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城市画报》访问泼先生:中国私势力

芬雷 2012-07-27 10:31:16
刊于《城市画报》2012年7月28日刊,总第308期,P.108-113,有删节。
同期有联邦走马、副本制作、阿米巴以及泼先生的介绍和访谈,请关注。

看好封面,别买错了:)
看好封面,别买错了:)

  城画:为什么要做独立出版?是出于理想主义的共享精神么?
  芬雷:共享的话,似乎网络就足够了吧。独立出版印数少,读者自然也少,说是共享可能有些不大合适。对于独立出版,之前曾有一个词,我觉得说的挺好,叫做“内部交流”。换句话说,独立出版在于交流,而且是非常有限的交流,也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交流。

  城画:你对独立出版的理解?
  芬雷:独立出版也叫小出版或者私出版,小出版是就它规模微型而言,而私出版似乎是就它的趣味而言。独立出版存在的必要,我觉得是它提供了一种不同于正规出版那种市场测评的模式。它不以市场为导向,对于某些作品,甚至不惜亏本。可以说,独立出版在意的是作品。

  城画:小众趣味与大众趣味对立吗?你认为国内出版业没有给小众趣味读者以空间吗?
  芬雷:每个独立出版机构都有自己的趣味,但这种趣味说到底是他们对作品的一种思想,不是简单的好坏优劣所能涵盖。所以我认为趣味这个东西应该没有小大之分,对于国内出版业来说,它们应该各自有各自的市场。

  城画:为了做独立出版,你自筹经费还是找投资?二者比例多大?
  芬雷:目前是自筹经费,这里面也有朋友支持,算不上是“找投资”。“找投资”这个说法,我觉得不太合适独立出版,毕竟压根不能赚钱。因此二者比例可想而知。

  城画:独立出版为什么一定要付诸印刷?为什么一定要做成书的样子?可以做电子版嘛。
  芬雷:印刷成书之后看起来不累眼。而且书是一种古老的形式,它是人与人思想对话的塑型。也可以做电子版啊,但肯定不止有电子版,印刷的书籍始终是必要的。

  城画:你选择出版对象的标准是?
  芬雷:泼先生选择书稿的标准主要是两方面:写作和思想。用孔子的话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但过于强调“文”这个东西,不免思想不足。所以我们主要推介学术批评和思想写作两种书籍,附带会刊印一些较为优秀和独特的童话故事。

  城画:你觉得国内存有独立出版的空间吗?有多大?
  芬雷:不仅有,而且必然有,否则这样的空间就有缺憾。至于多大,则取决于人们的支持和参与。我想,这个空间还是蛮大的,但空间大不意味着利益大,因为这个空间需要的不是利益,而是一种行动的姿态。

  城画:你会一直做下去吗?
  芬雷:不一定。我比较看重大家的回应,回应越多,参与越多,我就有信心走下去。光是依赖我的脾性,实在不能保证。

  城画:如果你出版的作者将来红了怎么办?
  芬雷:我会很高兴,并决定再也不出版他的作品哈哈。

  城画:你们的译作,如阿甘本的《亵渎》,如果国内出版社出版了并且定价比你们还低,你们的优势在哪里?是否就是让一部分人先睹为快?
  芬雷:如果出版社出版了,定价肯定比我们的低。独立出版的书籍因为印数少,势必造成一部分人先睹为快的局面,但这绝不是为了阅读的窥视癖,也不是为了把玩的收藏癖,而是为了批评和交流,尤其对于译作来说,更是如此。

  城画:像童末的《故事们》,作为一本童话故事书,有包装和销售的潜质,如果被出版公司出版,不是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么?
  芬雷:如果因为我们的刊印,引起了出版公司的兴趣,我觉得这是好事。但童末这本书,起初就是在出版公司做编辑的朋友推荐的,他们没有出,所以我们来出。其他独立出版机构我不知道,对于泼先生来说,不获得作品的版权,我们也希望一部好的作品被更多的人看到。
芬雷
作者芬雷
151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2 条

添加回应

芬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