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古典神祇名讳的语言学起源(待续)

Kya 2012-07-26 21:45:40
论古典神祇名讳的语言学起源
——或:一直以来你所误读的古典神话

Kya
since 2012.Jul.26
更新 2012.Dec.4
更新 2013.Dec.9
更新 2014.Feb.20
更新 2014.Apr.6
更新 2014.May.12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莎士比亚

“无论你喜爱怎样的名号,
都愿你永远神圣,也愿你
像昔日一样,赐福于我们,
  赐福于罗慕卢斯的后裔。“
———卡图卢斯

”Stat rosa pristine nomine, nomina nuda tenemus.“
——Alanus ab Insulis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

在此之前我有一些想法,无外乎是一直以来接触和了解古典神话的一些感触:

一、古典神话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不是”自有永有“的”绝缘体“和”永动机“。一些学者往往”谈必称希腊罗马“。我认为,谈必称希腊罗马是好事,这说明已经看到现代文明主体其渊源所在。然而,加上引号的却未必是好事,因为它过分地强调了其所着眼的事物,而没能将眼界放得更开。希腊罗马文化不是在这个世界一出现便已经形成了的,在希腊-罗马文化和后来普适性的基督教文化出现之前,最为广泛传播的至少还有一种宗教,举一例那便是古代波斯拜火教,这一宗教及其文化、理念影响了许多其他周边宗教,甚至连基督教也不例外。文化的根源并不是追溯到希腊-罗马便结束了的。永远不要忘记,印欧人只是入侵的民族,在他们的入侵之前,欧洲并不是一片文化荒漠,而却又正是因为印欧人的入侵,造成了一些地方文化的永久遗忘和倒退。早期希腊人的宗教,受到了非印欧人的早期地中海和克诺索斯文明的重大影响,而古罗马在文化上严重仰仗同属非印欧人的伊特鲁利亚人,二者又同时受到古埃及宗教文化的影响,比如一些神在早期影响着希腊宗教,继而通过希腊宗教对罗马宗教形成影响,而一些(如Isis/Idis崇拜)在帝国时期才传入罗马,继而通过罗马军团的血液被输往各个行省。

二、不存在统一、明晰且唯一的”神谱“。市面上的一些书籍往往煞有介事地列出一份流水账,逐一摆出古典神话中的各类神祇,有的又简单、粗暴地将希腊神与相应罗马神相等同处理。但是可以说,这样的读物所欲创立的神系都是赝品。古希腊神话不是唯一的、有着严格条条框框、人物关系明确的,而是一位神祇既可以在某一地区有一种职能,又在另一个地区被以另一种方式称呼、从事另一件事情的。如在奥林匹斯神系中,宙斯神通过各种偷情方式与不同女神生下后代,而这些女神之间关系错综复杂,有的相互对立,有的又有着相似的司掌领域与履历,有学者认为,这些女神不过是同一位女神在不同希腊部落中的称呼。神话的体系和叙事方式决定了,神话可以是”既此又彼“,违反现实客观逻辑规律的,正如印欧人女神传统中的”三位一体“,她既可以是多,又可以是一,是一还是三,我也不知道,但这并不影响神话叙事,因为神话传说几乎不可避免地常发生混淆,”形似则性近“,而无论是神名拼写、语义、联想义、职能等哪一方面存在近似之处。神话中的一位神祇,往往又融合了许多其他真实存在过的具有地方局限的小神、半神或部落英雄人物崇拜的特点,这是不可回避的,也是真实存在的。神话仰赖文字记载和口头传说,这分别表现在文献和风俗之中,二者同样重要。从某种意义来说,神话体系的收录、总结和传播者,大如荷马、赫西俄德、奥维德、维吉尔,小到萨福、凯撒、泡萨尼亚斯或是这样的文人、政客、风俗学者,但凡其留给后代的文字提到神话,其同时也在篡改神话本身,因为他们以其自身特有的叙事与表达方式,以及语言本身所特有的特点,将不可避免对神话本身造成改变。神话体系得之于容易犯错的、思维模糊的、隐喻式思考的人的头脑中,又记录在人的头脑中,远不是一套基于严密计算与复杂科学公式、不允许存在任何理论矛盾的自洽体系,而应当是对局部的综合,是无数的碎片的总和,是对历史沿流内一切并非伪造的崇拜现象的纵横全观和涵纳。

三、神话反映社会现实。神不存在,存在的是人的崇拜现象。神从事职能的方式本身最初就是人们对于自然界发展变化的一重隐喻和对于阐释的尝试,阶级性神系的构架反映了社会的阶级结构,神对于事物的观点反映了人们的道德风尚,男神与女神之间的关系反映了父系、母系社会的性质。总而言之,神话本身所透析出的,不是自然界所应有的特性,而是人透过”神“的隐喻对于自然的观点与看法。我认为,对于神系的研究重点,并不是整天如”针尖上能够站几位天使“般空对空地争吵神与神之间的亲族隶属关系,”美猴王对变形金刚“般辩论谁更厉害,而是承认一切一手文献和出土文物,并试图找出其中联系,透析可能存在语言和传播规律,解读和还原当时社会生态、风俗习惯和生存实况,以及人们信仰过程及其本质。古代的艾留西斯秘仪,不一定就比今日开年抢头一柱香更加虔诚,争论”抢到头一柱香对于来年股票涨势有何影响“是毫无意义的。

本文所基于或旨在证明的基本概念是:
1、语言或暗喻结构的相近,导致对象属性的相近。
2、物理意义上的神不存在。存在的是人们的主观信仰行为。
3、在心理意义上,信仰导致存在。

由于古典地区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各种地方、民族、语言的说法不一,神祇往往存在严重的交互融合和互相影响,复杂程度一点不亚于语言的历时演变(diachronic evolution)。神话研究中的独断性趋法必须被无条件破除,其相关语句要从限定性(prescriptive)转为描述性(descriptive)的,正如维基百科一直以来力图达到的绝对客观中立性。“Mars是战神”这样的话应当作适当调整,如“Virgil曾经认为Mars是战神”、“Mars被认为是战神”。

一名开明的学者应当敢于且积极承认一切正当的证据,哪怕这一证据与目前的主流说法大相径庭或背道而驰。个中内容,且听我慢慢说来...

今日的古典神话是几千年来不断发展、演变的结果,而并非一开始与今日一样具有如此明确的谱系关系。甚至在不同的古希腊或古罗马作者笔下,相同神祇的谱系关系也是经常不同或存在矛盾的(且不论有时在同一作者笔下同一神祇的谱系与形象都有前后矛盾之处)。神话反映的是其所存在的时代环境中人们的普遍信仰。我认为,神话研究的目的性,便是从人类学视角出发,回观或推测某个时代人们的生存状态。而在这个过程中若是发现了某种规律性,便可以推导出相应的语言学、人类学或原始宗教的理论,而不是为了研究神话本身而研究神话本身。

另,文中词汇如不引起歧义则以拉丁字母拼写,且文中的德语词汇若是加变音符的,在变音字母后加-e,省的我来回编辑...

一如往例,对待我和我的破文时请不要有过高或过低的姿态。比起“鄙人”和“朕”,我更加喜欢“我”这个词(不排除在卖萌时使用“俺”)。

尊重一手文献,抵制歪嘴和尚,接受多种视角,拒绝人云亦云。
此为前言。

Saturnus
信仰Saturnus的异教徒认为他是所有其他神祇的源头。说拉丁语的人认为这个名字源自satus(sowing,sown-ness,已经被种下去的状态),并且认为种植源于他,是一位农业神,或者认为he is filled(saturare) from the length of time,而希腊人认为他与时间有关(Chronos, χρόνος),因为他吞下了自己的儿子,也即吞下了自己随时间发展而来的成果(后代)、与时间的成果化为一体了;或者因为种子成长后回到了原来发芽的地方(Isidore, Ety., P185)。
清源(http://www.douban.com/people/qing_yuan/)认为Chronos与Cronos/Cronus的混同,根源于在公元前6至5世纪的古代希腊城邦制度建立过程中,原始宗教中的神与自然宗教中的神发生混同。
文献[13]指出Saturnia一名意为“种子与果实之地”(-ia为阴性词尾,通常用于拼写地名)。Saturnus被认为在Janus仍为主神时,其崇拜进入罗马人中,并教会后者种植葡萄树与果树。Saturnus神统治的年代被人们认为是罗马的黄金年代,而在希腊,人们则认为Cronus神统治的时期为黄金年代,可能出于这一缘故,两个不同的神祇具有了相同的身份。
Vernant在文献21中也提到了Chronos与Cronos的相似性及其由来。他这样说:

“菲勒塞德斯是阿那克西曼德的同代人,他虽然保留了传统中主要神祇的形象,但又通过词源上的文字游戏改编了这些神的名称,以便暗示或强调他们的自然力特征。Cronos变成了Chronos,意为‘时间’;Rhea变成Re,意为‘流动’;Zeus被叫做Zas,可能是为了表达力的强度。”

从此推断,在更加古老的时代里,至少是阿那克西曼德时代的古希腊之前,Cronos的名称与”时间“无关,Rhea的名字与”流动“无关,Zeus的名字与”强力“无关。

Demeter
这个词与Iuppiter的构词法非常相像,是de-meter的合成。类似于Iuppiter中的-ppiter,-meter即拉丁语的mater(mother)的变形(实际上是希腊语阿提卡方言),de-则源自希腊语多利克(Doric)方言的大地,即希腊语的γη。这个神祇名其实根本就不是神祇的本名,本意即“大地母亲”或“大地妈妈”,类似于Iuppiter的本意“天空爸爸”或“天神”。Demeter在神话中并不是创世地母Gaia,但是在这里我还是将二者归为一条。
Gaia一名源自希腊语ge(γη),即ge-a,阴性化的“大地”这一词汇。Gaia一词进入拉丁语后是常见的人名,男性名Gaius,女性名Gaia。
(de-与ge-在古希腊语不同方言间的这种交替,在中文中也有反映。粤语的“嘅”(ge)完全对应于北方官话的“的”(de),无论是从词义还是句法来看。)
值得顺带一提的是,各方面文献都指出,Aphrodite崇拜在古希腊兴起之前,古埃及人就已经有了Isis崇拜,而Isis的本意按照Isidore的说法即古埃及语的”大地“。文献17则说,在从埃及传出,进入希腊-罗马世界后,这一神祇与其他的母神相关联(associated)起来,如希腊地母神Demeter、丰产女神Persephone、月神(moon goddess,指的是Hecate、Selene或Artemis,或古罗马人格化的月亮Luna)和伟大母神(Great Mother)Cybele,甚至怀抱Horus的Isis还对后世基督教的怀抱圣子的圣母玛利亚形象形成了影响。
“神圣母子”形象沿流
“神圣母子”形象沿流


古罗马大理石雕塑,埃及女神Isis,服饰上打有“伊西斯结”,现藏于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Isis就是埃及人的地母之神,与希腊人的Demeter有着类似的地位。但是Isis对希腊的Aphrodite崇拜以及后世的圣母玛利亚崇拜、而不是Demeter造成了巨大影响。按照wikipedia的说法,Isis也对芬兰神话形成了一定影响,表现为卡勒瓦拉英雄Lemminkainen的母亲用耙子在冥河中找寻儿子的残骸并将其复活,而在古希腊则是Isis在河中找寻Osiris的残骸并将其复活(具有复活神迹的神祇一般是古代的农业神或谷神,Osiris也毫不例外)。那么Lemminkainen/Osiris与Lemminkaisen aiti(“Lemminkainen之母”,她在《卡勒瓦拉》中没有名字)/Isis的关系究竟是如芬兰神话的母子,还是如埃及神话的兄妹、夫妻呢?两者都是,因为这是神话叙事。

Persephone
Proserpina为其别名。这一神祇起源于前希腊时期,有可能是古代欧洲女神,与Semele、Hecate、Artemis、Gaia、Demeter等女神存在严重的形象、职能混淆现象,在被希腊人接受并纳入奥林匹斯神系前原为生殖和谷物女神。受到其司掌谷物职能的影响,Prosepina一名由此而来,与拉丁语pro serpere有关,指种子的发芽、蔓爬。

