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自由和理想

Lucifer 2012-08-06 19:59:50
       5号下午,去字里行间书店了听野夫讲“身边的江湖”,财新网思享家作为主办方准备得很用心,而主讲人野夫更是用心。江湖多少故事,现场笑语欢声,却又令人肃然起敬。除去野夫,还有被邀请的野夫的江湖朋友,加上热情深邃的听众,甚至字里行间书店本身,都给我很多的观感。
书店位于德胜门外,孔子学院总部一层
书店位于德胜门外,孔子学院总部一层

这张拍得很不好
这张拍得很不好

很舒适的样子
很舒适的样子

这种色调的木质书柜的赶脚很棒
这种色调的木质书柜的赶脚很棒

空间很大,显得很自由
空间很大,显得很自由



       知道野夫,大概1个多月前,陈JJ告诉我说野夫那本《乡关何处》看得他各种“爽”,我就把他的书直接给掳走了,不过可笑的是一个多月过去了,还只看了100页。。。倒是看过的这么短短几十页,让我对野夫这个写出如此敏感细腻文字的人充满了喜爱。于是,Gmail上接到思享家的订阅邮件的时候,立马没犹豫地报上了名。
2点不到,就已经坐满了。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一个座位,不敢离开,没拍到全景
2点不到,就已经坐满了。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一个座位,不敢离开,没拍到全景

(1)江湖的历史

        按野夫讲,江湖二字最早来源于庄子(未问,不知道是不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后来,墨子给江湖注入了具体的价值观,所谓“兼爱,非攻”,从此开始巨有“侠文化”的内涵(看过《墨攻》其实就能体会一些,我还是很喜欢这个电影的);再后来,大概是因为禅宗的故事,然后走“江西、湖南”成为了“行走江湖”的代名词(这和我们认识的行走江湖太不一样了,追的还是禅宗,叫云游参访,哈~);再后来,江湖上慢慢发展出各种道门、帮会、社团(现在的香港用社团这个词比较多吧)。

        自古而今,有过很多的帮会。古来有“会道门”(http://baike.baidu.com/view/752621.htm),“衣冠道”(即“一贯道”,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69532/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8%B2%AB%E9%81%93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51090231.html);今台湾有四海帮(http://baike.baidu.com/view/975076.htm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B%9B%E6%B5%B7%E5%B9%AB)、竹联帮(http://baike.baidu.com/view/598665.htm,竹联帮在百科的介绍最后两部分“帮派影响”和“帮派殊荣”的描述,非常有趣和耐人寻味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B%B9%E8%81%AF%E5%B9%AB )。
         
        据野夫讲,贺龙老先生当时也是某帮派(哪个帮派实在是没听清楚)的领导之一,还杀过人,后来干革命去了。长征路上为何他带的那个队伍最后伤亡人数最少呢?因为贺龙老先生一到某个地方,就号召当地的兄弟们,来兄弟们帮我一起干革命去,然后兄弟们个个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啊(这里是我杜撰的,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我党在革命年代,那时候真是善于利用各种的江湖帮会力量啊(我党是极其善于利用“群众”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然后各种力量的整合周旋发展,我党最后真的强大了。
看看,,隔着书橱照的,好多人
看看,,隔着书橱照的,好多人

        再据野夫讲,大家都知道的(肯定是非熟知的吧)白莲教,其实就是“会道门”和“一贯道”的一支,而且99年那年夏天被搞得很惨的那个组织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白莲教的分支。俺就不说白莲教如何如何了,没有考据过,大概大多数人的了解只是神马黄飞鸿系列电影里看到过红莲教白莲教,乱七八糟的邪教哇,蛊惑人心。说多了,怕文章也发不了。尺度,要讲究尺度,对不对

——那其实仔细看关于一贯道的一些资料,就发现这其实已经发展成为宗教,在大陆的情况巨糟糕,不绝种那也是见不得阳光,但是在国际上尤其是在台湾,却已经被合法承认,并成为一种宗教形式了,教徒众多啊!(内涵是什么,应该不难懂吧)

        那再讲到刚才提到的帮派神马的,像过去上海滩的青帮等等滴,杜月笙某人现在在很多人印象中也许就是个黑社会,那据野夫讲,人家可是个极其仗义之人,而且做过很多光明磊落之事。如今台湾和香港的所谓“黑社会”,其实都是正式注册的,香港还很多叫社团的样子。这些让我想起《教父》系列,大概更加写实,有过打打杀杀,在最初成长和壮大的阶段,但这些帮派之人,大义之士大有人在。相比而言,我们的土地上有个最大的“黑帮”,衣着亮丽,内心龌龊且凶残地很。

         百度百科的江湖词条内容还算丰富http://baike.baidu.com/view/10572.htm

(2)江湖人,江湖故事

        百度百科中其中一条对江湖解释为“民间”。——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九:“今江湖间俗语,谓钱之薄恶者曰悭钱。”——我认为,野夫心中的江湖与“庙堂”相对,与“体制内”相对,因此民间这个广义的群体身份更加适合解释这个江湖。但野夫的江湖更加有情有义,有种“侠义”精神,还带着深刻的现实的理想主义。用野夫的话讲,“歪江湖,正道理”!

