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鲁门卡波特和玛丽莲梦露

朱酱 2012-11-29 22:01:39
据说杜鲁门卡波特当年得知好莱坞的当红玉女奥黛丽赫本要扮演自己《蒂凡尼的早餐》中的女主霍利时,非常的难过。他笔下塑造的这位纽约美少女,内心怀揣着卡哇伊的梦,表面上却是一个虚荣又浮夸的bitch,而靠清纯天使颜上位的赫本则根本不符合bitch这个形象。在杜鲁门卡波特眼中,只有自己的好基友玛丽莲梦露才能完美诠释这个角色,当然我们并不是说梦露就是个bitch,因为只有50年后的艾薇儿才知道谁是bitch。但是从卡波特后来的一些访谈和文章中不难看出,霍利这个角色就是为梦露写的,或者说写的就是梦露这位老基友。

虽然最后迫于制片方和投资方的压力还是启用了赫本扮演这个角色,并且出于赫本的市场定位等等各方面的问题,霍利这个角色最终被塑造成一个有点腹黑的萌系少女,结尾也被乱改一通,寻找喵星人的霍利和男主在雨中的拥吻成为好莱坞的经典浪漫桥段,一曲月亮河也是彼时今日诸多多情男子的求爱保留曲目。影片在世界范围内大获成功,每年都要被CCTV6用字正腔圆堪比《闪闪的红星》的国语配音放至少一遍,而且就算你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也一定会对赫本头戴金冠,身袭黑色小礼服,站在蒂凡尼玻璃前吹烟斗的卖萌形象多多少少有点印象。

但是对每一个偏执的作者来说,只要自己不满意,其他都是扯J8蛋。不管TVB95神雕给我们留下多少美好的回忆,金庸先生对当年还白白嫩嫩的古天乐根本不屑一顾,认为刘德华身上的那股邪劲儿和大雕鼻子才配得上他笔下的杨过。远的不说,你看人家郭敬明找杨幂拍《小时代》有考虑过你们这帮清新逼的感受么?!

卡波特自己也是个偏执的人,不偏执的人写不出《冷血》这般成疯成魔的作品,但是在好莱坞的名利场倾淫那么多年,再偏执,规矩还是懂的。再说卡波特自己又是那么虚荣的一个人,这是众所周知的,有人说《蒂凡尼的早餐》中的霍利也许不是梦露,而是卡波特自己,虽然这句话就像“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一样让人倒胃口,但是却不值得否认。他们都敏感,浮夸,浪荡,热爱交际内心空虚,又都善良——那种喜欢小猫小狗的善良,在卡波特自传性的小说《圣诞忆旧集》中,屌毛还没长齐的卡波特就常常睹物思情,遇上逼大点事就开始内心翻涌,双目划翔。但是在他短暂璀璨的创作生涯中,我们却无法对他使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说辞。判断一个人是否“强说愁”也很简单,就看他是否能完整的分享他的故事,如果一个人连牢骚都不会发,那还抒个屌情呢?梳个屌毛还差不多。而像卡波特这种作家,几乎一半作品都是自己为原型的传记式文学,看着那满纸心酸泪,你丫好意思说人家是“强说愁”么。正是这种近乎赤裸裸的告白,让卡波特所有的自我解剖都显得那么诚实和真实。

伟大的武侠小说作家古龙曾经说过一句话:两个档次相差很悬殊的人可以成为朋友,却绝逼不能成为对手;能够成为对手的俩人,档次一定差不多。这句话没记错的话说的是《武林外史》中沈浪和熊猫儿以及王怜花的关系,沈浪是一个完美的男主设定,出身显赫武艺高强,智商奇高左拥右抱,而熊猫儿江湖草莽一个,性格豪爽但是比较二,水平比较一般,但是和沈浪是好哥俩;反观王怜花其他设定和沈浪差不多,就是内心黑化了,所以和沈浪是对手,而且是水平很高的对手。这句话我自己是非常认同的,决定两个人是否成为朋友的差不多只有价值观这一条准则,和其他事情关系不大。

这点在卡波特和梦露身上体现的特别明显,他们有点类似于《失恋33天》那种宅女和男闺蜜的关系,但是又比那种关系稍微纯洁一点(考虑到电影的结局,可能纯洁了不止一点点),原因就在于人家卡波特真的是个GAY……所以可能无论世界上有多少男人想把小火车开进梦露的小山洞,卡波特还是把人家当做一个好丽友好朋友。在卡波特所公布的他和梦露的一段私密对话中,他又像一个屌毛没长齐的逼孩子一样打听着梦露最隐私的秘密,本人作为一个有点八卦的男性,简直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这段对话中,他们毫无顾虑的讨论着梦露的炮友和卡波特的基友们,想想他们也许在分析阿瑟米勒的做爱技巧如何就够叫人激动万分的了,wow,那些在泡沫美国流光溢彩的时代巨星们像玩偶一样在俩人的吐沫星子里被无情的调戏着。在卡波特笔下,小bitch梦露因为没化妆而惆怅却让人觉得更加楚楚动人,因为发自内心的虚荣和敏感而被这个世界所宠爱,也许就是梦露真正的魅力所在。那篇对话的最后,惆怅的梦露问卡波特:“如果有人问你玛丽莲梦露是怎么样一个人,你该怎么说?”

而卡波特,这个上世纪和海明威齐名但是其实从艺术层面上完爆海明威十条街、最饱受争议的、最热爱自己事业、最潇洒浪漫、最屌的美国作家回答:

“我会说,你是个美丽的女孩儿。”
朱酱
作者朱酱
34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朱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