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电影A-Z

臭蛋 2012-11-06 11:19:13
盘点:昆汀电影A-Z
文/品月
来自:《帝国杂志》



A:AK-47
AK-47
《杰克·布朗》里的德尼罗是个“快枪手”
《杰克·布朗》里的德尼罗是个“快枪手”

“当你百分百确定要干掉房间里的所有混蛋时,这是个不二的选择。”这是昆汀电影里比较出名的台词,讲的是俄国标志性的冲锋枪AK-47。实际上他总是会用一些与众不同的杀伤工具,我们最喜欢的大概就是《杀死比尔》里的服部半藏武士刀,真是削铁如泥,大厅里面一摊一摊的残肢断臂让人感觉不适,还有《落水狗》里的剃须刀,割了耳朵还说:“你能听到我么?”,还有《金刚不坏》里的骷髅特技车Chevy Nova,以及《低俗小说》里朱尔斯的银色手枪Star Model Be,都是令人印象深刻。

B:Big Kahuna Burger
《低俗小说》的精妙结构
《低俗小说》的精妙结构

大魔法师汉堡
广告植入在电影中已经见怪不怪,可是捏造的广告植入又是什么玩意儿?昆汀就是这么干的,他总要在自己的电影里制造一些野路子品牌,在现实生活中是完全没有的,比如“红烧鱼酱甜甜圈”(Teriyaki Donut)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是耍弄流行文化,二是建构昆汀自我设计的世界,就是想什么来什么。从“G.O.橘子水”到“红苹果香烟”,这些都是贯穿昆汀作品的后现代主义表征。这些怪东西中最有名声的,还属夏威夷特产的“大魔法师汉堡”,在《低俗小说》、《杀出个黎明》、《金刚不坏》中都曾出现,《四个房间》里昆汀出演的那段,这种汉堡也曾闪现。

C:Cameos
《落水狗》,昆汀是Mr.Brown
《落水狗》,昆汀是Mr.Brown

客串
毫无疑问,昆汀最想做的事情是表演,他首先是个影迷,其次才是导演。昆汀出演过很多奇诡的角色,最糟糕的是参与美剧《黄金女郎》(The Golden Girls),他演一个猫王模仿者。由于不断地跑场子客串演出,他早期的剧本都拖拖拉拉的,全然乐不思蜀。他的表演生涯从很小的龙套开始,比如《杀人三部曲》中的呆瓜,《刑房》里的强奸犯。也有主角,比如《杀出个黎明》里,奸杀中年妇女的怪胎。多才多艺的昆汀,还是安分点做导演吧。

D:Dialogue
《四个房间》,只有麦姐没露点。
《四个房间》,只有麦姐没露点。

对白
昆汀是个健谈的话唠,作为导演他经常给角色灌注他自己的特性:他们总是在那里无休无止的吹水,真是极客。你能想象《红潮风暴》里的丹泽尔·华盛顿也变得啰哩啰嗦么,他说:“卡比的银影侠(Silver Surfer)才是真的银影侠(《神奇四侠》中的角色)”又比如《落水狗》里谈论麦当娜,还有那些个《CSI》里谈论古董桌游“正义前锋”的警探们,即便是在“磨坊电影”、或者“二战电影”中,那些角色都是喋喋不休的。这总让一些影迷感到不耐烦,不过这就是昆汀作品最具辨识度的一项。

E:Ezekiel 25.17
《低俗小说》,塞缪尔的枪曾被PS成香蕉
《低俗小说》,塞缪尔的枪曾被PS成香蕉

《旧约》:《以西结书》第十七章二十五行
“当我要向你寻仇的时候,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叫上帝。”这段《旧约》里的话常常被引用,并且《低俗小说》和《空手道牙》(Karate Kiba)因此有了联系,后一部的主演千叶真一,在惩恶前也说过,他还曾出演过昆汀的《杀死比尔》。这段话出自《以西结书》(以西结是希伯来先知,是《圣经》这部分的作者),如果这句话真管用,流亡的犹太圣人也不会那么命途多舛了。昆汀借用了千叶真一的台词,来表达是先知来负责惩戒,而不是上帝,达到一种戏谑的效果。

F:Foot Fetish
《金刚不坏》,变态!不过足部确实性感
《金刚不坏》,变态!不过足部确实性感

恋足癖
很多导演都会在自己的作品里留下手印,昆汀则是留下的是“足迹”,这也是蝎子尾巴独一份。他曾说服多名女主角脱掉凉鞋,裸露脚掌,让摄影机在她们的脚趾间流连忘返。布里吉特·方达、乌玛·瑟曼、罗莎里奥·道森以及黛安·克鲁格都曾有为艺术“献身”。在《低俗小说》中,文斯和朱尔斯就曾讨论过由脚趾触发的暧昧性。所以,审查单位是不是要在禁止条目中加项:不允许性爱、不允许酗酒、不允许吸毒还有不允许露脚板。


