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or非真实

本丢·彼拉多 2008-12-16 09:31:34
    本来正在看刘小枫的《沉重的肉身》,无奈被人掠夺走了。于是昨天临睡前就翻了下最近放在床头的书。一下子没有读诗的兴致,于是就看到皮兰·德娄的《自杀的故事》。
    首先,这本书跟柯南似的,每篇文章必要死个人。不同的是柯南里是谋杀,这里是自杀。看到晚了,实在啃不下长的故事了,于是就翻到最后,看了两个只有几页的短篇,好像没有人挂掉,好像。
    下面进入正题。建立在虚构的真实场景之上的故事往往能够让人感同身受。恐怖片、科幻片所带来的影响其实并没有真实场景中的片子让人容易为之动容。同样,这类体裁确也不易把握,真实生活不似鬼神,可以信马由缰。中规中矩是要务之一。
    停在某一篇上,愠怒于昨晚的困意,现在竟不记得名字,只记得这篇的结尾是第149页。这篇里基本没有故事的描述和场景的铺陈,只有第一人称的论述,整个就是一抒情散文。然而这篇却让我觉得最不费劲,最易跟着跌宕起伏。
    于是可以得出一个小小的结论,我真个不是以当下生活为真实基础生活着的人。昨晚晚归,在站台等车,我假装钟摆自行摆动,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出现了。由于我紧盯着的是面前一小片路面,结果造成的感觉不是体会到自己在动,而是地在摇摆。当时恍惚的感觉以为像《黑客帝国》里看透了这个虚假世界的本质似的。但待我进一步想搞清楚自己的状态时,马上一切又回复到所谓平常。
    这个人们感官叠加的世界,用一些看似客观的尺度衡量了一切真实客观的东西,确可令人恼怒。这就是真实,你今年35岁,我今年24岁,这一切的衡量的标准是什么?没有感情的真实时间的均匀流动?谁告诉你它是均匀的了,谁又告诉你它是可以这样拿来衡量不同的个体了?当这一切成为“潜意识”的时候,看似一切都有了道理。可其实真有道理吗?
    很难歌唱当下的生活,很难歌唱过去和未来,有些永恒的东西究竟在哪里是我不得而知的。但起码,我相信它是存在的。当一些科学家在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致辞里面这样说,我所做的这些努力,无非是让我更加好地领悟上帝在人间的意图。这类似的致辞绝不在少数。
    宗教、神话,这些命题并不是我想在这里写的。宇宙究竟有没有边界,生物的起源究竟如何解释……当这些无法解释的时候,就拿一道封锁线将它拦住不让我们逾越就以为解决了问题,这不是很荒谬的吗?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何处去。库布里克难看的《2001:太空漫游》给不了答案,也不必给答案。只是确令我体会到一些摄人心魄的东西,虽无法正中靶心,但也足以在池塘里荡起涟漪。所以,那是部好片子。所以,我也会把《无极》归为好片子的行列。如果把电影只当成电影来看,更或者只当成感官的享受来看,我想很多东西是看不到的。
本丢·彼拉多
作者本丢·彼拉多
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本丢·彼拉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