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赫敏已经嫁给哈利-《哈利波特》隐藏的科学密码【之五:死亡圣器的隐喻是什么】

喜哲达愉 2013-02-25 18:01:05
转自人人网李雨斐同学

原帖地址
目录
1、《哈利波特》是什么书

2、霍格沃茨是所什么学校

3、魔法和科学的对立统一

4、魔法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5、死亡圣器的隐喻是什么

6、赫敏格兰杰和时间沙漏

7、哈利波特和厄里斯魔镜




-----------------------------------------


5、死亡圣器的隐喻是什么

魔法石是哈利波特系列的第一部作品,而死亡圣器(the Deathly Hallows)则是最后一部,同时“死亡圣器”也是贯穿了整部作品的一个重要线索。

死亡圣器标志的第一次登场,是在小说第8章,比尔和芙蓉的婚礼上。哈利看到了卢娜的父亲佩戴着一个奇怪的金链子,“上面闪着一个古怪的符号,很像一只三角形的眼睛”(An odd symbol, rather like a triangul ar eye, glistened from a golden chain around his neck)。而这个标志曾经一度认为是著名黑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的标志。克鲁姆看到后说:“他要不是芙蓉请来的客人,我就要跟他当场决斗,他居然在胸口戴着那个邪恶的标志”。(“if he vos not a guest of Fleur's, I vould duel him, here and now, for vearing that filthy sign upon his chest.” 单词不是罗琳阿姨拼写错误,是克鲁姆有口音)


死亡圣器的符号,曾经一度被认为是一种黑魔法。那么什么是黑魔法呢?

在翟老师的《赫不嫁哈》(首篇)中明确指出,“片中所谓的“黑魔法”,现实中对应的概念是“犯罪”,也就是刑法学研究的对象。比如穆迪教授一上来就给学生直接讲解的“三种不可饶恕咒”:迷魂咒,钻心咒,阿瓦达死咒,这明显是三种严重的犯罪:绑架、虐待、杀人。”(当然后面对穆迪的描述有点失当,因为那时候穆迪其实已经是小克劳奇假扮的了,而不是所谓的“老警痞”,其在课堂使用不可饶恕咒,也不是为了表现他是个“实践派”,而是表现他作为食死徒的残忍)

黑魔法真的就是“犯罪”吗?粗看起来,倒是也没太大的问题,毕竟“黑魔法防御课”的存在,就说明了黑魔法的不正当性。然而细读小说却会发现,黑魔法是广泛存在于整个魔法社会体系中的,比如在《密室》中哈利波特曾经误入的翻倒巷,一整条街都是黑魔法;而三强争霸赛中的德姆斯特朗甚至是一所“致力于黑魔法教育”的学校。很多古老的巫师家族,都充斥着黑魔法,例如布莱克家族、马尔福家族和斯莱特林家族。

所以如果重新审视的话,黑魔法似乎是一种普遍性的存在。如果黑魔法真就是“犯罪”,那似乎魔法社会实在是无可救药了。当然翟老师在后面也认识到这一问题,在《赫不嫁哈》续5中又改口称,“其实大部分黑魔法和白魔法都是一回事,在技术层面上,黑白魔法都来源于某些基本的魔法技术,差别往往只是个“名义”,比如甲杀了乙,是故意杀人,而枪决甲,是执行刑罚”。这种说法比起前面说黑魔法是犯罪,显然更加具有辩证性,但是也更让人感觉到困扰。这不禁让人想起苏格拉底的对话:

