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崎润一郎的小说

苏七七 2009-02-10 22:19:27
1/早上送沫沫上幼儿园的时候,看到地上到处是烟花的纸壳,十五天的年过完了,让人有些依依不舍。回来在淘宝上订了一件丝裙子,谈好买定后,买家很贴心地说:“预祝情人节快乐哦。”:)今年的情人节,也许只能带沫沫一起去吃必胜客之类的了……去年的时候,还常常夜里十点之后,和阿波溜出去喝杯咖啡,今年夜里没有人看着沫沫,我们也在经济危机的大潮之中省下了半夜的咖啡钱:))。

正正整理了衣被文具也到学校去了,他这两天疯狂赶寒假作业。其实我小的时候,也常常积欠寒假作业不做的。那时候父母老师的督导没有这样严格,我又一向装得比较弱小听话,他们大概想不到我也不交作业,几次都拖拉过去了。不过作业没准备好而就要开学的前一两天,人是很焦虑的。我现在又处于这种状态了:6月30号要交出站报告。写完这个作业,我就再也,再也,不想再做作业了!

2/天气非常之晴暖可爱。小区里开了几树鲜妍的红花,胭脂点点。我指点沫沫抬头看,小子不解风情,木头木脑地看看,没有回应我的赞叹。原来以为是梅花,近看是重瓣,也许是樱花。迎春也开了,迎春有一种家常的袅娜。

3/那天去阿波办公室,无事可做,非常偶然地拿了本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看,结果就看住了,还接着又看了他的《细雪》。我原来对日本文学毫无感受力,觉得感叹的口气太多太重,但其实对事情对人性的描述,又超过了这种浅薄的感叹。文学而有一种习惯性的,言好不言坏的“礼节”,读起来未免不时心里嘀咕,到底真是怎么回事。

《痴人之爱》一读而立马想到郁达夫,但其实当然是郁达夫深受日本的影响。这本书写情欲,我佩服谷崎润一郎能写出这么长的一个篇幅——这个情欲是怎么变化的,人物是怎么不由自主地接受了越来越奇怪的命运而最终又安之若素的。空间性地写情欲不难,比如A片,但时间性地写情欲,写出情欲与性格,与生活怎样拧成一根把人牢牢捆缚住的绳索,而其中又有一股“哀而不怨”,这还是很难很高明的。

《细雪》与《痴人之爱》则完全是另外一面。纯写风俗,写得干净得不行。有几分《红楼梦》的韵味。《细雪》读起来,觉得作者对待笔下的人物,很怀着理解与慈悲。给错过了婚龄而陷于困境的雪子与妙子,都各安排了适合她们性格的婚姻。雪子确乎有珠玉一般的性格,但这样的珠玉,也需要珍贵宁静的珠匣来安置,她的命运在别人的手里,只是她有极其悠长的气韵安然等待自己的命运来临。而妙子手巧能干,是世故却又任性的,她觉得命运在自己的手里,也折腾,也经历了更艰辛痛苦的事故,才能把自己安顿下来。

谷崎写出了她们各自性格中美好的一面,也写出了她们的缺点,因此这两个人物活生生地让我忍不住要拿身边的小姐妹们去比附:),其中的一些,像是雪子,一些,像是妙子。这本书里描写一对特别和睦亲爱的夫妇,二姐幸子与二姐夫贞之助。多半小说里写的是不幸的爱情与婚姻,幸子与贞之助的感情这样亲厚,生活这样安宁,给整本小说都笼罩了一个温柔美好的气氛,让人觉得雪子和妙子,也大可能会找到各自的幸福方式。
苏七七
作者苏七七
346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苏七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