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FF 2012:婴儿与恐龙的对话

木卫二 2012-11-01 14:37:50

关于HAFF 2012的经历,得从四猫在微博上的感慨讲起,她说,很羡慕这帮年轻人(http://weibo.com/1744259570/z1tIw9Yus)。

中间某个晚上,她要我去台湾人那边喝酒,说还有一帮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小朋友,可以过去坐坐。很不凑巧,那天在通风不畅的放映厅待了太久,我头昏脑胀,选择了放弃。

我对影展或放映活动的最早印象是刚上大学那会,当时的校园一片荒芜,电影社团在多媒体教室放《情书》等一类片子,我跑去围观时(其实高中那会已经看过),发现窗户上和窗户外边都站满了人,还有垫脚尖的,那是人头挤挤、密密麻麻。当时挺震惊,心想,能组织一次这样的活动,怪不容易的。

后来大学时候,因缘际会又阴差阳错,也算发起和组织过一些影展(实际上并没有干什么事情),结果则是冷冷清清颇为惨淡,最多一场也就不到一百人,当时百思不得其解。一直到现在,包括在画天放映室的那些活动,很快就发现了,其实要做好一个放映活动,看似只是放电影,好生简单。实际上,如果要做好,又当真是不简单,从选片、放映到映后活动等好几项流程,随时都可能会出差错。


当我前一天还在百老汇电影中心,看着观者寥寥的香港影展,旋即到了人气红火的杭州影展,我当时会有一种错觉:北京本来就好像没有什么电影节啊。而说实话,之前一直到七八月份,我依然都不觉得HKFF2012能有什么作为(此时上海队长妖灵妖估计已经在给主办方出谋划策)。准确点,我一直不知道它的第一届和第二届是在哪,跟我当年写影评获奖的杭州大学生电影节有何区别。后来去年应亮接手时有所耳闻,记得拉来了演艺学院和舒琪,不过也没多关注。如今,应亮有点亡命天涯的意思,影展的前景,当真是不清不楚了(中间也听说了微博上的募捐活动)。

我匆匆赶到新远影城的那天,其实已经迟到了。志愿者把我领到了格瓦拉的取票机前,很不幸电源插头掉了,后来没取票,就直接放行了。这几个简单的环节,便是我对影展的第一印象了。

要知道,作为见识过步步设防的宋庄影展的人,看到这么高调开放的独立影展,我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

HAFF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新远国际影院。

坐拥西湖文化广场的黄金位置,交通便利。影厅硬件也没得说(除了头两排基本不能看片以外),电影院方便基本非常配合(其实是完全被影展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接手了)。放映时间基本是下午和晚上的黄金场次,大多设有Q&A环节。所以这一趟,我也只订了这边的场次。

【尽管去年重庆影展也把开幕式放在沙坪坝电影院,然而,主要场次(主力影厅)始终不是在电影院。】

2、格瓦拉的订票流程。

虽然都是免费场次,然而,借助格瓦拉的订票程序,HAFF变得更像电影节了。因为这涉及了提前一个月公布节目片单,同时也有了对外宣传的口径。即便不知道实际到场领票的观看率是多少,但我想,应该比豆瓣免费观影活动的签到率多多了。

【……最关键还是电影院啊电影院,就像每个导演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出现在电影院,而不是出现下载后的电脑上】

3、影展的年轻团队

这个年轻团队所做的事情已经不限于前面说的领票、答疑解惑,同时还包括影展的整体形象设计——LOGO形象、宣传短片自不必说,像不同单元的主题展示,每一场Q&A的引导,团队成员都在发挥着作用。

4、选片的水准质量

事实上,HAFF的总放映场次并不算多了。然而,由于小川绅介单元和他们在岛屿写作单元的存在(我基本是冲着这两个单元而来),节目本身还是不错的。国内其他独立影展,说是都在评选竞赛,其实选来选去,大多还是同一拨片子。

