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翻-月明之夜(北川步実)全

tokyoboots 2013-01-04 23:09:42
又开一坑~选自短篇集《另一个我》~写的不好赖北川,翻的不像人话赖我~
 
幹哉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
  馬島看着台式电脑的屏幕问道:“这个十四郎就是你啊”
  幹哉抬了下头随即又垂了下去。十四郎是幹哉在网络上用的网名(注:原文用的是“パソコン通信”这到底是神马玩意儿电脑白痴的我不懂~只觉得是互联网尚未发展前的产物~欢迎赐教,我在下面就翻成网络了)
  “也就是说,你与这个叫月世界的女人在网恋,是这样吧”,馬島正在看的是十四郎与月世界这几个月在网络上的聊天记录。
   如果单纯的看十四郎与月世界的聊天记录,肯定会认为这两个人是在恋爱中~实际幹哉在BBS上作为十四郎的时候,也确是真心喜欢上了月世界。但是这只是十四郎的恋爱,并不是幹哉的恋爱。幹哉在网络上的年龄和经历都是假的。十四郎的人格,虽然有幹哉自己的影子,但与他本人还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十四郎是只真实存在于BBS上、离开那里就无法存在的、幹哉所虚构出来的人。
  当月世界提出“我想见见你,想实际跟你见面聊聊”的时候,幹哉不是如何是好。他第一次认识到自己欺骗了月世界。不可能去见面。幹哉编了各种无法见面的借口。
  “一旦见面,梦就变成现实了,也许我们一直这样在梦里才是幸福的”
  “难道我会让你幻灭吗?"
  “可能我才会让你幻灭”
  “不会的。我爱你。你的一切我都能接受。你不是这样吗?”
   月世界执着的想要见面,并开始直白的说出“我爱你”这样的话。
   馬島把椅子转过来,盯着幹哉的脸说:“叫月世界的这个女人真心爱上了你。但是你实际上只是在戏弄她。是这么回事吧”
   幹哉咬着嘴唇。从结果来看,他的确是戏弄了月世界,没有借口可言。但是他并没有恶意,一切都是自然发展成这样的。幹哉认为馬島也有责任,但是现在却不是幹哉追究别人责任的时候。
  

  一切都开始自今年的夏天。
  “虽然我这个机器白痴,一直没碰过电脑,不过既然你说会帮我看看,那我就买一台吧。买哪个好呢?预算五六十万左右吧”,馬島就这样把选电脑的任务交给了幹哉。
   幹哉是馬島所开办的英语补习班的学生。馬島的补习班今年刚开办,学生并不多。初一学生有六个,初二学生有5个,初三就只有幹哉一个。由于授课是按年级划分的,所以幹哉上课的时候就成了单独辅导。幹哉很讨厌英语,虽然因此才上的补习班,但就是怎么都不愿意上课。为了哪怕从眼前的痛苦中逃避一下子,幹哉时不时地会拉着馬島聊闲天,谈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耗时间就行。
   话题不知何时就集中到电脑方面去了。
   “我倒是挺有兴趣的,但我不擅长弄机器啊,就连学会如何录影都费了好大工夫,电脑什么的我可玩不来”。
   “玩起来的话,其实意想不到的简单哦。你愿意的话我一直单独辅导你吧”
   其实幹哉对电脑也并不精通。幹哉玩电脑的时间并不长,也就一年。但是,他请缨说可以一直单独辅导也并不是骗人的。
   幹哉非常想要碰电脑。以前家里有台电脑,但今年春天父亲到外地工作,把电脑带走了。之后幹哉一直让母亲给他买一台,但母亲就是没有答应。幹哉准备把储蓄全部拿出来买台电脑,即便是二手的也可以,但也被母亲制止了。母亲说:“现在你首先是把英语搞好。如果可以顺利考上公立高中,我会给你买台电脑当奖励”
   幹哉决定一旦考上公立,就让母亲买台最新型号的电脑,所以目前只能暂时放弃了。但是终于电脑瘾上来了,他开始渴望敲击键盘的触感。
   让馬島老师买台电脑,时不时给我玩玩儿。。。。幹哉抱着这样的期待,劝馬島买了电脑。
   