古罗马青铜塑像,手捧Eros的Venus。Venus右手拿着石榴,石榴因为种籽多而被视为是丰产的符号,体现了Venus作为母神和生育神的司职。在古希腊神话中,原为植物和丰产神的Persephone则因为吃下冥神Hades的石榴而不得不有一半时间留在冥界,体现出Venus/Aphrodite与Persephone/Proserpina的关联。雕像头戴冠冕,象征光明,而与Liber神祇存在混淆。

Iuppiter/Zeus
在拉丁字母体系确立之前拉丁姆地区的字母体系并不固定,曾经有个类似于今日大写字母I的字母,这一字母为浊唇齿音,发音类似于[z],如下图:

Iuppter即Zeus-pater(宙斯父亲),也即Iu-源自希腊语Zeus。而希腊语Zeus的本意就是“神”(拉丁语deus, 希腊语θεός),只不过这个特指的神专指宙斯神或“主神”。
这一神祇起源于原始印欧人的白昼之神*Dyeus ph2tēr,意为“天空爸爸”。在《梨俱吠陀》(Rigveda)中,这个神被以Vedic梵语称作Dyaus或Dyaus Pita。拉丁语Iuppiter的称呼源自这一神祇名讳在原始印欧语中的呼格形式*dyeu-ph2tēr,源自词根*dyeu-,意为"闪耀(to shine)",以及相关衍生义,如"天空、天堂、神”。在米诺斯(主格Minos,属格Minoan)和迈锡尼文化,宙斯并不是主神,而是小神,被人们认为是最终被杀死的来自人世的半神(mortal demigod),宙斯在早期以线形文字B拼写的迈锡尼希腊语中,被写作di-we或di-wo。宙斯是奥林匹斯神系中,唯一一个其印欧语源关系直接透彻的神祇。
希腊语Zeús(Ζεύς,发音如/zdeús/)的变格情况如下:呼格Ζεῦ / Zeû,宾格Δία / Día,属格Διός / Diós,与格Διί / Dií。按照希腊语变格的观点来看,Zeus和Di-表达的无非都是一致的意思,即“神”,而希腊语变格体系中不同变格形式,特别是差异较大的变格形式,本身也是由不同方言,甚而是不同语言表示相同或类似含义的词汇,汇集于一的。从前者Zeus的变格形式衍生出了Zeus和由希腊语Zeus和拉丁语Deus(发音由希腊语的/zdeús/变为罗马口音的/deús/)来命名的一系列神,从Di-衍生出了Dionysus、Di Penates等一系列神。它们的根源,都是古印欧语的*deywos,与梵语deva同源。
以上是关于Deus-Zeus关系的第一种说法,即Deus、Zeus指的原本都是非专指的“神”。但是《罗马风化史》给出了另一个说法,即deus一词的本意指的是古罗马的阴茎状图案。这一阴茎图案在古罗马文化中被认为是趋福避祸的象征符号。
The deus symbol.
The deus symbol.

庞贝古城遗迹地砖上的阴茎图像(deus)。这被古罗马人认为是表示福分、有着趋利避害魔力的图案。阴茎图像亦名fascinum,并由此衍生出拉丁语动词fascinare(过去分词fascinatus),从而衍生出英语fascinate,本意即是”(用阴茎图像)使之着魔“。Fascinum一词可能源自伊特鲁利亚人城镇Fescinnia一名。
Phallus image, deus image,庞贝古城
Phallus image, deus image,庞贝古城

房屋上的deus符号。来源:我忘记了。
animal combined with phallus
animal combined with phallus

出土文物:兽身与阴茎合并的铜制风铃文物,现藏大英博物馆。

Isidore认为Iuppiter源自helping(iuvare),Iuppiter的意义也即iuvans pater(helping father)。
Isidore如此解释化身为牛的Iuppiter劫掠Europa的神话:Iuppiter所乘坐的船只的旗帜是一头白牛(古罗马Brutus家族的旗帜也是一头白牛)。我猜测,曾经在古希腊发生过某位英雄劫掠美女的事实,但这一事实逐渐被神话化、失去了现实性。
拉丁语deus源自古印欧语(或,现代语言学家根据所有可用证据,从而主观认定存在的“古印欧语”,“存在”与“我认为存在”还有一段距离)的*dewos,其阴性形式为dea,而梵语表达同一概念的类似词汇为deva(可视为de-us>de-ua>de-va>deva)。目前主流观点是,这一词与“日”或“太阳”(dies, dia)有关。
拉丁语divus(divine, holy, of god)、divinus(divine,由div-us加上-Vn-中缀变为div-in-us)等词与deus同源,可以视为是由deus衍生的。

Ianus
Isidore认为Ianus的名字源自ianua(door)。但有学者指出,拉丁语中并无ian-这一表示“门”的字根(对比英语door,德语Tuer,希腊语θύρα),“雅努斯神”的含义并非衍生自“门”,而是恰恰相反。
希腊神话中也有一个司掌门神职能的Prothyraias女神(即Pro-Thyra-ias),此名正源自前文希腊语θύρα。

古罗马还有一位Portunus门神(portu-n-us,porta,“门”),与Ianus相似,后成为港口、码头之保护神。画像中的这个神手持钥匙。古罗马人崇拜他的节日在8月。

Neptunus/Poseidon
Isidore认为Neptunus一词源自nube tonans(roaring in the mist),但对于这个说法我认为是俗词源法。etymoline.com也指出,这一词可能源自古印欧语词根*nebh-(cloud, 对比拉丁语nebula: fog cloud, mist、希腊语νέφον : cloud和现代德语Nebel: fog, cloud。现代英语的cloud则源自古诺斯语或斯堪的纳维亚语)。

古罗马马赛克,Neptune,突尼斯。图中Neptunus驾着马,同时却手掌渔叉出现在海上,体现出司掌海洋与司掌马匹职能的混淆。同时,Neptunus头上还有halo,显现出与太阳司职的关联。许多世纪后的基督教继承了这一传统。

按照文献10,Poseidon其名字的本意是”地神之夫“,属于原初的地神行列。
Gimbutas认为Poseidon一词有着非印欧起源。Poseidon原为迈锡尼主神,掌管大地、海洋、马匹和地震,起初可能是米诺斯文化的男神,对应于地母(De-meter、Gaia,de-、ge-,“大地”在古希腊语中的两种方言,见Demeter条目)。在希腊荷马时代,其名为Poseidaon,更早形式为Poteidaon,其词源为印欧语的potis(主人)和da(大地)。根据更早的Pylos地方出土的线性文字B记载,Poseidon这一神祇在接受祭礼的时候,是与一位女神po-si-de-e-ja一起接受的,而后者的与格为Posidaeitai。Potis一词与雅典娜早期在克诺索斯泥书板中的拼写有关,见Athena条目。
Poseidon的象征物是有着鱼尾的马。这一古典时期的象征,实际上是对于Poseidon神祇历史形象之沿流的混淆与混合。文献21等多个来源都指出,Poseidon这一神是古老的马神,他同时庇护骑兵与驾车比赛。马对于印欧人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性,这主要体现在马的军事性上。Poseidon作为马神的存在,实际上就是作为军事贵族象征的存在。鱼是后世作为海神的Poseidon的象征。二者融合为一,便有了鱼尾马这一神话生物。对作为马神的Poseidon的图腾崇拜,从Melanippe女神中也可看出(文献[6])。Melanippe本意是黑色的母马(melani-,黑色的,-ippe, hippe, 母马),她的丈夫正是马神。
文献6也说,Poseidon最初是地神,以马的图腾崇拜形式存在:他的别名是Hippios(“属马的”,hippos,“(公)马”);他的儿子中有马;他被尊为养马业的庇护神;为他举办的伊斯特摩斯赛会上有马术比赛项目。他的名字早在公元前第二千纪年就被提到,同时还有他的别名:恩诺西勾斯和葛俄科斯,分别意为“大地的震撼者”和“大地的统治者”。Poseidon这个名字也即“大地的丈夫”。不仅如此,从他的别名菲塔尔米俄斯(“丰产者”)来看,他还是一位丰产神。随着奥林波斯神教逐渐形成,他才被“分配”了海洋的司职,并且将古代的地方性(或部落性、城邦性小神)海洋之神,如Nereus、Okeanos、Pontus等排挤到次要位置。在意大利,Neptunus神与Poseidon神被混同,并合二为一。

Vulcanus
Isidore认为Vulcanus源自volans candor(flying radiance)或原形本为volicanus(这个说法自然又可能是俗词源法,就好比咱们说棺材棺材升官发财...)
Etymonline.com认为这一词源自伊特鲁利亚语(Etruscan)。

