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昆汀塔伦蒂诺On Playboy magazine

F.C. 2012-11-16 12:23:53
原文地址

— 与全宇宙最怪咖的导演进行的面对面访谈,讲述他“越血腥越够味”的暴力哲学;篡改历史的各种趣味以及他希望自己的导演生涯最终走向何方

在《杰克布朗》上映六年之后的2003年,Playboy对昆汀塔伦蒂诺进行了一次采访。那时他正在忙活着《杀死比尔》上映的事,与此同时外界也对昆汀提起了一个疑问:这个打破常规,以《落水狗》和奥斯卡得奖影片《低俗小说》将犯罪类型电影彻底革新并导致了一股跟风浪潮的怪咖导演,能够将自己的这股势头保持下去吗?

当看到乌玛瑟曼在《杀死比尔》中,扮演一名因在自己的婚礼遭遇了大屠杀从而在复仇之路上大杀四方的新娘的时候,答案无疑是肯定的。九年过去了,没人会再质疑昆汀的执导能力。昆汀专利式的电影准则包括了对现有电影类型进行重新改造;在影片里面埋藏大秀自己“人肉电影百科全书”的彩蛋和总能够在既注入自己独特的个性和扭曲的世界观之余获得大牌明星的青睐的人物对话。伴随着他张扬的人格魅力,昆汀成为了为数不多凭着自己的名字便能带来票房轰动的导演。在与Miramax之间的协议中获得对自己作品最终剪辑权后,昆汀创作出了属于自己的电影教义:他的电影里充斥着大量恶心的只属于昆汀自己的电影元素,而这样的一种自主权是很多电影导演所梦寐以求的。除了与好基友,《杀出个黎明》导演罗德里格兹共同制作的B级电影致敬录《刑房》之外,昆汀每部作品都在票房上获得了好成绩。(明显是忘了还有个《四个房间》啊)

在《杀死比尔》之后,昆汀甚至是大胆地篡改历史,在《无耻混蛋》这部充满着暴力与意淫的电影里把希特勒与他第三帝国的亲信们活活烧死。《无耻混蛋》总过获得了8项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其中,克里斯托弗·瓦尔茨因此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小金人)并在全球获得了3.21亿的总票房,成为了迄今为止昆汀最卖座的电影。如今,昆汀带着最新作《被解放的姜戈》卷土重来。就正如当年《无耻混蛋》想写成一部《十二金刚》式的电影那样,昆汀在写《被解放的姜戈》的最初目标便是拍摄一部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只不过这次,他把故事背景设置在了内战前的美国南部,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被兼任赏金猎人的牙医(克里斯托弗·瓦尔茨饰演)所解救并传授赏金猎人技巧的黑人奴隶(杰米·福克斯饰演)。农场主(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在购买了他的妻子Broomhilda(凯丽·华盛顿饰演)后把她当做性奴进行奴役,姜戈与这位农场主的冲突故事因此开始。电影里对于女性奴隶为其拥有者提供性服务以及男性之间你死我活的决斗必定会引起非议,不过这般的敏感主题对于昆汀来说也是一次新鲜的尝试。

我们最近派记者Michael Fleming 前往与这位集编剧与导演于一身的男人进行了一次访谈。Fleming在发回来的报道说:“昆汀,今年49岁,这位在中国拍摄《杀死比尔》时对中国长城着了迷的男人,早已从当年那位讲述出租车司机间斗殴故事的电影人成长起来。我们约定在他洛杉矶比佛利山上那间可以饱览比佛利山庄美景的住宅内进行采访。当我驱车开往他家后首先注意到的第一样事情便是那部配色俗丽的猫咪小车(Pussy Wagon),就是乌玛在《杀死比尔》中开的那部亮黄色的雪佛兰Silverado SS。除此之外,便是一个汽车电影院的(drive-in movie theater )的标志,来自于《刑房》的电影道具。

“他家到处充满着那些电影纪念品。一些鲜见电影的海报——譬如说《孩子不能同鬼玩》的海报就高高地挂在了一面墙上,而且我想我也无意中撇到了无敌浩克的那两只巨型绿手。从这也可以看出,昆汀就是一个从各式各样的电影汲取营养的单身汉子,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妻子能够忍受这堆奇离古怪的东西”

PLAYBOY(以下简称P):那部放在车道的猫咪小车,真的是《杀死比尔》里新娘开的那部吗?
昆汀(以下简称昆):当然!