   八月的下半旬,幹哉根据自己的喜好挑选的电脑,就放在作为补习班教室使用的房间的桌子上。

   “总之必须上网才行。要想安免费软件和共享软件必须要上网”
   “免费软件和共享软件是什么啊”,馬島很快就搞不清楚了。这对幹哉来说倒是正好,这样他说什么馬島都会照做了。幹哉半强迫地让馬島安装了网络服务,其实是幹哉自己想看看网络的世界。

   “上网是要花钱的,而且用网名互相称呼,每天晚上跟不认识的人聊天,太不健全了。反正肯定是聊些不正经的东西吧,好像还买卖麻药和色情照片什么的,你可不能一头扎进那里面去”因为父亲的上述意见,幹哉没有在家里的电脑上过网。只能通过听朋友讲或看书,丰富了自己对网络世界的幻想。
   幹哉的算盘是,让馬島成为网络服务的会员,这样他就可以在旁一窥网络世界的究竟了。
   加入会员的合同一旦成立,就可以马上开始上网了。
   幹哉使用馬島的ID进入了网络的世界。ID是馬島的,他人随便使用是违反规则的,当然幹哉也知道这一点。不过,馬島就在他身边,他只不过是帮馬島打字而已,幹哉擅自认定没有超过允许范围。
  只有网名,匿名发言,跟自己不认识的人聊天。真是个充满魅力的世界。幹哉要想加入进去,但是馬島却好像并不感兴趣。
  “真的这么有意思啊。我可不想跟不认识的人说话,幹哉君,你要是这么感兴趣的话,不妨用我的ID吧”
  “不行啊,这是违法规则的,而且还得花钱”
  “服务商也不知道谁在用啊,只要作为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就行了,钱你也不用在意,没多少的,用补习班的经费报销就好了”
  “那恭敬不如从命,我就稍稍玩下拉”
   幹哉对于馬島的好意最初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接受,但慢慢地稍稍玩一下已经不能满足了,他完全沉浸在了网络的世界中。
   幹哉用“十四郎”这个网名与长相、声音一无所知的人聊天聊的很开心。模仿大人般地交流电影和小说的感想、甚至连恋爱啊性爱啊之类幹哉根本就无缘的事情都假装知道,幹哉对于匿名聊天这个行为乐在其中。
   后来,他遇到了“月世界”。

