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邦神作之困扰。

piy 2012-09-20 11:41:39
本来是要写一篇理论的文章的,写到后来又变成了感性。也许这也证明了。任何理论如果不带感情色彩都将会是枯燥的。



肖邦的前奏曲作品28号第四首,对我来说是一首极为说不清楚的曲子。其中最让我觉得“难过”的就是倒数第三小节,Bb-C-E-G。e小调里出现这么一个和弦,已经够惊悚的了,更惊悚的是它后面还跟了一个K46-V7-I的终止式。最后,这个和弦与终止式之间悬了一个神秘的延长记号。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个和弦如果被记作A#-C-E-G,(即:Bb记作A#)那就完全没有问题。德国增六和弦接终止式。所有的理论学家为之长舒一口气。
然而现在记成了降B,就不是德国增六和弦了。那么这个和弦到底是什么“名分”?这个和弦(以及之后的延长记号)与终止式之间,是什么关系?赵晓生大狮子一语道破:“那个Bb同样是低声部C-B-Bb半音阶下行。肖邦心中Bb-A#就是两个不同的声音!该Bb是半音下行之终点,而不是K46前的导引!”。赵老师的最后小半句说清楚了,这个带降B音的和弦与后面的终止式没有因果关系。前面大半句的意思是,降B音是作为“C-B-Bb”走向(事实上整曲--从右手的旋律到左手部分的和弦,各个声部都是半音阶下行)的终点而出现的。那么为什么是“C-B-Bb”,而不是“C-B-A#”?因为“肖邦心中Bb-A#就是两个不同的声音!”

的确,这是两个不同的声音,而且是非常地不同。解释到这个份上,我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但是问题是,我反而更抓狂了。我总觉得该出现的一些东西没有出现,该解决的没有解决,悬在那里。那个神秘的延长记号的背后似乎是肖邦诡异的笑容。



对付肖邦,我是有痛苦记忆的,这种抓狂的感觉绝对不是头一次出现。我能够明确记得的,幻想曲Op.49,第四叙事曲,塔兰泰拉舞曲,都给过我这样的感觉。我曾经试图练过塔兰泰拉,练了一会儿直冒虚汗,跟老婆描述了一下我的想法之后,老婆禁止我再练这个曲子。

而我刚才就是直冒虚汗的感觉。

不错,从横向(线性)上来分析,C-B-Bb的走向逻辑性很强,无可挑剔。如果我只看横向而不看纵向,我又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但是,不知道诸位有没有这种感觉。越是不想看的东西越是想看,越是想不明白的东西越是要想明白。现在纵向想不明白,就越要琢磨那个Bb-C-E-G和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窒息的感觉。

窒息!这个词突然在这样的深夜在我脑海中冒了出来。我想到了我的朋友汤姆那神秘的笑容。汤姆是个几十年的老乐迷,品味极高,直觉很好。对于这首前奏曲,我有某种特殊的感情,也许是因为他。他不会弹琴,但唯一能弹的就是这首前奏曲,他弹了20年,只练一首。天天在家练这个,他兄弟都要把他连钢琴一起扔出去。他直觉这么敏锐的人,为什么会单选这一首?是不是因为他那忧郁悲观胆小又敏感的性格呢?总之,弹得是棒极了。有一次他问我:“By the way”,你知不知道冯彪罗给24首肖邦前奏曲都起过名字?我摇头做茫然状。他又问道,猜猜这一首叫啥?我记得当时猜的是崩溃,坍塌之类的。因为前面说过了,整曲从头到尾,各个声部,都是半音阶下滑。

汤姆说:“不对,我不告诉你。你自己去查。”
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性格,急死人了。
我两三步奔到电脑边,一搜。标题居然是:

窒息!

刚才我又查了一遍,原来此曲在肖邦的葬礼上被演奏。

我的上帝!

好了,言归正传。我想我找到那个“要出现而没有出现,该解决的没有解决,悬在那里”的“东西”了。从横向看,C-B-Bb,再往下走一个音,是什么音?
A
如果A在这里出现,应该是什么和弦?F大调的I6和弦。
从纵向看,Bb-C-E-G是属七和弦的第三转位,解决到一下,我们得到的还是A-C-F,F大调的I6和弦。
没有其他退路,没有其他选择。
我提到了F大调,但其实曲子并没有从e小调转到F大调。F大调的I6和弦在e小调内有一个如雷贯耳的名称:
那不勒斯和弦!
V7/N6-N6!
要等的就是它!然而它没有来!
这个和弦,象征死亡,极度的痛苦,以及,你们所能想到的一切类似的词语。
我认为,所有的音乐家,一定会对这个和弦有着某种条件反射的。
但是在这里,它没有出现。它怎么可以没有出现?从这个作品的一开始,半音阶下滑到最后,在象征“死亡”的那不勒斯和弦前嘎然而止。一个神秘的延长记号,(我似乎看到肖邦苍白的脸上一个惨然的微笑),就像一个断口,最可怕的事情没有说,然后,
接了一个息事宁人的,所有的人都生来就熟悉的K46-V7-I的终止式。

就好像你给猫猫狗狗建立了只要摇铃就给食的条件反射,这次却是摇了半天铃,却不给吃的。给了一个终止式,等于是抚摸了一下猫猫狗狗的背之后说,乖,去睡觉吧。

综上所述(最近我特别喜欢用这个词),如果这里出现的是A#而非Bb,那么肖邦就是一个二流的让所有的音乐理论家都喜欢的作曲家。如果出现Bb之后那不勒斯和弦如期而至,猫粮狗粮如数分发,那他就是一个一流的作曲家。因为之前的半音阶下滑铺垫,停在那不勒斯,最后终止式收束,也算是可以留芳百世之作。
然而,那不勒斯隐而不发,一个延长。那他就不是二流,也不是一流了。他只能是肖邦。
该给的没给,该等到的没有出现,所以窒息。

补充一点:
幸好,肖邦也不是完全不给你猫粮狗粮。他还是给你一些实惠的。他在最后一个音(注意,是全曲最后一个音),把e小调的主和弦(以e为根音)给你了。这是这首e小调的作品头一次出现主和弦。他一直藏到了最后。
piy
作者piy
341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添加回应

pi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