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上的莫言

蜜三刀 2012-10-11 00:58:54
        【摘自“民间文化青年论坛”上一个旧贴。】
        莫言创作的民间文化背景,值得注意,他自己有一篇散文《超越故乡》就触及到了这一问题,但谈的并不透。我一直认为莫言是当代中国一位最具有民族和民间文化底蕴的作家,他的创造不是为了实践某种思潮,不是为了表达一种感情,不是为了塑造某种个性,不是为了表现某种生活方式,总之,不是表现一种现成地摆在那个地方的东西,而是为了呈现一种一直被忽视、被晦蔽、被遗忘的生命的存在状态,前面那些思潮、个性、感情、生活方式等等都要依靠后者的铺垫才有可能,打个比方,莫言想展示的是大地,而那些东西则是生长在大地上的植物,或者干脆就是离开了大地的标本,我认为,大地和植物,就是莫言和一般作家的区别,一棵或一簇甚至一片植物都是容易把握的,但大地是无法穷尽的,所以莫言没有办法给穷尽,也正因此,莫言并没有真正被理解,而是被误解了,不是一直就有人说莫言是受了拉美魔幻主义的影响吗?莫言自己对此说很不以为然。实际上,持此说的人犯了一连串的错误,第一,他们无法理解和把握莫言,无法将之归类,因此就觉得他的作品怪异,就说它是“魔”。第二,他们不知道,不仅拉美有“魔”,中国也有“魔”,当
        【摘自“民间文化青年论坛”上一个旧贴。】
        莫言创作的民间文化背景,值得注意,他自己有一篇散文《超越故乡》就触及到了这一问题,但谈的并不透。我一直认为莫言是当代中国一位最具有民族和民间文化底蕴的作家,他的创造不是为了实践某种思潮,不是为了表达一种感情,不是为了塑造某种个性,不是为了表现某种生活方式,总之,不是表现一种现成地摆在那个地方的东西,而是为了呈现一种一直被忽视、被晦蔽、被遗忘的生命的存在状态,前面那些思潮、个性、感情、生活方式等等都要依靠后者的铺垫才有可能,打个比方,莫言想展示的是大地,而那些东西则是生长在大地上的植物,或者干脆就是离开了大地的标本,我认为,大地和植物,就是莫言和一般作家的区别,一棵或一簇甚至一片植物都是容易把握的,但大地是无法穷尽的,所以莫言没有办法给穷尽,也正因此,莫言并没有真正被理解,而是被误解了,不是一直就有人说莫言是受了拉美魔幻主义的影响吗?莫言自己对此说很不以为然。实际上,持此说的人犯了一连串的错误,第一,他们无法理解和把握莫言,无法将之归类,因此就觉得他的作品怪异,就说它是“魔”。第二,他们不知道,不仅拉美有“魔”,中国也有“魔”,当然不在他们的文艺学课堂上,而是在民间,在高密东北乡。第三,在他们看来是“魔”的东西,对于莫言,对于民间,对于高密东北乡,却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或许,只有从民间文学的立场上,才能真正理解莫言,而理解莫言并阐发他的意义,也正应该是中国民俗学界的责任,中国民俗学在最初借北大歌谣运动兴起之际,正是为了借助民间文学为中国文学灌注活泼泼的生命力,不过,到了今天,中国民俗学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出发时的使命。
        因此,我认为,莫言的创作姿态,很像海德格尔心目中的诗人(思者),科学将世界变成图像,而诗人(思者)让世界保持其为世界的展开性和封闭性,不是去强行穿透它、切开它,而是让大地保持其为大地的纯朴性,诗人栖居大地,虚心而满怀敬畏地倾听大地的天籁。——海德格尔一直反感“观看”姿态,认为这种姿态正是西方形而上学的根源所在,因为你一旦观看世界,你就把自己置于世界的对立面了,你就把世界变成表象了,你就成了一个形而上学者了,而人本来是大地中的居民,是生长在大地上的一棵树,对于大地他能做的只是,伸展开自己的枝叶,让大地在自己的枝叶中唱歌,这就是诗(这当然不是海德格尔的原话,是我的话,但我认为海德格尔讲得那么玄妙,也不过如此而已,中国那些贩卖海德格尔的哲学家因为不懂民间,因此,把海德格尔说的很玄,成了德国的“老子”了。)因此,诗人对于大地就只能倾听,不能观看。你也许注意到了,莫言在《檀香刑》创作谈中就不止一次地提到过家乡的声音:茂腔的声音、火车的声音、以及说不清楚是什么的声音,正是这些声音在一直呼唤着他,让他情不能已地写出了这本书。【正是这些声音,划开高密东北乡的大地和夜色,声音过后,大地重归沉寂和温柔。在《檀香刑》中,胶济铁路上呼啸而来有呼啸而去的火车嘶鸣声,是一个文化符号,也是一个本体论意义上的象征。说它是文化符号,因为那条铁路是德国殖民者修建的,这条铁路强横地切开原本浑然的大地,代表西方、现代、暴力的钢铁巨轮碾过高密东北乡的祖坟,也碾过高密东北乡的心灵,火车这个钢铁怪物,对于高密东北乡的意义,就像英国人的铁甲船对于大清帝国的意义。说它是本体论意义上的象征,是因为正是这道划破高密东北乡的汽笛嘶鸣,第一次让人听到了大地固有的沉寂,正是钢铁巨轮带来的不安,第一次让人感受到了大地固有的温柔,正是这个强横入侵的钢铁怪物,让亘古沉默如斯、温柔如斯的家园呈现出来,存在的本质只有在归隐时才呈现,存在的整体性只有在被打碎时才能被看到,我觉得,这正是海德格尔的存在论辩证法所要说的意思。】
展开查看全文
蜜三刀
作者蜜三刀
401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蜜三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