   月世界是他在推理小说FANS聚集的BBS上认识的。十四郎写了一篇推理小说的感想,并问其他会员的意见,最初回应的就是月世界。
  之后,十四郎和月世界在西洋棋、魔术、电影等别的BBS上也碰到了。两个人一起聊共同的兴趣,越来越要好。
  终于十四郎和月世界约好每周星期三和星期六的晚上九点在网上相会,两个人在网上交流的时光过的很开心。
  “证券公司的OL,住在江户川区、年龄28岁、女的哦,但是别抱期待,我可不是美女”
  幹哉一直假装是大人。月世界问他职业的时候,他回答说是补习班的老师。这是馬島的年龄和经历。虽然十四郎是什么样的人,怎样创造是幹哉的自由,但是对于十四郎的人物肖像,有必要有一个具体的勾画。不然的话,没准会忘记自己网上留言说过的话,前后矛盾露出马脚来。
  不仅仅是年龄、经历,容貌也是照着馬島来的。颊骨突出、眼睛凹陷、带着银边眼镜、短发、高个子、瘦削。兴趣则是幹哉自己的、家庭成员、人生经历特别是恋爱经验,在月世界问前都设定好了。
  完善十四郎这个虚构的存在的形象,并扮作是他。幹哉以一种游戏的感觉乐在其中。谁能保证月世界就是她自己所说的样子。十四郎和月世界都是只存在于网络世界的虚构的人格。幹哉认为就是这点才好玩儿。
  他没想过要戏弄月世界,也没想过要骗她。。。。。
  “你和我之前认识的人都不一样。如果是你,我觉得可以理解我。如果是你的话,可以不被我的外表所迷惑,发现真正的我。我想要见你”
  月世界催促说想与十四郎在现实的世界见面。
 2
馬島在厨房里呆了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个咖啡杯,他把一个放在桌上,另一个用两手捧着。
“为什么要找我商量?你干的事确实挺过分的,但也只有去道歉了,告诉人家真相,去道歉吧”
“我本来是准备这样的,可是对方现在相当投入,我怕她知道被骗了会勃然大怒”
 “那是当然啊”
  “没准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网上频繁发生男人装成女性引男性网友上钩的戏弄、诈骗等事件,往往被骗的男性为了报复,把骗子刺伤,这类伤害事件也时不时诉诸于报端。
  一般人都会觉得这种被不知道长相和声音的陌生女人迷晕了头而被骗的男人本身就有问题,幹哉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网恋而且陷得很深的男人确实不在少数,女人是不是也是如此,幹哉不知道一般人是怎么认为的,但他觉得月世界的确是迷上了十四郎。如果她知道十四郎只是个中学生小屁孩儿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幹哉真的很害怕。
  “月世界也许会想要报复”
  “也许会产生报复心吧”
  “会不会想去杀十四郎,或者说放火烧了他家”
   “这也难说。。。没准会这么想,因为你干的事情跟诈骗差不多嘛”
  馬島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杯子,递给了幹哉。幹哉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咖啡非常苦。
  “不过对方只知道你叫十四郎吧,不可能采取什么实际行动,当然也不是说这样就没事了。。。总之你在对方平静之前,诚心诚意地一直道歉,道歉还是有机会的”
  “月世界有可能知道十四郎的住所”
  幹哉他们玩儿的网络服务,设有可以匿名交流的BBS,不过并不是所有的服务都可以匿名使用,有些服务要求提供公开会员情报。
  公开的会员情报,包括会员登录的真名和所在城市。
  幹哉用的是馬島的ID,不过并不是未经许可就使用的,而且也没想过上网干什么坏事,最初也没打算沉浸在网络世界中,只不过出于一点点想要一探网络世界的好奇心,只想各处转转就满足了。看过一圈就完了,即便有对十四郎这个人感兴趣的人,从ID搜索到他真名叫馬島新人,也不可能会有什么麻烦。所以幹哉在刚开始上网的时候就公开了个人情报,因为这样可以自由使用很多服务。之后就是频繁在公开和非公开之间切换,虽然发现了一些本来非公开不可以享受的服务,实际上非公开也可以用,在这之前的约一个月,他一直都公开了自己的情报。
  虽然他与月世界变得熟悉是在那之后,不过已经在BBS上交流过了。
  如果月世界在与十四郎熟悉之前就对十四郎感兴趣了,一定可以很容易就知道十四郎的会员情报。
  十四郎的ID登录名是馬島新人,住所是八王子市。
  幹哉告诉馬島,月世界有可能以为十四郎就是馬島新人。
  “月世界如果看过十四郎的会员情报,肯定会以为十四郎的本名叫馬島新人、住所是八王子市。”
  馬島摘了眼镜,揉着眼头说:
  “馬島并不是个常见的姓氏啊,如果知道住在八王子,一查电话本。。。。”说到这儿馬島的肩膀抽动了一下,“真是把我给卷进麻烦里去了”
  馬島抬起头,盯着幹哉问:“那你想到什么解决方法了吗?”
  “虽然很过分,不过我觉得是最好的方法了。。。。可以不伤害月世界”
  幹哉涨红了脸,低着头说。
 “什么方法,有这么好的方法你倒是说说看吧”
  幹哉犹豫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如果我说自己就是十四郎,月世界肯定会暴怒的,不过如果馬島老师你作为十四郎出现的话,她就不会生气了吧”
  三十岁的补习班老师,名字叫馬島新人,还是个高个子戴眼镜的瘦身男。。。这就是月世界所相信的十四郎的样子。
  月世界与十四郎的聊天记录全都保存了下来,幹哉对月世界的了解,也只限于这些,同样这也是月世界对十四郎的全部了解。
  十四郎本来就是只存在于网上的虚构的人格,看过十四郎在网上发言的人,谁都有资格做十四郎,幹哉如此牵强附会地认为。十四郎是馬島也不坏,只要幹哉和馬島统一口径,假的就变成真的了。
  十四郎的设定本来就有很多是以馬島为原型,即使馬島与十四郎并非完全一致,但两个人的差距比幹哉和十四郎的差距要小的多。

