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布鲁克林 - Literature tour in Brooklyn Heights

Daisy人在紐約 2012-09-11 10:58:28
原文部分已刊载於《明日风尚》2012年9月刊,为布鲁克林特集之一部分,未经許可,请勿转载
图/邱于真、Alice



布鲁克林一向是文学重镇。与曼哈顿一河之隔的布鲁克林,集聚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和不同族群,开放包容,每个地区,都拥有自己的社区面貌。而与主流文化格格不入的落魄者和局外人,也在此找到新生活,不再随波逐流。这里真实,自由,尊重个体精神,又有着多元文化的丰沛生命力,难怪一个多世纪以来,名家、名作辈出,并且吸引作家、准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前来朝圣扎根。



布鲁克林大桥东极塔(Easternmost Tower)
自由诗之父, 《草叶集》作者惠特曼(Walt Whitman) 在此写下《横过布鲁克林渡口》(Crossing Brooklyn Ferry),开篇即是:“山峦起伏的布鲁克林,曾是我的,我也生活过……”。

十九世纪中叶
1855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自由诗之父惠特曼的代表作-《草叶集》第一版面世,由布鲁克林富尔顿街(Fulton Street) 两位苏格兰移民的印刷所印制。惠特曼经历布鲁克林由乡村变为美国第三大城市的转变,这里是普通人(everyman)的家园,而“一个城市之所以伟大,在于其是否拥有伟大的居民” (A great city is that which has the greatest men and women.)。《草叶集》的基本主题:自我、创造和民主,至今仍是布鲁克林精神的内核。































31 Grace Court, Brooklyn Heights
40年代末,年仅33岁的阿瑟·米勒(Arthur Miller) 在此完成名作《推销员之死》 (Death of a Salesman),为他赢得普利策奖、三座托尼奖、以及纽约剧评人圈内奖。

该剧讲述布鲁克林一位名叫威利·洛曼(Willy Loman)的老推销员生命中最后24小时里发生的故事,是美国戏剧史上首部大量运用“意识流”手法的作品。60多年以来,该剧已经成为“美国梦”的同义词,并曾由北京人艺多次搬上国内舞台。


7 Middagh Street, Brooklyn Heights
40年代,《心是孤独的猎手》(The Heart Is a Lonely Hunter)的作者卡森·麦卡勒斯(Carson McCullers)曾与诗人奥登(W. H. Auden)等入住这所艺术家之屋,伯恩斯坦和达利夫妇也曾是座上宾。 1945年,因修建布鲁克林-皇后区高速公路(Brooklyn-Queens Expressway),这里被夷为平地。如今变为Hillside公园。


70 Willow Street,Brooklyn Heights
Truman Capote在此租住地下室公寓达十年,写下《蒂芙尼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 与《冷血》 (In Cold Blood)。 这幢初建于1839年的小洋房,最近以120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成为Brooklyn Heights历史上售价最高的的单栋别墅。

他在散文《高地之屋》(A House on the Heights)中,曾引用街区路牌上的一句“I live in Brooklyn. By choice.” (住在布鲁克林,是我的选择),并曾在接受访问时称,“我爱布鲁克林高地,这是我在纽约会选择的唯一住处。”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今
以《纽约三部曲》、《布鲁克林的荒唐事》等著称的保罗· 奥斯特(Paul Auster) 为灵魂人物,同时不少年轻作家涌入,布鲁克林成为新的文学地标。

普利策奖得主Jhumpa Lahiri和Jennifer Egan住在Fort Greene;Jonathan Franzen和Nicole Krauss夫妇与Paul Auster在Park Slope比邻而居;Martin Amis住在Cobble Hill;Jonathan Lethem则回归他曾渡过童年的Boerum Hill.

如今的布鲁克林,仿佛是海明威回忆录《流动的圣节》中二十年代的巴黎,或者纽约时报书评人布洛雅笔下二战后的纽约格林威治村。位于Park Slope, Cobble Hill和Williamsburg的独立书店,每天都有作者朗读作品会,往往座无虚席。写作工作坊应征者如云。2006年创办的布鲁克林书市(Brooklyn Book Festival)是纽约城中规模最大的免费文学活动,去年有将近两百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出席朗读会和讨论。

这里也有一夜成名的神话:哈佛文学硕士Chad Harbach毕业后搬到布鲁克林写作,与友人合办独立文学杂志n+1。在经历无数次退稿,不敷房租的窘境之后,去年他首部小说The Art of Fieldin入选纽约时报年度十佳书,并获得无先例的65万美元预付稿酬。

当然多数文学青年还是在咖啡店默默对着电脑笔耕。但他们并不孤单,他们有着某种共同的信仰。布鲁克林滋养这些挚爱文学的灵魂。 布鲁克林,始终是潜藏无数可能与故事的地方。

当你在咖啡馆遇见象Paul Auster这样的文学名家,或者看到Jhumpa Lahiri推着婴儿车,在农夫集市挑选蔬菜,意识到他们也一样过着寻常的生活-多么让人惊喜!
 
Daisy人在紐約
作者Daisy人在紐約
28日记 35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Daisy人在紐約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