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话港乐》——33.黄伟文:其实他很美

公元 2012-08-21 22:23:43
文/公元1874

2005年暑假,正式入行十年的香港流行乐填词人黄伟文推出精选大碟,将历年来的得意之作集结成为两张CD。虽然因为唱片公司的版权等等原因,这套大碟留下诸多遗憾,但它的确为很多了解黄伟文的人提供了一个音乐的窗口。比如我,当年就是通过这套碟,认识了还是华纳力捧的新人——周国贤和薛凯琪、认识了粉丝多数为初中生的Shine也唱过讲述性工作者的《曼谷玛利亚》,更认识了被深深烙上情深深雨蒙蒙的何书桓标签的古巨基,当年也唱过让人忧郁的《欢乐今宵》……

在这套精选大碟歌词本的扉页上,黄伟文郑重其事的手写下一行字:

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Y

这是黄伟文2001年写给陈奕迅的《打回原形》里的一句歌词。这几乎也代表了黄伟文作词的特性:时而鬼马趣“怪”,时而精致优“美”,当这个很美的怪人两者结合,就诞生出独一无二、就此一家的Y式歌词。

陈奕迅于2002年推出的歌曲《1874》,就是黄伟文的词作。十年前的我听到这首歌之后,网名便再没有变过,这也是“公元1874”的由来;因此,Y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无须多讲。

这一章里,我将和大家回顾黄伟文这十多年来的填词之路。


1 90年代:生于乱世,有种责任

看过上一章的朋友,应该对我文章里所描述的20世纪90年代的香港乐坛有了一些印象。那是一个非常辉煌、也非常糜烂的年代。在场面上,既有四大天王和Beyond引领着流行乐、摇滚乐轰炸听众的耳朵,也有着大量的独立音乐去抒发自己的空间。听众基数高,所以再冷门的音乐也总能找到识货的人去赏识。所以,就连“公鸭嗓”的曾志伟也能和无厘头的林敏聪组队,推出诸如《顺德人民有无线卫星广播电台》这样根本没法用常理去形容的专辑出现。他们俩在专辑内的28首歌曲里将时事新闻报道、流行金曲混搭在一块,形成奇妙的化学反应——这张从封面起就“大不敬”,内容更是无厘头至死的专辑,堪称港乐的一朵奇葩。

曾志伟X林敏聪 《顺德人民有无线卫星广播电台》
曾志伟X林敏聪 《顺德人民有无线卫星广播电台》



在这样的情形下,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系的黄伟文也开始了他的填词生涯。他的本职工作是商台DJ,又曾经和吴君如等明星合作主持多个节目,一贯鬼马搞笑;黄伟文风趣的性格延续到歌曲里,就变化为他的第一批作品——与同样风趣的软硬天师在1993年出版的唱片《广播道软硬杀人事件》里合作填词。

软硬天师由葛民辉、林海峰组合而成,他们从电视节目走到唱片再走到电影,其无厘头的风格被当时观众所喜爱,其中葛民辉更是周星驰在90年代后半期重点扶持的“接班人”,在《行运一条龙》《算死草》里葛民辉都和周星驰一起,以双主角的形式主演,风头一时无两;而在乐坛当中,软硬天师以百无禁忌的RAP出现,和新世纪才出现的LMF、农夫堪称港乐RAP的三肝旗帜。这其中,1993年的《广播道软硬杀人事件》尤以算得上当中的代表作。

这张《广播道软硬杀人事件》是港乐里不多的、直面社会问题的大碟。主打歌《广播道Fans杀人事件》讽刺光怪陆离的娱乐圈,尤其是将脑残追星族批判得体无完肤,在歌曲中段,软硬天师更是“别有用心”的融入了众多歌星在各大颁奖礼的那些感谢辞,经过软硬天师的剪辑之后,你会发现,这些大大小小的歌星们所感谢的话竟然如此雷同一致,他们把致谢,当成了一种表演,“杀人”的意味呼之欲出:这个娱乐圈,杀掉的正是被娱乐的大众。

