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堂入室】,基于人类本能的由浅入深

yasashin 2013-03-25 01:11:03
剧情并不复杂,找到一条属于自我的理解的道路才是最好的方法。


片名前的最后一帧,二人才是“老虎机”所选中的人

文字&图像&影像


文字描述画作?有可能有人会喜欢吗?故事应该有人会。


吉尔曼老师通过克劳德基于现实的文字将文章还原成脑海里的影像,这正好是人认知过程的必经之路。形容词训练直至加重小说里的人物笔墨,再给予他们更强烈的冲突,在吉尔曼老师的指导下,克劳德将事实的影像转化成文字,吉尔曼进而还原成影像,这大致可以类比于儿童借助图像学习文字,建立二者的联系关系直至最后通过文字即可联想到画面的深入过程。事实上这部电影的奇妙之处在于,用文字与影像的匹配关系的呈现完成了我们幼年时感知世界的方式。我们通过生动的图画乃至影像认识物体,将它与特定的语言名词对号匹配,等到这一匹配熟练映入大脑后,阅读文字时我们也能将自身融入文字所构成的影像中,对于小说这种可以直接联想成影像的文字更甚。吉尔曼从克劳德的文字中感知到了现实,这现实逐渐包含了自己的生活,让自己成为其中的角色,作为小说家但很失败的他燃起了掌握自己与他人命运的钥匙并沉醉于其中,文字让他产生力量,将之给予到克劳德身上,而头脑中的影像正是一切的来源。


文字所构建的世界主导来源于克劳德

电影也同样是起源于文字,文学本剧本乃至工作台本是构建它的材料,《登堂入室》的奇妙之处在于,电影不仅可以完美构建文字引发的想象,同样可以还原书写者所面对的现实,而最有意思的在于作者与阅读者还原的差异,而作为观众且为读者的我们所从中看到的可能只是与现实有区别的版本(片中多次出现同一事件不同的版本)。而小说区别于现实,克劳德缺乏创造力,只能用现实中的实情凝结成文字,吉尔曼一开始仅仅想把现实虚构成小说,却没想到对文字与他人生活的痴迷使得自己反而进入了文字描绘的准现实中。这使得观者更无法辨识真与假、现实与虚构,当二人坐在椅子上用文字描述或假想眼前他人的生活时,文字与影像从若即若离开始变得充满想象了,也许这才是小说。而最后,当吉尔曼最后阅读他的文字时,脑海里浮现起克劳德和珍娜裸体躺在自己床上的影像,他理解了文字所能带来的重创。

观众&演员&编剧&导演&电影


我是能看到一切的人,我在最后一排,我是观众

作为社会中的人,扮演是生存的基本原则,电影则讲求角色身份的塑造与转变。


我是导演~小伙子都是我的学生,我的演员。

电影的海报,中段吉尔曼夫妇看电影以及结尾类似《后窗》的结尾似乎更希望把吉尔曼夫妇摆在观众的位置上。而从二人阅读克劳德的文章直至表示纠正或指导的态度,二人的身份显然成为了这场有关他人生活的电影的导演,而克劳德则是他们的演员。不过演员与导演的关系并非一成不变,二人一来让小说的章节部分产生了多个版本,却也不幸成为了克劳德笔下的人物,成为克劳德左右的提线木偶,这一切让高潮处吉尔曼夫妇处境的突变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我当时觉得在意料之中呢!)。吉尔曼对克劳德的指导,解释文学中的冲突,这一规律当然适用于电影,吉尔曼想让克劳德深入人物并创造冲突,克劳德如演员一般亲身体会并履行。有意思的是,克劳德不完整的家庭正是他行为的动因之一,他正是扮演着自己以事实获取更多的现实经历并付诸于文字,他在这时已经是剧本的编剧(吉尔曼只是引导他),而将吉尔曼夫妇的故事引入(引入的原因可能真正是现实或是他的主观想法),因而反过来坐在导演的位置上,杂志上的文章、吉尔曼被开除直至深入吉尔曼的生活,他最终掌控了一切。


我看到了一切,我看到了你们的拥吻,看到了拉斐尔,是我一手创造的。

不过这一切起源于吉尔曼对未完成的梦的渴求,并且克劳德填补了夫妇俩生活中空缺的孩子的身份。他扮演着父亲的角色,B+鼓励了一个处于不幸的孩子,他将自己最喜欢的书给予他,甚至为了他偷取考卷(这近乎是疯狂的家长才能做出的事)。而克劳德,试图扮演他人家的孩子已弥补缺失的父爱与母爱,当然他的野心也不止如此,吉尔曼唤醒了他的渴望,而不完整所带来的破坏欲望将所有的契约撕毁。当这场电影结束之后,现实已经不可逆转的彻底改变了。


冲突率?人物关系?电影?现在我才是导演

而吉尔曼有两次融入到文字形成的影像中,似乎正是作为一个导演的身份,指导着演员克劳德如何制造冲突,最后他甚至被克劳德的剧本所欺骗,相信拉斐尔自杀的描述。他失去了主导一切的资格,情节急转直下。二人身份的转换成为高潮之所以成为高潮的原因,看似远离自己生活的影像与人,从影像中跳出来毁灭了自己的生活,嗯,吉尔曼才是卷入其中的演员啊。

虚构&想象&现实


赛末点?电影?虚构?想象?抑或是最后的现实结局?

