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不会有的奇异与欢愉

安语 2012-11-01 17:29:39
  在很早之前看到关于树与花的消息的时候,虽然兴奋,但并没有想到我真的会在10月27号的晚上坐在上海体育馆里,亲眼看到我的旧爱朴树和新欢张悬。虽然如果没有大屏幕的话,从我的位置看过去,他们大概只有一支钢笔那么大。
  其实去的过程挺曲折的,火车票、演唱会票、同行、住宿……除了火车票比较简单之外,其余都可以说是寻常不会有的奇异经历。感谢慕老师推荐美食,我在上海的其他行程也走了一条奇异的脑残粉路线,不过由于对象不同,实在没法并在一块儿说,有缘再叙。
  “你内心真正想做什么,全世界都会帮你”。这话虽然知音,但不妨相信看看。“全世界”尽管没有在短时间内帮我找到个愿意偷偷给我买980票的男朋友,但我已经很满足了。这些寻常不会有的奇异经历之后,真的是寻常不会有的、让人一想到就翘起嘴角的欢愉。

那些坏天气 终于都会过去

  不写点东西就好像演唱会这件事还没结束一样,为了写文章,我听了我的录音,结果发现自己一直像猴子一样在嚎叫……写这篇真的太难了,从来没有这么难。回来之后我每天得空就在电脑前枯坐,不停地吃东西,又什么都写不出来。然而虽然也抱怨,但我一点儿都不焦虑,因为我心里太满,我只能等它慢慢溢出来。
  这场表演无论对于朴树还是张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张悬之前都在live house或者音乐节唱,这次却要在封闭的场馆面对那么多人。而对朴树来说,这是时隔九年的复出第一场。张悬很淡定,除了偶尔傻笑和破音之外,表演的水准很高,她真的是现场型的歌手。因为感冒,讲话的时候还非常哑,但一唱起来,立刻又有唱片带入感。朴树一开始的时候可以看出来非常紧张,不消说他不擅长的讲话,就连唱歌的时候眼睛也一直左瞟瞟右瞟瞟。他前夜还失眠:“也不是因为紧张,也不是因为兴奋,就他妈睡不着”。然而,在唱的第一首中文歌就忘词之后,他终于放松了,自己笑起来:“对不起我太不专业了……真不像个老江湖哈”。自此之后,一切都对上了。无论是唱歌时候认真的样子还是九年未改的破英语,你知道,朴树回来了。
  他们同台一共抱了两次,第一次是大家起哄喊“抱一个抱一个”,于是就很礼貌地拥抱了。第二次则是结尾合唱完之后,朴树一把搂过张悬抱离地面,然后俩人给对方鞠了九十度的躬。我太喜欢看到这样的场面了。前几天在邮件里的误会完全消散,两人相互支持撑完了这次这么有挑战的表演。
  朴树说表演前他想逃走,唯一支撑的念头就是:什么都会过去的,那些经历了的,更有被记住的价值。是呀,即使是我这篇便秘一样的文章。他最后又说到演唱会前夜的失眠,他和我们都笑了。他说“这是我活到这么大最开心的表演”,哪怕他夸张了哪怕他随口一说,作为观众中的一员,我觉得这次真值了。

那些旧时光 那些爱情

  我印象里知道吴晓敏,应该是在我对《东方文化周刊》还每期必买的时候。虽然孙小笼在我上大学之后被八出来是高价卖三无化妆品的神仙姐姐,但不妨碍我承认曾经很爱她的专栏。那篇文章有一个知音体的名字《我爱的人、爱我的人和我的爱人》。演唱会最开始的时候,朴树的状态不太好,旁边人说“微博上说他老婆坐在第一排,跟这么个大男孩结婚,得多累啊”。但到了后半段,朴树越来越嗨,甚至开起了玩笑:“昨天晚上累得那样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他们,就还有我的媳妇儿,也在那儿。她真的是也很尽力,帮我搭衣服,然后把她最漂亮的裙子都让给我穿”。我们大笑。最后等他们出来上车,我拍到一张比婴儿B超还模糊的照片,但仍可以看出他俩笑意正浓,特别棒。
  唱到中段的时候,也是周围有人说“朴树再也唱不出《妈妈,我》了”。嗯,也许还有中文版的《别,千万别》。之前那个长发遮脸白衬衫牛仔裤的忧郁少年,收起了他满身的刺,也收起了他年轻的愤怒,终于成为了短发的更温和明亮的已婚大叔。张悬也终于摆脱了之前中分长发唱着《宝贝》的小清新少女形象,变成彩色短发的热心于为世事奔走疾呼的三十岁beautiful woman了。而我们呢,初中时候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题为《那些花儿》的作文早不知去了哪里,前几年每天走在路上心里都很难受只能一直循环张悬作为解药的日子也早已过去。当年的小屁孩如今也得奋不顾身冲进社会大熔炉里炼一炼了。
  所以最后《那些花儿》大合唱的时候,通过大屏幕看到很多人都哭了。除了亲眼见到偶像老去的感慨,他们还在想什么呢?那些随风而逝的爱情,那些爱对或者爱错的人,那些无处发泄的愤怒和欲望,那些吃过的苦和走过的弯路,全都堆在一起组成了我们的绝版青春。
  而我在想,青春里最难以弥补的遗憾,就是没能在少女时期爱上一个白衣翩翩的少年。

