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格律的入门指导

正点 2013-01-12 19:14:33

题目既说是“古诗”,常称旧体诗。现代诗一概不提。 引《红楼梦》中林黛玉的一句话给全篇定个基调。“(作诗)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幅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虚的,实的对实的。若是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语出《红楼梦》第四十八回) 古诗分为古体诗和近体诗。古体诗一般也称古风,除了押韵外没什么约束,可以用平韵可以用仄韵,而且可以用临韵甚至换韵。当中有几类特殊的:骚体诗,依离骚格式而作;乐府诗,又称汉乐府,本配乐而作,后乐没了也就不论了;柏梁体,句句押韵。等。这些都统称古体了,不再细论。 近体诗又称格律诗,成于唐盛于唐,有严格的格律约束,正是这里要讲的主要内容。格律诗又分绝句、律诗和排律。其中律诗格律要求最严 ,故后面又主讲律诗,这一个通了,其余便都通了。 所谓格律,字数,押韵,对仗,平仄四点要求,依次来讲。 一、字数。四句两联为绝句,八句四联为律诗;绝句律诗又都分五言和七言,指的是每句的字数。超过八句为排律,又称长律,多为五言,排律除首尾两联外要求通篇对仗。字数这点很好懂,分类就依的这个。 二、押韵。也称叶韵;在戏曲中又称合辙,即句尾用同韵字,称为“韵脚”;通俗点说就是“顺口”了。古韵分为平声、上声、去声、入声,其中上去入都为仄声,到现在入声字分散到其他里面了不在单独一类了,除了查韵书很难分辨入声。新韵讲现代汉语中阴平阳平(一声二声)为平声,上声去声(三声四声)为仄声。 古人写诗是依照韵书的,如《平水韵》;由于古今读音不同,中华诗词学会出了一本《中华新韵》;喜欢用古韵或新韵弄本书来查就是了,或者凭标准普通话读音来判断新韵韵律也是可以的。古韵有平韵三十,新韵共十四韵;新韵比古韵宽泛的多。 格律诗的押韵要求:偶数句必须押韵,限押平声韵,首句可押可不押,一韵到底不能换韵,否则叫“出韵”,科举中出韵是不及格的。更严格的要求还不许用同声母的字,否则称为犯“双声”(比如用“同”“童”两字就是双声,用“同”“东”就没有问题)。 韵大概是我们对诗直观上最大的感觉了,有韵为诗,无韵为文,写诗还是要押韵的。但并不是符合了字数和韵律就是一首格律诗了。 三、对仗。又称对偶,即在一联中把同类中意义相同或相反、词性相同或相近的字词放在两句的同一位置上,成一副对子。这就涉及词的分类,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等等,这里不细讲词类。一联中上句称“出句”,下句称“对句”。一般说的对仗指两句相对;也有本句自对的。“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就是既相对又自对的了。格律诗的对仗还有两点要求:出句和对句的平仄是相对立的(即相反的);出句的字和对句的字不能重复,至少同一位置绝不能重复。 对仗又分为工对、宽对、流水对。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就是工对,严格精确。流水对有两种说法。一是指宽对,即不太严格的对仗,只要平仄相对,词性相近就可,甚至半对半不对也是可以的,如“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算是宽对。二指一句话分成两句来说,有逻辑顺序不能颠倒或独立开来便意思不全。(一般对仗的两句是并列关系),如“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诗家说的流水对,多指第二种说法;我们也不必细究。 特别的,对仗中出句对句不能意思完全想同,否则称为“合掌”,严禁。 律诗中,八句四联分别称为首联、颔联、颈联、尾联,一般颔颈两联对仗;只颔颈其中一联对仗的,称为“蜂腰体”,仅首尾两联对仗的,称为“偷春格”,也有通篇对仗的,但还是以颔颈两联对仗为正例。 应该说,对仗是诗中出彩的地方,但不像平仄那样严格,能用对仗的时候便用,宽对流水对,主要字词对仗了便也可以了。 另为,数字、颜色、方位这些类别的词只与本类别的词来对。不及物动词可以与形容词来对,连绵字只能对连绵字(逶迤、磅礴之类),叠字也只能与叠字来对。 四、平仄。 符合平仄要求的诗句称为律句,平仄不符的称为“出律”,格律诗每句都须是律句,平仄比对仗要求严格,平仄却也是最易被忽视的地方。朱光潜先生在《诗论》中,从诗、乐、舞艺术的一体性讲来,平仄就浅显易懂了。王力先生在《诗词格律》中结合节奏来讲平仄,也是同样道理。简单来说,以两个字为一个音节,重音在后一个字,因为诗句多为奇数,最后一个字单独为一个音节;音节的平仄要相随交替。