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意外的东西应该要留给爱情”(陈绮贞专访4)

城市画报 2012-10-24 21:55:23
“我觉得意外的东西应该要留给爱情。”

    在陈绮贞近年的创作中,以2004年出版的单曲《旅行的意义》最广为传唱。这首歌不仅有配器简单的单曲版,在《华丽的冒险》里还有个编曲华丽、加了弦乐的专辑版。

    《旅行的意义》对陈绮贞和歌迷都意义重大,有时在演唱会中,陈绮贞甚至会唱上两遍,“一遍是单曲版,一遍是专辑版。”这首歌通常出现在返场部分。陈绮贞几乎每次唱这首歌,都在观众的大合唱声中泪洒现场。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哭),哭过一次之后就好像变成一个强烈的制约。因为台下很多人在哭,我是那种我看到你哭我也会跟着哭的人,所以常常眼睛都闭着,可是不小心张开眼看到的时候,我就没有办法……”

    陈绮贞说,自从在台北演唱会彩排遭到电击之后,她就变得很爱哭——虽然这话听起来没有什么科学依据,而且许多歌迷可以揭发,几年前陈绮贞就没少为这首歌流泪。

    《旅行的意义》是陈绮贞在台北淡水骑机车时顺口哼出来的。“你看过了许多美景,你看过了许多美女,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就像在做句子接龙一样。陈绮贞说,这首歌的故事来自一个朋友:“他去过这些地方。我觉得一个人去过这么多地方,应该有很强烈、很浪漫的感受。那时候我还没有去过巴黎,我到现在也没有去过土耳其,所以我用一种对照的心理:一个生活在自己(所属)的小地方的人,看到一个所有的触角都延伸到远方的人,你对那样的人会有什么憧憬?它未必是爱情。这首歌也跟那时候我感受到的世界观很像。那时候网络资讯开始很多,很容易有很多选择,那最后我自己要的是什么?还有我们要这么多东西做什么?这些东西对我都有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刺激我思考。所以这首歌之于我,不那么在写爱情,它只是反映那时我的一些观察。”

    任何一个人听到陈绮贞这么说,都一定会找出歌词的最后一句——“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来反驳她。

    陈绮贞却忍不住露出遗憾的笑容说:“那只是个小小的恶作剧,想要从那里得到爱情抒发的人,就可以得到爱情的抒发。”

     这句歌词本来是不存在的,有一次陈绮贞和小虎到香港演出,在排练时,小虎随手弹出一个和弦,陈绮贞对他说:“等一下,那个和弦很好听。”就是因为那个和弦,陈绮贞才多想出最后那句旋律。

    换句话说,这句让无数人从中得到“爱情抒发”的歌词,纯粹是一个意外。“我觉得意外的东西应该要留给爱情,所以整首歌只有那一句才真正跟爱情有关。”不过陈绮贞也承认,现在她唱这首歌的时候,已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它已经包含太多人听到的回馈。尤其是男生都很喜欢这首歌,男生都会有一种投射,觉得好像自己就是在唱的那个对象。的确我当时设定的那个到处去旅行的男生,也有这样的人。后来我也去过巴黎,去过很多地方,所以感觉也好像是过去的我在对现在的我唱。”


2010年,“夏季练习曲II”台北演唱会。“让想像实现,是我永恒的追求。”
2010年,“夏季练习曲II”台北演唱会。“让想像实现,是我永恒的追求。”


“每个人都想要与众不同。我也曾经是这样的人。”

     陈绮贞并不否认,在她的音乐中藏着很多密码,可她最初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成为很多人的“密码”。

    自从出版《华丽的冒险》之后,陈绮贞在5年间频繁地举办演唱会,发行了更多的周边产品,吸引了更多的歌迷。在文艺青年聚集地豆瓣网上,陈绮贞的粉丝将近7万人,远远抛离其他歌手,并且还在高速增长。与此同时,她也招来一些人的非议,而且有趣的是,这些人中,除了本来就对她的音乐不感冒的人,还有一些是她的“老歌迷”。他们会说:陈绮贞变了。

    陈绮贞最初的反应是苦笑:“如果过了这么些年,大家都说,你怎么都没变?我会觉得应该要心头一惊吧。”

     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又自己打开了话匣子:“我刚知道Coldplay的时候,我觉得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们。或者当年我也觉得,村上春树是我跟某些人的密码,只有我们才知道村上春树在说什么,百分百的女孩是什么东西。可是你不可能阻止村上春树继续写书,你也不可能阻止Chris Martin继续写歌。他们继续写,继续唱,就会有更多的人知道。我只能告诉自己,因为他们够好,所以会有更多像我这样的人受到感染。我是用这种方式释怀的。我一开始也觉得,哇,你也看村上春树(陈绮贞拍打了一下身旁的助理),真的有种我的私人乐趣或秘密被剥夺的感觉(助理赔笑);甚至更残酷点,会觉得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一样?我是比较特别的人。人都希望自己永远都是特别的,有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陈绮贞说,有时她在台北,看到马路上一片茫茫人海,还真分不清楚谁是谁。“网络上也是,你会发现大家拍的照片都好像,大家说的也都是那些事情,但是每个人又都想凸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心情,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的人,但是我也会长大,所以我对他们不会有任何想法,因为那是他们成长的一部分。”

     回忆最初拿起吉他的动机,15岁开始学吉他的陈绮贞说:“我小时候觉得吉他像是一种武器。我妈妈是那种很高压、很集权地管理的母亲。她母代父职,会双重地希望我在她的掌管之下。她会牺牲掉母亲的温柔,让我不会变成一个坏孩子。她有一种比较古老的对吉他或者对摇滚乐负面的看法,她会觉得我不弹钢琴跑去弹吉他一定是想要变坏。我拿起吉他是为了证明我想做我要做的事,但我还是可以成为她眼中的好孩子。我不会放弃自己想要的,比如做音乐或者在台上表演。所以我木船比赛得到第一名的那一场,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胜利。那天她有来到现场。从那一天开始,我再也不用躲躲藏藏背着吉他出门。”陈绮贞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眨了眨红血丝若隐若现的双眼。“现在我依然是用同样的心态,只为我自己要完成些什么而创作。”
城市画报
作者城市画报
342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城市画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