3
  月世界和十四郎约好在咖啡店Gallop见面。
  “你也要一起来。” 在去见面的那天,馬島这么说,“因为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突然一个中学生蹦出来说自己就是十四郎,对方一激动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在昨天之前都准备由我来扮成十四郎。但是,还是觉得骗人不太好,一旦败露了会更加伤害对方了”
  幹哉低着头。
  “坦白一切,去道歉吧,我也跟你一起去道歉,怎么样,拿出勇气来”
  馬島拍拍幹哉的肩膀。
  约定的时间是三点半,在去往见面地点的路上,为了买本杂志作为十四郎与月世界互相认出对方的记号,去了趟书店。
  幹哉他们三点二十分到了Gallop,幹哉让馬島把杂志藏到包里。
  “为什么?”
  “总之先确认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吧”
  馬島皱着眉,露出生气的表情,不过很快就和颜悦色的说:“也好”。
  馬島点点头把杂志放进了包里,率先走进了Gallop,幹哉心扑通扑通悸动着,跟在后面。
咖啡店分成门口附近昏暗的座位和里面靠窗亮堂的座位两部分,中间用挡板隔开。至少在挡板前面没有月世界的身影,一看就知道了,那里只有中年男人。
  月世界是二十八岁的女性,在证券公司工作,这只是月世界自己说的,不过幹哉相信她没说谎。特别是确信她肯定是个女性。月世界的会员情报也是公开的,幹哉用ID搜索到她的登陆名是石田恵子,那恐怕就是她的本名吧。
  虽然和月世界约好了见面,不过幹哉却不想先被对方发现,他想先确认对方,慢慢观察月世界是个什么样的女性。
  所幸窗边的座位也没有月世界的影子,幹哉如此判断,有几个中年妇女,不过里面不像是有月世界的样子。
  幹哉松了口气,拉着馬島走到了最里面的桌子旁,馬島坐在椅子上深深叹了口气,幹哉坐在了正对着馬島的位置上。
  幹哉叫了咖啡,馬島叫了红茶,一边不停看表,一边等着月世界出现。
  三点三十五分,一个年轻女孩绕过挡板走了过来。
  她穿着马海毛上衣,套着淡黄色的外套,穿着短裤,配高跟长靴,幹哉向她看去,她好像在找什么人东张西望着,幹哉与她目光对上了,她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这是月世界?虽然一瞬间是这么以为的,可是留着茶色的短发、戴着耳环的这个女性容貌很端正,身材也好,月世界说过自己对外表有自卑感,不可能是这么漂亮的美女,幹哉想象中的月世界,是个更加土气、容貌普通的女性。
  “不是她吧”,幹哉自言自语了一句,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
  她在假花装饰的对面的一个坐位上坐了下来,从手袋里拿出香烟盒打火机,店员拿来了菜单,她看都没看点了柠檬茶。
  假花装饰的对面她的手在动,拿出了什么杂志。
  幹哉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
  “那人是月世界?”
  幹哉不禁低语道,重新面向对面,发现馬島正盯着他,幹哉从馬島的眼睛中看出了慌张的神色,馬島赶紧垂下了眼睛。
  “那本杂志。。。那是月世界”,幹哉说。
  “是啊”
  馬島从包里拿出杂志站了起来。疑似月世界的女性,看向了馬島,可能是突然站起来的高个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馬島站在她的面前,把杂志拿给她,问:“你是月世界吗?”
 “啊,对”,女人回答说。
  “我就是十四郎,本名是馬島新人。”
  “哦哦”
  女人困惑地看着馬島身后,幹哉跟在馬島后面走了过来,馬島回头看了眼幹哉,立即转头看着女人说:
  “这位是我教的英语补习班的学生,那个。。。是刚才偶然碰上的,让他陪陪我打发时间。。”
  馬島回过头给幹哉使了个眼色,说“你跟朋友的约会要迟到了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4
“昨天后来怎么样了?” 幹哉问。
 馬島拿着红圆珠笔,盯着笔记本,表情凝重。
 “去旅馆了吗?”
 “你在说什么”,馬島的脸红了。
“结果馬島老师准备装十四郎装到最后吗?”
 “是啊,我觉得这样做会比较不容易伤害对方”
  “今后你要跟她交往吗?”
  “谁知道呢”
  馬島咬着嘴唇,皱着眉头。幹哉觉得他似乎要是不在脸部肌肉使点劲,脸会变得很松垮。
  “真是个美女呢”
  “恩”
  “你喜欢她吧”
  “这里写错了,用了两个动词”
  “本来应该是我和她交往的也说不定呢”
   馬島盯着幹哉,“那么你要现在就去跟她说出真相道歉吗”
   “这样做可以吗?”
  幹哉咧嘴笑着看着馬島,“要是知道馬島老师并不是十四郎,那个人没准会改变心意哦”
  “已经改变了”
  “唉?什么意思?”
  “她跟我说今后做朋友。所谓喜欢啊,爱啊,其实不过是她自己单方面在幻想罢了,实际见面激情就没有了。。。。这不是很好嘛,不是吗?”
  幹哉老实地相信了他的话。