苏格拉底(以下简称苏):请问你知道什么是善行什么是恶行吗?
尤苏戴莫斯(以下简称尤):当然知道。
苏:那么我问你,虚伪、欺骗、偷盗、奴役他人是善行还是恶行?
尤:这些行为自然都是恶行了。
苏:可是,如果一位将军战胜并奴役了危害自己祖国的敌人,这是恶行吗?
尤:不是。
苏:如果这个将军在作战时欺骗了敌人,并偷走了敌人的作战物资,这是恶行吗?
尤:不是。
苏:你刚才讲欺骗、奴役和偷盗都是恶行,怎么现在又认为不是呢?
尤:我的意思是对朋友、亲人实施上述行为的话是恶行,而你列举的情况都是针对敌人的。
苏:好吧,那么我们就专门讨论一下对自己人的问题。如果一个将军率军作战时被敌人包围,士兵们因伤亡、困乏而丧失了作战的勇气。将军欺骗他们说:“援军即将到来,我们来个里应外合将敌人一举歼灭吧”从而鼓起士兵的勇气,赢得了战争的胜利,请问这是善行还是恶行?
尤:我想这是善行。
苏:如果一个孩子生病需要吃药而又嫌药太苦不肯吃,他父亲欺骗他说药很好吃,哄他吃了,孩子很快恢复了健康。父亲这种行为是善行还是恶行?
尤:是善行。
苏:如果有人发现他的朋友绝望得想自杀,就偷走了朋友藏在忱头下的刀,这是善行还是恶行?
尤:是善行。
苏:你刚才说对敌人的行为,即便是欺骗、奴役、偷盗也不是恶行,这种行为也只能对敌人,对自己人的话是恶行。那现在这几种情况都是对自己人,你怎么认为它们都是善行呢?
尤:哎呀,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善行、什么是恶行了。

同样地,黑魔法如果和白魔法“技术上相同”,只是适用对象的不同,那么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呢?就像一把刀,既能用来杀人,也能用来切菜,那么这把刀算是黑的还是白的呢?是恶的还是善的呢?

曾经有一些哈迷产生过疑问,为什么只有“夺魂咒,钻心咒,阿瓦达索命”被认为是不可饶恕咒,而同样能造成严重伤害的切割咒、四分五裂咒、粉碎咒等等却没有被列进去,并且在哈利波特的冒险中还屡次使用并帮助其脱险呢?

一种可以接受的解释是,这些咒语和“不可饶恕咒”存在的区别就是,其可以用于正当的行为。而“不可饶恕咒”只能用于给他人造成伤害。换句话说,这些咒语是不正义的,是邪恶的。所以就像枪械管制一样,这些咒语被禁掉了。好了,这里引出一个很有趣的概念了:正义。正义这个词儿,在英语中是justice,同时也有公平公正的意思。我们是不是可以说黑魔法就是“不正义”的魔法呢?




就像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记录的一样,对“不正义”(injustice)的声援,古而有之。比如色拉叙马霍斯在对苏格拉底的争论中曾经这样说:

“正义的人也好,正义也好,反正谁是强者,谁统治,它就为谁效劳,而不是为那些吃苦受罪的老百姓,同受使唤的人效劳.不正义正相反,专为管束老实正义的那些好人.老百姓给当官的效劳,用自己的效劳来叫当官的快活,他们自己却没有得到任何.头脑简单的苏格拉底啊,难道你不该好好想想吗?正义的人跟不正义的人相比,总是处处吃亏.先拿做生意来说吧.不正义者和正义者合伙经营,到分红的时候,从来没见到过正义的人多分到一点,他总是少分到一点.再看办公事吧.交税的时候,两个人收入相等,老是正义的人交得多,不正义的人交得少.等到有钱可以拿,正义的人总是分文不得,不正义的人来个一扫而空.要是担负了公职,正义的人就算没有别的损失,他自己私人的事业也会由于没有时间,而弄得一团糟.他由于正义不肯损公肥私,也得罪亲朋好友,不肯为他们殉私情干坏事.而不正义的人正好处处相反.现在我要讲的就是刚才所说的那种有本事捞大油水的人.你如想弄明白,对于个人不正义比起正义来是多么的有利这一点,你就去想一想这种人.如果举极端的例子,你便更容易明白了:最不正义的人就是最快乐的人;不愿意为非作歹的人也就是最吃亏苦恼的人.极端的不正义便是大窃国者的暴政,把别人的东西,无论是神圣的还是普通人的,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肆无忌惮巧取豪夺.日常人犯了错误,查出来以后,不但要受罚,并且名誉扫地,被人家认为大逆不道,当作强盗.拐子.诈骗犯.扒手.但是那些不仅掠夺人民的钱财.并且剥夺人民的身体和自由的人,不但没有恶名,反而被认为有福.受他们统治的人是这样说,所有听见他们干那些不正义勾当的人也是这么说.一般人之所以谴责不正义,并不是怕做不正义的事,而是怕吃不正义的亏.因此,苏格拉底,不正义的事只要干得大,是比正义更加有力,更如意,更气派.所以如我一上来就说的:正义是为强者的利益服务的,而不是正义对一个人自己有利益.有好处.”




