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继续汗颜的阅读记录

林愈静 2012-12-27 16:28:36


(图片from hecaitou.com)


2011年末时发愿要在新的一年,多读几本书,结果比去年读的还少,少到屈指可数,少到可以为每一本读过的书,写读后感。

2012年读的书,大都是消闲,没时间学习,没时间深沉,这样的生活,可谓质量不高。这不仅仅是因为做了父亲,而是自己没能沉下心来--稍有空余时间,用来电影了。

检视了一下,没什么震撼的书,《×××传》(注:诺奖得主)算一本比较特别的书,和莫言获奖相比,他和他的家人,凄凉的多。掩卷之后,想起《天与地》的主题曲:如果命运能选择。他获奖当天,我刚好在HK,旺角行人专区摆了街站,金钟(作为经常约他稿的编辑),程翔(同病相怜的政治犯),刘青山(同病相怜的政治饭)讲了话,当然,少不了破锣嗓子大大声的黄毓民,他们讲了什么,我记不得了,那时候下午的太阳很大,想到人仍在狱中却感到冷。

这本书是我帮@黄阿狗 买的,到深圳的地铁上,看完了最后的章节。不是很喜欢余JIE的文笔和抒情,但大致上提供了不少新的事实,足以帮我厘清对那些年那些事的一些疑惑。用微博的方式写完了观感,当然,只能在twitter上发了。

《东莞的森林》,果然名不虚传,很好看,也非常的香港。看的时候记录了不少点滴要写,却一直没时间写,到现在,电影已经上映,已经下载看完,书和电影都不错,想写一写观感,还是找不到时间。

读了苗炜的新短篇小说集《黑夜飞行》,这本书带给我极大的阅读快感,不是那种读畅销书像《乔布斯的秘密日记》所能提供的。写了观感,现在再回头看,可能有点夸大其辞,但表示赞同时,通常会过火,是常态,通常我会等一等,冷却后再写观感。这本小说集让人明白,40岁的人写的小说和20几岁的人写出来,大大不同。从《一个》创刊起,每天都会看,《一个》推出的作家,和《独唱团》时代差不多,是年轻人的习作,但大部分都仅仅是习作而已,不好看,我不喜欢,快进看完,或者看一段就放弃,这种习作应该锁进抽屉,然后开始写下一篇,一直写到四十岁,哈哈。

《世间的盐》《圣人请卸妆》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风格,前者是纯正的汉语,后者是新时代的佼佼者,与现实接轨。语言反映思想,前者掌握不好就会变成酸腐,而后者则代表肤浅--无论多么高明,但我还是挺喜欢后者,作为一种消闲,去到了极致。《世间的盐》,看多了会感到一丝丝做作,阿城很聪明的停笔,在他表达完毕之后。
同样的问题,吴念真也逃脱不掉。
还看了两本报道集:《不上流不下流》和《腰斩哪吒》

这就是去年看过的书,一巴掌就数完了,实在惭愧。
香港书贵,房间小,我还是买了不少书,没时间看,在香港,土地很贵,因此房子很贵,人工很贵,因此书很贵,但最贵的,其实是时间。

无论如何,都要抽时间多读几本书了,我个人从未像这两年读这么少的书,我觉得,除了专业书,一年至少要精读15-20本书,否则,就是荒芜的一年。

去年没读完的书:
《Nothing to envy》(我们最幸福)
《The Party》(中文是敏感词)
<太后与我>(港版)

前几年的阅读记录。
林愈静
作者林愈静
715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林愈静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