5
在高中入学考试结束的那天,馬島叫幹哉来家里开庆祝派对。
  一进玄关,一股香味扑面而来,穿着围裙的馬島站在那里。
 “有个人想介绍给你”
  从厨房里有个女人探出头来,幹哉记得这张脸,她穿着弯月图案的围裙。
  “这是我的学生幹哉君”
  “之前见过一面呢”
  “是啊”,幹哉惊慌失措的说。
  他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月世界。
  “她是我的。。。算朋友吧,石田恵子,今天说是要来帮忙做饭的“
 幹哉想,他们两人应该是朋友以上的关系吧,不可能是单纯来帮忙的。
  “今天是预祝你合格,敞开了吃吧”,馬島领着他来到了餐厅。
  幹哉呆呆地随声附和之后,用只有馬島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和她交往吗?”
  “恩,是这样”
  “十四郎的事情。。。”
  “别在她面前提这事儿”
  “你没跟她说实话”
  “本来要说的,但是被你阻止了啊”
  馬島接过石田恵子从厨房隔着台面递过来的菜,摆在了桌上。
  炒鸡肉、炒蔬菜、牛肉卷、奶汁烤菜、土豆沙拉、番茄汁意大利面
  “希望可以和你口味”,馬島说。
  “馬島做菜很棒哦”,对于石田恵子的称赞,馬島苦笑着说:“我只是剥土豆皮,煮西红柿什么的”
  菜的味道棒极了。
全部品尝一遍后,幹哉特意说:
“太好吃了,我不是说客套话”
 幹哉面向石田恵子说。石田恵子回以微笑。幹哉觉得真是美丽的笑容。
 石田恵子的目光转向馬島,两人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
 幹哉胸口变得苦闷起来,他很嫉妒,本来石田恵子喜欢的对象,不应该是自己吗。。。
 “你之前说的那个补习班已经定了吗?”馬島问。是发觉两个人恍惚中注视太久了,为了掩饰尴尬才脱口而出的吧,话题很突然。
  那个补习班是幹哉高中入学后准备去上的,因为报名的人数众多,甚至还要考试才能进。不过幹哉靠父亲的关系走后门免试挤了进去。
  “决定了,不过前提条件是要高中考试合格”
  “是吗,那今天可能是你最后一次来这儿了”
  在“最后”那里特意加重强调了一下。
  幹哉想,这该不会是命令我以后不要再来了吧。石田恵子与馬島交往的契机,是幹哉的谎言。如果馬島不准备让她知道这件事的话,那么对于馬島来说,幹哉就是个危险的存在了。石田恵子与馬島在交往,但那是因为石田恵子以为馬島就是十四郎吧,如果她知道真正的十四郎是幹哉的话,馬島一定会为难的。馬島担心幹哉说出去吧,肯定是这样。
  
  “今天谢谢款待了”
  幹哉一边在玄关穿鞋一边说。
  “没什么,那,再见了”
  馬島伸出右手想跟他握手,幹哉觉得有点夸张,但还是握住了他的手,并看着石田恵子的侧脸。她一直在盯着馬島的背影,吃饭的时候,之后聊天的时候,她一点都不在意幹哉的目光,一直不停地用炽热的目光注视着馬島。感觉她真是特别喜欢他呢,迷上馬島了。但是这是因为她以为馬島就是十四郎吧。
 “今天非常感谢”
  “下次不是预祝,办个真正的庆祝派对吧”