Apollo
Apollo的名讳在古希腊的不同方言中拼写不一,但大体一致,阿提卡方言、爱奥尼亚方言和荷马希腊语作Ἀπόλλων(Apollon,其实-n就是残留的属格词尾), gen. Ἀπόλλωνος(Apollonos,-nos是属格词尾,与拉丁语-nis相近);多里克方言作Ἀπέλλων(Apellon);阿卡迪亚-塞浦路斯方言(Arcadocypriot)作Ἀπείλων(Apeilon);艾欧里亚方言(Aeolic)作Ἄπλουν。Apollo是拉丁化的Apollon,习惯上拉丁语主格脱去属格词尾残留,但在希腊语,和趋于“攀附”希腊古典正统的德语中,-n属格残留词尾是保留的。
在神话中,Apollo被描述为天神Zeus与Leto女神的儿子,贞洁月神和狩猎神Artemis的同胞兄弟,这意味着人们认为Apollo所代表的光明生于天空和黑暗,同时认为他代表着太阳,自然与月亮所代表的Artemis形同兄妹,而“兄妹”的人类社会化隐喻又出自,或者更为恰当地说,“受制于”印欧语言的阴、阳特性。
在受希腊文化影响的伊特鲁利亚神话中,Apollo的对等神祇是Apulu。
《水母与蜗牛》作者Lewis Thomas认可Hesychius的看法,认为Apollo的名字源自多利克(Doric)方言απέλλα (apella,从语文学角度来看,apell-a与如上所述多里克方言的Apell-on的区别,仅仅在于前者为阴性,后者为阳性/中性),意即一个类似于现代“委员会”性质的组织,最初意为“政治的聚会”,Apollo的本意即“召集”或“集合”,因而Apollo最初是象征政治生活的神祇。从古代希腊语民俗词源学角度看,这一多利克方言απέλλα最初意为牲畜栏圈或围墙,之后才演变为人们在公共广场(agora)上的聚集(assembly)。古马其顿语(Macedonian)的πέλλα (pella)意为石头,以古代马其顿王国的首都Πέλλα命名。
Apollo的别名是Sol,及专指化的“太阳”。Isidore认为Sol可能与solus(sole, alone)有关。这一词从拼写角度考虑,与高卢战争后融入帝国时期罗马人信仰的高卢-罗马神祇Sulis有关,参见Sulis条目。
etymolone.com只说认为Apollo一词与希腊语的to drive away(the evil)有关,但并未给出语言上的实际例证。
《神话辞典》认为Apollo的名字源于小亚细亚语的词根,意思是门户,并认为他最初是保佑豪宅或城市平安的门神(对比罗马神Janus),且他的别名之一即阿波罗·透赖俄斯(Apollo Thurius,thur-i-us意即“门户的”,thur-对比Eng. door, Ger. Tuer)。《神话辞典》还认为,Apollo作为神祇于公元前两千年左右传入希腊(迈锡尼时期),最早发端于图腾崇拜,这一起源可见于Apollo的许多别名,如阿波罗·吕刻俄斯(我猜测是Lykeos,即lycos的形容词形式,lycos的拉丁语对等词是lupus)意为“狼的”,阿波罗·斯明透斯(Apollo Smintheus)意为“鼠的”。此外,阿波罗·皮提俄斯(Apollo Pythius)意为“皮同的”(of Python),即“蛇”,但这一说法源自“Python”地方的阿波罗圣殿;阿波罗·德尔菲(Apollo Delphi/Delphus/Delphius)意为“海豚的”,这一名字应当也源于地名德尔福斯(Delphos,-i是-os/-us在拉丁语里的单数属格结尾)。由于这些别称的影响,人们自然而然将海豚、狼、鼠作为代表他的神圣的动物,除此之外还有鹞鹰和蜥蜴。
此外,Delphi(德尔斐的)一词在希腊语中与“兄弟、姐妹”(adelphos, αδελφός
, adelphe, αδελφή)拼写相近。文献24认为Delphi即是源自delphoi(delphos的复数形式)。
Apollo另有别名称Phoebus,Isidore认为这一名字源自拉丁语ephebus(youth),而etymonline.com认为与希腊语phoibos, Φοίβος(bright, pure)有关,《神话辞典》也认为phoebus一词是希腊语的“光辉灿烂的”。
Apollo也被称为Pythius,因为他杀死了巨蛇Python(由于蛇与医学相关,因而Apollo也被尊为医神)。《金枝》作者J. G. Frazer指出,Pythius一名的的来实际源于Python地方的Apollo崇拜。阿波罗(Apollo)杀死巨蛇(python)这一传说的本质,很可能是对史实或某种习俗的扭曲,这种习俗已经被《金枝》一书所论证。这一习俗就是任何人想要成为Python地方(Python地方的名字与“蛇”拼写相同)Apollo神殿的大祭司,必须从一棵特定的橡树上折下一支槲寄生(“金枝”),然后杀死现任大祭司。这个习俗被神话化后,成为了阿波罗杀死大蛇皮同(Python)。
Apollo的别名是“德利安(地方)的神”(Delianus),这源自人们认为他的出生地是爱琴海上的德洛斯岛(Delos)。
Hyperion在现代一般被解读为泰坦之一,Uranos与Gaea之子,但最初可能就是对太阳神的别称。这一词本意是“从上往下方看的人”(希腊语hyper(high above),可对比拉丁语super,德语ueber,英语over,在一些英语方言中,over干脆就被发为[ober],正如silver被发为silber)。
Helios也是Apollo的别名,helios即希腊语ήλιος“太阳”,跟Sol一样开门见山,精明扼要,言简意赅,一针见血,无以赘言,快刀乱麻,毫不拖沓,当机立断...
Phaethon是另一任太阳神,在荷马史诗中是Helios的别名,可能与Apollo出现在不同历史时期,是另一个神祇,但是在职能上与Apollo有相同之处。《金枝》曾经精辟地阐述了司掌同一职能的几代神的起源模式,各位有幸不妨一阅。etymonline.com认为Phaeton一词可能源自希腊语phaos, φως(light),其词尾有时带-t,如φωτιά(light, fire),可能与希腊语复数变格的s-t交替有关(实际上拉丁语也如此,而且复数主格常同单数属格)。《神话辞典》认为Phaethon一词在希腊语里意为“熊熊燃烧的”。
前面提到了Apollo神与狼(lykos, λύκος)的联系,而关于lyk-词干的起源,Bruce Lincoln(《死亡、战争与献祭》)提到它可能与希腊语leukos(发热、发光)有关,此处还可参考德语leuchen(scheinen,shine)、erleucht(shined)。lykos在古代民族被普遍作为人格化国家(民族名)和英雄的象征,而这一现象最终追溯至原始印欧风俗或观念,Bruce认为即“披着狼皮、或戴着狼头的战士”,亦如北欧人的狼皮战士ulfsark和罗马人披着狼皮的旗手(signifer)。可见,存在这么一种联系:
原始Apollo神 -> 作为英雄的Apollon
                          |
                    狼,lykos -> 受到语言因素影响,热的、发光的 leukos
                                                                                  |
                                                                        作为太阳神的Apollon
希腊语中,Apollo与动词ἀπόλλυμι (apollymi,to destroy)形似。柏拉图在《Cratylus篇》中将Apollo的名字与 ἀπόλυσις(apolysis,to redeem)、ἀπόλουσις(apolousis,purification)、ἁπλοῦν (aploun,simple)相联系。在忒撒利亚语(Thessalian)中,Apollo的名字与Ἄπλουν(aploun)、Ἀει-βάλλων(aeiballon, ever-shooting)有关。
民俗词源学来看,
主张非希腊语语源的人认为,Apollo一词源自希梯语(Hittite)的Apaliunas,可能意为猎手(这可能导致古典时期Apollo作为远射神的形象的确立,而由于Apollo是远射神,以及太阳与月亮的想对应关系,因此被认为是日神妹妹的月神Selene/Diana同时具备了远射的能力,继而导致Diana具备林神形象)。Apollo神的名字可能源自忽里亚(Hurria)和希梯人的神Aplu的名字。而Aplu这一神最终又源自阿卡德人(Akkadian)的神阿普鲁·恩里勒(Aplu Enlil)的前半部分,字面义即Enlil之子。这一称谓用于称呼Nergal神,而Nergal神与Shamash有关,后者是巴比伦人(Babylonian)的太阳神。
Apollo的别名数不胜数:
Abaeus, Acersecomes, Acesius, Acraephnius, Acritas, Actius, Aegletes, Aegyptius, Agreus, Agyieus, Agyleus, Alexicacus, Amphryssius, Amyclaeus, Anaphaeus, Aphetor, Apotropaeus, Arcitenens, Argurotoxus, Asterusius, Averruncus, Basses, Boedromius, Branchides, Cataonius, Cerdous, Chrysaorus, Chrysochaites, Chrysotoxus, Cillaeus, Cirrhaeus, Citharodos, Clarius, Coelispex, Comaeus, Corypaeus, Culicarius, Curotrophus, Cynthius, Daphnaeus, Decatephore, Delius, Delphicus, Delphinius, Didymaeus, Dionysiodotes, Diriadiotes, Dromaeus, Eleleus, Epibaterius, Epicurus, Epidelius, Euchaites, Eupharetres, Exacesterius, Gryneus, Hebodomagenes, Hecatebeletes, Hecatombaeus, Helius, Hermapollo, Horion, Horus(Orus), Hyperboraeus, Hyperion, Hysius, Ichnaeus, Ilios, Ismenius, Laossoos, Larissaeus, Latous, Leschenorus, Leucadius, Loimius, Loxias, Lycaeus, Lycegenes, Lycius, Lycoctonos, Marmarinus, Metageitnius, Milesius, Musagetes, Myricaeus, Napaeus, Neomenius, Nomius, Orchestes, Ortygia, Paean, Palatinus, Parnopius, Patareus, Patrius, Phanaeus, Philalexandrus, Philesius, Philius, Phoebus, Phylleus, Phyxius, Platanistius, Poliris, Proopsius, Prostaterius, Ptous, Pyctes, Pythius, Salganeus, Saligena, Smintheus, Sosianus, Spelaites, Spodius, Tegyraeus, Telchinius, Temenites, Theoxenius, Thermius, Thorates, Thurius, Thymbraeus, Thyraeus, Toxophorus, Triopius, Ulius, Vulturius, Zerynthius, Zosterius.
单单要研究透彻Apollo这一个神的如上别名及其历史渊源与变迁,三十篇博士论文可能都不够(何况我一个搬砖的)。所以我还是先把素材放在这里以待他日之用。
正如其他以自然现象命名的神祇,太阳神和月神都有人格神和自然神之分。作为自然现象的太阳和月亮自然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概念,它们往往都与时间、美貌的概念相连(如芬兰史诗《卡勒瓦拉》,其中太阳、月亮二词配对出现得如此频繁,以至于我不得以用“作者和译者早已理屈词穷江郎才尽”来加以解释)。如果说日神和月神都是时间之神(比如说,受cronos拼写影响的Chronos神?)的子女也不为过,因为这只是文学中出现最频繁、最正常不过的隐喻。
作为自然现象的太阳是相对于Apollo的Sol/Helios,而月亮则是相对于Artemis/Diana(无论你用什么名字称呼她)的Luna/Selene。如Propertius在诗中(iii,20)写道:

Nox mihi prima venit! primae da tempora nocti!
Longius in primo, Luna, morare toro.
Tu quoque, qui aestivos spatiosus exigis ignes,
Phoebe, moraturae contrahe lucix iter.
我的初夜即将来临!给我多些夜晚时间!
月啊,让我们的首次结合变得漫长。
还有你,带来夏日盛火的
太阳啊,将光芒的行程缩得更短些。
(翻译:俺)

Selene因为拼写相近的缘故又与林神Sileni存在联系,可能因此导致通过月亮与Selene相连的Artemis成为林神。Sileni是一位以老者形象出现的林神,同时融合了林神Pan和Satyr的形象。大腹便便的他骑着一匹毛驴,而这被学者认为又是文艺复兴时期小说塞万提斯笔下《堂吉诃德》中的堂吉诃德的忠诚跟班桑丘·潘沙(Sancho Panza)的原型。

古罗马壁画局部,可能代表酒神与潘神,地中海地区,公元1世纪

浮雕,擎着酒神杖(thyrsus)的Silenus,Campana地区 hyrsos. Roman, 50-100 Fired clay. 16,3 x 14,0 cm THORVALDSENS MUSEUM

在古希腊-罗马原典中,关于神祇形象错乱的痕迹何止一处两处。在《Carmina》(歌集,文献16)第XXXIV首中,古罗马讽刺诗人(其实再为他戴上“淫荡打油诗人”的高帽也丝毫不为过)Catullus将贞女林神戴安娜与勒陀扯上了联系:

Dianae summus in fide
Puellae et pueri integri:
Dianam pueri integri
  Puellaeque canamus.

O Latonia, maximi
Magna progenies Iovis,
Quam mater prope Deliam
  Deposivit olivam.

戴安娜,我们新靠你,
贞洁的少女与少男:
戴安娜,我们贞洁的
  少男少女,将你颂赞。

啊,拉托尼娅,至高
朱庇特的伟大果实,
在提洛岛的橄榄树旁,
  你母亲产下了你,
(李永毅 译)

其中的Latonia实则为Lato-n-i-a,Lato-是词干,n-是属格变格附加的中缀(如Plato, gen. Platon-is),-i-是子系名,-a是阴性词尾。这里的子系名(子系名是我瞎掰的伪术语,能凑合表达我的意思就行了)意味着,Latonia是Latona的女儿,亦如拉丁化高卢人子系名中缀的-nicna(女性)或-nicno(s)(男性)。Latona即天神宙斯的配偶(之一)Leto,关于Leto的本意值得单独探讨(见下文)。不仅如此,在接下来,Catullus还有让人更加匪夷所思的举动:

Montium domina ut fores
Silvarumque virentium
Saluumque reconditorum
  Amniumque sonantum;

Tu Lucina dolentibus
Iuno dicta puerperis
Tu potens Trivia et notho es
  Dicta lumine Luna.

Tu cursu, dea, menstruo
Metiens iter annuum,
Rustica agricolae bonis
  Tecta frugibus exples.