软硬天师这种犀利批判社会各种不正常现象的子弹射向各个层面,他们更和众多艺人一起合作搞搞震,专辑里还有着黄耀明、王菲等人的加盟。而黄伟文,在专辑里与软硬天师合写,贡献了三首词作:《中国制造》《爱式》和《非常口》。这三首歌曲都堪称诡异,例如讲述床上那点事的《爱式》,由软硬天师加上黄耀明,三个男人用暧昧的口吻唱出来,再加上歌曲里对于安全套各种款式的推介,以及结尾处“我唸,我都系钟意你条莹光”——淫荡指数接近爆表。

其中,要重点提及的就是《中国制造》。这首歌曲唱尽中国百年历史,当中由众多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所组成整首歌曲,是以“中国制造”。这首歌以国际歌开场,接着混音《男儿当自强》,又极速过渡到其时在大小舞厅风靡的电子乐,而后,歌词从万里长城讲到邓丽君,再从四个现代化飞奔到豆豉鲮鱼,当然还少不了爱国无罪的陈冲、郑裕玲主演的大热电影《表姐你好嘢》、以及高唱着《一无所有》的摇滚教父崔健……这份让人瞠目结舌的歌词由于当中敏感词太多,恕无法全录,我亦无法在这篇需要经过各大网站审核的文章里进行详细解读,唯有留到实体书里和大家详谈;至于对歌词感兴趣者,可以自行搜索,看看黄伟文出道时候的作品有多么的“壮烈”。

《中国制造》这首歌里收录了太多的八卦,以致于时隔二十年,再去分析这首歌,依然能够为当时的中国社会立下一个注解。这就是流行曲的一种力量——它用自己的方式去记录时代,如林夕所讲,“每一拍,为这时代作证”;至于要用黄伟文自己的歌词去形容,那当然是“生于乱世,有种责任”。此处的乱,不是指社会秩序的乱,而是一个时代的光怪陆离。

而且黄伟文推广广东话俚语的“责任心”,从这张专辑里的《非常口》就可以看出来——他在结尾部分用了一段大可作为粤语六级考试的口语题目:若你能和软硬天师一样,在15秒之内用标准广东话(或者你用普通话也行)读完下面这段歌词,你一定可以笑傲群雄:

赵野嘴野喷野吞野叫野吹野唱野
哼野嗌野呕野啜野擦野吃野奶野问野咩野
赵野嘴野喷野吞野叫野吹野唱野
哼野嗌野呕野啜野擦野吃野奶野问野咩野
哗剌吗吓擦擦呀吧剌呙喳挂唏唏
呙番罗哦啦咯嘻嘻噢妻呵喂车喀哈哈勒呸
哗剌吗吓擦擦呀吧剌呙喳挂唏唏......

有着如此惊艳的开局,黄伟文迅速在乐坛崛起,到了1995年,已经写出诸如王菲《一人分饰两角》的同名主打歌——“若没有事,我便不见人”;彭羚《小玩意》——“ 今天共处,你将光阴停住”;郑秀文《孤男寡女》——“需要亲一个人,这算不算牺牲?”等等歌曲,当中的这些金句更是能在何时何地,都击中某一刻符合如此心境的听众。不过,真正让黄伟文一下子大红大紫,甚至捧走当年最佳中文歌词奖项的,是李蕙敏的《(你没有)好结果》。


《(你没有)好结果》

伤了的女人 别走这样近
被人抛弃的女人 残忍
全都怪你离开我 临走也继续伤我
见我粉身碎骨 还点上一把火
可以死了心 但忍不住恨
但求天会追究这男人
仍相信有场好戏 命中已注定等你
报应日渐临近 来清算你罪行