6

幹哉顺利通过了高中入学考试,庆祝派对在幹哉家举行。当然邀请馬島了,也邀请了石田恵子,但来的只有馬島,
“今天她有别的事”
馬島这么说的,但幹哉却很怀疑,是因为不想让我跟她见面吧?
他在担心幹哉说出十四郎的真实身份,如果她知道了谁是十四郎,一定会责备馬島骗了她, 然后会离开馬島,因为她爱的并不是馬島,现在爱的也是十四郎。
如果不是以为他是十四郎,石田恵子根本不可能会喜欢上馬島,馬島的长相并不讨女孩子喜欢,性格也不外向,也难以想象是那种会主动追女孩子的人,石田恵子之所以会喜欢馬島,是因为她相信馬島就是十四郎。
跟月世界在网上交流的十四郎,明明其实是我。。。。幹哉的心中卷起了一阵堵心的漩涡。
馬島抢走了我创造的十四郎这个人格,还把月世界石田恵子据为己有了。。。。幹哉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恋人被抢走了一样,不,不仅仅是感觉,实际就是如此啊。

临走的时候,幹哉答应了馬島要他今后也好好学习的叮嘱,然后问他:
“你和石田小姐打算结婚吗?”
“恩”,馬島歪着头说:“这个。。。不好说”
 “你没有跟石田小姐说那件事吗?”
 “那件事?”
 “真正的十四郎是谁”
 “那件事不早已经过去了吗,别再提了”
 不能不再提,因为她爱的是十四郎,也就是我。。。。幹哉在心中如此呐喊着。

7

  “我当你的电脑教练吧,十四郎要是一点不懂电脑会很奇怪吧”
  “我自己在学,没关系的,已经会用了”
  “下次可以去你家玩儿吗?”
  “最近有点忙,有空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就这样,馬島开始明显地回避幹哉。