赫希阿德 在《Works and Days》中也曾经有过类似的表述:Vice in abundance is easy to get,
The road is smooth and begins beside you,
But the gods have put sweat between us and virtue




不正义带来功名利禄,而不正义所造成的恶果,似乎也可以通过贿赂诸神来摆平。诗人荷马曾经在《Iliad》(伊利亚特)中写道:Even the gods themselves can be swayed by prayer.
And with sacrifices and soothing promises,
Incense and libation-drinking, human beings turn them from their purpose,
When someone has transgressed and sinned.

如果说黑魔法是不正义的魔法,这种普遍存在于人类社会中对不正义的暧昧态度,恰恰是黑魔法广泛存在的土壤。

可能有的同学开始看不下去了。你能不能说点儿干货啊,这样空对空的谈哲学做甚么。如果想看关于什么是正义的讨论,还不如去看哈佛大学的公开课《公正:该如何做是好?》(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呢!(当然有时间的话是应该看一看,还是灰常有趣的哲学和政治学讨论)

在第三章我们曾经提到,科学和魔法,只是两种不同的表述,对于能够理解的叫做科学,对于不能理解的叫做魔法。而科学和哲学,在古希腊时期也几乎是一个概念。希腊语哲学一词philosophia(φιλοσοφία)原意即为爱知识,科学一词(επιστήμη)的意思是知识。知识代表真理,亚里士多德有句名言“A micus Plato,sed magis veritas”(意思是我爱柏拉图,我更爱真理,感觉在和柏拉图搞基,后来据说好像成了哈佛校训,带着一帮哈佛师生继续和柏拉图搞基)说明了古希腊对哲学,对科学的追求态度。既然科学等价于真理,哲学也等价于真理,所以科学等价于哲学;而魔法等价于科学,所以魔法也等价于哲学。前一章我们提到了魔法石“Sorcerer's Stone”也就是哲人石“Philosopher's Stone”,便隐藏了这个概念。

但是对正义和不正义的争论还是太让人头大了。例如边沁所提倡的功利主义就认为所谓正义就素让大多数人幸福,如果说牺牲一名身患重病的传染病患者(我们假设他被僵尸给咬了吧)可以让整个城市的人因此而获救,那么这种牺牲就是正义的。而康德所推崇的绝对主义则认为存在所谓的“普世价值”,有些事是绝对不能做的,比如杀人,因此阿瓦达索命是“不可饶恕咒”。假如用阿瓦达索命杀死一个被僵尸咬了的人,究竟是正义,还是不正义呢?如果跳开哲学对于正义的争论,能不能给黑魔法一个相对容易量化的标准呢?什么样的魔法可以被认为是黑的呢?




很多同学都玩过一个叫做《Final Fantasy》(最终幻想)的游戏系列。这个系列中对黑白魔法的分类,还是比较清晰的,也许我们以此为材料来进行探讨。游戏中哪些魔法是黑魔法呢?首先是四大元素各自的攻击性魔法,比如烈火术,冰冻术,地震术,飓风术,以及其他诸如石化术、吸血术、剧毒术、陨石术之类的攻击性魔法。那么哪些是白魔法呢?其中包括防御罩、魔法盾、回复术、复活术、重生术、漂浮术、神圣术、传送术等等。换句话说,白魔法基本都是守护术,而黑魔法是破坏术。白魔法是建设性的魔法,黑魔法是毁灭性的魔法。

也许我们可以说,白魔法是创造的、秩序的魔法,而黑魔法是破坏的、混乱的魔法。

那么有没有办法从科学的角度给黑度,或者说混乱度分级呢?