今天淌血是我心 即将痛在你心
身份对调发生
来让你一生最喜欢 和珍惜那人
也摧毁你一生 完全没半点恻隐

等 欣赏你被某君 一刀插入你心
加点眼泪陪衬
来让你清楚我 当初尝到的折磨
你亲身试清楚 如凡事亦有因果

这算不算狠 我抚心自问
没人想变得 那么残忍
如果见你离开我 日子更快乐的过
我会伤得更深 余生也不甘心
将当天那自卑感 当天那无依感
都双倍回赠你

李蕙敏是80年代被音乐人伦永亮挖掘,组成女子乐队出道的女歌手;后来乐队解散,李蕙敏进入商台,和黄伟文一起主持节目《娱乐性骚扰》,因而和黄伟文成为好友。后来李蕙敏以个人身份开始出唱片,身为好友的黄伟文自然没少得了拔刀相助,1995年李蕙敏先后推出的两张大碟里,黄伟文先是在《横滨别恋》写了《活得比你好》,接着在《秘密》里又写出了这首《(你没有)好结果》。

这首歌曲在歌名的“好结果”前面用括号写出“你没有”,虽然只是因为唱片公司害怕大众接受不了这样激烈得好像在骂人的歌名,而黄伟文又坚持不肯更改,最后做出的妥协之举,但却在冥冥里巧妙的将歌词的含义呼之欲出:这可不是勉强笑容,对旧情人说恭喜的歌曲;好结果?你没有好结果,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虽然《(你没有)好结果》只是一首惨情歌,但这首歌当中包含的怨恨情愫,已经淋漓尽致的体现出了黄伟文的个人风格,也和当时港乐里流行的惨情歌区分开来。时至今日,港乐的林夕、黄伟文已成大家,他们都写了上千首歌曲,扮演过无数的角色来替听众解开心结,时而也会重合到一起,让人难以分辨;但凭借《再见二丁目》与《(你没有)好结果》的款式,听众仍然可以区分出这两位“伟文”的特点——林夕能在悠悠流转的景色中,淡淡的透露出纠结的心境:“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而黄伟文则是邪性十足,又恶又狠:“欣赏你被某君,一刀插入你心!”也正因为如此,林黄二人在港乐词坛里平分秋色,数十年间,为听众提供了各种充满各自特点的情愫,时而温暖开怀,时而痛快发泄。相得益彰,缺一不可。

《(你没有)好结果》凭借这绝不流俗的歌词和李蕙敏充满感情的唱腔立刻大热全城,黄伟文也因此而迅速的迎来了更多的填词订单。1995年黄伟文填了36首词,经过《(你没有)好结果》的大热,1996年黄伟文填了78首歌,大大超过了旧年;到了1997年,连一向只和刘卓辉邀词,绝大多数时候自家包办词曲的Beyond也向黄伟文邀歌,更写了当年发售的专辑《惊喜》同名主打歌。

十年后,感慨起《(你没有)好结果》与那句让他被听众铭记的“等欣赏你被某君,一刀插入你心”时,黄伟文说,喜欢也好,讨厌也好,总之如果没有了这两句,之后的故事,一定不一样。

歌,都有自己的命。

早期的黄伟文几乎可以说是在用生命填词。他失恋,所以有《垃圾》,他在失恋的痛苦里把自己关在家里,反复的听着写给卢巧音的《垃圾》,以致于如今多年过去,听到这首歌的前奏他依然会鼻酸;他给古巨基写《欢乐今宵》,在这个快乐的标题下,接下去的歌词却是“虚无飘渺”的痛苦,“最爱的书,末了那一章,没翻开的勇气”这样写出结局散场之凄凉的语句,让人心碎神伤;更有着给Beyond的《雾》里那句“你爱过我么?怎么不答我?难道你还需要揣摩?可否走近我?还是我们隔着奈何,无力渡过”的连续四个问句牵扯出一段难舍难分的爱恋——将“奈何”一语双关,用“渡”字写出心境,着实妙极。