  在高中开学典礼的前一天,幹哉来到了馬島的公寓,事先没有约好,完全是不请自来。幹哉有预感石田恵子就在馬島的房间。
  一想到馬島和石田恵子XXOO的样子,幹哉的心情就很糟糕。
  敲门之后来是石田恵子来开的门。可能是因为只是略施粉黛吧,跟之前的样子有点不一样,眉毛稀薄,五官也不是那么立体,不过仍然是相当有魅力的容貌。
  “我正好路过附近,想来看看”
  “请进”
  穿着运动服的她,双峰傲人,从短裙里露出的美腿又细又长。月世界说过自己对容貌有自卑感因此不敢谈恋爱,不过到底她觉得自己哪里不如别人了啊。。。。。。幹哉真想直接问问她,但是在这之前,还有必须要告诉她的,真正的十四郎是谁。她听了会有什么反应呢?大怒?还是以为我在开玩笑一笑了之呢?还是,说着“是这样啊,原来你才是十四郎,终于见到你了,我爱你”,然后拥抱幹哉呢。。。。。。不会的,幹哉打消了浮现在脑海里的这个情景。
  “他出门了,一会儿就回来”
  石田恵子把幹哉留在客厅,消失在了厨房里,连着客厅和卧室的门开着缝,幹哉不由地往里看了眼就赶快把目光挪开了。床上的被子和床单很乱,仅仅如此就已经让幹哉躁动了。馬島就是在那张床上跟石田恵子上床的吧。。。。。幹哉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人抱在一起的样子,不由自主咬紧了嘴唇。和石田恵子上床的,本来不应该是馬島,而应该是十四郎。
  幹哉心情不快地坐在椅子上。石田恵子端来了咖啡,幹哉隔着桌子与她面对着面。
  幹哉发现自己一直在盯着她的胸部,赶忙转移了视线。
  “开学典礼是什么时候?”
  从这句话开始的闲聊完全是放空状态,对方说的话,自己说的话,都只在幹哉的脑子里停留了一下,就马上消失在无意识的世界中了,但是,对方突然低语的一句话,却深深刻在了幹哉的脑子里。
  “你对于月世界是怎么看的?”
  幹哉的意识鲜明了起来,他在反复琢磨着石田恵子的话。
  “你不是喜欢月世界吗?十四郎君”
  幹哉咽了口唾沫,说:“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吗,我就是十四郎”
  幹哉挺直了腰杆,注视着石田恵子,她略微歪着头,盯着幹哉的眼睛。
 “馬島老师告诉你了”
  石田恵子点点头。
  “是吗”,幹哉叹了口气,“你已经知道了,没错,我才是真正的十四郎,跟月世界在网上聊天的是我”
  “月世界喜欢十四郎喜欢的无以复加,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月世界以为十四郎也是这样”石田恵子表情悲伤地低垂着眼帘说,“但是你却并不是这样,你只是在戏弄月世界,根本不喜欢她”
  “不是,不是这样的” 幹哉大声说,“喜欢她,爱她,所以才不能见面,因为我不并不是月世界想象中的那样,现实世界的十四郎,只是个中学生,不管怎么想,她都不可能会搭理我,就因为这样才放弃的”
  幹哉并没有完全说实话。的确他喜欢她、爱她,但是当她要求在现实世界见面的时候,幹哉的感觉却冷淡下来了。并不是他放弃了月世界,而是因为害怕而推给了馬島。但是现在非常后悔。
  “你说爱月世界,只是随便说说的不是吗,其实只爱了那么一时”
  “我没有骗你,我到现在都对你。。。。”
  “你还爱我吗?”
  “是的”,幹哉的脸滚烫,太阳穴处脉搏剧烈跳动着。
  “你爱的是月世界吧,我并不是月世界”
  “的确你跟我想象的月世界不一样,不过和你见面之后,我更加喜欢你了”
  “也就是说你喜欢上了我的外表?”
  “是的”
  “月世界坦白对自己的容貌没有自信,因此什么事情都无法变得积极,即便是这样的月世界,你也爱她,没有被外表所迷惑,月世界以为你是这样的人”
  “到底有什么不满呢?你是这么漂亮”
  石田恵子叹了口气低下了头,露出了颈部,香水的淡淡的甜味刺激着幹哉的神经,幹哉突然产生了一股冲动。
  “我一直在思念着你”,幹哉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她跟前。石田恵子惊讶地抬起头。
  “你真过份,撒谎心平气和的伤害别人”
  “我说并没有撒谎,我真的喜欢你,之所以没有坦诚相告,只因为我以为你不会搭理我这样的小孩儿”
  幹哉想要搂住石田恵子的肩膀,石田恵子快速躲开了,并跑向了大门口,幹哉拦在她面前,想要强吻她的冲动贯穿全身。
  石田恵子一把推开了他,幹哉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感到有人从背后把他翻了过来,回头一看,他的脸色变得铁青。
   身材高大的馬島站在门口,紧握拳头,浑身发抖,虽然平时馬島很温和,跟暴力无缘,但这时候幹哉觉悟到怕是要被他打了,屏住了呼吸,胸口直发疼。
  “出去,滚出去,再也不要来了,别再让我看见你”
  幹哉逃了出去。
  此后幹哉与馬島新一和石田恵子再也没有见面。
  幹哉听说馬島关闭了补习班,离开了八王子。
  