G:Geek
个人照,昆汀甚至知道波多黎各的电影史
个人照,昆汀甚至知道波多黎各的电影史

极客
麦哈顿海滩影像资料馆大概从没想到,他们雇佣昆汀做店员,其实是制造了一台“人肉IMDB”。昆汀的电影知识如果排第二,大概就没人敢说第一了,他的这些观影经历是很好的佐料,在他的作品中“致敬”无处不在。不太明显的:(《杀死比尔》的雪中决斗来自藤田敏八的《修罗雪姬》),明显的:(《危险关系》致敬《毕业生》)。在资料馆的时候,他和罗杰·埃瓦里(《低俗小说》的合作伙伴)天天看片,最爱邪典电影,这对他们日后开展电影生涯是影响深远的。昆汀的制作人劳伦斯·班德说:“虽然《落水狗》是昆汀第一次用赛珞璐拍电影,可是他的脑子里早已拍了十部片子了。”昆汀自己说:“我只是,喜欢看那些很酷的独立导演的片子,我也想那样。”


H:Hostel
《无耻混蛋》,老伙计伊莱·罗斯(右)
《无耻混蛋》,老伙计伊莱·罗斯(右)

客栈
《无耻混蛋》里的“犹太熊”伊莱·罗斯,和昆汀的第一次合作是“磨坊电影”《人皮客栈》。昆汀担任该片的执行制作,正如2008年的B级电影《地狱骑士》,他并不只是挂名,而是做了很多实事。在看了《尸骨无存》以后,昆汀叫来了伊莱·罗斯聊天,估计一边嚼着薯片一边唾沫横飞,他想让罗斯拍一部恐怖片,讲一个导游带一队人去东欧的小地方旅行。后来他帮罗斯修改剧本,于是就神奇般地出现了R级电影《人皮客栈》,为了证明不是昙花一现,《人皮客栈2》应运而生。

I:Inglorious Bastards
《无耻混蛋》1977,标题语法未修改
《无耻混蛋》1977,标题语法未修改

无耻混蛋
昆汀在语法上对混蛋(Bastards)的修改,来自罗马B级电影导演恩佐·G·卡斯特拉里(Enzo G.Castellari),他的《无耻混蛋》即是Inglorious “Bastards”,而昆汀的作品名为Inglorious “Basterds”。卡斯特拉里的“意面式枪战”(spaghetti shoot-outs)对昆汀产生过极大的影响,他是上世纪六零七〇年代意大利类型片之王,他拍了很多优秀的匪帮片、西部片以及战争片,并且片名都很帅,比如《去把他们都杀光,再回来》Go Kill Them All And Come Back,还有1978年的《无耻混蛋》(又名《这可恶的装甲火车》That Damned Armoured Train),卡斯特拉里的《无耻混蛋》就像把十二部战争片揉在一部电影里一样,讲述的是五个囚徒劫持了火车逃往瑞士,却改变主意去打纳粹,如果你看过这部电影,注意看你会发现卡斯特拉里也客串了一把,是个德国军官。

J:Jack Rabbit Slim's
《低俗小说》,咿!假胸还这么小
《低俗小说》,咿!假胸还这么小

《低俗小说》里的餐馆
你是否也有过在大学里看了《低俗小说》后,反复听它的原声带,啧啧称赞,竟忘了交作业?比如扭摆舞的曲子来自查克·贝瑞“You Never Can Tell”,莫里康内的西部风情,切耳朵时电台播放的“Stuck In The Middle With You”加剧心理变态,又如水蝮蛇(刘玉玲 饰)的慢动作时,《Battle Without Honor》杀气腾腾等等,昆汀对音乐的运用有天才的品味。就算是年代错乱,比如在《无耻混蛋》中用到大卫·鲍伊的曲子还是很奏效。电影配乐往往是“用眼倾听”,意思是脱离了昆汀的电影,“Stuck In The Middle With You”就没什么味道了。昆汀使太多低俗的的士高音乐,焕然新生。