小说是呈现虚构的最好方式之一,克劳德的文字来源于现实经历,表面看似乎完全贴近现实,但章节的版本将其与现实保持了一丝距离,虽然看起来却显得忽略不计。在与拉斐尔父亲见面的时刻,他验证了自己从文字中所理解的现实,正是关于篮球的指涉激怒了父亲。珍娜通过文字知道拉斐尔父亲是中国通,特地请夫妻俩来看自己的展览,进一步验证了现实。文字不仅仅是关乎现实的,它甚至挑逗了视觉和嗅觉甚至触觉,想象的拉斐尔夫妇的形象变成了现实,与似乎能触碰的文字聚集到一起,更加给人以真实感,但是却不能摒除其中虚构的部分。片中关于拉斐尔家的描述仅仅停留在文字上,似乎音乐和时不时的转场都在提醒我们这可能只是一个个人化的故事而非现实,最后这一切也没有答案,唯一的现实是,吉尔曼开始一个人无业的生活,生活中的关系被彻底毁灭。


为什么我们成为了虚构故事里的人物?

影片结束时类似电影《后窗》的场景与现实并无多大关系,相比之下更倾向于舞台与电影,每个窗口呈现出现实所包含的一面,但却又有的纯粹戏剧性的一面(第一排左二窗户里的故事明示了这一点),这与现实摆出了一道鸿沟。二人在长凳上对两位女性生活的猜测不过也仅仅是想象,登堂入室代表着从浅入深,而这里正是逐步卷入他人生活的过程。停留在公园长凳的想象,逐步进入房间小心的参观,发现家庭不为人知的细节与秘密,这成为克劳德唯一知晓的现实,而不是文字的现实。正如吉尔曼所看过的书,它们来源于虚构,但是投射到现实而有了价值,而正是克劳德的虚构故事改变了他的现实,来源于想象与欲望,却正是吉尔曼夫妻二人貌合神离现实的唯一结局。

窥视&补偿&改变


可悲的艺术馆馆长珍娜,粗鄙的艺术

看电影即是一种对他人生活的窥视,用以补偿满足现实生活中的缺失(经历及情感),而这或许进一步改变了生活。电影中的主要人物都是不完整的,抛开可能存在虚构的拉斐尔一家,吉尔曼、克劳德和珍娜都被生活困扰着。吉尔曼的狂妄,珍娜的自以为是与克劳德的封闭自克劳德的窥视得以满足,他们目睹了一个貌似和睦家庭的是是非非,却无视自己生活中的问题,夫妻二人床上的兴趣集中在克劳德的新章节上,毫无价值的艺术品不过是粗陋的代名词,克劳德无心照顾父亲只想留宿在拉斐尔家中,这次深入使三个人似乎都得到了满足,他们可以忘却生活中的不快,通过对他人生活的改变抑或是毁灭来寻找快感。这当然不是正面的连锁反应,也与极端保持了一定距离,作为文学与艺术结合的家庭,未在这场狂欢中疯狂到底,但已然刹不住车了。


床上的交流变成二人对故事章节的兴趣,貌合神离,没有性趣?

此片的克制并未使得结局过于特别,当然我想这也是窥视-补偿-改变的作用机制导致的,欧荣并未想在高潮时来一次凶猛的爆发,事实上作为观者,作为吉尔曼,作为克劳德与珍娜都不会让此情况发生,窥视给予了平静单调或是面临危机的生活一丝波澜,但夫妻俩几乎是拉斐尔一家的局外人,他们曾是棋手,但真正的棋子不是他们,而当他们变为棋子时,对拉斐尔一家已经无关紧要,这是吉尔曼一家与克劳德的窥视、补偿与改变,最终他们才是被永远的改变了。


嗯,电影,毕竟不是生活,故事可以塑造,现实已无法退回原处

叙事与连续性

剧情以娓娓道来的方式,借助于不同角色的朗读或者表述予以呈现,容易出现节奏上的问题,此片最重要的部分就是通过电影语言与叙事的配合,以消除如旁白式的描述可能带来的拖沓感,而值得注意的是,影片内部还有一个完整的“登堂入室”的故事,合理处理两者的关系,叙事上同样十分注重,具体如下:

按照波德维尔和汤普森的分段方式,建制阶段的结束点应为第二篇周记的开始处,吉尔曼无感情的读第一篇最特殊周记直至文字与图像完全匹配的以克劳德为主人公的陈述,这个段落之所以划分为建制段落,更主要的原因在于两处,一是此处由吉尔曼的朗读转为克劳德的主观陈述,二是其后的各篇周记具有紧密的连续性的处理。而短短的十分钟,三位主要人物(拉斐尔一家并不是主要人物,而是周记故事里主要人物)通过两次对话就得到一个先行的交待。建制部分的结束是以片中内部的故事开始为标志,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保持节奏并增进观看欲望的重要方式,这里从整个故事理解是吉尔曼借助克劳德的文字形成影像了解拉斐尔一家,从“登堂入室”这个故事来讲等于克劳德的旁白讲述。在每篇周记的部分,配乐促进我们对两个世界的不同感受得以展开(音乐一直作为片中故事的引子),从吉尔曼和珍娜的角度,他们观看了作文,观看了简单直白的伪艺术品,而从克劳德的角度,他得以近距离的观察他想要了解的和睦的家庭生活。

反建制部分,赋予这三个主要人物的标签开始时依旧是观众与演员的关系,克劳德以亲身经历开展故事,吉尔曼夫妇作为唯一的观众也在不断讨论,吉尔曼开始给克劳德开小灶,此部分的结束为吉尔曼为了帮助克劳德直接卷入了故事,克劳德慢慢转变纯演员的身份引出不同的版本,吉尔曼慢慢变成演员和导演(指导人物冲突并作图)的身份推动自己的演员克劳德继续留在故事里,他与妻子出现在描述中为反建制部分的结束,人物关系与身份在此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发展部分为克劳德有意亲近埃丝特这样一个角色为开始,也就是吉尔曼所提到的目标人物,这里动机开始变得明确,克劳德彻底掌控了描述的主动权。可吉尔曼如在黑板上画图一般依旧肯定此故事为虚构的(电影院观影场景是一次类比),这导致了之后对家庭中唯一一名女性的进一步窥视,这一次是直接窥探隐私(全部针对埃丝特)。有趣的是,虽然吉尔曼夫妇表面上觉得真实,但实际上把他人隐私当做睡前的话题,并开始忧虑拉斐尔夫妇的问题(对于结局来说是反讽)。发展部分最主要的部分是吉尔曼提出取代拉斐尔儿子的建议,事实上他用读作文这件事试图去制造冲突。同时,珍娜尝试邀请拉斐尔夫妇参加画展,现实的世界与故事里的世界开始融合,克劳德关于欲望目标的冲动也刺激着冲突进一步加入现实中,他裸露的欲望也开始彰显,此段人物的交流将在连续性部分予以说明。发展部分与高潮部分的临界点为克劳德的最后一篇周记,而之前铺设了自杀这个重要激励事件,暗示高潮时可能会发生的结果。

高潮部分为克劳德所指的特别的一天,吉尔曼家庭被彻底毁掉,高潮是最为明显易懂的。

结局部分则是二者在座椅上讨论猜想眼前他人的生活。

从连续性来看,为了保证影片的节奏,影片实际是两个故事并行的方式,虽然主要笔墨集中在“登堂入室”上,但吉尔曼夫妇生活的细节在一次次讨论中露出了巨大的矛盾,并在最后融合成三人相互作用共有的结局。这样处理,有助于叙事时可能带来的停顿感,两个故事里的多个人物都会拥有自己的剧情,它类似于多线叙事,但是却实际通过身份投射结合在一起。配乐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如前文所说,配乐使“登堂入室”故事与吉尔曼夫妇的故事呈现开始分离其后融合的关系,音乐也因此在其中有着连接的作用。总体上由于前文所说“观众&演员&编剧&导演”身份的逐步转变,从最开始的阅读,直至指导,甚至用外力促进冲突,直至影像上吉尔曼出现在“登堂入室”中拉斐尔家庭的故事中,递进的关系加快了节奏,加紧了两个故事的联系。同时起连接作用的还有其中的匹配转场,不仅借助共同元素(电影院部分,篮球与孩子部分,夜晚过夜部分等),同时也有硬切部分(苹果段落前提示,并导致之后的克劳德在拉斐尔家故事的高潮),时空转换部分(吉尔曼沙发旁阅读克劳德的最后一篇周记),“待续”也就是故事里的一个分号,通过文字转换而成的语言和图像勾起观者的兴趣,这也补足了影像构建时的连续性缺失可能性。