可以想象这样的歌词何其伤身,写出来,给听众们抒发情感,却会难道要不停逼自己面对痛苦的作者。也难怪黄伟文在回忆那段时间里,甚至连出去旅行,好友彭羚都怕他会自杀,因此一定要陪着他。

但人总不能一辈子都做垃圾,长留在别人家里,遭人嫌弃。新生活总要好好过,黄伟文度过了那段灰暗的日子,振作之后,在歌词题材上更加拓展,也随着新千年的到来,迎来了自己的事业高峰。


2 黄伟文与杨千嬅:有发生过

和林夕一样,黄伟文也因杨千嬅而掏心掏肺,《野孩子》《可惜我是水瓶座》《一个人的童话》这些歌曲,都是为杨千嬅量身定做,别无分店;而对于陈奕迅,黄伟文更直言把他一家都当家人,写出《十面埋伏》《浮夸》《葡萄成熟时》等等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

由于这两位歌手在《夜话港乐》里都以大量篇幅介绍,因此不再做过多的阐述;不过在这里仍要提及一些不能不能说事情。

首先是杨千嬅和黄伟文的“恩怨”。从90年代开始到2005年,杨千嬅的专辑里都没少得了黄伟文的参与,但2005年之后,长达七年的时间里,黄伟文缺席杨千嬅的专辑;这当中2006年的《Unlimited》是一个明显的分界点,因为这是一张林夕包办专辑内所有作词的大碟,而在这之前的《Single》里,黄伟文写完《风采依然》后,就再也没有参与过杨千嬅的专辑。因此,这七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这件事出现呢?没有人知道。真性情的黄伟文和更加真性情的杨千嬅,虽然从未向外界透露过当中的原因,但有些事,“有发生过”。

这其中要提到的是2006年陈奕迅的歌曲《最佳损友》。这首歌在2月打榜,由黄伟文作词,与杨千嬅与杨千嬅同年同月同日生的Eric Kwok作曲。林夕写给杨千嬅的礼物《杨千嬅》就是Eric Kwok的作品,两人亦是好友。

当这首歌制作完成之后,Eric Kwok特地打电话给杨千嬅,让她听这首歌。结果有一次杨千嬅开车出门,收音机里传来《最佳损友》,她听得情绪激动,将车停到路边,大哭一场。

所以在《最佳损友》推出之际,曾经有很多乐迷都在揣测,黄伟文这首歌究竟是写给谁的呢?如今,当这首歌在事隔多年后,于2012年黄伟文音乐会上,伴随着黄伟文和杨千嬅的拥抱、全场观众经久不息的喊声里,由陈奕迅娓娓唱出,答案似乎已经很明显了。

杨千嬅曾经说这首歌里有一句歌词很击中她——“有眼泪背着流,严重似情侣讲分手”。

两个傲气到背着流眼泪的人,给新世纪的香港乐坛,留下了一段难分难解的公案。

时至今日,再听《最佳损友》,即便你不知道这背后的故事,它同样亦能让人感触。毕竟能以黄伟文这样,带着一点点不舍,一点点怨恨,一点点愤怒和一点点伤感去感慨一段友情的不再,在乐坛里,只此一家。


3 零零年代:何韵诗Shine陈奕迅……

黄伟文有写系列歌曲的嗜好,尤其是在2001年开始和何韵诗合作之后。所谓系列歌曲,就是指数首歌曲里面的故事自成一派,互为上下文。有时候这些歌曲不一定出现在一张专辑里,要相隔数年才能完成;有时候甚至都不是一个歌手来演绎,例如黄伟文和陈辉阳合作的垃圾系列,以5位歌手横跨十年时间才暂时告一段落。这当中,有几位歌手他更是用尽心机,量身定做这些系列歌曲——分别是陈奕迅、何韵诗和Shine。