K:Kung Fu
《杀死比尔》,此比尔曾在少林寺呆过
《杀死比尔》,此比尔曾在少林寺呆过

功夫
功夫连接了颓废的西方和神秘的东方,大卫·卡拉丁正是《功夫》(70年代电视剧)里的金贵祥,拥有少林武功,在《杀死比尔》里面他就是标题人物比尔,绰号“荒原狼”的他在美国西部流浪,极其狡猾,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件古怪的袍子。刘家辉和千叶真一是这个年代硕果仅存的武术指导,卡拉丁融合了功夫之道,他们的出现是另一层面的致敬,让功夫片影迷激动不已。卡拉丁在沙漠里吹奏笛子,引出了昆汀写给功夫的一封浓情蜜意的情书。

L:Samuel L.Jackson
《低俗小说》,塞缪尔戴的是头套,只是戴错了
《低俗小说》,塞缪尔戴的是头套,只是戴错了

塞缪尔·L·杰克逊
杰克逊和昆汀合作过六次:《真实的罗曼史》、《低俗小说》、《杰克·布朗》、《杀死比尔2》、《无耻混蛋》和新片《强大的强哥》。可想而知,他们俩真像一对鸾凤和鸣的“柴米夫妻”,都很有才华,都很直率,并且都是极客。很难想象《低俗小说》里的朱尔科若不是由杰克逊来演会是怎样,或者说到底是昆汀还是斯派·克让杰克逊达到事业巅峰?答案很明白。另外L即Leroy,意思是“国王”。

M:Mexican Standoff
《落水狗》,曾被无数次PS
《落水狗》,曾被无数次PS

墨西哥式僵持
他们说电影史上第一次出现三个或三个角色以上持枪对峙的电影是《好·坏·丑》,这是昆汀最喜欢的电影之一,在他自己的作品中,墨西哥式僵持有了他个人的标签,比如《落水狗》结尾两人斜着身子枪口对枪口,又如《杀死比尔1》中的武士刀对决等。昆汀经常被人诟病的是过分暴力,只是他对此种对立情有独钟,并且最终都会有伤亡,这也可辩证地解释了一种宿命论。

N:Nazis
《无耻混蛋》,此三非彼3
《无耻混蛋》,此三非彼3

纳粹
上世纪初英国的贵族还沉浸在商业经济的富饶中,毗邻的大海里已经出现了大量精神鲨鱼,“第三帝国”正在形成中。影史上涌现了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纳粹,其中好的有:汤姆·克鲁斯、詹姆斯·梅森、“言听计从”的有:马克西米连·谢尔、詹姆斯·科本、迈克尔·凯恩。当然还有持有正式党证的变态者:拉尔夫·费因斯、劳伦斯·奥利佛以及《屠杀安魂曲》里的所有演员。昆汀真是慧眼识珠,在一长串的候选名单中选到克里斯托弗·瓦尔茨来演《无耻混蛋》的汉斯一角,结果这个被称为“犹太猎手”的军官极富个性魅力,那种酷劲儿让人不寒而栗,当他边抽着古怪烟斗边思考的时候,有种难以描述的俊朗。

O:Mr.Orange
《骑劫地下铁》1974,颜色先生的来源
《骑劫地下铁》1974,颜色先生的来源

橙色先生
在《落水狗》的各位“颜色先生”招摇过市之前,洛杉矶的蓝色先生、棕色先生、绿色先生、灰色先生早已在忙《骑劫地下铁》(1974)了,他们身着经典的风衣,手持轻型自动枪,威风凛凛。约瑟夫·萨金特的这部作品确实是被严重低估的,从某种程度说,它和昆汀的处女作是互相借光。不信任、犬儒和讽刺贯穿故事脉络,就像过电网一样,不同的颜色区分了他们的不同个性。《落水狗》中显现的“厌世主义”古而有之,更早前的约翰·休斯顿的《夜阑人未静》,库布里克的《杀手》等都为“偷盗电影”提供了良好的模式,所以昆汀还是汲取了前人的诸多养分,延续了这类电影“搞砸”的收尾规律,整个故事的关键点正是落在橙色先生上,其实他是个“差人”。

P:Palme d'Or
《低俗小说》主创,说了是戴头套
《低俗小说》主创,说了是戴头套

金棕榈
法国人最爱优秀的有才华的导演了,有时候真佩服他们的口味,所以昆汀能得到他们的青睐也是不在话下。1994年的《低俗小说》获得了金棕榈奖,掀起了很大的争议,很多人都说应该让基耶洛夫斯基的《红》拿。从那一年以后昆汀和戛纳的关系日趋亲密,十年后昆汀当上了评委会主席。为了表达自己对法国电影的热爱,昆汀把自己的制作公司取名叫“A Band Apart”,这正是取自法国新浪潮经典影片,戈达尔的“Bande à Part”,即《法外之徒》。