8

一年后,幹哉收到了一封信,寄信人是月世界,没有写地址。幹哉不知道事到如今还要跟他说什么,疑惑地打开了信封。
“突然收到这封信你一定很惊讶吧,十四郎,你还好吗,也许事出突然会吓你一跳,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不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了。
  十四郎,你骗了月世界,但是,我也没有资格责备你,其实我也骗了你。
  月世界与十四郎在网上相遇并不是偶然。
  幹哉君,我在现实世界遇到了你,并喜欢上了你。但是,在现实的世界我无法成为你的恋人,因为现实世界的我,是个男人。石田恵子是我朋友的名字,我为了扮作女人跟你相遇,以石田恵子的名义开始上网,创作出了月世界这个虚构的存在。
  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吧,月世界就是馬島新一。
  我买了笔记本电脑并放在了卧室,电话线本来就有两条,补习班公用的和我私用的。在起居室跟你聊天的月世界,实际是在卧室的我。对不起,我骗了你,但是并不是想戏弄你。
  我从很久以前,内心就是个女人。
  比起女人来更喜欢男人,如果仅仅如此的话,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是没什么不方便的,但是,我却和这些人还不一样,我连身体都想变成女人。
  我曾经认真考虑过做性转换手术的事情,但是我的身高在男人里都算突出的,即使做了手术,恐怕也难以作为女人融入社会,因为我放弃了。我决心做个男人。但是,内心却一直是个女人。认识你之后,我的女人心躁动了,大概也因为这是我最初和最后的恋爱吧
  我得了绝症,医生说活不久了。于是我想留下最后的回忆,而加入了网络的世界,在那里我可以忘记自己的肉体,作为一个真正的女人,跟你交流。我生下来第一次做了回女人,真是无比幸福的时光。
  本来这样就应该满足了,可我还想要更多,我逼着你要与你在现实世界见面。
  你拒绝了,并且拜托我----馬島新一去代你见面。虽然我很难过,甚至当场差点哭出来,但我觉得这样也好。假如你答应下来与我见面,我大概也不会去见你的。见了面你就会发现,月世界其实是没有肉体的。
 扮作月世界和你聊天的时候,我忘记了自己的身体,身心都变成了女人。但是这个身体是虚幻的,明明心里明白,却还想要与你见面。
 我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我再次意识到这是现实世界中无法成就的恋爱,于是准备给月世界和十四郎的关系画上终止符。
 你好像害怕月世界不是正常人,我无法就这么结束,我希望月世界这个女性,能以美丽的姿态留在你的记忆力。
 你以为是月世界的那个女性,是我的青马竹马石田恵子。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她,她也喜欢我。但到了高小的时候,我才发现了真正的自己。我对她的好感,实际是一种憧憬,我想变成她的样子。这种感觉我羞于启齿。我隐藏了自己的本性,一直跟恵子亲密交往着,对这种连接吻都没有的柏拉图式关系,恵子大概以为是因为我比较晚熟吧。高中毕业典礼那天,在恵子的追问下,我告诉了她实情。她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骂我是变态离开了我。
那天我自杀未遂。她可能觉得是因为自己说了重话才害我自杀的,她来医院看我,两个人聊了很多。她说,虽然现在很难做到,但觉得自己总有一天可以把我当成和她一样的女人看待。现在石田恵子,是我独一无二的还朋友。
我去拜托她扮作月世界与你见面,如果你们慢慢聊的话,恐怕你就会察觉到她并不是月世界了吧,不过我制造一些状况让你以为石田恵子就是月世界,然后再疏远你的话,你应该就会相信了吧。这样一来你与月世界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在你眼里会闪耀出新的光辉把。
你开始更加喜欢月世界了,我以为这样我就满足了。
但是我错了。我更加思念你了,但是又已经不能再作为月世界和你在网上聊天了。我很痛苦,再加上命不久矣,甚至想一死了之了。之所以没有自杀,是因为石田恵子来我家找我了。她知道我得了绝症,也知道我喜欢你。
恵子说,去坦言相告吧,喜欢别人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不去说怎么知道。他不是说了,喜欢的是月世界,是你的内心吗?
她这么说着准备了那个派对。
她一直冲我使眼色,催我赶快告白。但我还是没能做到,因为我知道只会变得更惨。你关注的是恵子,并不是因为她是月世界,而是因为她是个漂亮女人。
月世界是我创造出的虚构的存在,我本来想把恵子的外表赋予月世界,留在你的记忆里。月世界是实在的,石田恵子是虚构的。但是对你来说,石田恵子才是现实存在的,那是当然了。
在你的记忆中,即使有馬島新一和石田恵子,也没有月世界,你与月世界在网上的回忆,全部成为了石田恵子的。
现在我要把你记忆中的月世界,从石田恵子那里取回来。所以写了这封信。如今知道了真相的你,与月世界的回忆一定会快速褪色、甚至腐烂变质,开始散发出腐臭了吧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美的人企图以美丽的姿态留在你的记忆里本来就是错误的。现在你脑海里的月世界,才是真实的月世界。即使那样我也不在乎,请你记住我。
                                                    月世界”

幹哉的眼里涌出了泪水,但是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泪水,幹哉自己也不清楚。
tokyoboots
作者tokyoboots
8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tokyoboot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