以使群山,以及
翠绿的森林,以及
幽静的峡谷,以及
  潺湲的溪流,归于你。

你被分娩中痛楚的女人
称为朱诺,称为卢契娜,
你,大能的特利维娅,
  因所借之光,又称卢娜。

神啊,你用每月的轮回
量出了一年的旅途,
你用鲜美的水果,装满了
  乡间农民的小屋。

在这里,首先Diana是司掌群山、森林、峡谷和溪流的林神,表现出了起源于伊特鲁利亚女神Aritimi的Artemis的面目;继而,她被称为Iuno(这下既是Zeus/Iupitter的配偶,又是Zeus/Iupitter的女儿);再而,又司掌分娩,成为了罗马妇女分娩之神Lucina(有时也在罗马被作为Hera的别名);不仅如此,还被称为Trivia(三岔路口,因“三”得名,又与“三幅面目”的月神Artimis-Selene-Luna相联系);最后,她还用“鲜美的水果,装满了乡间农民的小屋”,抢走了农业女神Demeter/Gaia的饭碗。最后,Catullus还不忘总结一下:

无论你喜爱怎样的名号,
都愿你永远神圣,也愿你
像昔日一样,赐福于我们,
  赐福于罗慕卢斯的后裔。
(李永毅 译)

可见,以上称号指代的都是同一位女神,这一看法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Catullus所在年代(公元前一世纪上半叶)罗马人的看法与风俗。那么,这位Iuno/Demeter/Gaia/Trivia/Diana/Artemis/Luna/Lucina/Selene女神,究竟是Zeus/Iupitter的母亲、妻子,还是女儿呢?答案是,讨论神系之间究竟是兄弟还是父子,是兄妹还是夫妻,毫无意义。对于真实存在的物质世界的人而言,A是B的母亲,就一定不能是B的女儿。但是神话的逻辑是反逻辑、反理性的,A与B完全可以二律悖反。母子、兄妹或夫妻只是一重暗喻,表明男神和女神之间存在联系。在许多民族神话中,男主神和女主神同时是兄妹和夫妻的案例屡见不鲜,但这并不足以证明,这一神话的信仰者,抱有或至少支持乱伦的观点,因为这只是神话叙事体系“神经错乱”的结果。
前文提到了Leto作为Latona女神的身份(“掌管Leto的”),以及Latona与Leto在语言学上的关联。奇妙的是,在《神谱》中,提到了一个相似的神名,Ladona(Λαδωνα)。在文献2中,吴雅凌认为,Ladona是两条河流的名字,一条在阿提卡地区,另一是塞萨利亚地区佩涅伊奥斯河流的支流,而赫西俄德说的是第一条,而在神话故事中,拉冬是达芙妮的父亲。
关于Leto,柏拉图在《克拉底鲁》篇中也有论述:“勒托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是一位仁慈的女神,原意满足我们的要求,她的名字也许叫勒娑,外乡人常常这么称呼她,似乎也是指她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和从容的行为方式”(406a)。至于柏拉图口中的“勒娑”、“外乡人”究竟是何意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Leto
Leto一名希腊语作Λητώ(Leto),多利亚方言作Λατώ(Lato),其本意有可能是“黑暗”,但这一语源和含义仍然有争议。从“黑暗”的词义来看,解释了Latona的含义,即实则为Lato-n-a,“黑暗掌控女神”或“司掌黑暗的女神”,象征光明的天神宙斯(可比于凯尔特神Lugh、Taranis)与象征黑夜的母神生下后代,本身就是一种隐喻的叙事方法,而非对于客观事实的重述。
有人认为Leto一名与“忘川”(lethe,λήθη,永世遗忘)和“莲花”(Lotus,吃下莲花果实的人被认为将会遗忘世事)有关。Leto一名还被认为与“隐匿者”的含义有关,她的起源地被追溯至其崇拜的中心地带,吕西亚(Lycia)。Leto一词还被认为在吕西亚语中与Leda一词同源,意为“女人/妇人”。

Dispater
Dispater或Diespiter(Dis之父,Ditis Pater,nom. Dis, gen. Ditis)是Pluto在希腊的名字。Dis一词在希腊语(δυο, διττός)中有“二”(不是二逼的那个二)的意思,Dis在古罗马也经常与Ianvs/Janus相混淆(古罗马的拉丁字母体系中没有J和U两个字母,它们均在中世纪时期的欧洲拉丁字母字体中出现,分别源自拉丁字母体系的I和V,为避免歧义一般用Janus),因为Ianus是双面神。Dispater也被拉丁语母语者称为Orcus,这一词是现代英语orc(逆戟鲸,及奇幻文学中的兽人)的起源。之所以被称为Orcus,Isidore认为这源自冥神接收亡灵所驾驶的船只(orca),本意可能就是首字母大写的“舟子”。在古希腊,接收亡灵的忘川渡工被称为Charon(Χάρων),在很大程度上死神、冥神、超度亡灵之神的形象已经相互混淆了,但他们的起源和出现年代可能互不相同。
值得一提的是,从《卡勒瓦拉》这一芬兰索米人的史诗中可以反映出,芬兰的死神也是驾驶着船将死者亡灵渡往冥府的(死神Tuoni的女儿Tuonetar),这无疑就是受到了古典神话的影响。扯远了...
另外,Diespiter最初指的可能就是太阳之神或日神(Dies,day),因为原始人崇拜太阳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在古典时代,拉丁化高卢人也将自己的主神称为Dis神,而且是掌管夜晚的神祇。

Liber
Liber是意大利的酿酒神,同Dionysus混为一谈,这个词的阴性形式Libera被认为是Liber神的妻子,酿酒女神,同Proserpina/Persephone混为一谈。Isidore认为Liber(自由女神,今日英语国家称之为Freedom)一词源自liberamentum(release,源自拉丁语动词liberare),而且他认为,Liber之所以以美貌女性外表出现(实际上为男神),是因为最初带有生殖崇拜的特点(而并非今日的道德上或意志上的“自由”):自由即在交合过程中种子(精子)的射出。Liber也被希腊语母语者称为Lyaeus,他的形象是戴着葡萄叶头冠,手执兽角(葡萄叶象征喝醉后的安逸感,兽角象征喝醉后引发的矛盾),这是源自希腊语lyein(to loosen),因为酒精让你的头脑和肢体昏昏然。这一神祇还有一个最有名的称呼,那就是希腊语的Dionysos(希腊的酒神,希腊酒神崇拜经过南部意大利在共和时期传入罗马,并逐渐与拉丁人的Bacchus崇拜和对单纯的葡萄藤、葡萄酒的崇拜逐渐混同为一。早期罗马当局对酒神崇拜采取镇压态度,可见于李维《罗马史》),Isidore认为,Dionysos一名(即Dio-Nys-os,Nys-a地方的男神(Dio,可视为为了形成复合名词而脱去阳性词尾-os的*De-os,同Zeus、Deus、Theos))要么源自印度的Nysa山(那里是这一自由与醉酒的神祇最初的起源地),要么源自Nysa城(Liber神的起源地,正是因为Nysa城,Liber也被称为Nysaeus)。

罗马大理石浮雕圆盘,Dionysos,帝国早期,公元1世纪

Mercurius
现代语言学学者一般认为这一词源自拉丁语merx(gen. mercis, commerce, trade,对比现代英语market、现代法语merchant)有关,且与mercari(to trade)、merces(wages)有关,因而在Mercurius众多司掌领域中最为重要之一便是商业。而Isidore认为Mercurius一词源自medius currens(running in-between, go-between),且认为这一词意即speech(因为言语、对话便是发生在两人之间)。这一神祇可能是古罗马从古希腊引入的,在古希腊被称为Hermes(Ερμής),源自希腊语hermeneia一词(“言语”或“翻译”)。Isidore还认为,Mercurius源自拉丁语merx,且“介于两者之间”的意向同样适用于商业,即“介于买家和卖家两者之间”。Mercurius还有一个别名是Trismegistus,源自拉丁语ter maximus(trifold-greatness)。
古希腊的Hermes与古罗马的Mercurius职能并不完全一致。古希腊的Hermes还是保佑道路与出行的神祇,Hermes这一名字最早的形式是以线形文字B书写的迈锡尼希腊语的e-ma-a2。在古希腊存在一种风俗(与蒙古人风俗有很大雷同之处),即每位路过一种特定路标的旅者要将一块石头堆在这个路标之下,这个杆状路标有着自上而下变窄的外形,和一个类人的头部,被称为hermae(单数herma),这一器物可能就是Hermes神的最初起源,多数学者都将Hermes的起源归于这个herma石头,但是herma一词的词源未知。
文献[6]也提到作为神柱的Herma,并且说在阿提卡的大路上每隔1000复步(说明古希腊人通常采用十进制)便立有这样一根神柱,有时柱子上也刻有题词与铭文,让人注意安全,也有纪念阵亡战士的悼词,有时一根柱子上也雕有两个神祇,如Hermes和Athena,Apollo和Artemis,等等。这无非就是今日的界碑或里程碑的前身。
Hermes一词还可能因为拼写相似性,而与希腊语hermaneus有关,后者意为“翻译者/诠释者(interpreter)”,现代西方语文学中的诠释学(Hermaneutics)也正是以Hermes作为自己的象征与符号,然而这一词本身却不完全源自Hermes,而是源自hermeneus一词。通过这一层联系,却又(不全乎正确地)体现出和加强了Hermes作为介于两客体之间的神圣传信者(messenger)的司职。
Herma
Herma

Mercurius也受到伊特鲁利亚神Turms影响。
Turms with winged petasos.
Turms with winged petasos.

按照文献[22]说法,Mercurius被认为与高卢人的Rosmerta女神也有关。在整个欧洲,出土铭文都能发现她的名字,特别是在法国、卢森堡和德国地区。这一名字的构成是ro-(意为“非常、伟大”,或者干脆就是动作的完成标识,如英语-ing,拉丁语-endum,德语-ang)和-smert-,意为“供给”(provision)、“预见”(foresight)、“辉煌”(brilliance)、“受膏的”(anointed)。而Mercurius的别名之一是Smertrios,-os是常见的高卢、希腊语阳性词尾。Rosmerta中的-smert-部分很可能与Smertrios中的相同部分同源同义。
在高卢-罗马地区,两种多神异教互相融合还使得Mercurius与高卢人的凯尔特神祇Cernunnos发生了联系,如下图:

后者Cernunnos的神祇名源自凯尔特语*cernu-“兽角”,与拉丁语cornu、英语horn同源。

Mars
Isidore认为这一词与拉丁语mors(death)、mas(male,gen. maris,对比现代法语mari)都可能有关,因为一来战争造成死伤,二来战争是男性的游戏。
Mars的希腊语名字是Ares,etymoline.com认为这一词源自are(ruin, destroy),可能与梵语irasya (ill-will)有关。

Amor
Isidore认为Amor源自a-mors(without death)。

Diana
Isidore认为Diana一名可能最初形式为Duana,源自拉丁语duo和希腊语δυο(both, two-fold),与dies也有关,因为月亮既可在日间出现,也可在夜间出现。Diana的别名为Lucina,Isidore认为之所以这么称呼是因为源自月亮放射出光芒(lucere,lux),拉丁语的月亮(luna)可能也源自lux/lucere。由于拼写相近,Luna与Lucina又存在了混淆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Lucina是古罗马司掌女性生产的神祇,可能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与月神Diana的职能、形象相混淆了。Lucina一词是典型的拉丁-高卢神名构词法,即表示司掌领域或自然现象的构词词干,加上表示司掌、掌控的中缀-n,然后以性别词尾结束,在这一例证中即Luci-n-a,luci-是拉丁语“光芒”(lux,属格luci-s)的词干,本意即“掌控光芒的”,可能暗示将婴儿从母体中带出、迎接外界光明的世界。Lucina女神可能起源于非印欧的司掌出生、繁衍与死亡的古代欧洲”大女神“(Dea Magna)。延续这一文化传统的大英词典编纂者Samuel Johnson用拉丁语写道[23]:

Angliacas inter pulcherrima, Laura, puellas,
  Mox uteri pondus depositura grave,
Adsit, Laura, tibi facilis Lucina dolenti;
  Neve tibi noceat praenituisse Deae.