P:你开过它吗?
昆:我已经有一阵子没玩过它了。在我拍摄完《杀死比尔》后由于放的时间太长了它的外观变得有点糟,最近我们才帮它重新打理干净。

P:如果是出于谨慎考虑的话,我想这是一部最适合昆汀塔伦蒂诺开的车子。
昆:不,不过我想如果是为了显摆的话开这部车出去一定很棒。把车窗弄下来在马里布大道(Malibu位于洛杉矶郡西部)开着这部车大摇大摆,然后人们会说:“嘿,那家伙是昆汀哎!”这一定非常有趣。

P:在《无耻混蛋》当中,你让那帮把纳粹剥头皮的犹太士兵把希特勒给杀了。而在《被解放的姜戈》里面,你让一名获得自由的奴隶成为了一名赏金猎人,与把他妻子当做妓女的奴隶主进行斗争。好莱坞一直在循环利用同一故事的不同元素,就好比说《爱丽丝梦游仙境》和《绿野仙踪》一样。你是在创作一个创新的修正历史的故事,让那些在那段黑历史中的受害者翻身做主人吗?

昆:创新与否应该是由观众来决定的(暗示自己当局者迷,还是昆汀自己扮谦虚?),不过这正是我努力奋斗的目标。我写这部电影部分是因为我自己想看这么一种类型的影片。很多时候你看电影总能够猜到剧情如何发展。而总有那么一段时期的电影是不走寻常路的,当你不知道故事走向该作何发展的时候便意味着这是一部摆脱常规枷锁的电影。虽说这样的故事大多数是机缘巧合造成的,就像你走进禁区的时候完全没想好该怎么走出去就走进来了。尽管如此,它也是摆脱了常规定式。我想,为什么不以我的方式来讲这些类型的故事呢?以我的方式讲述一个过程充满着困难险阻最后却能大团圆结局的故事。

P:什么样的电影让你想到了这么一个主意?
昆:拍摄《无耻混蛋》的时候,是1942年《希特勒:死或生?》给予了我灵感。那时候美国刚刚对德国进行宣战,一个有钱人悬赏百万美金要希特勒的项上人头。三个帮派分子为此设定了一个谋杀希特勒的计划:他们跳伞到了柏林,并且排除万险接近了希特勒。那是一部开头很严肃后来就变得滑稽可笑的怪咖电影。里面关于他们找到希特勒后把他海扁一顿的场景十分逗趣:他们把他的小胡子给刮了,剃了他那樶头发,脱了他的元首服,这样他就和平常人无异了。纳粹士兵在此时出现了,而此时一点都不像希特勒的希特勒对着他们嚷嚷:“嘿,是我啊,你们的元首!”然后那帮纳粹士兵又把他海扁了一顿。看到这里我就心想:喔,这还真TM异想天开啊

P:当观众们看完《无耻混蛋》以后,他们的反应通常都是:等等,能像昆汀那般胡来篡改历史的吗?
昆:那绝对不是我写这个故事的初衷——甚至是在我写完前的前几个分钟我还没想过要把他给杀了。我终日伏案写作并且思考第二天该干什么。我就听听音乐,散散步,之后我就抓起了钢笔,翻了几页纸就写到:“丫的把他杀了!”我把它放在床边好让我第二天睡醒后看看这还会不会是一个绝妙主意。我再审视了一下,走了几圈然后就说:“没错,这绝对是个好主意。”之后我就走到阳台那里把故事继续写下去,结果我就真他丫的把他给杀了【开朗的笑。。。

P:在《被解放的姜戈》当中你同样地把虚构情节与真实历史杂糅在了一起。你是否因此钻研过有关于内战前美国南方腹地人民生活的电影或者是历史呢?
昆:如果只是想学习那些陈词滥调好让故事叙述得像观众所熟知的那样的话,你可以去观看有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电影。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讲述真实奴隶故事的电影。对于我而言这是一部设定在南部腹地的西部片。迄今为止让我对奴隶制最感兴趣的是有关其商业交易的那部分:把人类当成商品——那得如何进行运作?他们买一个奴隶得花多少钱?在密西西比平均每个人拥有多少个奴隶?奴隶交易所是如何运作的?在大种植园内又是如何分定社会阶层的?