这个可以有,而且有个听上去挺牛逼的名词叫做“熵”(entropy)。什么是熵?(喂喂,这个中学物理真的讲过)熵与温度、压力一样,也是反映物质内部状态的一个物理量。它不能直接用仪表测量,只能推算出来,所以比较抽象。简单说,熵是不能再被转化做功的能量的总和的测定单位。比如说一杯冷水和一杯热水放在一起,冷水会慢慢变热,热水会慢慢变冷,整个系统中冷热分明的秩序被打破了,混乱度增加了,所以熵增加了。而这个过程在没有外力做功的情况下是不可逆的,这就素热力学第二定律。宇宙中的能量总和一开始便是固定的,而且永远不会改变。这就素热力学第一定律,也就是能量守恒定律。

热力学概念是我们所知道的最简单而又给人印象最深的科学概念。热力学的两个定律可以用一句简短的句子来表达:宇宙的能量总和是个常数,总的熵是不断增加的。

魔法的黑白可以根据熵来判断吗?拿一个玻璃杯来举例,打碎这个玻璃杯的魔法,增加了系统的混乱度,熵增加了。而修复这个玻璃杯的魔法,减少了系统的混乱度,熵减少了。(当然,无论是打碎还是修复,都需要能量,而考虑能量的转化以后,整个宇宙的总熵都是增加的,我们在此只讨论封闭系统)所以攻击性的魔法是偏黑的,而守护性的魔法是偏白的。那么三大不可饶恕咒呢?迷魂咒,钻心咒,阿瓦达死咒所破坏的是什么呢?是人的思想和人的生命,生命是一个包含巨大信息的系统,而生命信息本身是一种高度的秩序,弄疯一个人,抑或杀死一个人,就抹杀了他所承载的几乎全部信息,这极大增加了整个宇宙的信息熵。所以三大不可饶恕咒是极其偏黑的。

一位名叫麦克斯·格拉克曼的人类学家曾经说:“科学是一门学问,它能使这一代的傻瓜超越上一代的天才。”热力学第一定律与第二定律早已编入中学物理教科书,它们所表达的内容现在看来不过是简单明了的常识而已。然而将它们最终明白无误地表达出来,却经过了一段曲折的路程;许多天才为之呕心沥血,提出过大量复杂的理论。就像在《哈利波特》中所描述的魔法的发展一样,无论是邓布利多还是伏地魔,都在努力地研发着魔法。邓布利多年轻的时候甚至也曾经和醉心于黑魔法的盖勒特·格林德沃厮混在一起研究魔法,而在1945年他击败了格林德沃,从而获得了死亡圣器之一的老魔杖(elder wand)。(PS,插一句,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是真爱,这也是罗琳阿姨唯一官方承认的一对搞基。电影版曾经想给邓布利多安插一段情史,被罗琳阿姨断然否决了,因为邓布利多是个同性恋。我不知道这一设定是不是在影射伟大的图灵)

(突然想起一个关于大学生的段子:“两个月前,我能做三角函数,解多元高次方程,能背文言文,虽然我英语不太好,但我也知道either or 和neither nor,会画大气环流图~再往前,我能背化学元素表,知道氧化还原反应和中和反应,看的懂电路图,知道牛顿三大定律,会画受力分析图,知道植物细胞有细胞壁而动物细胞没有,会画遗传图谱,会强酸制弱酸,会化学方程式,知道各种函数,会解方程,会做几何,三角函数~现在我就是个文盲!”现在想起来,接触到的科学知识确实相当多都是在中学的时候学的,或者打下的基础,所以就像第二章说的,霍格沃茨真的是一所中学……)

那么回到开篇的问题,死亡圣器到底隐喻着什么呢?

死亡圣器的符号第二次出现是在小说的第18章,赫敏在《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上再次发现了它:there was a picture of what looked like a triangular eye, its pupil crossed with a vertical line.(有一个图形,看上去像只三角眼,瞳孔中有一道竖线)




为什么罗琳阿姨三番两次地提到这个图形像一只眼睛呢?如果真的是一只眼睛,这是代表着什么含义呢?