让不成熟的都快成长吧 让成熟了的都快开放吧

  朴树虽然成了明亮的大叔,但仍然不改拧巴——本来完全做好了他出场要大哭和大合唱的准备,结果他的开场曲居然把一首歌重新编曲改成了不知道什么文的……憋死我了!即使到最后重唱第一首,也还是不肯唱中文。多可爱的拧巴啊!他说明年肯定会唱新歌的,一定是温暖而又百感交集的新旅程。
  在之前一篇对象不同的表白文中,我说很庆幸遇到了充满正能量的普罗米修斯,携火种照亮青春。朴树和张悬也是一样。朴树的歌唱着青春的迷惘和混乱,唱着我们想唱却唱不出的。张悬则更进一步,她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这个时代,并且带着我们开辟新的世界。我们当然都是匆匆忙忙长大,很多疑问没有人回答,但你看着他们这么努力,又怎么好意思不去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快到最后的时候唱了《我去2000年》。这首歌最初唱响是在1999年,世纪之交,大家都带着对新世纪的憧憬。现在12年过去了,科学技术倒是日新月异,可这个世界好像并没有变得更好。有时候看着微博上爆出的各种事件,你会想:人怎么会坏到这种程度呢?张悬希望我们“可以去做非常喜欢自己的人”,因为“一群不喜欢自己的人,他不了解保护自己心爱的东西有多重要,所以这个世界有时候才会陷入一种混乱”。其实哪个年代都是快乐又嘈杂的,我们总怀着对未来的向往,希望过一种心安理得的生活,于是我们必须坚韧等待。纵然此时,也要继续。
  她说:希望你们永远都可以带着听演唱会的热情去实践自己的生活,也用去听演唱会的心情去聆听你的爱人、家人跟朋友,然后过一个非常圆满的一生。
  他说:如果全世界都丧心病狂,如果所有人都抢银行,我们也不跟他们一样。
  愿我们都能在这个世界有所坚持。

我从远方赶来 赴你一面之约

  散场的时候,邻座的姑娘大喊:“我爱你,再见!”那么嘈杂的散场人群,小朴自然是不会听见的。可是对她来说,我想是完成了一个心愿。
  年轻的时候,去听一场你喜欢的人的演唱会。从远方赶去,赴一面之约。不要说什么在家听专辑也一样的话,录音室里的声音虽然精准完美,但远没有现场来得生动多情。你要知道,一个歌手,也许哪天就嗓子哑了,说不定就结婚隐退了,再要不就忙着生孩子去了。演唱会这种东西,永远是看一场少一场。张悬换场的时候话筒掉地上了,朴树忘词还重唱一遍,这当然都是我们赚到了。如果要听完美无缺就听唱片好了,去演唱会最有趣的不就是这种小出错、歌手语无伦次乱讲话忘词、唱走调破音然后不好意思地怪罪自己的感冒吗。特别能理解追一个人的演唱会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虽然可能很多话都是歌手事先排好的,但哪怕多出一句即兴的话,对于脑残粉来说,那也是很值得开心的事情。
  全情投入吧,就像谈一场恋爱那样,或者像一次预谋已久的长途旅行。你感受着疯狂的鼓点引起地面座椅微微震颤撼动着你的心,等待着舞台上的射灯光线全场游移直至照进你的眼睛,品尝着混杂了灯光热度和人群气息的淡淡烟雾味道,体会着每首歌结束后耳膜犹自鼓动你仿佛置身游泳池中被水闷住了耳朵……散场后你随人群涌出,夜幕降临盛宴结束。你恍如隔世,不虚此行。
  多谢!上海的这个夜晚变得这么迷人。
  我爱你,再见。
安语
作者安语
6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50 条

查看更多回应(50) 添加回应

安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