Q:Quiff
《金刚不坏》,70年代头型,不听朋克乐
《金刚不坏》,70年代头型,不听朋克乐

发型
《金刚不坏》里特技师迈克的发型是参照米基·洛克的发型设计的,这是上世纪七〇年代最流行的发式,饰演迈克的库尔特·拉塞尔仿佛是“Showaddywaddy”(演唱组合)的一员,这便是昆汀定下的标准。当然也有意外,比如萨缪尔·杰克逊的“杰里卷”是场工拿错了头套。

R:Resurrection
《低俗小说》,上还是不上黑老大的女人
《低俗小说》,上还是不上黑老大的女人

东山再起
职位空缺:假如你是过气的电影明星,或者碌碌无为,迫不得已演配角,处境艰难,并且发际线又往后退了。只需要几小时时间,穿上不一样的戏服,背熟Y时代的台词,你就有可能重回好莱坞的热名单,瞧:约翰·特拉沃尔塔,罗伯特·福斯特便是个中代表。请尽快联系昆汀·塔伦蒂诺,电话:CA(加州) 90047



S:Spaghetti Western
《强大的强哥》现场
《强大的强哥》现场

意大利西部片
有了莫里康内的配乐,反英雄的人物,喷溅的暴力美学,《无耻混蛋》应该可以称作是《纳粹侵占的法国往事》,这便是属于昆汀的意大利西部片。如果要问昆汀的最爱导演,他可能列出一张长长的单子,上头有莱昂内、杜奇奥·泰萨利、欧亨尼奥·马丁(Eugenio Martin),他心目中的最佳西部片肯定是塞尔吉奥·科布奇的《姜戈》,一部经典的B级西部片,泥泞又血腥。因此,昆汀学会了割耳朵,了解了KKK党,安排拿着格特林机枪的杂种胡乱扫射,期待他的新作《强大的强哥》。

T:Trunk
《低俗小说》,把观众放在后备箱了
《低俗小说》,把观众放在后备箱了

后备箱
正如莱昂内的特写,德·帕尔马的跟踪镜头,后备箱镜头算是昆汀又一独树一帜的标签。观影者变成了躲在车尾里的人或者一件物品。昆汀并不是此种摄影的发明者,首次使用应当是理查德·布鲁克斯在《冷血》(1966),马丁·斯科赛斯在《好家伙》里使它发扬光大。昆汀将此种手法变成他的一种个性。有人说,这是对观影者的蔑视,昆汀耸了耸肩回答道:“那你要我把摄影机放在哪里?”

U:Uma
《杀死比尔》,黑道从过道拥出来时,好害怕
《杀死比尔》,黑道从过道拥出来时,好害怕

乌玛·瑟曼
阿莫多瓦拥有佩内洛普·克鲁兹,罗伯特·罗德里格斯拥有塞尔玛·海耶克。同理,因为乌玛·瑟曼,昆汀的银幕世界才如此摇滚。昆汀说在拍《低俗小说》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有了乌玛·瑟曼和《杀死比尔》,只是一直把它封藏起来,直到多年后与乌玛重遇。他曾说:“她就是我绝对的电影明星,那个周末我回到家,挖出《杀死比尔》的剧本,他妈的,我要拍了。”只是,乌玛的怀孕耽搁了拍摄,因为昆汀认为新娘的角色别无他选。乌玛曾表示:“《杀死比尔》是我人生中最好的一部电影。”

V:Violence
《落水狗》,Can you hear me?
《落水狗》,Can you hear me?

暴力
《杀死比尔》动漫式的屠杀、《低俗小说》里的扭曲强奸都令人印象深刻,其实有些暴力镜头,昆汀都是做“屏外”处理,但仅仅是有些而已。昆汀说:“这就是爱迪生发明摄影机的目的。”《杀死比尔》里最后的剑斗,血流成河,一片狼藉,《无耻混蛋》里割掉头皮为的是向英国中产阶级献礼。至今仍在被影迷们讨论的还是《落水狗》里的割耳朵,当年影片上映时,很多人看了这个镜头后纷纷离场。迈克尔·曼德森曾表示拍那个实在是太挣扎了。昆汀本人倒不以为然,他说:“暴力是很多人难以攀登的高峰,好吧,这确实不是他们的菜。可是我在影响他们,我就要让他们感到恶心”

