?将来结婚了,到了生儿育女的年龄,就“给女性每年发放津贴”,补贴她们,因为她们提供了社会(性)服务,做出了生儿育女的贡献,美其名曰:家务劳动(给男人性服务和生育、做饭等)也是社会劳动。何教授根本不知道,这是女权主义思想早就解决了一个理论问题:家务劳动是社会劳动的一部分。虽然语言相同,话音完全是不一样的。

我在微博上评价何教授的爱情观:“何先生还说年轻时是爱的年龄,我猜老了人就不再爱了——中国男人大多如此,如白居易,老了就成了专门玩弄女性的专业户。”因为对白居易来说,他狎玩女性的时候,二十岁的女人都是豆腐渣,得“三嫌老丑换蛾眉,”养个歌妓在家,三年就老了,就得一换。舒芜先生愤怒地指出的:中国男人“狎玩女性的诗,也总要竭力替自己装点几分‘多情种子’的色彩。”这何教授也是不例外的,他不停地表白自己是一个多么多情的种子:“没有神,就没有真爱。没有爱,两性之间就只剩下了主义和战争。没有智慧,爱就会破裂。”何教授这话极不通,人与人之间(男女,男男,女女)有真爱的,没有神介入的,有的是;无神论者也掉入爱情。其实何教授是在表白他是多么多情,多爱,他是个情种。

所以他赏爱女性,他的赏,不是对女性在平等意义上的欣赏与尊重,而是赏玩的赏,对女性意淫的赏。何教授对女性的爱护,比李汝真在《镜花缘》里对女性的爱护还退了几十步。比曹雪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我见到女儿就觉得清爽”对女性智识才情的真正推崇和敬爱退了几百步,他一退就退到宋朝,他看女性的眼睛就跟西门庆差不过,他自己承认的他是“男人欣赏或意淫的眼光。”女性就是赏心悦目或用的——养眼,上床,生孩子,在家做饭罢了——他提议增加男人工资,让男人养女人。我猜何教授再多写几句,会干脆让女人再缠小脚,据说女人缠小脚走路走得歪歪扭扭,大腿的肌肉长期训练,造成阴道肌肉紧缩,男人的阳物插入时感觉更好。女人是为男人存在的呀,小脚女人提供的性服务或社会服务质量更高。

他的关爱、赏爱、爱护女性的出发点全是男人自己,不过都美其名曰是为了女性。他的面目是一个对人类的一半——女性完全没有现代理解的父权制的可怜的面目。他所臆想的女性还是停留在“温柔、贤淑,”三从四德的阶段,他无法理解现代女性打扮只为自己,或女性不为男性,而只为自己活着。女性能独立地决定自己的生活与命运是很奇怪的,对他来说,因此他请“女权主义回归一种思想和理论的研究”,再次以自己的无知臆想女权主义思想的根本目的。我此刻只想轻轻地提醒他:女权主义不是为研究而研究的无用的自娱自乐,女权主义理论的根本目的是社会改造,建设一个更公平、更合理、更美好的两性平等、尊重、合作的社会。

何教授对女权主义的恨

何光顺教授所想像的女权主义,与女权主义理论和思想差十万八千里,只要他能坐下来认真地读几本女权主义的书,一定会为自己的无知而出的说话感到面红耳赤——我仍然相信何教授是可以喘一口气,能看到自己视区的盲点的,因为何教授毕竟还在成长, 我希望。

何教授不过因为无知而口无遮拦罢了,还觉得是个英雄:“上课最成功的感觉就是,成功地防止了女生们被女权主义蛊惑,感觉抨击女权主义真是畅快淋漓,我要让我的学生知道,我们即使没有天仙一样漂亮,但不要紧,只要我们注意形象气质,注意用心(打扮),注意关爱,注意看重朋友或异性的感受(成为男性的意淫品或真淫对象),那么我们(男人)都会有很好的选择!”他得意地说。

听他这么一说,我笑出了声,亲爱的何教授,女权主义思想不是你一个人能“去惑”得了的,美国有一千多所大学授予女性研究学士学位,近八百所大学授予硕士学位,十几所大学授予博士学位,你连《第二性》才开始看,保不齐你看过了这本书,还会摇身一变,成女权主义者呢。我对你充满信心,我相信任何有常识的人学习了女权主义思想,都会变成女权主义者,因为女权主义,说到底,是争取女性人权,尊重女性人权,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常识,谁都能懂也会接受的。
萧萧落木沈睿
作者萧萧落木沈睿
44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50 条

查看更多回应(50) 添加回应

萧萧落木沈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