P:此话何解?
昆:在《被解放的姜戈》中,莱昂纳多扮演的那个角色 Calvin Candie是一个拥有着65平方公里土地的种植园主。他就像是一个在南部的《Bonanza》里的 Ben Cartwright,密西西比少有的棉花种植业家族。任何人处在他那个位置的话都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执掌着一个帝国的君王。白人的穷人替他们干活,而黑奴则是他们所拥有的财产。他们看到什么什么就是他们的。一个种植园就像是一个设备齐全的印钞机。Candie在那出生,这也意味着他对于那些生意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那玩意完全能自己搞定自己。说实话,这是对欧洲贵族制的一种颠覆。用一整部电影的长度来描述Calvin Candie是如何打发自己的时间是一个很不错的叙事角度。

P:在《被解放的姜戈》里面,女性奴隶被强奸而男性奴隶则如斗牛般的相互厮杀。而在你制作《杰克布朗》以及《低俗小说》的时候,你便被人们指责肆无忌惮地使用那个N开头的词(Negro,用来形容黑人时有侮辱之意)。你认为你是坐在了火药桶上了吗?
昆:我现在就想着自己像兔八哥动画里那样坐在TNT桶上。我想,如果我不是把这描写得如此激进的话也不会招来如此非议。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风格来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我利用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的框架来包装这样一个故事,并突出那些在这种类型电影里面永恒存在的超现实元素。我想以神话与歌剧式的方式来突出这么几点:用黑色幽默来包装暴力与令人惊悚的桥段。这就是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的精髓所在,但我现在在打交道的这段历史在某种程度而言是不能被单独描述得更加超现实,更加的奇异,更加的残酷或者是说更加的黑色幽默,它们必须混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原有的威力。

P:但把女奴都描写成为妓女这主意。。。
昆:事实上,她们不是百分百的妓女。在电影里面的Cleopatra俱乐部并不是一个风月场所。它是乡绅们的俱乐部,一个你可以自携酒水的场所。在这里,你可以带上自己的小矮马(Pony,矮种马),并且与她一起进餐。

P:小矮马是用来形容那些有魅力的女奴?
昆:没错的!

P:这历史确实存在的吗?
昆:哦,那是当然的啦,我觉得它算是奴隶制的基石,又或者是说支撑其运转的其中之一。除了劳动力之外,奴隶主最需要的就是性。我们都知道如果少部分人占统治地位的话,这是必然发生的结果。他们那时真的是这么做了吗?当然,甚至是现在还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不信你可以走去曼谷看看。Cleopatra俱乐部就是一个你可以把你喜爱的女奴带过去就餐的地方,一个让你进行社交活动的场所。如果你想和你的小矮马在那里XXOO一晚上的话,完全没问题!不过也有可能你是真心爱那个女孩而她又差不多是你名义上的老婆的话,那里便是一个带她出去开阔眼界的好去处。

P:你之前曾经想让Will Smith扮演姜戈一角,那时你和他之间讨论得怎样?
昆:他在纽约拍MIB 3的时我俩在一个周末碰面了几个小时。我们一起边浏览剧本一边对其进行评点。说实话,我过了一个快乐的周末——他是一个聪明而又够酷的人。我想这有一半是我俩聚在一起聊天的借口吧。那时我刚写完剧本,和这么一个健谈的人聊天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P:他说了些什么?
昆:这是我俩之间的秘密,不过不算坏。

P:他需要考虑这个剧本的原因是因为他作为世界上最出名的黑人电影明星身份的缘故?
昆:是的,我想是这样的。但最终他因为太顾忌这个剧本而放弃了这个角色的扮演

P:为什么呢?
昆:这么说吧,可能找他演也不是件100%正确的事情。而且那时候我们也没那么多时间再进行深入的探讨。所以我走的时候说:“嘿,我去面试其他人咯。”他说:“我看看觉得怎么样吧,如果你没找到合适的人选的话咱俩可以再聊聊。”之后我就找到那个“他”了。

P:为什么选择杰米福克斯?
昆:要这么问的话我可以有无数个理由。不过取决定性因素的是他本身就是个牛仔。我总共面试了6个演员并且与他们有过深入的会谈,而且我也仔细研究过他们所有的作品。

P:还有谁?
昆:Idris Elba(《普罗米修斯》的船长),之后的Chris Tucker(与成龙演《尖峰时刻》的那位), Terrence Howard(《钢铁侠1》的那位罗尼), M.K. Williams我是一起面试的

P:M.K.威廉姆斯,就是出演过《火线重案组》和《大西洋帝国》的那位?
昆:是的,我和Tyrese聊过。他们对这剧本的反应都不错,而我本来是打算设置点考验让他们相互竞争来考察他们适不适合这一个角色,不过后来当我遇到了杰米的时候我就知道其实我没必要那么做。杰米很熟悉这个剧本,不过最主要的是他曾经是一个牛仔。忘了他有自己的马的事实吧。对的电影里面那只叫Tony的马确实是他自己的。他来自特克萨斯州,他了解一个牛仔该是什么样子。我们坐在聊天的时候我想:喔,杰米就像是60年代的那帮西部片明星。这就是我想找的那种感觉,属于昆汀塔伦蒂诺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东木叔的牛仔形象我就不赘述了)