黄伟文和何韵诗的合作,详见本书相关章节;而陈奕迅也不必多提,《夜话港乐》这本书,有六万字都在写他,因此此章不再赘述。下面要谈的,是黄伟文和Shine的合作。

Shine一支男子组合,由徐天佑与黄又南于2001年组成。和同期出道的Twins相比,他们有着很多共同点,特别是在粉丝群体上,更多数以中学生为主。所以在歌曲演绎上,也多是以抒发小孩子心情、校园的友谊、恋爱故事为主。

不过,黄伟文却颇有野心的想给Shine冲破这个固有套路。他们的处女大碟《电影男孩》就是一张不按套路出牌的大碟,当中的歌曲以电影为概念,所有歌名都来自于电影片名。其中当然少不了《祖与占》这类描述学生友谊的歌曲,但自爱这张处女大碟里,黄伟文却写下了《燕尾蝶》这首中学生几乎不可能听懂的歌。(啊?燕尾蝶不是梁静茹唱的吗?——请允许我讲个冷笑话)

《燕尾蝶》

那些胭脂色的 香槟色的 伸手可折的
段段艳遇 处处有染 都放在眼前
害怕采花 天黑路远
情愿对路边灯色眷恋
那些玻璃镶的 水晶雕的 一触即碎的
逐步逐步 进占世界 通向没有完
地厚天高 如寂寞难免
谁家有后园 修补破损

燕尾蝶 疲倦了 在伟大布景下
这地球 若果有乐园 会像这般吗?

摘去鲜花 然后种出大厦
层层叠叠进化 摩天都市大放烟花
耀眼烟花 随着记忆落下
繁华像幅广告画
蝴蝶梦里醒来
记不起 对花蕊的牵挂

那些山中开的 天边飞的 不知所措的
渐渐熟悉 世界会变 不再受惊怕
为免牺牲 情愿被同化
移徙到闹市 找一个家

燕尾蝶 存没了 在发射塔之下
这地球 若果有乐园 会像这般吗?

再也不怕
怀念昨日余香百合花 芬芳吗
摘去鲜花 然后种出大厦
文明是种进化 尽管适应 别制止它
力竭声沙 情怀承受不起风化

丛林不割下 如何建造繁华
别问怎么不爱它
蝴蝶梦里醒来 记不起
对花蕊 有过牵挂

以岩井俊二的同名电影为题,《燕尾蝶》讲述的故事也隐隐约约有着那种灰色的末世情结。这首歌以环保为题(摘去鲜花 然后种出大厦),内里更包含了对文明进化的反思(燕尾蝶 存没了 在发射塔之下),甚至还有着对于社群关系的思考(为免牺牲 情愿被同化 移徙到闹市 找一个家)。显然,这首包含了太多思考的歌曲,绝对不是当时Shine的歌迷能够理解——不仅是Shine的歌迷无法理解,听众也有诸多说法,甚至到现在,这首歌的解读依然没有停止过。林一峰曾经煽情地说,他听完《燕尾蝶》后哭得一塌糊涂,觉得是当年最好的华语歌曲,如果这辈子自己能写出这样的歌词,那就可以满足了!

有时候命运就是那么捉弄人,《燕尾蝶》在电台上取得了一个冠军,旋即很快下榜;可称为黄伟文代表作的这首歌,听众并不算多,倒是十年来众多歌手的翻唱版本,让《燕尾蝶》不至于被大家所遗忘;而我也是因为《黄伟文十年选》才知道了这么一首好歌。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这首歌当年是拿给陈奕迅,出现在同期制作的《The Line-UP》大碟里,不知道情形又会如何?——因为在2002年8月,陈奕迅宣传《The Line-UP》的音乐会里,就曾经在现场唱了《燕尾蝶》。在唱之前,陈奕迅说,我实在是喜欢这首歌……在吉他的伴奏里,陈奕迅轻声的演绎了不插电版本的《燕尾蝶》。

