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因的反叛——关于本人作品预告片被学校要求撤走的更详细说明

怪盗巴金斯 2012-09-15 07:38:35
暑假八月份的某天,我在纽约大学的一栋大楼里跟拍黑人学生Jack。他今秋准备在纽大的护士学院上学,但因为各种原因付不起学费。于是他尝试各种途径筹钱上学。我那时身边没人帮忙,于是一手拿DV一手拿录音器玩起了“单人乐队”。拍得正欢,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you have to get permission to film here.”我装作把摄影机放下,但其实并没有停止录影。等我们拐了弯后我马上重新举起了摄影机。Jack笑道:“I guess documentary filmmakers are rebellious.”

三个星期后,我被纽大某高层间接要求把我制作的关于此片的预告片从Youtube上撤走。

那天我恰好在学校剪这个片,突然收到Jack的短信。他说那位高层要求他把这片子撤下,因为这片子使他侵犯了他们学院的Technical Standards。所谓的Technical Standards是每个申请护士学院的人必须签的文件,文件上说明签字者需要有正常的心理和自理能力等,毕竟总不能让一个疯子去当护士。按此逻辑,参与本片制作的Jack居然成了不正常了。听起来很荒谬,但我理解这只是个借口。Jack在短信上没有说太多,只是叫我尽快按他要求去做。考虑到Jack的学位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担心学校会以此威胁他,我只好马上照办。

此预告片的开头是一段说明Jack处境的字幕:Jack is a prospective student in New York University. But if he fails to raise tuition fee before the semester starts, he will be “de-enrolled”.意思是Jack已被纽大录了,但如果他在开学前不能凑齐学费,他就要被赶走。之后还有些他在大学里用电脑、走动等几个镜头,但不说明的话基本看不出来这些镜头是在纽大里拍的。除此之外,本预告片与纽约大学再无直接联系。预告片本身更强调的是Jack如何在各种压力下仍然坚持下去,并没有批判任何一方的意思。当然,观众可能不会这么想。事实上,我身边不少人一听完我对此片的介绍,马上就联想到学费和学校的负面印象。这种想法是多个社会原因使然,我也控制不了。当然我也控制不了学校对此的敏感。

遭遇此事,我不禁担心此片在未来面世后可能受到的阻碍。我这个小小的预告片都能被学校盯上,更不用说将来还要投去电影节的正片了。再者我在学校拍的时候没有拿到许可,学校可以轻易地拿这点来弄我,还可能罚一笔不少的款(因为拍关于一位学生筹钱上学的纪录片被这学校罚款,听起来就够讽刺)。我的工友听了我的遭遇后虽然还是建议我去咨询,但他说其实没有关于这种情况的严格的法律,所以还是有机会去争论的。他补充,在他十年前上学时这种情况更模糊,偷拍是经常干的事,只是近些年是越来越严厉了。他最后说:“你成了一名rebel了啊!你进监狱了我就拿机器来拍你。”我半开玩笑道:“如果我回中国发展的话我也很有可能走地下路线非法拍片。想不到在美国提前得到锻炼了。”

我突然想起了《革命往事》里面那位糊里糊涂之下成为革命英雄的土匪,虽然他从来不知道革命是何物。我很激进很反叛吗?我起码没有参加什么激进集会吧,除了到某个关注社会活动的电视制作部门实习以外。我还喜欢肯洛奇;喜欢时不时和老外议论一下中国时事,打击他们对中国的美好印象。但大部分时间我还是以低调的良民形象示人的,在一群人中往往最不起眼的那位。有人可能会说这种低调人士其实内里更激进。可能吧。

我还想,赫尔佐格是不是更应该来中国拍片和办学(他在美国开展的电影课就是教游击拍片战术的)呢?这里的电影工作者很多都走过地下路线啊。

我有时跟别人说,其实我更愿意回中国拍片,因为那里有我更熟悉、更花时间关注和思考的题材。来美国的一大好处就是激发了对自己国家的更外在更活跃的思考,并有机会接触多种不同的想法。我非常渴望带着这些思考回去工作。不知道它们值不值纽大昂贵的学费呢?

但至少,纽大逼我做了一回rebel。

照片于收到短信的当天拍摄。
照片于收到短信的当天拍摄。
怪盗巴金斯
作者怪盗巴金斯
2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怪盗巴金斯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