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武侠,五大奇书

【alborada】C 2009-02-03 21:47:53
自从民国年间被誉为武侠小说肇始之作《江湖奇侠传》问世以来,武侠小说的发展历史已近百年。遥想八十多年前动荡之中国,旧派武侠两大泰山北斗“南向北照”(“平江不肖生”向恺然和赵焕亭)首执耳,从旧体侠义小说中力拓所谓“武侠”一方天地。

 

当是时,拥有深厚传统文化功底的小说家们,以对旧代社会的祭奠和对新代社会的彷徨之复杂心情入笔,走进武侠小说的境地,合力铸造武侠小说第一个辉煌时期。北派五家王度庐,白羽,还珠楼主,郑证因,朱贞木,各擅胜场,言情,帮派,仙神,技击,惊悚,可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之后战争频仍,百废不兴,国破不论,何况武侠?战后大陆提倡社会主义文化,对于属于旧时代文学的武侠小说无形中采取了排斥的态度。而港台百业待兴,人民也需要文学作品来医治心灵创伤,于是乎武侠小说应运复兴,中国武侠重心由大陆转战港台。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新派武侠开派宗师梁羽生发表《龙虎斗京华》,其后一年金庸先生完成《书剑恩仇录》,武侠小说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是为第二个辉煌期。比金梁梢早,台湾作家郎红浣、孙玉鑫等以陆续出版武侠小说,其后,港台两地进行了广泛的交流,终于六十年达到颠峰,台湾四大家横空出世,震惊“武坛”。

 

司马翎,卧龙生,诸葛青云,以及稍后出道的古龙,与正处于写作旺盛期的金梁,共同撑起了武侠小说的大旗。四大家中,尤以司马翎和古龙对武侠小说有拓疆之功。司马翎以独特玄妙的“气势打斗”和浓厚的人文主义精神,为武侠小说开拓了新的视野;古龙简洁明快的语句,独具匠心的“武斗美学”以及试图贯通中西文学的求新精神,得以在武侠作家中地位与金庸并驾齐驱。

 

经历了六七十年代的辉煌期,由于经济的萧条和社会的不稳定,港台武侠陷入了低谷,而大陆武侠则一直处于沉寂之中。直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温瑞安由诗入武,师从古门,别开天地,为衰落的武侠小说创作注入一针强心剂,标新立异的风格,对江湖的重新塑造都颇为吸引读者,一时间洛阳纸贵,连大陆也是盗版无数。稍后,网络的兴起造就了一大批武侠作家,香江之畔黄易横空出世,以其丰富的想象力,“玄之又玄”的武术体系,穿越古今的宏大气魄,匪夷所思的盖世长卷,一举获得武侠读者尤其是青年读者的喜爱和追捧,由温黄带动,武侠小说从低谷中逐渐走出,在港台重新风靡一时。

 

而在大陆,关注武侠的人也越来越多,经典武侠电视剧的播放使更多年轻人了解了武侠小说,金古梁等大家作品的出版也掀起了追看武侠的热潮,但是大陆武侠小说的创作仍在低谷徘徊。

 

上世纪末新世纪初,随着香港的经济繁荣,武侠小说大有被忽略之处,而新派武侠重镇台湾的青年作家们则在不断探索着武侠发展的新道路。与此同时,大陆武侠杂志的出版也为众多中青年武侠作家提供了一展身手的舞台,大陆的武侠在经历了五十年的低谷与徘徊之后,正逐步走上了复兴的道路。

 