不过,就像是黄伟文说的那样,歌都有自己的命。所以,即便如此,一首好歌,还是不损他的好吧。只是希望,听众可以多从作词、作曲等幕后制作的班底去听歌,而不是单单只凭借歌手的个人号召力去听歌,这样的话,难免会错过诸如《燕尾蝶》这样的精品。这也是乐评的作用之一:推介那些被埋没的沧海遗珠,尽量赢得更多人的共鸣。别问怎么不爱它!现时听,也未迟。

在黄伟文的系列歌曲里,其中较为出名的除了上面这个“电影系列”,还有给何韵诗的“五行”系列——金:《金刚经》;木《木纹》;水《水花四溅》;火《惹火》;土《沙》;陈奕迅的病态三部曲:《打回原形》《防不胜防》《十面埋伏》以及男人玩具四部曲——美酒:《葡萄成熟时》;跑车:《人车志》;相机:《沙龙》;金表《陀飞轮》。这三个系列中的歌曲曲都值得反复聆听,连贯起来品味更有着说不出的美妙。在歌曲与歌曲之间,黄伟文勾勒出了一个庞大世界观,将他对人生的看法放于其中,幻化出千般滋味,让人沉思。“过去十八岁,没戴表,不过有时间;霎眼廿七岁,时日无多,方不敢偷懒;然后突然今秋,望望身边,应该有已尽有……”



4 浮夸!然后千帆过尽……

2005年,陈奕迅从英皇过档环球,首张专辑《U87》集结了当时香港堪称一线的台前幕后班底。这当中自然没少得了林夕和黄伟文。在这张专辑里,林夕写出了《夕阳无限好》;而黄伟文,则有《浮夸》。

还记得当年专辑推出的时候,听到《浮夸》的我,非常震惊。这首本来CY KONG是写来纪念哥哥张国荣意外身亡的歌曲,在黄伟文的笔下,变成了一首讲述不得志小人物的哀歌。第二段主歌那句“那年十八,母校舞会,站着如喽啰”,更是淋漓尽致的写出了那些从来就不被大众所重视的、如同蝼蚁般苟活着的人们的痛苦。《浮夸》延续着当年《(你没有)好结果》的路数,但十年过去,黄伟文已经将这种充满邪性的情愫,从简简单单的男女分手,延续成为整个世界上的小市民去做侧写。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但是无人来。这个小人物从来不被大众重视,没有人理会他,他一辈子很平凡,却又不甘心平凡。黄伟文的歌词,击中了许多人的心境,尤其是许多平凡人的心境。十倍的苦心,做不做得出突出一个呢?但那些在KTV里喉中震出这首歌,而且一定要拼命将最后那句高音给飚上去,让旁观的人鼓掌叫好的唱客们,恰好就成为了《浮夸》里黄伟文去讽刺的那类人。

这首歌直到2010年DUO演唱会之后,经过陈奕迅状态虽欠佳但却是舞台表现最强的一次《浮夸》演绎之后,更被大众所熟知。一时间,这首五年前就已经存在的歌曲开始风靡大江南北,营造出一股“浮夸风”。

《浮夸》当然是好,但黄伟文的好,显然也不止于《浮夸》。写出《浮夸》的2005年里,黄伟文状态奇好,四处开花,在陈奕迅身上,他还写出用葡萄变成美酒的过程,来比喻人要忍耐痛苦,静候幸福的《葡萄成熟时》;容祖儿和李克勤的对唱的情歌《刻不容缓》,他用“迟来一秒钟 沿途经过和结局 其实太不同”写出了感情的应做即做;他给何韵诗所写的《劳斯•莱斯》,更是借着“劳斯和莱斯 都是花样男子”写出了同性之爱,这首为何韵诗量身定做的歌曲,当中“明明绝配,犯众憎,便放开!”的气势,已经简单的跳出了过去诸如《忘记他是她》等写同性题材的伤春悲秋,而是有着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风怒;但转过头,以同样的题材,在走可爱小女生路线的薛凯琪身上,黄伟文又化身多愁善感的女孩,写出《男孩像你》,“为何他会得到宝座?长伴身边的却是我”感叹出一段第三者和“同妻”的悲鸣。