【为了迁就某大牌的行程,HAFF的竞赛评选居然头几天就结束了,想来也是一大失误。】

5、运转的流畅性

在我观看的有限场次里面,HAFF基本没有出现放映事故或者放映失误,据说在高校的几场讲座放映也相当成功。作为局外人,派对啥的没去跑,听说也还不错。

想起去年重庆时候,主办方有些半玩笑半认真地说,不知道明年还搞不搞得下去。于是,今年好像就中招了……正因为见过南京、宋庄、昆明以及重庆,更能知道HAFF是来之不易。那边还穷追猛打,这边就克服了困难种种,成功举办。且不管是如何打通上下关系,克服资金困难。对这样一个年轻电影节,如果它能继续开展下去,那绝对是好事一桩。

回看国内诸多形色影展,金鸡百花飞天之流就不说了。

香港影展很专业,历史悠久、选片质量极高,据说台北金马影展也很霸气。无奈去上一趟,要漂洋过海,终究太过麻烦。

内地官方举办的SIFF,二十年了,每年都在背负骂名。苦了一帮影迷,每到梅雨时节,眼巴巴盼望能等到什么珍宝。

刚刚改名的北京电影节,以我看过的有限场次,作为公务员电影院,基本也不用多说了,尚不知道未来能如何。

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定位在新人导演上面,关注度有限。北京新人电影节,偶尔能推出杨德昌回顾展这般的惊人手笔,无奈总是人手不够,自毁长城。

宋庄,被围堵、遭断电、查身份证,就差封窗锁门,直接逮捕了事。

南京,本该有更广阔的视野,却始终停留在南京大学校园。

昆明,美丽的云之南,风景好、水平高,无奈两年一次,只以世外桃源的形象出现。

重庆,口号是“电影而已”,不想做大,以小著称。

……

向来不喜欢带着任务的电影节,基本上,放映电影的好坏是最重要的,其次能有同样享受电影的朋友们,而不是忙着跑发布会、采访导演以及跟明星签名合影之类的。因此,对HAFF,实际上我也只关注放映的电影本身。

我当然记得在看《扎赉诺尔》和《昨日记忆》睡了过去,对《压制的森林》也感到困乏。然而,到了《三里冢:第二防线的人们》,算是值回了这一趟的行程。再到五个多小时超长放映的《日本国古屋敷村》,电影本身的好与不好变得不再重要。只需要一些点滴细节,白南、贝壳化石、黄金般的炭,这部电影便充满了神奇的魅力。

今天,当放映活动变得越来越多,从哈尔滨到深圳,从西安到大连,或许,放(独立)电影已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了——实际上想做好又非常之难。如果,你很简单的只是想看部电影,随便走进一家商场的电影院,那就可以了。可是,如果你想看到不一样的电影,有时候,它又变得非常之难。正因如此,HAFF或许是给杭州观众提供了一个有趣的窗口,在电影院里看到了难得看到的电影(对我这种患病的观众来说,能在电影院看片也拯救了自己)。电影节之于观众,有时候就是一种启蒙和互相促进的关系,从吃螃蟹到第一声春雷,也许,今天的朝气和稚嫩,终究会换来明天的成熟与辉煌。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电影胶片就要频临灭绝,成为活的化石。在看不到的将来,内地的电影节展也许会百花齐放,就像世纪初在各地兴起的电影社团,电影类论坛和高校BBS。

多年以前,我朋友告诉我,他知道有个储存了多少个T的FTP,名为恐龙,意为庞然大物,怎么都下不完。如今,见着HAFF以新生的婴儿来做宣传,谁都知道,它面对的是一只巨大的恐龙,你可能不知道它是活物、模型还是化石。

电影何其大,有人希望坐在头排正中,靠得越近,恨不能钻到银幕里面,比生命更大。有人喜欢距离,保持远观,只收不看,或者只看不说也不写。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可是面对电影,人又总会变得难以满足,总会期待有更好的出现。于我,就是想要跑尽很多地方,然后在那里看个电影。可其实,灯暗下的那一刻,我真的分清楚自己是在哪里么?也许,只能是在电影里。

婴儿与恐龙,那也来自《轻蔑》,来自戈达尔和弗里茨·朗在某套纪录片中的对话。婴儿与恐龙,那也是来自马利克,是《生命之树》里的生命起源、地球演化和人生迷茫。婴儿与恐龙,那也是交杂的喜悦跟遗憾,有如这篇不着边际的日记,没头没尾的胡言乱语。
木卫二
作者木卫二
247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木卫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