英国人中最美的少女,劳拉,
   释下沉重子宫的担子,
来啊——劳拉,让卢契娜减轻你的痛苦;
   免受那让女神黯然的苦难。
(译者:我)

Diana在古罗马被认为是三位一体的神祇,也就是说在古罗马时期就已经发生了混淆和神祇形象的融合,Virgil曾这样写道:

“贞女狄安娜的三重面孔,”
Three faces of the virgin Diana, (Aen. 4.511)

除开新月神Luna/Lucina、林神与狩猎神Diana/Artemis这两重身份,月神剩下第三重身份是蚀月及冥月神Proserpina。这又是一次神祇身份混淆(希腊语Persephone,原本是古希腊的谷神,是Ceres的女儿,象征着一年一度的草木兴衰轮回)。
Hecate/Εκάτη崇拜最初起源于色雷斯,这一名字源自希腊语hecatos(far-shooting,与太阳神的别名“远射神”telebolos相类似,也可能正是因此而被后世的人们认定为兄妹关系),被认为是Perseus与Asteria的女儿,但逐渐与月神Artemis的形象相融合,而自莎士比亚时期起(如《麦克白》)与巫术、魔法相联系("I Henry VI," III.ii.64,etymoline.com),在俄语中,Gekata(Hecate的俄语形式,希腊语送音符‘/H一般被转写为俄语G(以源自希腊字母gamma的西里尔字母gamma表示),如Homer-Gomer)常被表示诗化的月亮。到今日,神话学家一般认为Hecate是月神的名字之一。
Phoebe是Diana的别名,是Poebus的阴性形式,解释可参见Apollo相关条目。
在《神谱》中,也提到了这位Hecate女神:

“她受孕生下赫卡忒,在诸神之中,
克罗诺斯之子宙斯最尊重她,给她极大恩惠:
她在大地和荒海拥有自己的份额,
在繁星无数的天空同样获得荣誉,
因而在永生神中享有最高尊崇。”

——《神谱》,415

吴雅凌随后论述,这位“赫卡忒”(‘Εκατην,拉丁转写Hekate-n,-n是属格词尾,可以将Hekat-e看为是Hekat-os的阴性形式)是Apollo和Artemis最亲的表姐妹,而Apollo也被称为Hekatos,关于他的一些描述与Hekate极为相似,甚至超过Artemis。在Hesiodes笔下,Hecate是主宰大地、海洋和天空的女神。埃斯库罗斯的《乞援人》称Hekate为Αρτεμισ-'εκατα(Artemis-hekata),甚而将二者等同,说明两个神祇发生了混同。之后,吴雅凌还说,在希腊化时代,这两个神祇更是发生了混同,在分别献给两个女神的俄尔普斯教祷歌中(1和31),有许多相同的修饰语,如“狩猎女神”、“处女神”和“夜的流浪女儿”等,在Eleusis秘仪中,入会者献给Hekate的小红鱼(Athenaeus, 325b-d)又与献给Artemis的相同,二者似乎等同。据上文推测,在希腊化时代(公元前4-3世纪)以前,Hekate与Artemis是两位完全不同的神祇。
Hecate可能起源于安纳托利亚的加利亚人(Carian)。由于她以三个头,或三位一体的形象出现,在罗马被混同于三岔路口女神Trivia。

Iuno
可能源自拉丁语iunior(younger)(etymonline.com),与高卢语ioucinta(名词词尾-ta可比较拉丁语-tas)也有关,我认为前二者与英语young和德语Jung均同源。
Isidore则认为Iuno与Ianus神有关,认为Iuno即Iano,与”门“(ianua)有关,因为女性在来月经时要打开阴”户“。这一层解释,已经体现出了Janus神(见前文)对于语义上的“门”的影响。
Iuno的希腊名是Hera。Isidore认为hero(希腊语heros)一词即源自Hera,因为”英雄“被视为赫拉之子。
Gimbutas认为Iuno起源于伊特鲁利亚女神。伊特鲁利亚人信仰中较为显著的是三联神(divine triads),与凯尔特人关于女神三位一体的信仰思想很接近。Vei旷野上耸立的Portonaccio神庙中祭祀着Minerva、Aritimi、Turan三位女神(按照吉里安诺·彭梵得等人著作,拉丁词Minerva源自伊特鲁里亚语Menrva,Menrva女神头像如下)。

古罗马阿斯铜币(Roman As)上的伊特鲁利亚女神Menrva头像。来源:wikipedia
Menrva(亦拼为Menerva,古代由于缺少现代印刷术及传播媒介对于单词拼写的约束,各种地区性拼写和白字现象非常普遍,这一点请各位读者一定要心里有底,不要以过度完美主义者的观点认为文化的传播和使用都是极度精确、可以通过复杂语言公式计算出来的)起源于古代意大利的月亮女神 *Meneswā,此名的含义是“度量者”(She who measures),伊特鲁利亚人继承了古代拉丁语的这一名字,并将其改造为了Menrva。Carl Becker观察到,这一名字包含有古印欧语词干*men-,据此与希腊语中代表“记忆”的词汇相联系(如μνῆστις,记忆、回忆、重忆)。

在罗马,罗马王国早期的伊特鲁利亚国王塔康(Tarquinus Superbus?)所建造的Capitoline神庙所祭拜的是Tinia、Uni、Menerva。Uni的名字就是后来拉丁语的Iuno。
另外,Iuno不是一个神,而是对多个神的相同称呼。Vei的女神被称为Iuno Regina(Iuno女王);伊特鲁利亚Falerii的女神是Iuno Curitis。这一点类似一系列同样被以“宙斯”或“迪奥”称呼的不同神祇,如宙斯(Zeus)、狄奥尼索斯(Dionysus,Nysa地方的神(dio))、Zeus Ktesios等。

Titanus
泰坦神(titan,拉丁语titanus,希腊语τιτάν)有可能是上古时期希腊人所崇拜的神祇,而在古希腊却几乎没有祭拜他们的仪式。Wilamowitz认为这个名讳是古代色雷斯语言中某个指代“神”的词,而色雷斯(Thracia)本来也就是某个指代“泰坦神之妻”或“泰坦神之女”的词汇。Choeuroboscus则说有一名色雷斯女神即名为Titis(自《古希腊语文法》)。Pohlenz则认为Titan一词的起源是修饰θεός(拉丁语deus)的常用表达法。
吴雅凌在《神普笺释》(华夏出版社)一书中指出,希腊语的Titinas一词与《神谱》中两个希腊语头韵字titainontas(紧张、紧绷、奴隶)和tisin有关。

Venus
Venus是古罗马的爱欲女神,或者说是爱欲的人格化。在希腊地区,这一神祇被称为Αφροδίτη/Aphrodite(我还是那个观点,这两个神祇可能是起源于两个不同地区的不同神祇,只是因为司掌职能相近而逐渐趋于同化)。Venus一词源于印欧语表示“想要、欲念、欲求”的词根ven-(etymonline.com认为是*wen-)(可参考英语will、want、win、venom,古英语wynn(joy)、wyscan(现代英语wish),德语Wille,willen(与现代英语同源自古英语willan),法语vouloir : 第一人称单数veux,梵语vanati(desires,love),拉丁语vollo,,凡此种种)。

古希腊Caryatid式镜,饰有Aphrodite、Erotes与siren,约公元前460年

Venus一词虽然在拼写上以-us结尾,但并非遵从拉丁语名词第二变格法,其变格为Venus, gen. Veneris, pl. nom. Veneres,就好比Venus是*Veners,变格方式类似于tempus-temporis。从古代拉丁语honos向现代的拼写方式honor, gen. honoris的变化规律来看,据我猜测在古代罗马Venus一词的拼写也可能是*Venur,这样词尾-r可以在变格时作为词中辅音词干。但无论如此,Venus一词都显得有些异类,因为无论是-us结尾还是-r结尾都是典型的阳性结尾。

陶土小塑像,舞蹈的Aphrodite与Eros,古希腊古典时期,公元4世纪,可能出自柯林斯

Venus这一词同时衍生了venere, veneratus(现代英语,或新拉丁语venerate)等词汇。
希腊语Aphrodite一词源自希腊语αφρός/aphros(foam, foam of blood),可能正是由于这一层词汇拼写上的相近,促使人们“想当然”地将Aphrodite解释为“得之于天神被割下的阳器及精液在水中化为的泡沫”。日耳曼语中也有与之意义、形态和读音相近的词汇,可能同源,如原始日耳曼语*freuth-“冒泡”,这一词汇演变为古英语的afreoðan“冒出泡沫”和古诺斯语的froða“冒泡、泡沫”,前者演变为现代英语的froth“泡沫”。一方面,阳具和精液是古代生殖崇拜的遗留,另一方面,水和水体是女性的象征(正如Gimbutas通过对古代欧洲民族考古证据作分析所得出的观点),第三方面,古典女爱神形象直接传承自更古老时期宗教的生殖女神。这些要素夹杂着语言上的联系,一起构成了新的生殖女神,及Venus/Aphrodite女神的崇拜的基本形象和“原教旨”。该神祇受到近东地区腓尼基人神祇Astaroth(亚述人称之为Ishtar)形象的影响。《金枝》作者曾经将Aphrodite-Adonis神话追溯至亚述人的Ishtar-Tammuz神话,以此证明希腊人的这一崇拜的发源地并不在希腊。

陶土小塑像,贝壳中的Aphrodite,公元前3世纪。贝壳、泡沫等与Aphrodite的关联,让人怀疑这一神祇最初身份是海神之女。

Venus/Astaroth/Astarte女神可能也反映在希伯来神话中。正如学者们所认为的,一神教在宗教发展史上只是后来者(文献17),希伯来人的宗教或犹太教在早期则是多神阶段(文献1)。Astarte就是约3000年前古代希伯来人的母神Asherah,当时她被认为是Baal神或耶和华神(YHVH)的配偶。对这一女神的信仰在公元前500左右希伯来人历史上的“巴比伦之囚”期间才消失。
Isidore则认为,Venus一词与vi(with force)有关,因为处女都要靠一股”力量“才能变成”非处女“(按Ketze的说法)。

陶土圆盘,Aphrodite骑在天鹅上,古希腊,现藏于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此处显示出了Aphrodite与天鹅的关系,而神话中化为天鹅外形的Zeus与斯巴达女王Leda生下了两男两女。

Venus/Aphrodite是别名极多的神祇之一。她的别名有:
Acidalia, Acraea, Aligena, Amathontia, Amathusa, Amathusia, Ambologera, Amica, Anadyomene, Androphonos, Anosia, Antheia, Apatheia, Apaturia, Aphacite, Apostrophia, Appias, Area, Armata, Aurea, Baiotis, Barbata, Basilea(Basilis), Byblia, Calligloutos, Callipygos, Calva, Candarena, Charidotes, Chrysee, Chrysenios, Cloacina, Cluacina, Cnidia, Colaena, Comaetho, Cypria, Cytherea, Despoina, Dionea, Dolometes, Elephantine, Elicopis, Epipontia, Epistrophia, Epitragia, Epitymbia, Erycina, Etaira, Euplea, Euplocamos, Eustephanos, Exopolis, Frugia, Fruta, Frutis, Genetrix, Golgia, Harma, Helioblepharos, Hetaira, Hippolyteia, Hortensis, Idalia, Junonia, Libertina(见Libitina条目), Libitina(见Libitina条目), Limnesia, Lysemelas, Marina, Mascula, Mechanites, Melaenia, Melissa, Morpho, Myrtea, Nicophore, Nympha, Obsequens, Pandemia, Paphia, Paracyptousa, Paregoros, Pasiphaessa, Peitho, Pelagia, Peribasia, Persephaessa, Phallommede, Phila, Pithyionice, Pontia, Pontogenia, Porne, Praxis, Psithyros, Saligenia, Schoenis, Scotia, Speculatrix, Symmachia, Telessigama, Thalamon, Thalassia, Tritonia, Tymborychos, Urania, Verticordia, Victrix, Zephyria, Zerynthia.