近百年武侠小说史,所创作的武侠作品浩如烟海,不计其数,其中当然也良莠不齐,比如颇为人诟病的台湾“鬼派”武侠,以血腥的气氛和“恨”的主题来构思行文,为很多武侠评论家所不齿,等等。在汗充栋的武侠作品中,经典长存至今,令人百读不厌。而有些武侠作品,它却以超绝经典之姿,以其独特的魅力,为读者们所铭记。他们有着自己迥异于其他武侠作品的风格和特色,使他们在百年武侠小说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话又要从武侠小说的发展历史说起。最初的武侠小说脱胎于封建社会的侠义公案传奇,囿于时代的局限性,武侠小说的开山创作者们很难以令人惊奇慨叹的笔法塑造出焕然一新的江湖景状。无论是平江不肖生,还是梁羽生先生所敬慕的白羽,都是从江湖入手,平实中见武侠。

然而却有一天纵之才,以其绚丽诡谲的想象,创造出一个神魔仙侠的奇异世界,另类江湖,五光十色,五彩缤纷的仙侠世界通过一幅幅长卷呈现在读者的眼前,这种奇特的武侠小说作品直到现在所谓“奇幻文学”开始以前,都是独树一帜,别无分号,只此一还珠楼主。被称为史上最长武侠作品的《蜀山剑侠传》更是其代表作,现实世界与神仙世界的完美结合,凡间武术与仙魔神术的巧妙安排,尤其是超越整个时代的丰富想象力,使这部煌煌巨著一直无法为后人所超越,称之为一部奇书,毫不为过!《蜀山剑侠传》之奇,堪称“内容之奇”。

进入新武侠时代,作者们着力开拓,以摆脱旧武侠在思想上的束缚,就香港而言,宗师级的人物舍金梁无他。两位皆出身于书香门第,但是金庸思想更加开放,而梁羽生先生则深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虽然有革新之功,但是仍无法彻底摆脱其束缚,作品不乏载入史册的经典,但若以“奇”论,便是毒手疯丐和练霓裳这对奇人,也只是个人象,最后也终为摆脱传统礼教的束缚,并没有从作品的整体高度上出奇出新;而金庸先生在中后期逐渐摆脱了传统观念的束缚,创作的《天龙八部》被誉为武侠史上的最高峰,天文地理政治宗教民族无所不包,但是若论“奇”,却“奇”不过他另一部作品《鹿鼎记》。《鹿鼎记》可称之为“反武侠”之作,不会武功的男主角,一介无赖,却步步登天,左右逢源,享尽齐人之福,坐拥天下之富,以其智慧,脸皮,义气,周旋于几大势力之间,书就了一部小人物成就大事业的人间传奇。《鹿鼎记》可谓家喻户晓,人尽皆知,将他称之为一部“奇书”,怎会有哪个说不呢?《鹿鼎记》之“奇”,堪称“人物之奇”。

与此同时的台湾,武侠作家辈出,然而公认最有成就,莫过于四大家,其中尤以司马翎与古龙领袖群伦。司马翎可谓“蒙尘之珠”,他的作品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引起人们包括评论界的重视,但是终有放光之时,他注重气势和精神的武术体系开辟了技击描写的新境界,而人文精神和女性主义也体现了时代的需求和特征,他可以说是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他的作品如《剑海鹰扬》等全然是经典中的经典,但是若论“奇”,恐怕还不如他的“学生”,这个后叙。再说古龙,古龙借鉴西方与日本小说,将之融入中国武侠小说的创作。他的作品具有极大的影响力,“楚留香”,“陆小凤”,“小李飞刀”更是脍炙人口的人物。但是若论“奇”,这些经典之作,虽也有探案推理的特色,却敌不过另一部作品《七种武器》。关于《七种武器》中拳头是否算一种武器的争论至今未休,但切莫因为忘了作品的主旨。在古龙的笔下,这已不是一部武侠作品,而是透过武侠的表面文字来进行人性的反思,可称的上是一部生活之书。古龙通过对“七种武器”的寓意,道出了人生的真谛和最可宝贵的东西,却有欧美大家作品之风,读之更象一篇寓言,这在其他武侠作品中是几乎没有的,而在古龙的其他作品中,虽然也透着这样的气息,但是寓言的特色发挥的这么淋漓尽致的,也绝无仅有。《七种武器》之奇,我称之为“主旨之奇”。