W:Wild Ideas
《四个房间》,我最讨厌接电话啦
《四个房间》,我最讨厌接电话啦

异想天开
都说昆汀是鬼才,表现在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以及他的“东抄抄、西抄抄”的拼贴本领,近些年来,有人质疑他是否江郎才尽,还说他炒冷饭,比如《杀死比尔整个血腥事件》仅仅是加了一段7分钟的漫画而已。影迷们等他的《杀死比尔3》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等得乌玛·瑟曼都色衰了。昆汀还会重组,他要把双V,即《落水狗》里的Vic和《低俗小说》里的Vicent黏合在一部电影中,只是迈克·曼德森和约翰·特拉沃尔塔都已廉颇老矣。昆汀自少年时代而来的奇思妙想如同泉涌,《无耻混蛋》抄的是《十二金刚》,杂合了《一个国家的诞生》的风格,用来表达他对KKK的态度。昆汀说:“混蛋们在欧洲办完事儿后,可以再往南走,做五〇年代的KKK党徒。”这难道将是一部《无耻混蛋》搭配《敢死队》的影片?

X:X-ploitation
《杀死比尔》,喜欢左一
《杀死比尔》,喜欢左一

某某剥削
七〇年代,很多人沉浸在朋克乐、金毛卷发和《妙妙龙》(Pete's Dragon,1977)之中。昆汀则把大量时间放在,温习那些低预算的有影响力的B级片当中,并且不断地开采这座巨矿,没有哪个人比昆汀更加痴迷这件事。《危险关系》是“黑人剥削”电影,《金刚不坏》是“汽车剥削”电影,《无耻混蛋》是“纳粹剥削”电影,接下来的《强大的强哥》难道不是“西部剥削”电影么?剥削和开采的唯一区别在于,昆汀是个严重的迷影者和变态。


Y:Yellow Jumpsuit
《杀死比尔》,致敬李小龙
《杀死比尔》,致敬李小龙

黄色跳伞装
昆汀电影里的服装总是非常的具有代表性,真是他妈的太酷了。比如《杀死比尔》里新娘的跳伞装,明显是来自李小龙,还有《落水狗》里具有意大利风格的西装,这一切都该归功于设计师贝琪·海曼(Betsy Heimann)。《落水狗》时,昆汀只给了她一万块钱,这几乎让她发疯了:“当时,我每天带着卷尺在二手商店转悠。”对于《低俗小说》中米娅白衬衣-紧身裤-假发的打扮,海曼说:“乌玛有6英尺高(180cm),所有裤子穿在她身上都太短了。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又剪短了两英尺,变九分裤了。还有,世界上所有设计师都说是他们发明了女式白衬衣,得了吧,您。”

Z:Zed
《低俗小说》,黑老大被侮辱了
《低俗小说》,黑老大被侮辱了

萨德
“萨德死了,宝贝。萨德他死了。”在《低俗小说》中的同性恋变态之一叫萨德,由彼得·格林纳扮演。黑人老大在地下室被强奸,那里充满了各种工具:鞭子、皮条、链条,布置得好像12世纪的城堡。萨德的名字来自肖恩·康纳利主演的《萨杜斯》(Zardoz 1977),那个时候昆汀还是个小屁孩,真是从小就重口味啊。《萨杜斯》里的肖恩穿着尿布裤,皮带邦得非常S&M,小胡子留的像极了墨西哥革命人士。


快船:<不完全合集>
(有效期:11天)
导演:
1.《低俗小说》
2.《落水狗》
3.《刑房》
4.《杀死比尔I,II》
5.《四个房间》
6.《无耻混蛋》
7.《金刚不坏》
8.《杰克·布朗》
9.《罪恶之城》

编剧:
1.《真实罗曼史》
2.《天生杀人狂》

演出:
1.杀人三部曲
2.寿喜烧西部片

其他图片:
电视剧《黄金女郎》,昆汀客串猫王
电视剧《黄金女郎》,昆汀客串猫王

《金刚不坏》现场,另一个角度
《金刚不坏》现场,另一个角度

《低俗小说》,这件T哪里买
《低俗小说》,这件T哪里买

《杀死比尔》现场,刘家辉病情可好
《杀死比尔》现场,刘家辉病情可好

《低俗小说》,布鲁斯·威利斯《虎胆龙威》要5了
《低俗小说》,布鲁斯·威利斯《虎胆龙威》要5了

个人照,没子弹你扣个扳机
个人照,没子弹你扣个扳机

昆汀的女神
昆汀的女神

个人照,意面式西部片
个人照,意面式西部片

个人照,读读报,杀杀人
个人照,读读报,杀杀人
臭蛋
作者臭蛋
90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1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臭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