P:几年前我们采访福克斯时候,他曾经向我们讲述过他在特克萨斯长大的故事。即便那时他是橄榄球队的明星四分卫,他依然被人常常用带种族主义的词来称呼并且被人欺负。这段经历对于他的表演有什么帮助吗?
昆:他完全懂得那种被人排斥的感受。即便他是橄榄球队的明星之一,当他和学校那些漂亮的白妞约会的时候,每一个人就会因此而抓狂。他也完全了解在自己老家德克萨斯白人开的餐馆里当一个钢琴师是什么感受。当在一个鸡尾酒派对里作为一个黑人的话,你就仅仅被当成是一种摆设。你不会和任何人说话,也没人会找你说话。他们甚至是看也不会看你一眼,他们会当着你面说任何他们想到的话,因为你只是一个摆设,一个死物,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P:所以他们就在他面前说一些种族主义的话咯?
昆:他们确实是这样做的

P:他就像一个隐形人?
昆:没错。杰米跟我讲过无数个这样的故事,譬如说一个女士在付钱给他时说:“我对我丈夫和我们的宾客所说的话感到很抱歉,他们并不是有心说这些的,给你钱作为刚才他们冒犯你的补偿。”又有一次他出现在餐馆的时候,人们就说:“喔喔喔,你得穿件得体的夹克才能进来这里。”他回答道:“哦,我已经有一件了,可惜没人跟我说要这么穿。”那些人就说:“好吧,我们有多一件夹克在这里,我来拿给你。”他们给了杰米一件夹克,然后在杰米干完活准备回家的时候,他拿着夹克对他们说:“好了,还你的夹克。“他们就立刻呆了,连忙推脱道:“不,兄弟,现在它是你的了,我可不想再穿这一件衣服。”他们就这样当着他的面对他说出这般冒犯的话。

P:如果演员叫你重新修改剧本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昆:嗯,如果有人真的有些好点子然后干净利落地提出来:“嘿,如果这样又会怎么样呢?”的话,人们就会说:“喔,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容我考虑考虑。”人们曾经给予过我无数的好点子,但通常都不是我给他们看剧本然后他们写纸条反馈意见的那种。通常在剪辑电影的时候我会得到一些反馈的意见,不过如果真的有人对剧本有质疑的话,我想我们的电影就拍不成了。制作《被解放的姜戈》的工作室之前就曾经跟我们一起制作过《无耻混蛋》,我们合作得十分的愉快。电影里面的对白完全不是一个大问题,没有人会说:“我们能把这改为英语对白吗?”他们知道这些要求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从第一天开始与我工作的人都知道,我们一直都是按照剧本的进度来拍摄。我可能会略微修改起一些细节,但如果你读完剧本并且喜欢上的话,我敢肯定你也会喜欢上这一部电影。(这段话昆汀说得是多么独裁啊。。。)

P:当你在南部拍摄这么一部奴隶电影时,当地人有什么反应?
昆:最有趣的事情发生在Don Johnson扮演的角色Bennet Manor的那个种植园里。他在那有一片棉花地,里面有各种的捡棉工: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同样也有自己的小矮马,而且还是一名皮条客:人们从老远来就是为了从他手上买他那些漂亮的小矮马。我们从圣约翰浸会教区请了很多的临时演员,通过这些土生土长的南方黑人来重塑当时的那段历史。他们很了解那时候究竟发生过什么。在电影里有那么一段场景反映他们饰演角色间的矛盾:扮演那些小妞的女生都非常的漂亮,然后她们的目光望向那些由临时演员饰演的捡棉工奴隶。她们认为自己要比这些人要来得更高级,然后扮演侍者的演员看不起扮演捡棉工的那帮人。捡棉工认为那些小妞和侍者都不过是高傲的臭婊子而已,之后便是第四种矛盾:黑人与白人之间的。很明显这些矛盾不是所有人都有,而且也不算是些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不过这些细节都是值得你注意的。在那种植园呆了几周之后,他们的表演便反映了他们所饰演角色在当年的社会位置。