金古之后,武侠进入沉寂期,直到温黄一代的兴起。温瑞安与黄易确实是其中的代表人物。温瑞安自命师从古龙,又别出心裁,另立门派,他的作品确有新奇之处,但是这种新奇之处更多的是流于表面,比如最为人诟病的“诗一般”的文字,一字一段;标新立异的题目,有时过于乖张;千奇百怪的江湖门派名称,让人忍俊不禁,但是从作品的内容来看,江湖仇杀和朝廷暗斗是其主旋律,但温瑞安没有政治家的高度,这也使他的所谓“朝廷暗斗”有些脱离现实,大而无当,空泛其谈,所谓勾心斗角,政治博弈在大多数人眼中看来不过“小儿科”而已。众所周知,他的作品前期好于后期,所以他最擅长的还是前期那种江湖争斗,武术招数也是层出不穷,当然名字也够怪异,但其自身视野的局限性使他的江湖争斗完全无法超越前人;另一方面,他的系列冗长,但是在冗长的情节中缺乏悬念与创新,确实是一大缺失。

再说黄易,确实是一代奇才,他的武侠作品似乎随便拿出一本也是够奇。“玄之又玄”的道家哲学思想与武术体系,是支撑他作品的两大支柱,宏大瑰丽的战争场面,奇思妙想的情节设置,男女之间大胆而真挚的感情描写,都是他作品的特色,而那部在字数上可以与“蜀山”系列并驾齐驱的《大唐双龙传》更是在连载时期就被无数读者追捧,真可谓“谁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与他的另一部作品比起来,“大唐”在“奇”方面真是小巫见大巫了。那就是他的成名之作《寻秦记》。有读者可能要说了,“寻秦”分明是一部玄幻作品的!诚然,它开玄幻之河,但是这更多拜《星际浪子》以及“凌渡宇系列”之赐,就“寻秦”而言,除了开始的情节颇有“科幻”意味外,其他则是彻彻底底的武侠。那么既然它的“奇”不再所谓玄幻,又在何处呢?在乎视野之间也。但凡看过《寻秦记》,都会为主角项少龙所折服。他使读者产生了前列的代入感,让读者如同身临其境,置身于战国时代一般。项少龙除了是特种部队出身外,其他就如同现实生活中的老百姓,甚至文化水平更加不如,但是他以现代人的视野和思维方式,包括现代的政治思想,作战方略,乃至天文地理的科学知识,对那个古代文明高度发达的战国时期,进行着只有咱们现代人才能懂得的审视与反思,而鉴于他自己的身份,他又具有了那个时代人所无法拥有的超越的孤独感,而这种孤独感随着他“古代化”进程的加速也慢慢减弱,但是他的现代视野和思维是无法改变的,这种视野与思维的冲突使得读者看的津津有味,也在心底产生了无数思量。黄易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让读者跟着项少龙的脚步,去以现代人的视野,解读那个时代的生活。试问那个武侠作家有此一照,震铄古今?所以《寻秦记》之“奇”,称的上“视野之奇”。