陶土塑像,丰产女神Isis-Aphrodite,古罗马时期,公元前2至3世纪,埃及Alluvial泥塑。这显示了Isis/Idis崇拜传入古典世界后,作为母神的Aphrodite与Isis的神祇形象与职能的融合。

青铜雕像,丰产女神Isis-Aphrodite,古罗马时期,公元1世纪

Eros
Eros/έρως是希腊地方的爱神,但身份不一:其一为创世神(老爱神)Eros;另一为爱神(小爱神)Eros,等同于拉丁人的Cupido。Eros身份的模棱两可同样是新老神祇并存的典型案例之一(另如Uranos与Zeus,Ceres与Persephone/Proserpina),相关解释可参见《金枝》,在此不再赘述。
Eros, pl. nom. erates(*erots)一词即希腊语“爱”,第一人称单数动词形式为erao,但不同于phileo、agapao和stergo,尤其偏重于情欲、欲望方面的意义。
Cupido是Eros在拉丁地区的对等译名,在此一并说来。Cupido, gen. cupidinis即拉丁语“爱、欲望”。

古希腊陶土油壶(lekythos),有翅膀的Eros形状,古典时代晚期公元前4世纪,希腊阿提卡地区。这一外形很可能受到伊特鲁利亚人Vanth神祇的影响。

由于Venus是一位古老的神祇,早在希腊人之前就已存在,许多城市都被尊为她的圣城,或是建有她的神殿。古罗马一世纪(打油)诗人Catullus在诗三十六中这样凶狠地戏谑一位同时代的诗人Volusius,声称要将他“沾着大便”(cacata charta)的《诸年纪》(Annales)丢在锻造之神Vulcanus的烈火中烧掉,献给Venus以示为自己的情人还愿(votium reddit),他闹剧般地模仿虔敬的告神祷辞(invocatio)极其欢乐地说道:

Nunc O caeruleo creata ponto,
Quae sanctum Idalium Uriosque apertos
Quaeque Ancona Cnidumque harundinosam
Colis, quaeque Amathunta, quaeque Golgos,
Quaeque Durrachium Hadriae tabernam,
Acceptum face redditumque votum,
...
(现在,从碧蓝海水中诞生的女神啊,
住在圣城依达良和平旷的乌里亚斯、
住在安科纳和长满芦苇的克尼杜斯、
住在阿玛图斯和戈尔基,以及
亚得里亚的客栈杜契齐乌斯的女神,
我们已经两讫,请收下这份礼品,
...)
(李永毅 译)

上文中,Idalium是塞浦路斯的一座城市,自史前时代就崇拜Aphrodite/Venus神;Urias是意大利南端的海湾,人们或许相信Venus在此从塞浦路斯经过地中海来到意大利半岛;Ancona是罗马东北的亚得里亚海海滨,曾为古希腊殖民地,当地人信奉Aphrodite/Venus神;Cnidum是小亚细亚西南的一个城市,当地人信奉Aphrodite;Amathus是塞浦路斯南部港口,崇拜Adonis和Aphrodite/Venus神;Golgos也是塞浦路斯城市,据说建有最古老的Aphrodite神殿(当然,最著名的,还是如《Hypnerotomachia》一书所写那样,在伯罗奔尼撒半岛最南端的Kythera岛,Venus/Aphrodite因此而被称作Kytheria,即Venus Kytheria,“Kythera地方的Venus神”);Durrachius在亚得里亚海东岸,由于往来船只停靠于此,而被称为“酒栈”(taberna)。

Persephone
希腊地区的冥后,Ceres之女与Hades之妻。这一词的拉丁拼写为Proserpina,可能是因为受到拉丁语proserpere(pro-serpere,to creep forth,指植物种子发芽的意向)影响。这个神祇最初也是农业神/谷神。

Adonis
《金枝》作者认为Adonis一词并不是Adonis神的姓名,而是类似于希腊语中的Zeus,只是“神”的泛指,与希伯来语adonai(我主、上帝、主神)同源,而etymonline.com认为Adonis源自腓尼基语adon(lord)或闪族语表示“统治”的词根a-d-n)。同时,《金枝》认为Adonis最初只是近东地区的一名谷神。
《神话辞典》认为Adonis在闪语中的意思是“统治者”、“君主”。希伯来语旧约中即以Adoni称呼上帝(意为“主”、“统治者”)。

Kadmos
Kadmos/Κάδμος是希腊神话中Thebes城的建立者,拉丁语拼写为Cadmus。据考证,Thebes确有可能为身为腓尼基人Tyro城邦王子的Kadmos所建,也即腓尼基人殖民地,但Kadmos并非建城者的名讳,而是意为“东方人”或“来自东方的”,Kadmos一词应是腓尼基语(闪语的一支古代语言,与现代犹太人所讲的现代希伯来语同源)中表示“东方”的k-d-m词根的希腊化。
“Kadmos创造字母”这一神话的合乎唯物史观的解释即:来自东方的腓尼基人在Thebes地方建立了城邦,并且将腓尼基字母体系带到了爱琴海地区,并将之改造为希腊字母体系。

Ceres
Isidore认为Ceres一词源自拉丁语creare(create),因为大地创造了谷物。
Isidore认为Ops是Ceres的别名之一,源自拉丁语opus(work),即“耕作”。
Isidore认为Proserpina是Ceres的别名之二,并认为Proserpina源自拉丁语pro-serpere(见上文)。
Isidore认为Vesta是Ceres的别名之三,并认为此名源自拉丁语vestire(clothe, ppl. vestus),因为Vesta以植物为衣;或源自vi sua stare(enduring by her own power)一句。
Isidore认为Tellus(Earth)也是Ceres的别名。

Minerva/Athena
Minerva在希腊被称为Athene/Αθήνα,Isidore认为即”妇女“。Isidore认为Minerva一词与拉丁语munus(gift, gen. muneris)有关,因为她”受赐于各种天赋“(variously-gifted)。

铜塑,捉着衣襟的Minerva,古罗马,约公元1世纪,高约8.5英寸

Athene的名字源自希腊城邦Athena,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雅典娜是人类智慧的中心,就好比雅典城是古典时代哲学(智慧)的中心。这是一种类比法。
Tritonia是Minerva的别名。Isidore认为Triton是非洲一处沼泽的地名,而少女时代的密涅瓦居住于此。
Pallas也是Minerva的别名,Isidore认为源自色雷斯的Pallene岛,因为她在此长大;或者源自希腊语pallein to doru(brandishing a spear);另一可能则是因为她杀死了巨人Pallas。
Athena/Minerva的别名有:
Aedon, Aetherea, Aglaurus, Agorea, Agrotera, Aithyia, Alalcomenes, Alcideme, Alcides, Alea, Amphira, Anemotis, Apaturia, Area, Armifera (Dea), Armipotens, Astyra, Atrytone, Aulis (Aulon), Axiopaenas, Bellipotens, Bulaea, Caesia, Carya, Catuliana, Cecropia, Celeuthea, Chalcioeus, Chalinistes, Chrysolonchos, Coresia (Coria), Coryphagenes, Coryphasia, Cratia, Cyparissia, Cyrestes, Eirenophore, Ergane, Erysiptolis, Frenales, Gigantophontis, Glaucopis, Gorgonia, Gorgophora, Gorgopis, Hephaistion, Hippia, Hippoletis, Hoplosmia, Hospita, Hygieia, Ismenia, Laossoos, Larissea, Lindia, Luscinia, Machinatrix, Mechanica, Medica, Metis, Montana, Musica, Narcea, Nike, Ophthalmitis, Organa, Oxyderce, Pacifera, Pallas, Pallenis, Panacheis, Pandrosia, Parthenos, Perspicax, Polias, Poliphorthos, Poli(o)uchos, Praestes, Promachorma, Pronaia, Pylotis, Salpinx, Salpiga, Soteira, Sthenias, Stratea, Telchinia, Tithronia, Tritogenia, Tritonia, Unigena, Virago, Zosteria.
Gimbutas认为Athena的起源是非印欧的古代欧洲人的鸟和蛇女神。Athena一词并非印欧语,这一名出现于迈锡尼文明时代的克里特文本中。一块克诺索斯泥书板上写有“献给a-ta-na po-ti-ni-ja(阿塔娜女士)“的字样,a-ta-na这一名字被认为是Athena一名的起源,但字面意义尚不知晓。po-ti-ni-ja(正规拼写被认为是potina)与potis(主人,见Poseidon条目)有关。poti-s和poti-n-a的构词方式遵守神名的-Vn-中缀规律。
Gimbutas认为Minerva一名源自伊特鲁利亚女神(参见Iuno条目)。从出土的伊特鲁利亚古镜(约公元前530-200年)上可以发现Menerva、Menvra的字样。这一神沿袭雅典娜,带有尚武的特点,属于“被(印欧人)武装的(古欧洲)女神”(dea armata)。公元前5世纪的Menerva女神肖像有翅膀,长着美杜莎的头。

Pan
潘神是古希腊的林牧神,在拉丁语人群中被称为Silvanus(lit. of woods, silvis)。Pan一词源自希腊语pan(all),Isidore认为这是因为他由所有元素(element,中世纪哲学中的四大元素的元素)组成:兽角象征着太阳与月亮的光辉、带斑点的皮毛象征天上的星辰、红润的面部象征以太、手中的pan-flute象征宇宙的和谐之声、浓密的毛发象征风吹拂在大地上、野兽的下半身象征蛮荒与兽类、山羊蹄象征稳固的大地。他被认为是”万事万物“(Pan,everything)的神。

Faunus
Isidore认为Faunus一词源自fando(speaking, gerund of fari)或希腊语phone(sound),因为异教信徒在圣林(Isidore著作的英译版用的是sacred grove,据我猜测原文应当就是拉丁语silvis sacris,即拉丁语的nemus和高卢语的nemeton)中依靠声音、而非符号来占卜未来。

Fatum
Fatum即人格化的”命运“,这一词本身就是拉丁语的”命运“(fate)。Fatum一词在拉丁语中与”言说“(fari,参见上文Faunus, gerund fandum)。文献[15]认为此神是后世fay(如凯尔特传统中的Morgan le Fay)的源头。

Fortuna
Fortuna是拉丁人的命运女神,即人格化的”机遇、命运“(fortune)一词,Isidore认为这一词源自拉丁语fortuitus(chance things)。
Fortuna一词并不能与英语的fortune和汉语的“运气”完全等同,还有着“福气、福分”的意思。在古罗马同样被冠以Fortuna头衔的并不只有一位神,而有多位。如Fortuna viritis(男性福神)、Fortuna virginalis(处女福神)和Fortuna mulierum(妇女福神),指的都不是同一个神。

Furiae
Furiae三女神(sing. Furia)是拉丁人的报复女神,类似于希腊人的Nemesis(报应女神)。Isidore认为这一词源自拉丁语ferire(strike,击打),因为她们”击溃“人们的心智,让心灵难以平静。请不要说Furiae一词源自fury一词、犯本末倒置的低级错误,因为事实正好相反,英语fury一词及其含义正是源自拉丁语Furiae。

Morpheus
morphein 拉丁语forma(ideal concept, form)
拉丁名Somnium(sleep)。

Fornax
灶神。Fornax即拉丁语“炉灶”。

Honor
荣耀之神,人格化的荣誉,源自拉丁语honor。Honor在古拉丁语中的拼写为honos,因为honoris的拼写被误认为honor-is,从而被反向造词(back formation)成为honor并沿用至今。摩擦音-s-向流音-r-的转变,非常类同于古代拉丁语动词词尾-sse(在拉丁语esse, posse等词中仍有残留)向拉丁语-are(如amare, agere, ire)等规则动词词尾的转变。

Mutunus
古罗马民族是农耕民族。古罗马传说Romulus在公元前753年建立了Alba Longa城,在随后的时代里不断与周围的民族发生战争。这段历史或许只是口口相授的传说,但从侧面反映了古罗马民族当时所面临的严峻生存环境。或许正是如此,《古罗马风化史》作者认为政治军事环境造就了古罗马的文化,古罗马很多司性、交合、生殖的神,都是后来从其他民族引入的,甚至连Venus也不例外,而多数古罗马的多数本土神都与农牧业和战争相关。
Denarius with Tutunus' image.
Denarius with Tutunus' image.