看过丹·布朗小说《达芬奇密码》、《失落的密符》或者电影《国家宝藏》的同学可能会马上说,这货不就是上帝之眼么!上帝之眼(Eye of Providence),又称全视之眼(All-seeing Eye)和全知之眼,也就是出现在美国国徽及一美元纸币的背面的那个金字塔顶端的眼睛。




一提到上帝之眼,马上就会有阴谋论者搬出“光明会”、“共济会”密谋世界新秩序的论断了。不过即使除却阴谋论的观点,“共济会”也是个相当有趣并且相当神秘的存在。据说美国的很多城市设计都隐藏了共济会的密码,而乔治·华盛顿纪念堂的共济会标志就相当明显了:


美国发行的1美元钞票图案,由一座未完工的金字塔、一只“全视之眼”和两条拉丁标语组成。最底层上有“MDCCLXXVI”的字样,是罗马数字的1776,代表美国人民于该年一举推翻了英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两条拉丁标语,下面的一句是:“Novus Ordo Seclorum”,翻译成英语是:“A New Order of the Ages”(世界新秩序)。这是共济会的用语之一,被认为是代表了新纪元的秩序,即美国脱离英国独立之后的新秩序,或者说是那个“影子政府”所要建立的新世界秩序。有趣的是,如果在这个标志上画个六芒星,就会出现共济会的名称(MASON),而六芒星也是共济会的象征符号之一。




共济会既不是一个宗教组织,也不是一个政治组织,它字面之意为"自由石匠"(Free-Mason),全称为"Free and Accepted Masons",因为Mason谐音“美生”,所以中文里也称其为“美生会”。共济会的起源目前并没有确定的说法。根据其公式文献《共济会宪章》(THE CONSTITUTIONS OF THE FREE-MASONS),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一年称为A.L.(Anno Lucis,"光明之年"),他们自称为该隐的后人,通晓天地自然以及宇宙的奥秘。一般认为,共济会以现代的形式出现的最早记载始于1717年的英国。1716年之前,伦敦的四个小酒馆中聚集着贵族和高级神职人员,举办类似高级俱乐部的聚会,内容多半是社交活动、娱乐和饮食为主,这些人是近代共济会的真正创立者。1717年6月24日“圣约翰日”(圣约翰是共济会古典派的守护圣人),四个会所(Lodge)的共济会会员(Mason)联合成立了第一个总会所(Grand Lodge),会员投票选举安松·塞亚为第一代总导师(Grand Master)共济会摆脱了石工团体的“实践性的石工”性质,成为“思想性的石工”。(就像四个魔法师建立了四所学院最终成为霍格沃茨吗?)

共济会的神秘性不禁让人联想起《哈利波特》中生活在一个秘密社会里的魔法师。由于其过于神秘,在西方便有许多关于共济会的传说,在某些传说中,共济会被描绘成信奉撒旦的邪恶组织。其中流传很广的一个说法:共济会是“开膛手杰克”的幕后黑手。“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是1888年8月7日到11月9日间,于伦敦东区的白教堂(Whitechapel)一带以残忍手法连续杀害至少五名妓女的凶手代称。在这个连环杀人案中,凶手在墙上用粉笔留下了一行信息:“The Juwes are the men that will not be blamed for nothing”。




(电影《From Hell》截图)




(纪录片《SECRETS.OF.THE.FREEMASONS》截图)

因为开膛手杰克的案件发生在伦敦,《哈利波特与密室》中的连环凶案很可能是影射了这个案件,甚至连凶手的行为模式都如出一辙:





有些人认为,凶手只是为了完成一个共济会的仪式。“The Juwes”指的是在共济会历史上的三个叛徒,朱伯拉(Jubela)、朱伯洛(Jubelo)及朱伯拉姆(Jubelum),三个朱伯简称 Juwes。根据共济会传说,共济会的始祖为海勒姆(Hiram Abiff),他是建造所罗门神殿的重要石匠之一,并被这三个妒忌他地位及技能的工匠所杀。因此,凡加入共济会者,都要举行一场象征死亡及复活的仪式(现代这个仪式比较接近话剧)。




The legend of the beginning of Freemasonry lies deep in antiquity with the building of King Solomon's temple in 1000 B.C.E. This legend has it that the architect and primary builder of the temple was Hiram Abif, an accomplished stone mason of the highest order. In that age, master craftsmen like Hiram Abif did not reveal the secrets of their craft to anyone who was undeserving of this knowledge. After the temple was completed, three men, called the "three rufians," Jubela, Jubelo, and Jubelum demanded that Hiram reveal the secret of his talents as a master craftsman. Hiram Abif refused to reveal this information and was murdered by the "three J's." Upon Hiram Abif's death, "the word" (i.e. password) of master masons was lost. Keep in mind that this was a time when few people were literate, and in some places a written alphabet did not exist. Therefore, signs, passes and grips weren't written, but spoken or physically demonstrated.