而这在当中,黄伟文写给官恩娜的《暗恋航空》尤为值得一提。官恩娜虽然从2004年就已经开始出唱片,但却一直在乐坛处于半温不火的状态,甚至在内地,她的知名度也许还不如My Little Airport的那首调侃之作《我爱官恩娜,都不及爱你的哨牙》。不过,就像她参加《超级巨声》,雷颂德对她的评价那样,官恩娜其实一直都是一位嗓音条件不差的好歌之人,只是的确缺乏那点让听众知道她的福分。黄伟文对官恩娜也算是穷尽心力,他所打造的“海陆空三部曲”,就由官恩娜一手包办。

2004年,《地平线》;2005年,《暗恋航空》;2008年,《千帆》。黄伟文从陆地、天空和海洋三个角度来写一段恋爱,在《地平线》里,女孩感觉男孩的爱是若即若离,“遥远怎样及吻你远?地平就算再远,总在人面前”;再到《暗恋航空》,女孩鼓起勇气,去追寻男孩的身影,“我决定暂别谦卑,研究航线从你出发地”;数年后,则是千帆过尽:“几多爱情来了,几多爱情离开;几多过渡客有些精彩,但我等最爱”。在海陆空三部曲里的黄伟文,用了美妙的语句去捕捉少女心事,营造出了黄伟文这位怪人,最美的那一面。

2005年的黄伟文,以《浮夸》拿下最佳作词;在这之后,他也开始和林夕一样,有意识的培养接班人,逐渐退居二线,开始减产。以他创办的“填词人联盟”的时代,也就此到来。


5 乐坛新血:填词人联盟


2008年,黄伟文为谢安琪写出充满港人集体回忆的《喜帖街》,这首歌助推资历尚浅的谢安琪走上天后宝座,更再度让黄伟文拿下最佳作词奖;2010年,黄伟文为陈奕迅写出男人玩具四部曲的终章《陀飞轮》,第四次荣获最佳作词奖项。在同一年,黄伟文邀请新晋填词人林宝、乔靖夫和陈咏谦,共同组成“Shoot The Lyricist”填词人联盟。如同林夕和林若宁、林日曦的合作,黄伟文开始有意识的将接到的歌词订单分给联盟的成员,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展现自己的词作。

填词人联盟里,林宝和陈咏谦资历较浅,倒是乔靖夫较为被人熟知。他在2001年就已经给王菲填写过《光之翼》等知名歌曲,更凭借给卢巧音的《深蓝》获得过2000年的最佳作词;只不过后来转行一段时间,数年后才重新回到填词这一行;而林宝多和Swing合作较多,入行时间虽长但产量较低,之前较出名的歌曲大概就是2002年给陈奕迅的《King Kong》;至于陈咏谦则是不折不扣的新人,2005年才开始填词,在2010年之前并没有太过出名的作品,而加入填词人联盟之后,他迅速上位,单是2010年就已经给容祖儿、李克勤、陈奕迅、杨千嬅、卫兰等歌手写歌,甚至连Twins专辑、演唱会的主打歌《人人弹起》亦出自他的笔下。陈咏谦也是在这批新晋填词人里,最被看好的后起之秀。而随后,还有小克等新人加盟,假以时日,填词人联盟必然会成为日后港乐的中坚力量。

对于黄伟文而言,填词人联盟成立之后,他的词作明显降低。2011年,黄伟文只写了16首;而2012年,迄今为止黄伟文只有七首歌词,产量已经低于1994年。不过如今的黄伟文,走的是贵精不贵多的路线,例如今年他的七首歌词里,给乐坛新组合C AllStar的《少数》,替弱势群体发声,更是有着扶持C AllStar这股乐坛新势力的意味在其中;给Shine这对组合的复出之作《第二春》《Shine》,单看名字,黄伟文的情怀已经不言而喻;麦浚龙和关淑怡这对几乎不可能想象能够合作的组合,黄伟文也贡献出一首暧昧场面的对唱情歌《锁骨》——“你我这秒汇成电流万缕,毋需拥有;擦过了你的那些敏感带,眼光满足撤走”这样的歌词,让人回想起了当初他写给陈奕迅的《低等动物》;至于给陈奕迅的《重口味》,则算是他的游戏之作,无非是那套重伤后医好自己,重振旗鼓的励志路数,“每次杀不死你,也医好你”!