如“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其中第二、四、五或二、四、六、七这几个字的平仄必须是交替的。这似乎就是“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了,虽然从这点上说奇数字不影响节奏交替,但“一三五不论“有时候是不正确的,因为还有其他要求的限制,后文会说。 平仄并不是几句话说的清的,便以七律为例细讲。 经常会听到说一首诗是“平起仄收式七言律诗“,这个”平起仄收“便是从平仄上给律诗的分的类型,指的是第一句中第二个字(起)和最后一个字(收)的平仄。(准确的说是第一个音节和最后一个音节,但第一个音节重音在第二个字,这样说更通俗点),平仄两字排列便有了下面四种类型: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刚好成两个对仗的联句,好记得很。讲余下全诗的平仄,先说两条规则:“粘对“。 对,平仄相反,指一联内出句和对句同一位置要求音节平仄相反;粘,平仄想同,指这一联的对句和下一联的出句同位置平仄想同。就七律八句来说,第一句和第二句平仄相对,第二句和第三句平仄相粘,第三句和第四句又相对,以此类推。即一联内是对,联与联间是粘。不符合这两点要求称为“失对“”失粘“。 这样有了第一句,全篇的平仄都可以推出来了,如杜甫《登高》的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注意,偶数句必须平声结尾,奇数句除第一句外必须仄声结尾,所以起全诗任意一句写定了,其余的平仄情况都确定了。 由于每句最后一个字是肯定确定的,得了一句无论把它放在哪里,根据粘对就可以推演全诗了。第六个字当然要论,但有些时候第六字要留个拗救,所以一般粘对是根据每句第二、四字来推演。 五言律诗只是把七律的前两个字去掉,同样的四种类型。比如七律的平起仄收(平平仄仄平平仄)就成了五律的仄起仄收(仄仄平平仄),其余同理。粘对便看第二、四字(和最后一个字)。这样五律就有了。 绝句分为古绝和律绝。古绝不讲平仄就是五言或七言的四句古体诗,如《静夜思》就是古绝。律绝是把律诗中的首尾两联或中间两联抓出来,且同样限押平声韵脚。这样绝句便有了。 所以,看起来,作诗“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林姑娘是大才华,说这话无妨的,但我们说不得,因为格律诗还有许多禁忌。 先说孤平。孤平有三种说法:一指任一律句中出现仄平仄,即两仄夹一平,平声被孤立,是为孤平;二指任一律句中除首尾两字外只有一个平声,是为孤平;王力先生在《诗词格律》中指平声结尾的句子(即韵句)里除首尾两字外不能只有一个平声,是第二种说法。第一种原则最严格;我们平时说孤平,一般多指第二种。孤平是严禁的。 再说拗救。很多时候拿古人一首律诗来看,却有与上文说的不同的地方。依照前文所说的规则所做的诗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世间哪有这么多这么巧的事,有的地方专有名词不能改动,有些时候得了好句子舍不得改动,这就可能使得平仄不依常格,称为“拗句”。能不拗最好,虽拗,仍可救。这也是为什么前文说粘对只指第二、四字,第六字就是给拗救留空间的。比如该用平声的地方用了仄声,就需在适当的位置补一个平声字来救。介绍集中常见的拗救情况: 1、“平平仄仄平”句式,第一个字用了仄声,便把第三个仄声改用平声,就成了“仄平平仄平”,对应七言“仄仄平平仄仄平”就成了“仄仄仄平平仄平”。这种情况属于本句自救,但常用的很,而且二四六字符合平仄交错,称为半拗,只要不与其他要求冲突的,古人时救时不救,其他这种情况就不再提了。 2、该用“仄仄平平仄”的地方,第四个字用了仄声,这样就不符合音节交错了,救的方法是在对句第三个字改用平声,就成了“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七言“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这种情况成为对句相救。 3、五言“平平平仄仄”与七言“仄仄平平平仄仄“常常变格为”平平仄平仄“和”仄仄平平仄平仄“,古人律诗中也常用这种变格,就作为特定的一种格式不再视为拗句了。他们的对句仍按原来的句式来接,即成”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只是此时五言第一个字、七言第三个字必须用平声,不再是可平可仄的了。 4、简单的说,拗是该平却仄、改仄却平了,救是在合适的地方补回一个平或仄的字。出句拗了易救,对句尽量避免就是了。 其他要求禁忌: 任一句最后三个字都是平声或都是仄声,即平平平或仄仄仄结尾,称为三平尾(又称下三平、三平调)和三仄尾。禁三平尾,注意三仄尾。 不要紧处的平仄,一般称为可平可仄,如七言一三五字,五言一三字。除了上面特定变格外,七言一三字,五言第一字一般都是可以不论平仄的,七言第五字,五言第三字要看具体情况,不能犯孤平、下三平,一般要论的。 