        野夫请到了几个江湖朋友,一个叫黄哥,重庆人士。据说每年上此人家中吃饭的人近5000人次!算算,每天多少个人?有酒吃酒,有肉吃肉, 把酒言欢,若想要喝酒吃肉去,第一次只要是有过往进门之人带着,你之后便可去黄哥家时常作舍上客。黄哥的江湖里,从不把路人当陌生人。黄哥本人,还积极参与各种公益。实在是让我觉得有战国四君子和各种门客的赶脚。

        第二位叫做“文侠”,姓毛,名不知,四川乐山人士。据说,文革时候,他伙同别人在别人都要烧书的时候,偷光了“乐山一中”图书馆里所有的书。此毛姓者,文革后高考第一届,进大学一年,各种失望不已(当时的大学应该比现在大学的氛围好一些吧);毕业后,被安排分配当警察,未从分配,有三个女生担心惊愕至为其哭泣,忧虑其生计当如何?但毛内心已然坚定,哪怕擦皮鞋亦能谋个生计,全然与体制内割裂。毛,巨有才。文史、翻译、作画皆有自己的造诣,还烧得一手好菜,用野夫的狂语来讲,哪个体制内的专家学者敢跟毛比比才华呢?是以为淡泊名利,追求自然品性者,如老庄,高人有才亦有品者,大多数存在民间,体制是可以杀害一个人的,这种杀害,是改造成另外一种人。——这点上,我相信民间默默无闻,清风道古的高手大有人在。似武侠小说中各种世外高人,因为他们不依附于任何人,只有自己。

        第三位,叫做刘心宇,功夫大师,现今为普金女儿的功夫教头。其师傅,据说云游四海,今不知其踪影(很武侠的赶脚啊)。他本人的故事记不清了,大概亦在我出生(88年)后第二年的那个事情中“受伤”。

        第四位,是郭玉闪,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所长(http://www.zhuanxing.cn/,注意,其实注册的为公司——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咨询有限公司——区别就是公司得交税的!民间组织在大陆目前的生存状态窥见一斑)。因以上几位皆年长,年过半百,野夫称郭为“少侠”!不多做郭的介绍,有新浪微博。
因和传知行某研究员的大半年室友关系,而与郭一起打过一次篮球,玩24点(赌钱的),战饭,那次见到过大部分传知行成员。从江湖的角度来讲,那些人在我看来,热烈,正义,坚毅,带着现实的理想主义。传知行这个组织,在现在的环境中生存,确实是蛮不容易但也做得非常不错的,那个点找的很好。

(3)江湖精神,江湖情义,江湖人的生计

       野夫讲,他心中的江湖,代表着一种“公正、善良、互助的精神”。他并不信仰宗教,但他却信仰江湖,信仰江湖中对于“真善美”的追求和执着。

       还是我出生(88年)后第二年,香港各界积极营救大陆人士的行动。在募集到足够的资金的情况下,所谓“白道”人士并无法做到将人从大陆引渡出境,因此找上了“黑道”的六哥。据说,六哥在整个行动中前前后后引渡了几百号人安全出境。北京怒了,六哥的名声全国公安都知道了,后来六哥的两个兄弟被抓,北京大概是在要挟六哥。六哥实在是魄力十足,哪里受这白色恐怖之恫吓,只身北上,来到京城,对着高官说:把我的两个兄弟放了,我就停止行动!——野夫讲来激动,千古英雄壮烈事!如此令人感叹!