而给刘浩龙的《脏话阿七》和《烂命鸳鸯》,则是写出歌手自己心声的痛快之作——“这是人生吧?他讲句脏话,然后吸口气对付它”。《脏话阿七》写出的是一个从小到大经历了太多苦难的、名叫阿七的男人,对社会的控诉。不过黄伟文最有火的是,这首标明脏话的歌全篇却没有一句脏话,只有末了那句“若然还未进化,请操够它!”的一语双关,——这震撼程度不亚于当年的《浮夸》。当然,或许刘浩龙的影响力难以有陈奕迅那么大,但是这首充满怒气的歌,值得听港乐的人留意。最为讽刺的是,这首歌在大陆放映的时候,将“脏话”阉割掉,歌名变成了《阿七》。这首在控诉世情的同时,又充满正能量催人奋进的歌,在歌里歌外都告诉我们一个事实:这社会,原来虚伪得容不下一句“脏话”。那么……听黄伟文的话,请操够它吧!

黄伟文的歌词百变刁钻,用思巧妙,玩惨、玩乐、玩深情……通通不在话下。他和林夕相得益彰,各有所长,成为和二十年来乐坛不可多得的“两个伟文”。正所谓文无第一,硬要比较他俩谁更厉害,相信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只要听众们都曾经被他们所感动、感触,这就已经足够了。

如今黄伟文开始减产,像2005年那样四处出击,赢尽满堂彩的日子,将来都或许不会再有了。不过对于这一点,黄伟文似乎已经看得足够透彻,在2009年写给谢安琪的《年度之歌》里,他就已经为自己、为这个时代以及这个乐坛写下一个注脚。全年度有几多首歌,给天天的播,给你最愉快的消磨?流行是一首窝心的歌,突然间说过就过……很高兴因你灿烂过,高峰过总会有下坡。无论再过多久,我都会记得黄伟文,这位曾经写过《1874》的怪人,这位曾经让我们高声尖叫《浮夸》的怪人,这位其实喜欢上就会觉得他很美的怪人……

《年度之歌》

曾经攀上的天梯 曾经拥抱的身体
曾经在乎一切 被突然摧毁
霎那比沙更细
良夜美景没原因出了轨
来让我知一切皆可放低
还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得到过又促逝 也有一种智慧

全年度有几多首歌 给天天的播
给你最愉快的消磨
流行是一首窝心的歌 突然间说过就过
谁曾是你这一首歌 你记不清楚
我看着你离座
真高兴给你爱护过 根本你不欠我什么

曾经拥有的春季 曾经走过的谷底
人生是场兴替 忽高也忽低 不输气势

全年度有几多首歌 给天天的播
给你最愉快的消磨
流行是一首窝心的歌 突然间说过就过
谁曾是你这一首歌 你记不清楚
我看着你离座
真高兴给你爱护过 根本你不欠我什么
谁曾是你这一首歌 你记不清楚
我看着你离座
很高兴因你灿烂过 高峰过总会有下坡

回忆装满的抽屉 时光机里的光辉
人生艳如花卉 但限时美丽 一览始终无遗
回望昨天剧场深不见底
还是有几幕曾好好发挥
还愿我懂下台的美丽 鞠躬了就退位
起码得到敬礼
谁又妄想一曲一世 让人忠心到底
公元
作者公元
253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73 条

添加回应

公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