另: 1、偶尔也可以写押仄韵的格律诗,其格律反之可推的。 2、格律事,大师们都是用一本书来讲,这里只是介绍入门知识。但个人才识有限,若有不通之处,还望指出,也欢迎提问。 3、拗救并不是正经事,知其然便可。 -------------------------我是技术性的分割线----------------------------------- 好了,技术性内容讲完了,开始说闲话。下面的话带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就感觉背后有只冷箭笑着向我冲来,下一秒就要中了锁骨正下偏左二十度二十厘米处的那颗红心。自知也并没有多深的研究,且不提所谓专业大师和网上的卧虎藏龙,单是身边的人就不知道多少同学比我了解的透彻了,之所以写纯粹是一时兴起,算给自己的喜好一个小小交待,虽不能就此说对文化的发展做了什么贡献,只为了一下普及这点知识——一直觉得任何文化都应该是可以为大众所接受的,而不是一小撮人闭门研究。 本想简明的介绍,但那样实在说不清楚,写到现在却是比预想的多许多了。本以为胸中有丘壑,可以凭一笔一纸就写完,但到了拗救那里还是去翻的书来看,因为自己实在讲不清楚,最后统稿又添补了许多,原稿都改的不成样子。但终归是写完了。讲解的时候尽量少带个人观点,出发点是客观的讲点入门知识,但一点不带主观色彩是没办法讲的,像有些地方说明是严禁,有的地方说的禁,有些地方只说要注意,便是个层次了。也不知道是否讲清楚了。 在网上交流时,遇到很多人都主张用古韵,即平水韵,实践起来觉得新韵的可行性更大一些;韵本来就是为了诗的音律美服务的,而古韵中许多字在今天读来很不一样了,用起来反而破环了这种美感,如古韵中“斜”与“话”是同韵的,但今天不同了,诸如此类,现在用起来颇不合适。而如“东”“冬”在古韵中是分属两个韵部的,但今天我们实在不能明白哪里不同,这类更多了,“江”“阳”等等。又有人提倡还依古韵,但其中现今读来不同的字不用,且不说有些字怕是没得用了,这样便是同时用了古今两重标准,实在不是做学问者该用的态度。初学者可以试用新韵,就是我们依现在普通话发音来区别韵类,这样作诗空间更广阔些。当然,有一部平水韵之类韵书在手会有很多方便之处的。所以新手入门可以先凭读音及新韵来作诗便可,遇到争论古今韵的,不必理他。另外古仄今平,即一些入声字也给古韵的推广带来困难。 此文讲格律,讲诗的入门指导,是因为写格律诗就该了解这些,我们打小 学步都要人先扶着,等知道怎么走了,再怎么走就随你了。尊而不固守,了解他才能突破它;也免的闹出当年艾青说《登幽州台歌》不押韵的笑话。也只有了解它才更觉得它伟大,更对前人敬佩不已,才知道并不是凑足几个字排列整齐读来顺口就是一首诗了——当然,可以说是古体诗,四句的说是古绝。 有时还为诗取这样的题目:《仄韵七绝•春花》、《乱平仄•秋月》、《何时了•平起仄收式乱平仄新韵仄韵七律》,诸如此类,告诉别人“我了解格律,但不屑用,呵呵,呵呵呵呵”,聊以塞责。Z君说写近体诗有献技之嫌,诚然,有技献技,无技献身罢。 古人做诗有时候是一气呵成的,也有时候是先得了几句好的,再合意境、依韵书来补全,尤其要紧出的词字反复斟酌,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推敲”的故事,有“练字”的说法。像王勃一挥而就《滕王阁序》,李白斗酒诗百篇,这都不是凡品,看他们下场就知道了。 之于遣词用字,你看那些最千古流传的句子,“床前明月光”、“白日依山尽”、“离离原上草”,竟没有一个乖张生僻的字眼,小清新,大境界。但这些寻常字词能表达的已经古人差不多都抢占去了,所以后人才多用什么“逶迤”、“磅礴”啊,“愚氓“、”鬼蜮“啊,只因才华有限的很,意境有憋不出来,只好凑这些个看起来精深但生涩的字来搪塞了。(这个是含沙射影的玩笑话,练字还是很重要的,多用古人所用的字词会显的有古意。) 我们这些人更不能比了。那是不是就不许今人作诗了呢?不是的,只要你想写就没有问题,也大可不必理会旁人的评判。诗多是用来言情言志,欲露还藏,冰山一角,待人发现有怕人发现。只要感情真了,这些格律规矩都是末事,林姑娘说“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正是这个道理。 之所以不讲现代诗,因为本人对这个着实没太深的感觉,体会不到它的精髓之处,不敢妄言。更有朱光潜先生把写现代诗的人批评的十分不堪,想到就颇是小心。有兴趣可以读一下他的《诗论》,从美学角度讲古诗,别有趣味,末尾附的文章是对现代诗的批评。 仓皇之间文章难免有所纰漏,若有什么地方没说明白或说的有所不妥,欢迎讨论——思想知识要有交流才有意义吧,才疏学浅,但既有这一点点喜好,知无不言就是了。 总之,请鞭挞我吧!

正点
作者正点
90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正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