P:那当地的白人呢?他们感到生气吗?
昆:老实说,在我们拍摄场景的那里并没有太多的白人,我们有一些本地的剧组人员,但那里确实没太多理由让白人在那到处闲逛。

P:之前就有人拿莱昂那多和凭《无耻混蛋》中Hans Landa一角获得小金人的克里斯托弗·瓦尔茨进行对比。现在看来,他就是你手下新的反角咯?
昆:Leo和我还没有在一起讨论过《无耻混蛋》。他对那个角色的饰演一直非常的好奇,但我知道我需要一个精通多种语言的人。Leo能说流利的德语,但是Landa在电影里面说法语的机会要多于德语,所以Leo也就没被选上了。不过我和Leo认识了超过15年,他十分喜欢我写的剧本并且他也知道如果我有什么适合他角色的话他一定会收到我给他的剧本。这一次,他拿到了这一个角色,而且他也是最适合扮演Calvin Candie的演员。

P:是他打给你的?
昆:没错的。

P:当你在写Candie这一个角色的时候,你有没想过让谁去饰演?
昆:确实有想过,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是谁,因为在我写完剧本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年龄都要比我想象中的角色年龄偏大。这就是当时我面临的问题:我得去考虑该由谁去饰演并且忽略那些20年前我就想合作的演员名单。Leo比我刚开始写的那个Calvin Candie要年轻那么一点,不过当我重新读剧本时就发现没道理这个角色不能年轻一点啊。从最初定下这种“通过你自身经历来改编历史”的方法来诠释美国南部反欧式贵族主义的想法之后,我就发现Calvin Candie作为一个年轻统领者的想法非常的棒。他的老爸是个棉花工,而他的爷爷和他的爷爷的爷爷也是一名棉花工。经过数代的资产累计之后,Candie就不再需要干活了。一切都定下来了:他是一个残暴的统治者,他的兴趣不在于棉花产业上,而是黑人间的搏击比赛。

P:那他是一个传统的昆汀式恶棍吗?
昆:他是第一个我创作的而我又不喜欢的坏蛋。我讨厌Candie,通常而言无论我写的恶棍有多坏我也会很喜欢他们。我能看到他们所站的立场与想法。当然我也能看到Candie的,不过我却对他恨之入骨。作为编剧的第一次,我十分讨厌这个角色。

P:为什么呢?
昆:他是奴隶制的顶层人物,而这是我写的这个剧本中被鄙视与批判的一方。他是一切的根源。我想:喔,我找到了Leo,而他却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他的这个角色,也不知道他是混蛋一枚。不过在与Leo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不再决定把他写成好人了。这一个关于少年暴君的主意在通过与Big Daddy(Don Johnson饰演)一伙人的对比后变得越来越明晰。Leo演绎出了一个全新的角色,而且他直接把他所希望的效果给诠释出来。我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有一个用于了解故事背景的历史年代表,他也像我一样对他的角色进行了很深入的研究。在电影里面,他有一段很棒的独白,讲述的就是作为一个看着老爸欺压黑人成长,而自己又从小与黑人生活在一起的小男孩的经历: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因为他就在这里长大;他是一个不想继承自己家族事业王国的王子吗?我依旧看不起这一个角色,但是他又有多少的选择呢?

P:你笔下有很多非常棒的反角,在你心目中,谁是历史上最棒的反角?
昆:李·范·克里夫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我爱死他在《黄金三镖客》里面的表演了。

P:一个优秀的坏蛋应该是怎么样的?
昆:这个问题你可以参考一下《辛德勒名单》里面的拉尔夫·费因斯,《老无所依》的哈维尔·巴登还有《无耻混蛋》的克里斯托弗·瓦尔茨。上一次看电影让我印象深刻的坏蛋是《虎胆龙威》的艾伦·里克曼 。好的坏蛋的标准就是像他那样在电影里统治着整部电影的节奏。写那么一个角色的经历一定非常有趣。不过即便是我在最初写《落水狗》的时候,我想写的坏蛋类型是那种撇去他在电影里的所作所为,你会情不自禁爱上他们的那种坏蛋。我喜欢创作一些逗人乐的对话或者事件,我也喜欢创作那些能带给观众快乐的,给搞砸了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P:上一次你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你说有一个女人通过电邮发照片或者其他东西来勾引你,现在你又是怎么看这一件事的?.
昆:如果我是在电影节,外出去逛逛或者泡吧的话,我可以随随便便和一个女生搭讪,而且感觉也不赖。我现在已经不用邮箱了。当我在七月出头去威尼斯电影节的时候,我一点事情都做不了就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在那里。去吧里和其他的组委会的人一起去喝酒当然是不错,不过你总被人在那骚扰。