  很多时候,我们大概是非黑即白吧。现在,太多事情混淆视听了。
这里插这张很不搭调,这个姐姐在提问环节,一直很温情地微笑。这么美的笑容拍得很不好
这里插这张很不搭调,这个姐姐在提问环节,一直很温情地微笑。这么美的笑容拍得很不好

      至于在我们熟知的远如5-12地震,近如北京天津暴雨灾害中所看到的民间自发的力量,江湖情义和江湖精神长久未断。

       未来的日子里,这种力量的发育和觉醒,应该也是可期的。按照野夫的话讲:“江湖传承的世界,永远绵延不绝。”

        还有个有趣的事——估摸着我们大家都知道那些路边摆棋局的,如今大概是为了志趣,但在古代,残局之棋是某种街头的谋生手段。那么这些残局都是如何来的呢?野夫说,古代有高人,编著过含有各种残局的册子,编这些册子,为的是为那些身残之人谋生之用。这些残局,非绝顶高手无法破解,因此能当个谋生手段。如是,确实惊叹不已。

(4)江湖,似是一种关于自由的理想

       ——我最大的观感
       野夫说,我永远不可能登庙堂,宁愿做个自由自在的乌龟。
       自由的身体,自由的精神,如庄子逍遥神游一般的理想。
       但追求自由是需要代价的,体制内体制外,自然关乎家庭生计,一生运命,一切都是现实的问题。现代社会所令我厌恶的,大概是越来越多已经设计好的秩序,叫人无法选择(因为绝大多数人没有勇气做少数),在有些国度更是有限的选择和自由。金钱价值掩盖了大多数的价值,而很多其它价值亦被抛到脑后亦被掩埋,这就是扭曲。
       绝大多数人,是否都也在想着自由,但依旧却钻入某个模式当中,这就是现实。不过,自由在哪里呢?自由到底是什么呢?
       “文侠”说,我即使擦皮鞋也能养活自己,生计、活下去,便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问题。体制内,给予了安定的生活保障,给予了安全感;体制外,有着比体制内更大的自由,但同样绝大多数人为了生活而奔波操劳。物质的充裕,是否也是自由的假象和对于自由的羁绊呢?这是不是还是“现代性”的问题?
孔子学院远处的德胜门
孔子学院远处的德胜门

孤零零的德胜门
孤零零的德胜门

       之于爱情,人类有飞蛾扑火般的勇气,爱情已不容易;但对于自由,似是一种更高更难的追求,因此对于有些人“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楼间竟然还留着孤零零的大树
楼间竟然还留着孤零零的大树

 ( 5 ) 江湖力量的参与——纯个人观感

        个人与时代的命运, 总是息息相关的。这些,在《乡关何处》里已经有太多的描述。
       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讲,如果能很好地运用公共权力,那其实是更加容易去推动一些事情的。但是,体制内是个大染缸,这是个极大的对个人的挑战。
       那江湖人士,又该如何参与时代呢?尤其是对于不是那么牛逼的个人?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做该做的事情?
讲座结束后——这也是一种参与吧
讲座结束后——这也是一种参与吧

(6)杂碎集
5.1. 文化的孕育
       以前大概觉得,认为湖南和四川这两个地方,造反很厉害。我无从了解,也未曾了解过,大概是个感觉。我心头萦绕的一个疑问是,是不是这两个地方也更容易诞生“侠文化”呢?这样一种文化因为什么而发育出来呢?
       江湖中还有个比较有意思的东西,叫做唇点(http://dict.youdao.com/wiki/%E5%94%87%E7%82%B9/#)。我猜当年地下党活动是不是也吸取了其中的精华呢?

5.2 丧家犬的时代——包括精神和物理上的家园
        49年之后,这个民族经历过多少的丧失呢?
       “礼义之邦”,实则成为了毫无礼义廉耻之邦。

5.3 关于民间修史

       国史由家史构成,无需多么宏大的叙事,每个人都可以书写其真实的家庭变迁,反馈并不如烟的往事。
       古代,君王还是畏惧历史的。但如今,因为控制了传播,却对历史都失去了畏惧感。感谢天造利器互联网的存在吧!

        5.4. 荷兰引领着自由价值观的发展

         无论红灯区,无论同性恋,无论安乐死等。

       5.5. 朋友只需要在大是大非上保持一致。

即使非江湖中人,心中也要有个江湖!
傍晚的德胜门外,黯淡
傍晚的德胜门外,黯淡

P.S.: 北京还是很多吸引人的地方,比如能参加这么一个讲座,就觉得很是满足。

=======
20120808得到一些网友的更正和补充:
1、唇点 当为 唇典。
2、黄珂(不是黄哥)和毛喻原,后者是意大利著名记者法拉奇著作《男人》的译者
3、最牛逼的老大——司徒华。
4、相关书籍,可以看看连阔如的《江湖丛谈》,张大春的《城邦暴力团》也好,推荐看看。
5、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原本是一家

=======
20120809补充
1、贺龙是哥老会的http://baike.baidu.com/view/85820.htm
========
附上讲座文字实录
http://i.caixin.com/home.php?mod=space&uid=271&do=blog&id=86421
================
感谢他们!
Lucifer
作者Lucifer
42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45 条

添加回应

Lucif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