共济会一开始奉行的是上流路线,很多名人都是共济会会员,比如伏尔泰、孟德斯鸠、歌德、海顿、贝多芬、萨德侯爵、莫扎特、腓特烈大帝、华盛顿、富兰克林、马克·吐温、柯南道尔、加里波第、牛顿、爱因斯坦……在英国,从第二代总导师蒙塔魁公爵(1721年就任)开始,大贵族就在共济会中占有支配地位。1722年沃顿公爵成为新一代总导师,继续奉行上层路线的政策。1737年3月5日,乔治二世的长子-皇储弗雷德里克·刘易斯在伦敦的“临时会所”加入共济会。次年,安德森修改了《共济会宪章》并且将新版宪章献给皇储。虽然这位皇储死的太早,没有坐上王位,但是其长子也就是乔治三世维护共济会的政治地位,这之后王室和共济会保持着紧密的关系,乔治四世、乔治六世、爱德华七世、爱德华八世都是共济会会员。英国共济会现任会长是英国女王的堂弟肯特公爵。










在美国,据说还有一个从属于国际共济会体系并受其所属基金资助的一个精英组织,叫做“骷髅会”,是美国耶鲁大学一个特殊小精英群体组成的秘密社团。除了会员自身,连他们的教授都不知道谁是该会的会员。据说其会员遍布白宫、国会、各内阁大部、最高法院、中央情报局、金融银行、联邦储备委员会、洛克菲勒、卡耐基、福特等美国三大基金会,骷髅会会员的权力已经超越了党派。由于参加“骷髅会”的基本都是美国的名门望族,其中包括布什家族、庞蒂家族、哈里曼家族、洛德家族、菲尔浦斯家族、洛克菲勒家族、塔夫脱家族、古德伊尔家族、佩恩家族和惠特尼家族等等。据说该会一直鼓励大家尽量内部通婚联姻,一来可以继续维持“蓝血”(即贵族血统)的纯净性,二来可以合力打造“骷髅会王朝”的权力和财富联盟。




骷髅会(Skull and Bones),又称骷髅骨、优罗嘉俱乐部(The Eulogian Club)、死亡骑士团(The Order of Death)骷髅会的基地位于耶鲁大学一座名为“墓穴”的大楼。每年春天,在骷髅会那幢阴沉的总部,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墓穴”中,都会迎来大学三年级15名新的成员。研究“骷髅会”的一个历史观察家认为:“在美国,任何时候,任何领域,骷髅会都能号召成员去做一切他们认为该做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像……食死徒Death Eater)




(1947年新会员图,左六是小布什)




(据说奥巴马也是共济会会员,因为他戴着共济会标志性的戒指)

正是因为这种传说在西方国家的盛行,共济会的行事又过于神秘,一直抱着不予理睬的态度,所以很多人认为这是对其邪恶本质的默认。如果说科学是魔法的原型,共济会是魔法世界的原型,也就不难理解维农姨夫一家人对哈利为何如此憎恶了。

等等,共济会和科学有个什么关系呢?




共济会的标志是一把角尺和一个圆规。这两个道具是几何学和建筑学所需的基础,也是自然科学的象征。传说洪水消退之后,神因挪亚的虔诚而喜悦,并且决定不再毁灭人类。然而人类并没有忘记对神之领域(自然科学)的探索,在复兴之后,大多数人类仍旧十分愚昧,只有石工(Mason)仍旧掌握着自然科学和几何学的秘密,根据这些知识他们知晓了人只不过是神的“不完善的复制品”。石工们发现如果通过自身努力,就可以克服人类自身的精神和肉体上的缺陷,从而回归神的领域。在早期共济会的标志上,还能看到全视之眼的存在:




共济会这个古老的组织,在古代是欧洲最高科技与知识的代表。他们从古就开始收集各种知识。在共济会传说中如此记载:
  “……这伟大的学问究竟从何而来?听吧,如同《创世记》第四章中记载的那样,早在大洪水之前有一个名叫拉麦的人,他是该隐的后代。拉麦有两个妻子,一个叫亚大,一个叫奇拉。亚大生了两个男孩,他们是雅八和犹八,奇拉生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他们是土巴该隐和拿玛。这四个人象征着人类对自然科学的探索:雅八是第一个研究“地理”的人类,他将家养山羊和野羊群分并且第一次使用石材和木材建造房屋;犹八是世界上第一个音乐家;土巴该隐发现了冶炼钢铁的技术;最小的妹妹拿玛发明了纺织技术……”这一段记述和《创世记》中并无两样,然而共济会的故事还有后话:“……四兄妹知道自己对自然的探索会引起神的震怒,宇宙的伟大建筑者必将以水火惩罚窥视神之秘密的人类。在洪水来临之际,他们为了让伟大的学问流传人间,特地将知识镌刻在两根石柱之上,其中一根称为‘亚伯’——它不会因火而毁坏,另一根称为‘拉特拉斯’——它不会毁于水中。其中一根石柱终于被一个人发现,他是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Hermes Mercurius Trismegistus),将伟大的学问的一小部分传授给人类。……”

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被作为自然科学之神的Hermes,也是赫敏Hermione名字的原型又出现了。

圣殿骑士团、郇山隐修会和共济会,被认为是一脉相承的神秘组织,郇山隐修会的大师(类似于会长的存在)名单中包括上一章提到的贤者之石的制造者尼可·勒梅、达·芬奇和牛逼顿。而牛逼顿爵爷据说也是共济会的成员。而且他的朋友和同事多半是共济会成员。如牛爵爷的助手、物理学家、牧师德萨吉利埃,他加入皇家学会后因为对电的研究而多次获得学会最高奖Copley Medal,在当时学术界有很高声誉。他不但是牛顿密友,也是他的光学理论热烈倡导者。德萨吉利埃1719年被选为英国共济总会大师,第一版的《共济会宪章》便是他草拟的。

牛爵爷晚年创作了《古代王国修正编年》,并认为这是他全部著作中最重要的一部。在这部书中,牛爵爷打破了托勒密编年史体系,试图用统计的数学方法对古代西方的国王年代重编,以便与圣经旧约的记载相互对照,特别强调以色列王国在古代王国中的重要地位。如同所有共济会成员一样,牛爵爷对所罗门圣殿(Solomon's Temple)非常痴迷。牛爵爷死后葬于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中殿。整个墓碑雕塑造型成三角形,而上部的地球正如金字塔顶照耀万物的全视之眼。




全视之眼体现了共济会的一个重要理念,即是来自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对造物主的阐述,他们认为神是一位理性的工匠(理性的人格化),而宇宙是神-“宇宙的伟大建筑者”创作的手工品,宇宙的秩序(作品的外形)来自神赋予的理性,这个外在的宇宙称为大宇宙(Macrocosm);而每一个人类都是宇宙的影子也就是神的复制品“小宇宙”(Microcosm),然而由于材料的先天性的缺陷,这个复制品总是不完美的。然而如果人能够以理性为准绳,以道德为工具,不断地修正自身精神上的缺陷,那么最终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完善自身,也就是完成了“内在神殿”的建造,成为完美的“石工导师”并且进入神的领域。共济会会员(“石工”)建设“所罗门神殿”的过程象徵着人追求理性和自身完善的过程,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是一种先进的思想观念。

死亡圣器的含义也极其相似,其分解后所代表的三种强大的魔法:老魔杖、复活石、隐身衣,也隐喻了人类20世纪在自然科学领域的三大发现:相对论、DNA双螺旋结构、量子理论。为什么不是发明而是发现?是因为这些理论和定律是早就存在于自然的,只是在现代被解读了。

1)老魔杖




老魔杖对相对论,特别是其推论质能转换公式(E=mc^2)的隐喻是显而易见的。由于质能方程的发现,人们认识到质量和能量不是完全没有关系,而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以此为理论基础,核能被发现了。

