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A.S.拜厄特谈文学

feeling 2012-09-03 22:01:38
    北海旁边的国图古籍馆,古静清幽,昨日在这里听了英国女作家A.S.拜厄特与陆建德的一席对谈。
    知道这位剑桥出身的英国老太,缘于她的小说《隐之书》,原名《Possession》,新版中文译著已取直译名《占有》。这部小说获得了1990年英语文学最高奖——布克奖。故事借由两位文学研究者无意间发现的秘密书信,揭开了维多利亚时代一段尘封已久的隐秘情事。两段年代里的两世情缘,遥遥相牵,互为映照。
    已经挂上勋爵名头的A.S.拜厄特是一位胖胖的白发老太,头脑敏捷,态度坦率,座谈时讲了不少有趣的观点和轶事。当年读《占有》,艰涩诗歌让我颇感痛苦,如今听她讲话可是比书好懂多了。




关于《占有》
    《占有》是一部非常奇妙的小说,将庞杂文体融于一炉,里面充满了诗歌、论文、书信、日记,甚至神话、童话,拜厄特实在是非比寻常的强大,身兼数职,博古通今,在各种文体间自由转换。
    对谈现场,拜厄特谈起书中那些维多利亚诗歌,还勾起了伤心往事。当年很多家出版社的编辑都想把书中的维多利亚诗歌删掉,她为此难过得夜里哭。后来有一位名作家直言,这些诗歌是小说不可分割的部分。《占有》最终得以完整出版,并终获大奖。
    至于为什么小说中会融合那么多文体,她说一是想探寻英文的不同表现形式,二是想探求历史的纷繁复杂,不是怀旧,而是好奇。

    “她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了哥哥,一起胡闹打滚,可爱的后冠因此损坏,她也忘记了口信,永远。”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占有》的结尾,弥漫着那对维多利亚恋人阴差阳错的无限怅惘。拜厄特说自己写《占有》是先有结尾,再倒推回去,她就是想用侦探小说的笔法写一个浪漫故事。
    还曾有美国编辑抱怨她笔下的爱情人物迟迟不发生“占有”关系,在书稿某处批注:这里本该有高潮(一语双关的“高潮”)。拜厄特毫不含糊地回复:你没听说过迟来的感情更有意思吗?


关于翻译
    最早听说《占有》时,尚不知有中文译本,还曾动过读英文原著的心思。后来看完中文译本,深感自己没有自不量力。这部书实在难翻,先不论译者水平怎样,至少勇气可嘉。听说中文版是历经几位译者的折戟沉沙、半途而废方才完成。
    拜厄特显然对此也深有同感,坦言非常非常感谢翻译,更提起了《占有》译成丹麦语时的趣事。丹麦语翻译为了传达书中维多利亚时期的文字风格,甚至创造了一种19世纪的丹麦语,还为此获了奖——不是翻译奖,而是文学创作奖。

关于电影
    2002年,《占有》被改编拍成了电影,一般译作《无可救药爱上你》。杰瑞米•诺森和詹妮弗•艾莉,艾伦•艾克哈特和格温妮斯•帕特洛分别扮演两对情侣。
    这样的小说一旦变成电影,感觉迥然不同。故事框架被完整保留,但俨然成了一部通俗爱情剧。不得不说,一旦没有了那些文字的铺垫积累,除了故事本身结构设置的巧妙外,纯影像的表现并没有让本片显出什么特质。
    不过老太太可比我宽容多了,充分理解电影长度所造成的局限。拜厄特一点都不介意罗兰被改成了美国人,不过她认为詹妮弗•艾莉并不适合兰蒙特这个角色,虽然她认可艾莉是个好演员。
    对由她小说改编的另一部电影《天使与昆虫》,拜厄特更是大加称赞。这片子我虽没看过,倒是很有印象,以后有机会要找来看看。



关于中国文学
    据主持人讲,观众传上去的提问小纸条里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请谈谈对中国文学的看法。
    拜厄特1988年时曾来过中国,颇为不快,因为与她研讨的内容是短篇小说,而当时她根本没写过短篇小说,自觉很是丢脸。不过,有人向她推荐了一位中国作家——沈从文,之后她读过不少沈从文的作品,自己也写了短篇小说,还被朋友称赞有中国味道,她颇为欣喜。后来她还读过莫言、余华、韩冬等人的作品。

    座谈近2个小时,拜厄特讲起话来精神振奋,个性十足。特别记得她提起伍尔芙时颇为不屑,坦言希望自己从没读过她的作品。不喜欢的理由则是伍尔芙在书信里言辞刻薄,与人不善。
    活动结束,托和善的主持人止庵先生把书送进去想请拜厄特签名。结果不一会儿,一摞书原样去原样回,名没有签成。这时才恍然想起,拜厄特已是76岁高龄……老太太累了。
feeling
作者feeling
1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feel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