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的“存在”问题——对康德字典being词条的翻译

Anabasis 2012-08-28 19:44:44
几处翻译难点,还请方家指正!
目前看到的康德词典有三种:
Helmut Holzhey & Vilem Mudroch,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Kant and Kantianism, Lanhan: Scarow, 2005.
Caygill, Howard, A Kant Dictionary, London: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2000

Rudolf Eisler, Kant Lexikon,Berlin: Olms, 1994

三种的下载都很好找。我当前用的是 A Kant Dictionary。

存在
【译者按,和存在问题相关的有一系列哲学词汇,比较重要的有being,actuality,existence,Dasein和reality。本条目只讨论了其中的三个,余下的还需要另外补上。】

康德对存在概念的处理属于这一哲学主题悠久而复杂的历史,这一主题的意义迄今仍在激烈争论之中。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说,存在问题——何为存在?——从古至今总是不断被提出并始终处于怀疑之中。康德最显著的哲学革新就在于用现代术语重新翻译这个传统哲学问题,用判断这个术语来重新表达这一“存在与逻各斯”的传统问题。正是在这个基础上,两者才都得到了区分和重述,借这一重述康德得以发展出后继的关于存在(being),现实性(actuality)和实存性(existence)的区分。

存在问题在西方哲学中的起点可以上溯到巴门尼德,巴门尼德区分了存在和非存在为真理之路和意见之路,两者不可转换。存在是可知的一切,是一个整体。巴门尼德的这个问题在此后的希腊和哲学家那里得到处理,尤其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柏拉图悖论式地强化和弱化了巴门尼德的问题,非存在并非存在的绝对反面,而是在不同程度上参与到存在之中。存在同时意味着(inform?)理念和形成一个更高的理念自身。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却强调了“一般存在”中零散存在的成分,从而建立起多种讨论存在的方式。【难以翻译的部分:being at once informs the ideas as well as forming a higher idea in itself. Aristotle in the Metaphysics however emphasizes the participation of discrete beings in Being in general,】(亚里士多德,1941)。他确立了一个关键的区分即energia和dynamis的区分,后来成为esse和essentia以及实存性和现实性的区分。
后世对存在的讨论,正如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存在被视为一种先验的存在,不能以范畴的方式来做谓述。对于托马斯主义传统而言,存在只能以类比的方式得到表达,上帝的存在和世界的存在只在类比的意义上是一只的。对于斯多葛主义的传统来说,存在可以被清晰地谓述,关于上帝和世界的存在可以是在同一个意义上得到谓述。经院哲学家区分了作为实存,现实性和一般存在(being as such)这三种存在的意义。作为现实性或则esse【?实体?】的存在,指的是一种基质(essence)的存在,比如人类的存在。作为essentia 存在指的是此时此地的个体的存在,比如这个男人或者这个女人的存在;作为一般的存在的基质是实存性和现实性,只能用于上帝。
经院哲学中的区分在笛卡尔开启的现代哲学中持续存在。尽管对笛卡尔和莱布尼茨(但不包括斯宾诺莎)而言,上帝、世界和灵魂之存在的问题焦点从上帝转向了灵魂及其对自身实存的确定性,存在问题的基本结构仍旧不变。对于现代哲学家来说,存在意味着超越范畴,存在不是那种能简单地在判断中像任何其他谓词一样得到谓述的东西。对于他们而言esse指的是可能性,或者无矛盾的东西。Essentia指的是被感知到的存在的现象,而一般的存在被视作存在自身,它要么以上帝或者自因(主体)来解释,要么以笛卡尔之后的存在学的存在自身来解释。
康德关于存在的讨论承接前人,认为存在能以多种方式来表述,但对他来说,这些表述方式的共同点是综合这个观念。在OPA【OPA: 1763a The Only Possible Argument in Support of a Demonstration of the Existence of God】中,他将存在定义为设定或者设置,(73,119),存在的这个定义隐含在任何判断之下。这里存在指的是一种纯粹逻辑的综合【海德格尔认为这是前批判时期的存在观】,个综合实存esse的层次上说的,也是一种符合于矛盾律的综合。然而当关系和关系项都被设置出来(posited),存在就成为实存,也就是在essentia的意义上说,即在逻辑和实际的意义上说,
在纯批中,康德很大程度上重复了之前的区分,但进而将这个区分用来反对上帝实存的本体论证明。存在不是一个谓词,存在不能给判断的主词添加什么,存在所指的仅仅是思维这个对象从而成为可能的东西。(A599,B627)上帝在这个判断可能是无矛盾的【按照存在模态:可能的】,它在esse的意义上讨论存在,但它对上帝的实存却无所言说。如果我们要讨论实存意义上的存在,那么我们首先要注意综合知识的条件,这是因为“我们对所有实存的意识…独一地属于经验的统一性”(A601,B629)。这一批判的视角让康德得以狭窄地确定用现实性来指称存在being的方式,或者用相应于实存的第二种模态范畴即存在和非存在来指称存在。

这样说的话,康德似乎严重地限制了传统的存在概念。在黑格尔,情况当然如此,他试图在《逻辑学》(1812)中给存在一个新的解释,以重新确立存在的含义。尼采也是如此,他认为自己将存在描述为“仅仅是蒸汽”是深化了康德关于存在的虚幻性。就【for】一个极有影响的解释流派而言,康德标志着哲学的历史从存在学转向知识论。但20世纪海德格尔和Heimsoeth对康德的存在论解读严肃处理了康德关于将存在论替换为“对知性的分析”这一主张。尤其是海德格尔,他之处了康德综合的存在论意义以及想象力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作用。这样的解读在解释传统存在论的结构上是极有影响力的,因为传统存在学持续地充溢于【inform】批判哲学中。
Anabasis
作者Anabasis
97日记 6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Anabasi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