核能自被发现之日起,就像老魔杖一样,扮演着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单纯地说,其只是一种巨大能量而已,无所谓好坏,只是看人类如何去利用。但是这种能量实在太强大了,于是首先被想到的,便是被用于战争和杀戮。就像几乎每一个得到了老魔杖的人都会引来杀身之祸一样,核能也仿佛瘟神一般的存在。据估计,全世界大约有2.2万多枚核弹头,有近8000枚核弹头处于战备状态,美国与俄罗斯各有2000枚核弹一触即发,仿佛一把悬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最新热映的《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中,这一潜藏在人类意识中的恐惧又被再次搬上荧幕:一座本来被设计为清洁能源的反应炉,虽然万般小心,甚至根本未曾被启用,最终还是被变成了一枚核弹。




根据前面的关于黑魔法的讨论,老魔杖本身并不算黑,但是因其可能产生的巨大破坏造成的巨幅熵增,总体来说还是偏黑的存在。所以在电影中是被哈利折断扔下了悬崖,反映了编剧对无法控制的巨大能量的深恶痛绝。事实上在原著中,老魔杖并未被折断,而是被哈利重新封印进了邓布利多的坟墓。

2)复活石




复活石对DNA的隐喻就比较清晰了,因为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很多生物学上的幻想成为可能,通过生物工程只需要一点体细胞,理论上完全可以复制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但是这个人只是一个“影子”,一个克隆体。就像小说中复活石不可能使死人真的复活一样,生物工程也无法让人拥有第二次生命。

复活石是否算黑魔法呢?也很难说。他不会像老魔杖那样带来巨大的破坏,但却带给人悲观,带给社会混乱。即使是现在,人体克隆也是禁忌的科学,而很多生物工程的实验,也并不被大众所接受,其中一个例子就是8月份美国一份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说“黄金大米”对儿童补充维生素A十分有效。这篇论文一发表就引起轩然大波。因为论文的重要例证是2008年在中国湖南省一所小学内,曾有几十名儿童食用了富含胡萝卜素的转基因大米。事件披露后立即演变成“美国科研机构用中国儿童做转基因大米实验”。

在原著和电影中,复活石的结局都是被丢弃在禁林里。

3)隐身衣




隐身衣对量子理论的隐喻则显得非常扑朔。隐身衣是一件从第一部到第七部一直贯穿始终的魔法道具,并且带给哈利一种全新的行为模式。而量子力学的产生和发展,则带给人类一种全新的认识世界的方式。

在很多动漫科幻作品中,“量子态”都被作为“幻象”或者“隐身”的代名词,比如高达00。“量子态”几乎和鬼魂一样神秘。

量子力学目前暂未发现有什么明显偏黑的地方,反倒是为电子技术和芯片的发展提供了理论依据,我们平常所使用的电脑、手机,都暗藏着量子力学的福利。隐身衣在书中是被保留了下来,也许会伴随哈利的一生,并传给他的后代。

对于量子理论的研究在此不做赘述,详细分析将留给《哈利波特和厄里斯魔镜》。

-------------------------------------------------------------------------------

PS:本没想到要把这个系列写得这么长,特别是一通东拉西扯哲学的话题,似乎又和主题愈行愈远。对于刚刚开始时讨论的关于黑魔法的问题,我无法做出完满的结论,并且如果这么多年来,亚里士多德、洛克、康德、马克思都没能解决这些问题,我也不敢在短短一篇胡乱拼凑的文字中做出什么总结来。总的来说,这篇文字就像是把一些上厕所时偶然想到的东西倒在冥想盆中,搅一搅看会发生什么。这样的文字显然不能和翟老师的巨著相提并论。

PS & PS:对于翟老师独尊法学的态度,我能够理解,但依然持保留看法。窃以为,现在的法学概念已经和几百年前有所不同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近代法学和政治学应该是在20世纪才真正从哲学中剥离出来,而中世纪甚至哲学都是神学的婢女。如果说法学是统治术,从历史的角度看倒也没什么错,不过从历史的角度很多学科都还没分家,我们可以说哲学是统治术、政治学是统治术、管理学是统治术、经济学是统治术……甚至可以说自然科学是统治术,因为柏拉图所谓的理想国所遵从的便是一个“理”。但回顾历史总是没什么错的,就像是有些同学喜欢研究星座总是没有错的…只是在今天,由于岁差的关系,太阳经过的星座与现在占星学所用的黄道十二宫的日期已经完全不同罢了。
喜哲达愉
作者喜哲达愉
94日记 29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喜哲达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