P:当你在拍《杀死比尔》时你去拜访了长城并且对那着了迷。那么在南部你拍这么一部紧张的片子的时候,你是怎么放松的?
昆:拍摄这一部电影的时候十分的艰辛,我也与它跟拍摄《杀死比尔》时进行了对比:好呗,我就不像之前那样常常开趴体呗。我们周末都是会休假的,然后我发现我周末都是在睡眠和去吃饭当中度过。

P:你曾经跟Howard Stern(《美国达人》第七季评委)时说过Brad Pitt在拍《无耻混蛋》时曾经给过你一些大麻。你从Brad或者是说Angelina那里惹到什么麻烦了吗?
昆:哦不,我可没惹到啥麻烦。都TM是Brad自己提起的。他在一个新闻发布会讲到了这桩。我在这之前曾经私下里说过,不过他自己给自己捅出来了。或许他并没有意识到他是第一个在公众场合说到这个的人,不过事实就是如此。不过这没什么,就是有N个网站打着《Brad给抽嗨了才答应昆汀拍<无耻混蛋>》的标题,然后底下就是996个新闻链接【笑。

P:这些违禁药品在你写剧本或拍电影时对你有什么帮助吗?
昆:坦白地说,没有。我在拍电影时是不会做这些傻事的。我在写剧本的时候通常都不会嗨起来的,不过如果是写一部音乐剧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可以抽上一只大烟,听着音乐然后好点子就源源不断地冒出来了。又或者是你在一天剩下的时间里想冷静下来,抽着大烟你就能冷静对待你今天所做的所有事情。有时候你会想出点真正的好主意,有时候只不过是因为你嗨着呢所以你才觉得那点子秒,不过等你第二天清醒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在写作的时候不需要这些东西的帮助。在拍摄电影的过程相当的艰辛,没到周末我所想的就只有好好的休息一下。我想到《被解放的姜戈》这故事如同之前的每部电影那样都是在周五晚上。在新奥尔良拍摄的时候,我和我的剧组都会去吧里走走。那里有非常多的酒吧,而且其中一些还非常的狂野。我们有时一呆就呆到第二天早上的六点或者是七点钟然后死睡一天。礼拜日的时候,我们会休整一天,看看电影什么的。

P:你有药用大麻处方吗?就是在好莱坞能让每个人合法得到大麻的那种?
昆:我想我是唯一一个没这东西的人吧。

P:明年你就50岁了,有想过结婚还有生小孩吗?
昆:咱们走着瞧。之前我有过几段一度我以为我会和她结婚组建家庭的感情,不过最终都不了了之了。我没可能不想结婚或者是说不要小孩,我也一度曾经度过这种结婚狂,想生小孩的时期,不过最终都给我克服了。

P:你曾经和小孩玩过吗?
昆:没有(连续三个no),我的电影就是我的小孩。不过现在对于婚姻或者是生小孩我是持开放态度的,而且我也乐意看看之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P:以上这些转变都是因为你准备50岁的缘故吗?
昆: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我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准备50岁的人【笑。嗯,我现在还只有49岁,还有段时间呢。你打算一直聊50岁这个话题吗?这问题好像没啥价值。

P:让你生气了吗?
昆:是的【笑。我现在其实是完全可以去外面认识一个不错的女孩,然后和她约会,之后结婚,如果进展良好的话,生孩子。让我们来看看以后会发生些什么。

P:那你是打算做那些65岁还满屋追着孩子的人吗?
昆:事实上,对这我一点问题都没有。我想,或许我内心有那么一点希望当我有孩子的时候我会年轻点,但是小屁孩可不会理他老子多少岁是吧?而且你年龄越大,你就有越多时间陪他们,你不用再忙东忙西,那些小屁孩想玩的时候可不理你忙不忙呢。

P:你觉得单身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昆:我有绝对的自由去干我喜欢做的事情。一天时间里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家室的人得对自己的家庭负责。当然,我这种放荡形骸的生活也有不好的地方啦。

P:譬如说?
昆:我也说不准,我只是说平时的一些小事情

P:连一个例子也举不出来吗?
昆:好呗。如果我有老婆的话,我就得变得礼貌点。她会让我写各种节日的感谢信。当人们替我做了一件事的时候,她会叫我有所表示;写封感谢信啊或者打个电话给人家啊什么的,这都是我单身的时候不会做的【笑。婚姻最大的好处在于我不会变成一个山顶洞人与世隔绝什么的。话虽如此,用最矫情的话来说我最想过的生活便是我可以继续做我的电影,在这一方面我非常的在行。如果我需要去巴黎一整年的话,WTF,我去就是了,不用做任何的安排,直接飞过去就是了。如果在未来的12天里我想认真研究最近我着迷的演员或者导演的作品的话,我可以就这么做下去。我觉得,最适合我的人应当是和我一样能够乐在于此的一个玩伴。