人物设计,风格与电影语言

相比在叙事上的有意设计,风格是根据人物身份与主题表意来构建的。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人物身份的转变,这点是推动情节发展的关键因素,同时也是电影语言包裹的实体。以下是对主要人物的整理:

吉尔曼夫妇关系:两人的设计意图十分明显,文学&艺术,在自己的事业上都比较失败,却自觉高不可攀站在瞧不起人的高点上,他们担心拉斐尔全家的生活,反而两人彼此不欣赏对方的审美而陷入肉体直至心灵的困惑状态,二人的夜晚生活不见甜言蜜语而拿他人的生活作为话题,有趣的是吉尔曼讨厌学校的制服规定,而珍娜在艺术馆就刚好是一套制服。吉尔曼喜欢托尔斯泰而珍娜看不进去,就像吉尔曼质疑珍娜的展品,甚至表述了自己全裸来当做艺术品。

克劳德:催化剂人物,他属于填补内心需求与欲望的角色,表现的比较直露,周记如同自白,为达到目的与欲望大胆冲动。

拉斐尔全家:看似平静和睦,但是却潜藏危机,外人的加入即可动摇一个家庭的稳定,十分生活化的家庭却并非彼此特别了解(篮球及夜总会段落),家人却各怀心事。
结合剧情有关的电影语言设置:

1.克劳德
开场部分穿衣却不见长相的就是克劳德,片名前的段落是他首先出现在学校的操场上,并不断与多人交流,有意降格是表现他尝试与其他同学交流的方式。片中从克劳德第二篇周记时就尝试做到故事表述的现实,即用全景以上景别镜头(站在全知者视角)与视点镜头(克劳德视角)来构建他所写的故事,在克劳德激发出内心欲望的段落,照明做了风格化处理,在与女性交流的段落里用的暖色调柔光略微过曝的处理,而在学校里则是冷色调与硬光处理以示对比(并在吉尔曼加入设计故事后呈现部分暖色处理)。

2.吉尔曼夫妇
屋内的装饰十分古典,可能正是吉尔曼的意思。片中最重要的一个推镜头用在二者读与听克劳德的第一篇周记的段落上,缓推代表对文字描述的逐步身心融入。吉尔曼夫妇的场景多为夜晚对比拉斐尔家的白天,自然光与人工光的区分,但是这些场景呈现的都是对拉斐尔一家的深入与讨论,剧情有意设置开始处吉尔曼家白天直至其后逐步变为夜晚讨论似乎也尝试暗示二人关系并逐步让两个家庭达到对比的效果,夜晚转夜晚的匹配转场(性的部分)也代表的剧情的进一步相融与两人的自视(比如安眠药的段落)。

3.拉斐尔全家
作为故事里的主角,除了埃斯丝特与克劳德的段落做特别处理以外,并未做其他特别的处理,贴近写实的状态,以适应“真实”这个克劳德赋予故事的关键词。
整体来说,影片尝试带有一点悬疑的味道,重要的地方在于“待续”一词的暧昧及勾引兴致意味,而非特地去营造传统类型片的视觉效果,当然全知视角也会使我们怀疑片中部分的真实性,版本是虚构还是真实的,是文字带来了我们对现实的猜测,这些是“虚构&想象&现实”所能捕捉到的,也是观片时最大的驱动力,一方面真实一方面是否过于戏剧化。

细节,悬置动机和前指母题(分条表述)
1. 校服方案时吉尔曼未鼓掌(前指母题)
→黑绵羊坏绵羊→被校长叫道办公室气急败坏
2. 读第一篇周记时布光变亮,推镜头,吉尔曼景别逐渐到特写(更融入),珍娜由全景慢慢切到近景
3. (观众身份)教室最后一排——影院最后一排(前指母题)
4. 双胞胎出场时带嘲弄色彩的音乐(主观音乐)(悬置动机)→艺术馆被收回
5. 拉斐尔父亲与克劳德对中国的描述(背景音乐应该是昆曲牡丹亭游园选段部分)
6. 吉尔曼第一次出现在故事里为自己辩解(属于克劳德的诡异音乐响起)→推进剧情(悬置动机)
7. 苹果与禁果,艺术介绍是狗屎(悬置动机,前指母题)
8. 自杀与烧车的真实性(前者不是真的,后来看起来也不是真的)
9. 属于克劳德生活中完整真实的一天的音乐
10. 珍娜所说的“待续”引发的联想(吉尔曼对于文字的敏感)
11. 结尾如戏剧开场般光线渐暗,结束时幕帘拉上

关联性构图:




镜子们:





yasashin
作者yasashin
59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yasashi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