温黄之后,港台大陆武侠都有所发展,与大陆的貌似繁荣不同,台湾作家们苦心孤诣,埋头苦寻着复兴传统武侠的新道路,于是乎一部煌煌巨著,就在这反思与苦寻中诞生了。“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惟有英雄志”,这是读者们对《英雄志》这部作品的赞誉,我且不说是否过誉,但是《英雄志》在当今武侠读者中的影响力,绝对是无人可以媲美的。当然对于一些自称武侠爱好者的大陆读者来说,这部没有在大陆出版过的作品(或可说只出版过极少部分,再无下文,聊胜于无吧)他们甚至都没听说过,但是对于真正的武侠爱好者来说,《英雄志》当真到了不可不看的地步。这部至今没有完成的著作自从2000年在台湾出版,至今已然出版22卷,大结局也即将面世,对于苦候八年忠实读者们来说,这不啻为天大喜讯。一部作品创作如此之久,堪称记录,但这并非完全是作者孙晓的本意。自办的以复兴武侠为己任的“讲武堂”艰难维系,台湾创作环境的恶劣,以及种种事端,孙晓对构思的严谨以及保证文章的思想高度,都导致了这一漫长的“八年抗战”。对于没有读过《英雄志》的读者,我劝各位赶紧看一遍,而且要边看边思考,边回味,最重要的是坚持看下去,因为前面章节可能貌似传统武侠,真正的精彩随后才会铺开。而对于读过《英雄志》的读者来说,它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呢?谶语的诡秘莫测?四大主角不同的命运?朝廷与叛军的大战?非也!都不是,而是这部作品高度而深刻的思想性。说起思想性,近来大陆有一部作品以具有所谓“科学主义”而被冠以“思想深刻”,不错,我说的正是《昆仑》,而其后的《沧海》则演绎了一回古代思想和现代海陆视野的结合。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就思想性来说,二者与《英雄志》相去不可以道里计。《昆仑》最大特点确实是西方科学思想的引入以及对民族性的思考,但是后者不独此一例,凤歌对此的描写比之金庸老前辈看似高深实则肤浅一些;而前者确实为作品赋予了活力,但是凤歌用之不慎,似乎是将西方的科学思想完全凌驾于中国传统思想之上。中国传统思想得不到彰显,至少在读者看来,确实如此。而《沧海》体现了一些中国传统思想,并将其融入武学,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就思想这一层面来说,探讨的还远远不够。而《英雄志》,则是我所读过的武侠作品之中思想性最高深的一部,即使是《天龙八部》也略逊一筹。之所以这么说,关键在于孙晓完完全全用中国人自己的学问来审视中国人自己的学问,把自己代入到主人公之中,阐述自己对中国古代思想的理解。卢云是一介儒生,具有典型的古代儒家学子的特点(当然除了会武功)——以考取功名为梦想,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儒家理念为理想;杨肃观是少林天绝圣僧的传人,自称“修罗王”,看似没有悲天悯人的胸怀,但是他的政治理念,又未尝不是要建立那个“太平佛国”么?伍定远,小小的西凉捕头成为“一代真龙”,一派道家之气,道家的清心寡欲是否会让他在政坛失势?秦仲海是侠客形象,快意恩仇,由朝廷大员成为怒苍反王,天下第一大魔头,其中的悲苦,体现了人性的两面。在此书中,一开始的阴谋诡计到最后已完全让位于政治,理想与哲思。卢云的彷徨与坎坷,是作者对儒家思想的反思;杨肃观的让人猜不透的神秘莫测,则是作者对佛家的更深层次的理解;伍定远战场上的沉着与战场下的清净,是作者对道家思想的体贴;而秦仲海的命运波折则是作者对整个封建王朝思想叩问的缩影。无论结局如何,这些思想内涵已注入读者的内心之中,也引导读者不断进行着思考。而对《英雄志》的评论,也以评论其思想内涵居多,可见读者从中获得了不少的启示。

所以《英雄志》之“奇”,是“思想之奇”。
《蜀山剑侠传》,内容之奇;
《鹿鼎记》,人物之奇;
《七种武器》,主旨之奇;
《寻秦记》,视野之奇;
《英雄志》,思想之奇。
是为五大奇书。他们都是经典,但同时又具有其他经典所不具备的超越时代性的“奇”处,在近百年的武侠史上为武侠小说的发展与创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必将彪炳史册。不过这“五大奇书”仅仅是我的一家之言,读者诸君必有不同意见,尽可讨论,也借此冀望新一代的武侠作者们开拓创新,为读者奉献更多的“武侠奇书”!
【alborada】C
作者【alborada】C
1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alborada】C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