P:好呗,他们都在这里。
昆:我知道啊,所以我也没说完全没可能不结婚。

P:我们可以就在你家这里拿块石头往外砸看看砸到谁了你就跟她约会呗。(你怎么就知道没可能砸到男人XD)
昆:那她得是个有正当职业的玩伴,她得好好钻研一下电影,她们得恶补一下什么是J.Lee Thompson电影节。

P:你怎么知道女人在见到你的时候是把你当成是一个电影人还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呢?这个身份对她们来说重要吗?
昆: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期待她爱作为电影人的我和她爱的我是一个水管工或者是在Y-Not Burgers餐厅工作的人方式一样是不现实的。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呢?我人生一部分是我的私生活,而另一部分则是我做电影的这一个职业,这就是我的生活。

P: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女人得是你的粉丝?
昆: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或尊重我所做的职业的话,当你遇到我时会喜欢上我那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除了电影之外,我身上吸引你的还有可能是我的个人魅力或者是性感什么的,不过这些都只是加分项目。你可以随随便便的与这些那些女孩去约会,不过如果是想和我在一起成为男女朋友,夫妻的那种关系的话,了解我的个人,我的生活习性以及我的艺术生涯都是必须的。而我一部分的生活又是属于我的艺术生涯的,从某一角度上来说当你在做电影的时候她的生活就变得很煎熬了。一个女生也需要她自己的生活啊。

P:所以首要条件得是她理解与体谅你的职业咯?
昆:是的。

P:你之前曾经说过你60岁就要退休不干了。为什么要为自己设定这样一个时间表呢?
昆:谁知道我还会做些什么呢?我只是不想当我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还在做电影,我希望在合适的时间里金盆洗手。

P:为什么呢?
昆:当一个导演年龄增大的时候他的作品并不会变得更好。相反,通常在导演的生涯里面最烂的几部作品都是在他倒数四部的电影当中出现。我很在意我的电影生涯,而一部坏的作品能把前面三部好的电影给一同拖累。我不想在我的电影生涯里出现这种污点,一部让大家觉得:“有冇搞错,他的思想还停留在20年前”的电影。如果一个导演的思想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的话,那就不太好了。

P:斯坦利·库布里克在他的晚年的时候的电影依然风格多变,老马和斯皮尔伯格在他们60岁时还有不错的作品问世,而伍迪艾伦在他70多岁的时候拍出了《午夜巴黎》。难道你不希望粉丝能看到你随着年龄增长而不断变化的电影创作思路吗?
昆:也许吧。如果真的有这个可能的话,我会去做的。我还没进行公开声明过呢。我只是不想做一个年迈的电影人。我希望我现在所在的这个艺术征途能有一个完美的终点而不是以因为失败了要去再找另外一份工而结束。即便我已经老掉牙了,我还想做一部电影的话,我希望这趟旅程还能够达到另外一个高度,我希望一切尽善尽美。

P:当一个导演已经让人失去吸引力的时候,难道他不是应该去考虑怎样如何让自己吃饱喝足,生活快乐,丢掉自己的锋芒或者是说对这行业充耳不闻了吗?
昆:可能吧,不过这也是年龄的问题了【笑。一个导演的导演历史大多不会骗人,不过我打算举点反例:当托尼斯科特离世前我还没注意到他有多大,我认识他,我想:托尼也大概70岁了吧。

P:作为一个导演,你怎么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胜任这份工作呢?
昆:我想这是接下来我得弄清楚的问题。

P:你不能每一年都看到事情会怎么发展,那你觉得你还有多少部电影余额呢?
昆:该停的时候你就会停手。不过在预想中,我想在我职业生涯里总共拍10部作品。我已经拍了7部了。不过如果我心意改变,或者是说我又想到了一个好故事,我还会卷土从来。不过如果我的作品停留在10这个数目上,我想对于一个电影人来说也不赖。

P:我们上次做采访的时候......
昆:我不久前又重新读过我们之前的采访,然后第二天我就被人问到:”你愿意再做另外一个采访吗?“上一次做采访最酷的事情是你因为《低俗小说》对我感兴趣所以你过来采访问我有关《杀死比尔》的问题。昆汀是究竟真叼还是假叼呢?我想,如果Playboy能再回来对我采访的话,那么关于那个问题的考验我想我已经通过了。

P:显然你是通过了这个考验了。上一次,你说如果你是个演员的话你可以成为了不起的演员。为什么“做演员”这个想法对你现在来说显得不那么重要呢?
昆:那时我刚刚病好,我想是因为把这俩样东西混杂在一起才生病的。在拍摄《杀出个黎明》的时候我有一段很棒的经历,那时我还在和米拉·索维诺约会。她和她的爸爸保罗·索维诺都是演员,所以他们之间常常聊关于表演的东西,因此我也投入其中。自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有那么一个想当演员的梦想。然而事实不如人愿,当我在我的故事写了一个有关于我的角色,我都会把它给删了。演员都会说:我已突破自我,我可以做得更好。在我拍《杀死比尔》的时候我发现这都是吹牛,我那时准备扮演里面的白眉,但是做演员实在是太困难了......

P:白眉就是黛瑞·汉娜毒死的那位师傅?
昆:是的,我是准备去饰演那角色,我也因此训练了一切有关于他的东西,不过《杀死比尔》是一部很重要的电影,它需要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导演的工作去。在拍完《杀死比尔》后我就决定,如果我打算出现在片场上的话,那么我一定是以导演的身份出现在片场上。我不想成为其他人的电影里面的角色,我不希望有人传真剧组人员通讯录到我家里,我也不想一大早起来发现是在别人电影拍摄的片场里。

P:发生在科罗拉多TDKR午夜首映的枪击案让很多电影人反省他们在大银幕上表现暴力的形式,你有这么做吗?
昆:没有,因为我觉得那家伙只是一个神经病。他过去那里杀人只是因为他知道有那有很多人。如果他把他们杀了的话那么他就能够获得大量的新闻关注。这和那些知道很多人会在中午去麦当劳吃中饭所以过去杀人的杀人犯没啥两样。

P:当人们对美化暴力的电影进行千夫所指的时候,你有什么反应?
昆:我没有参与到这个争论当中是因为根本没有人跟我一起讨论这个【笑。他们知道我来自哪里,我制作暴力电影,我也爱暴力电影。我也对外说过,我的电影如此的暴力与我的生活之间根本没有一点联系。

P:当拍完《落水狗》和《低俗小说》之后,你就成为一名愤怒的,打破常规的局外者的角色,你重新定义了帮派电影的类型并且引起一大堆跟风。你现在是如何看待你自己的呢?
昆:鲍勃迪伦在70年代风靡美国,而德·帕尔马,斯科塞斯,库布里克和斯皮尔伯格则在80年代引领风潮。我当然希望自己能够被人们记起是那个年代杰出的导演之一,在那时候他达到了职业生涯的一个高峰。他才华横溢,给人们留下了一些谈资,也留下了一些证明,来证明他只是一直想做到最好。

P:所以你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局外人咯?
昆:是的,这也是让人感觉良好的其中之一。我已不再是好莱坞的一个局外人,我认识了很多人,我喜欢他们,他们也喜欢我。我觉得我是这圈子里面很好的一份子,无论是从为人还是我的职业以及我对其所作的贡献。时间回到1994年《低俗小说》上映的时候,我想他们对我都特别地印象深刻,这感觉很不错。但我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局外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而我希望我自己不会把一切给搞砸。之后,我依然按照自己的路子做事,但我已不再离开过这一个圈子。至今我一直认为自己总在努力证明自己还是属于好莱坞这一个圈子以内,而不是被排除在外。

P:当J.D.塞林格(不知道是谁的请快点去买本《麦田守望者》去温习!!!)去世以后,人们才知道他早年的成功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负担,在《低俗小说》之后,你有没试过在你做完一部你觉得达到你早期作品水准的电影,然后长长地发出一声“终于解放”的叹息呢?
昆:不,我喜欢让人们保持兴奋感并且认为我最好的作品还没有问世。这就意味着你准备让你到达到一个新的高峰去。我把这当成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这是一件很主观的事情。你在努力地尝试制作一部大规模,大胆的兼极其重要的一部电影来推动你艺术生涯的前进。除了这个之外别无他法。我希望人们对我的电影能够有所期待,所以当看到《被解放的姜戈》是今年最被期待上映的电影之一说实话我是挺自豪的。这是一部黑色调的西部片。人们对这部电影的期待来自于哪里?我觉得很大程度是因为这是一部“昆汀塔伦蒂诺”作品,这种感觉太妙了!
F.C.
作者F.C.
60日记 20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F.C.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