Quintus Titius时期蒂纳留(denarius)硬币,硬币上人物被认为是Mutunus神。来源:维基百科。
《古罗马风化史》作者认为Mutunus是古罗马土生土长的一名司掌性生活的神祇。Mutunus有着双名,即穆图努斯·图图努斯(Mutunus Tutunus)。其中,Mutunus一词被该书作者认为源于拉丁语mentula(阴茎)。但是Augustine认为Mutunus与后来被引入罗马的Priapus这一神祇有关。Tutunus的来源可能与Tutinus有关,Lactantius曾经在《神圣的教规》中说,受古罗马人膜拜的司掌性生活的神祇还有Tutinus,而新娘以新婚时坐在他的阴茎上的方式以示献出贞操。
维基百科给出的解释是,Mutunus Tutunus的名字源自拉丁语中关于“阴茎“的两个俚语,一个是muto或mutto(属格muttonium),另一个是titus。

Pomona
古代拉丁人的果树女神,Ovidus在《Metamorphoses》一书中曾经提及。Pomona一词源自拉丁语pomum,意为果实或苹果。直至今日,法语的果子、苹果仍然为la pomme。Pomona可能是在pom-um的基础上加上了-Vn-这个表示司掌、控制、统辖的中缀。Pomo-n-a的构词法是果实的拉丁词根pom-(a)与-n-中缀的合成,类似于Lucina的合成方式Luci-n-a(光芒的拉丁语词根Luc-(is)与-n-的合成),前者字面意即“司掌果实、苹果树的”、后者字面意即“司掌光芒的”。关于拉丁语的-Vn中缀可参见我的文章:http://www.douban.com/note/218205882/
Pomona, tapestry, 1885
Pomona, tapestry, 1885

by William Morris, Edward Burne-Jones and John Henry Dearle. Ref.: William Morris: Artist, Craftsman, Pioneer, by R. Ormiston & N. M. Wells, Flame Tree Publishing: UK, 2010.

Di Penates
Di Penates或Penates是古罗马人的家神。这一称呼可能源自拉丁语penus,意为房屋物资储藏间。正如维基百科如此写道:
An etymologic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Penates would make them in origin tutelary deities of the storeroom, Latin penus, the innermost part of the house, where they guarded the household's food, wine, oil, and other supplies.[4] Cicero explained that they "dwell inside, from which they are also called penetrales by the poets".[5] The 2nd-century AD grammarian Festus defined penus, however, as "the most secret site in the shrine of Vesta, which is surrounded by curtains."[6] Macrobius reports the theological view of Varro that "those who dig out truth more diligently have said that the Penates are those through whom we breathe in our inner core (penitus), through whom we have a body, through whom we possess a rational mind."[7]

Pales
Isidore说拉丁语的沼泽(palus)一词源自农牧女神Pales,因为沼泽让稻草(palea)得以成长。

Hera
按照《希腊艺术与希腊精神》的说法,Hera并不是一个印欧神,且其名字并不是其真名,而是像“夫人”似的头衔。她极可能是大陆希腊,特别是迈锡尼和阿尔戈斯本地佩拉斯吉人的伟大丰产母神,来历比Zeus古老,可能因此在希腊神话中以着Zeus的姐姐与配偶的形象出现。Hera从母神变为Zeus的配偶,实质是“从主角沦为配角"。”从主角沦为配角“的说法在Gimbutas的理论中,即克尔干人对于古欧洲人的征服,这一过程以男神劫掠、强奸女神的神话传说的形式,反映在克尔干人与古欧洲人共同后代,即印欧人的信仰和伦理体系中。
Bruce Lincoln认为,Hera、Aphrodite和Venus都是源于拉丁姆和希腊地区土著非印欧民族文化的同一位女性神祇,“大女神”(Dea Magna)。这一大女神在印欧人的神话中也有遗留,如印欧人的命运三女神(希腊人的Moirai,罗马人的Parcae,日耳曼人的Norns):她们以着三位一体的形式出现;她们展现自身神性的方式是从事女性劳作——纺织——而这在Gimbutas所研究的古代欧洲遗迹和出土文物中是常见的主题;她们的司掌职能范围极大,不光有出生,还有成长、衰败和死亡,而在印欧人的多神信仰体系中,每一职能分别由单独的神祇承担;她们在古希腊神话体系中被解释为夜神(Nyx/Nox)的女儿,而夜晚与月亮、巫术和女性往往相互紧密联系。
古典神话中有一类表示混沌、黑暗、朦胧环境的自然神,如夜神(Nyx)、混沌神(Chaos)、黄昏女神(Hepserides),他们一般不被等同,而被当做独立而各异的人格对象。然而,Vernant(文献21)认为,这些反映的无非是古希腊思想隐喻体系的不同,当古希腊的“自然哲学家与神学家”按照自有、自创的理论体系来解释自然哲学与自然神祇时,便按照自有的隐喻来加以描述,“他们都在创世之初设置了一种混沌未开的状态”,然而“他们的整体思想结构仍是相同的”:“这种状态在赫西俄德那里叫做Chaos,在某些归于Orpheus、Musée和Epimenides名下的神谱中叫做Nux(黑夜)、Erebos(黑域)或Tartaros(冥府),在Anaximandros那里叫做apeiron(无限定)。”这无外乎都是用人格的语言表达方式,来形容同一种,或同一类思想客体。

古代的人们将命运之神的形象设定为站在球上的女子,因为人一旦站在球体上,便摇摇晃晃、难以平衡,是一出对于盛衰无常的命运的暗喻。从“圆球”的概念,出现了后来的所谓命运之轮(rota Fortunae),所谓被“命运之轮碾过”,是一种对于古老知识的篡改,而在某种意义上又形成了新的知识(这一过程与神祇的发展非常相似)。“命运之轮”的说法常见于文献,如中古高地德语/拉丁语抄本《布兰诗歌》(Carmina Burana)中的:

Ama me fideliter,
fidem meam nota,
de corde totaliter
et ex mente tota,
sum presentialiter
absens in remota;
quisquis amat taliter,
volvitur in rota.

请虔敬地爱我吧,
聆听我的忠贞,
用尽你全部心灵
和你所有精神。
我将与你共存兮,
即便我已远离。
谁若如此来爱恋,
则立轮辐之上。
(译者:俺)


古罗马马赛克,“常忆死亡”(memento mori),出土于庞贝古城,这一副作品也出现在HBO历史连续剧《罗马》的开场中。头骨意味死亡,蝴蝶表示死亡来临的急速与不可预示,下面的轮子(rota)即是中世纪命运之轮的前身。

Heracles在他十二项差役中杀死了一头尼米亚狮子,这头狮子在《伊利亚特》中被认为是Hera养大的:

“她受迫于俄耳托斯,生下毁灭
卡德摩斯人的斯芬克斯和涅墨厄的狮子,
宙斯的高贵妻子赫拉(Ηρη θρεφασα Διοσ κυδρη παραλοιτισ)养大这头狮子,
让这人类的灾祸住在涅墨厄的山林。”

——《伊利亚特》卷6,183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文本中起码说明了以下几个问题:
1、斯芬克斯(Φικ)是舶来文化。斯芬克斯在文本中被形容为“卡德摩斯人的”(Καδμεσισιν),即“东方人的”或“腓尼基人的”,这说明斯芬克斯是从腓尼基传入希腊的。斯芬克斯原是Boeotia地区传说中的怪兽,狮子身,女人头,带有翅膀,后才被人们与Oedipus传说中的Sphinx相互混同。

Sphinx形的大理石桌子底柱,古罗马奥古斯都时期,公元前27年至公元14年间

2、狮子与古代欧洲母神有关。无论是语境中的“她”(这里对于“她”的身份,学界中有争论),还是赫拉,应该都起源于古代欧洲女神,或者至少延续了古代欧洲女神的形象与特点,特点之一便是大女神形象在出土文物中与狮子形象同时出现,文献2中进一步说,据托名Epimenide的残篇记载,涅墨厄狮子每次现身,都是从月亮上下来。月亮与女性的关系(mens, menstruation, femininity),已经不言而喻。这一关系导致了后世古希腊神话中,关于赫拉与狮子的关系论断。
3、赫拉与古代欧洲民族大女神的同一性。

半身像,将自己打扮为Heracles/Hercules的罗马皇帝Commodus

Charon
Bruce Lincoln在他的《死亡、战争与献祭》一书中从各种古典语言与文献庞引博征了一系列证据,并精辟地从古代印欧民族文化角度解释了Charon这一神祇的起源。在此,我无法避开如此雄辩且深入的剖析材料单谈自身观点(实际上我也没有自己观点,全部源于其他书著作者),就此不得将其著作原文精要摘录如下:

古希腊的Diodorus Siculus认为Charon源自埃及,但这一观点被作为带有“埃及中心论”倾向的不实论据而抛弃。
Charon(Kharon)起源于古代印欧民族原始神话,他们相信由一个艄公将死者的亡灵渡过一条河流。
Charon一词与希腊语geren(老者)有关。古希腊地理学家Pausanias最早在其著提及《Minyas》的部分提到了Charon,并肯定他是一位老者:

“卡戎就是那船上老迈的艄公(geraios porthmeus),但是他们在渡口边却看不到他。”

古希腊戏剧作家Aristophanes在《青蛙》中称之为“一个老人,一个水手”(aner geron nautes);古希腊悲剧作家Euripides在《阿尔赛斯蒂斯》也提到了“那个老人、尸体的引导者”(geron nekropompos);古罗马讽刺诗人Lucianus在形容他人时提到“他就像那个艄公一样老迈”,并描述这个艄公与Thanatos(希腊语,(人格化的)死亡)一起工作;古希腊作家Seneca在《Oedipus》中也提到Charon的老迈:

“……
看守着他的大船的——
是一个水手,年高老迈(durus senio navita crudo)——
……”

Vergilius在《Aeneid》中写道:

“……
他已是年长(senior),但是神的老迈(senectus)岂非茅庐初出,青春年少!
……”

此外,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但丁、拉辛和T. S. 艾略特。
在日耳曼人文学传统中,《沃尔松萨迦》(Volsunga Saga)第十章及今日冰岛的《诗体埃达》第二段《Fradautha Sinfjolta》都提到了Sigmund抱起自己兄弟Sinfjolti的尸体装上海湾边由无名艄公驾驶的小船并驶离、消失,给人留下神秘的感觉,而多数评注此段文字的学者都将这名艄公当成Odinn神。而据Lincoln分析,这名艄公应当就是Karl,也就是说Charon一词与希腊语的geren和德语的Karl都存在语源关系。同时,geren、Karl也与古代印度文本(如《蒙查羯奥义书》)中的梵语jara同源。
Karl在古代斯堪的纳维亚语(古诺斯语)中是与女子相对的一个常见男子名,表示泛指的男子(类似于英语中Jack之于Jill——Kya),在较为特殊情况下常常指代下层的自由人,与古高地德语karal和盎格鲁-撒克逊语ceorl(现代英语churl“乡巴佬、笨伯”的词源,如a churl in a church)同源,但是也可以指代已婚男人和老人。Karl一词源自原始印欧语的*ger-“成长、成熟、收获”(对比英语grow,拉丁语crescere),其更为古老的含义是“消除、消蚀、腐败”,正是这个动词衍生了希腊语geron(老人)。Karl词尾的-l类似于古教会斯拉夫语的zbrel'b,“成熟”(<zbreti,“收获”)的词尾模式。一言概之,Karl的本意就是“老人”。
在日耳曼神话中,也有一位老艄公叫做Karl,即《诗体埃达》中Harbarthsljod中的核心人物Harbarthr。他也被称为ferjukarl(渡口老人),从词源上说就是“老艄公”。在这个故事中,这位老艄公不仅一口拒绝了前来求渡的Thor神,还与神吵了起来。显然,这位老艄公就是Odinn神。在《Codex Regius》中,Harbarthsljod一诗被置于献给Odinn和Thor的诗歌之间,表示两位神祇同等重要。Harbarthr一词的本意也即“那须发灰白的”。
《Hymiskvitha》中也有一位古斯堪的纳维亚艄公被称为Karl,即书中的巨人Hymir。他用渡船载着Thor去大海的尽头渔猎缠绕Midgard的大蛇(顺带一提,大蛇的原型可能是巨型带鱼——Kya)。
不仅如此,在凯尔特人的文献中也有这位老人存在。《圣布兰达航海记》(Navigatio Sancti Brendani)第一章中,Barinthus对圣布兰达讲起了自己远渡重洋到了天堂般的“圣徒应许之地”(terra repromissionis sanctorum)的事情,以此激发圣布兰达前往此处。这一文献被认为(凯尔特文献通常如此)在掺入基督教内容的同时,保留了古代凯尔特文化的航海故事(imrara)的形式与内容。
Geoffrey of Monmouth在《梅林传》(Vita Merlini)中描写了在卡姆兰之战(Battle of Camlann)中身负重伤的亚瑟王前往阿瓦隆(Avalon,正如多个文献共同指出的,Avalon的本意是“苹果岛”,aval-即“苹果”,参考英语apple、德语Apfel,苹果在凯尔特文化中往往与冥界相联系——Kya)疗治的故事:

“他们管苹果岛叫Fortunata,
……
Morgen就是她的名字;她在各地学习有用的知识,
以便能够治疗病弱的躯体。
……
我们把亚瑟王抬到那里,有Barinthus作为向导,
大海和天上星星他都认识。
在这个撑木筏者的帮助下,我们将王子带到那里,
……”

Morgen(现在一般作Morgana le Fey,巫女莫甘娜)一词起源于古爱尔兰的Morrigain,即战争与死亡女神(与日耳曼人的Valkyrie极为相似——Kya)。可见,Barinthus就是将亚瑟王渡向阿瓦隆岛的艄公,Henri Martin在《法兰西史》中称其为“高卢的卡戎,那摆渡死者的”。Barinthus的名字是对一个古爱尔兰语名字的拉丁化,其原型是Barrfind,即“白发者”(凯尔特语barr-极有可能与日耳曼语har-“毛发”同源,而find则是源自凯尔特语的finn-词根,表示“金黄、黄到发白的”,一般用来形容头发的色泽,如爱尔兰神话传说中芬尼亚斯勇士团的金发的Finnia(亦称Finn)——Kya)。
凯尔特人的Barinthus将亚瑟王送往死亡女神Morrigain的阿瓦隆岛,而希腊人的艄公Charon将死者渡往死神(Thanatos,Mors,但是需要说明,Morrigain的mor-是凯尔特语的“海洋”,即拉丁语mare,与拉丁语mors“死亡”无关——Kya)的冥界,这一神话结构是何等的相似。
最终,这一传统一直被追溯至其已知文献中最接近原始印欧人概念的古代印度。《祭仪百式梵书》提到了作为祭礼的天界之舟的船夫(nauh svargya)。而佛教的两个最大教派即“摩诃衍那”(mahayana,大渡船)和“西奈衍那”(hinay ana,小渡船)。在此,渡船和涉水(tritha)带有了宗教拯救的意味,而回溯至文化的根源,就是将死者灵魂引导过死亡之河。
Lincoln还深入探讨了更多古代印度和古代伊朗的相应情形,并将这一古代印欧民族的原始宗教文化按照centum与satem两支印欧语进行了归纳与区分,由于这一段与本文关联不大,故略去。
Gimbutas认为Charon源自伊特鲁利亚男神Charun。这一神祇的形象是长着翅膀、秃鹫钩形鼻子、毒蛇盘绕的头发、以铁锤为武装。文献[6]也认为Charon与伊特鲁利亚人信仰有关,但是说法与Gimbutas有出入,他认为是伊特鲁利亚人将Charon神与死神想混同,而混同后的概念被罗马人借入。Charon是Erebos与Nyx之子(一说Erebos和Styx),说白了这种神话论断中的亲属联系无非反映概念间的联系,即Charon是属黑暗(Erebos)和夜晚(Nyx,或冥河,Styx)的。古罗马时期,Virgil笔下的Charon形如头发花白的肮脏老头儿。历经中世纪,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但丁笔下,Charon的形象则是一条狗,这可能是受到冥界看门犬Cerberus(希腊语Kerberos)的影响。关于印欧人神话中狗和冥界的联系,可以单独参阅Gimbutas《活着的女神》,和Bruce Lincoln《死亡、战争与献祭》中的大量可信、详实、丰富的内容和文献出处,在此我不(便)再班门弄斧。
关于作为亡灵的冥河渡工的Charon,与渡船,以及来世之岛屿的关联,可单独参见我另一篇未完成的文章:《海上孤岛:原始印欧人信仰观念中的死亡象征》,http://www.douban.com/note/325944036/

Nerio[9]
战神Mars的配偶,源自原始印欧语*H2ner-词干,包含有武力的观念。这一词干在阿伟斯妥名词nar-中有三重意思:男子、人类和武士(男子的一种)。这一词干在罗马语族和凯尔特语族中出现较多。同一词干表现为威尔士语ner“英雄”,爱尔兰语nert、高卢语nerth“力量”、nerthach“强大的”、布列塔尼语nerz和卢维语annari-“力量”。
Gimbutas认为,印欧人对于有着非印欧起源的女神的阳性化和军事化(如Venus在印欧人的神话体系中成为了战神Ares的配偶即Areia、Athena被印欧诸神Zeus荒谬地指认为自己全副武装的女儿,神话体系就是伦理道德的体现,反映的实为古代人的价值观),体现的实则为印欧和他们祖先克尔干人社会的好战本性。
一词亦可参见Suetonius对于Nero一名的看法,它在古代意大利Sabina人语言中被用以表示强有力(《Tiberius》1.2)。

Vacuna
古罗马Sabini人的保护女神。

Melissai
Melissai一词源自“蜂蜜”(希腊语melli,拉丁语mel,gen. mellis)。在希腊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作品残段中,Mellisai是Artemis女神的祭司,以着蜜蜂的形象出现,而这一渊源出自新石器至米诺斯文明以来的重生象征,3世纪的Porphyry则将蜜蜂与死者相联系。在Ephesus,Artemis的宗教象征也是蜜蜂,圣殿结构也是对蜂巢的模仿,其中的女祭司叫做Melissai,而阉人僧侣被称为Essenes(工蜂)。顺带一扯阉人僧侣。按照Lincoln的理论(文献[9]),祭祀是宗教信仰的关键环节,这一祭祀的方式既可以是自我献祭,也可以是对自我献祭的转嫁,如“the scape goat”(背黑锅的羊)。自我阉割就是最为典型的自我献祭。在从Phrygia地区传入希腊的Cybele(与后来的Bacchus/Dionysos、Isis、Venus/Aphrodite甚至是基督教圣母玛利亚崇拜都存在混淆)崇拜中,同样存在自我阉割,这一点突出表现在Catullus的《Carmina》第63首(参考文献[16])中,主要内容是男子Attis(在神话中被描写为Cybele的爱人,与Tammuz、Adonis崇拜发生了混淆)乘船前往Cybele的圣地后自我阉割成为阉人祭司的过程。自我阉割一般针对男性而言,同时也存在女性的自我阉割的等同物,那便是保持贞洁,如古罗马Vesta崇拜中的贞女祭司。

Semele
Gimbutas认为这一神源自伊特鲁利亚女神Semla。

Artemis
除了上文方方面面所提到的关于Artemis的信息(因为各种神话传说和语言文字总是不可避免地纠葛在一起),还有如下内容:Gimbutas认为这一名源自伊特鲁利亚女神Aritimi、有着伊特鲁里亚起源。
文献[6]认为Artemis是古希腊最为重要的神祇之一,涉及的神话传说主要包括:
1、与阿波罗一同在Delos岛降生(与其作为月神的身份有关);
2、和阿波罗杀死试图侮辱其母亲Leto的巨人提提俄斯(Tityos)(与杀死巨人Pallas的Athena相混同);
3、杀光Niobe的子女;
4、将Alctaeon变为一头鹿(与其狩猎神、林神的形象有关);
5、神奇地救出伊菲革涅亚;
6、杀死Orion,等等。
她在所有传说中都是贞洁神,只有一个传说提到他爱上了美少年Endymion。她的别名很多,因此也被人们认为是许多地方性神祇的统一结合体。在对她的崇拜中,残留着人祭的传统,如在Artemis Taurobola的节日,就有将男人喉咙的皮肤割开一点的习俗。人们还认为,关于伊菲革涅亚在陶里斯,和俄瑞斯忒斯险些被杀死、献祭的传说,都是古典时代为说明这种人祭习俗而被编成的说法。其别名Taurobola看来与其作为野生动物的主宰有关(Tauros,牛),这一别名与克里米亚的古称陶里斯相近,由此产生一种说法:Artemis崇拜从克里米亚传入希腊。迈锡尼时代希腊人同克里米亚没有任何联系,但是那一时代的希腊碑志上已经有Artemis的名字,足以说明对她的崇拜产生于当地。
最初,人们将其作为野生动物主宰来崇拜,因此与其对应的动物是多种多样的,但后来有两种动物逐渐成为她的主要祭牲:鹿和熊。在阿提卡地区,祭司有着披熊皮、跳熊舞的祭祀习俗。值得注意的是,在古代欧洲人对于古代欧洲大女神的崇拜中,其一便是熊女神崇拜,这一崇拜与横寰于整个欧亚大陆的熊崇拜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如日本虾夷人的“熊祭”(虾夷人属印欧人,他们的语言属印欧语)、芬兰人的熊崇拜(《卡勒瓦拉》中古代英雄Kaleva别名Otso,即熊神)、凯尔特人的亚瑟王崇拜(Arthur,artur,“熊”,比较希腊语arctos,“熊”,拉丁语ursus(受到sus,“猪”的影响),“熊”)。熊作为古代欧洲大女神的象征符号,源自熊所代表的母性。
她的另一形象,即将其作为草木谷禾女神来崇拜的习俗,来源于远古时代,关于这一点,她的一些画像,和她的别名“俄尔提亚”(“直立者”)可以映证,这一植物女神-丰产女神的崇拜,在Ephesus特别流行,以丰产女神身份被崇拜的Artemis神的形象,以有着许多乳头的女性的形象出现(如下图)。
Artemis of Ephesus
Artemis of Ephesus


古罗马大理石小雕像,以弗所的Artemis,高约36.8cm,1世纪中期至2世纪上叶

按照《金枝》通常的原始宗教理论来看,对谷物-丰产神的崇拜一般伴随有一年一度的祭祀活动(包括人祭、牲祭和其他较为温和的方式),以通过顺势巫术的方式,模仿一年一度的季节轮回和草木盛衰,将衰亡的动植物的能量注入“神祇”之中,帮助它恢复能量,从而促进草木轮回,确保来年丰收。Ephesus地方曾有一座著名的Artemis神殿,并于公元前356年被Hellespontus焚毁。
作为丰产女神的Artemis也被认为是分娩女神,有时与厄勒提亚混为一谈,孕妇,和在举行婚礼时需向其献礼(祭祀行为)。传说阿德墨托斯因为忘记在结婚时向她献礼,于是Artemis向他派出一条大蟒蛇前去闹洞房(作为道德告诫和“习俗维系者”的神话)。
在荷马笔下,Artemis由主宰野生动物的女神,变为了庇护狩猎野生动物活动的女神,而狩猎活动常为氏族显贵所喜爱。
Diane de Versailles Leochares
Diane de Versailles Leochares


再之后,可能是由于狩猎需要通过弓箭的缘故,她与“远射神”(Telebolos)阿波罗扯上联系,自然而然成为了相对于日神的月神,因而在希腊化地区与Selene相互混同,在罗马与Diana相互混同(Luna一词更加倾向于用于描写作为自然现象的月亮)。

Galatea
在神话中被描绘为海神Nereus之女,美丽的海之仙女。仙女(nympha)在希腊神话中往往与水和水体的概念相联系(我怀疑希腊语nympha与爱尔兰神话中的Niamh女神有关,这算跑题了),可能单单因为这道关系,被追认为是海神的女儿。Galatea一词应当源自希腊语gala“牛奶(一般洁白)”,galate-a是从galate-衍生的女性名(加上了阴性词尾-a),之所以有-t-后缀,可能体现了完成意味(如pax gen. pac-is, v. pac-are, ppl. paca-t-a),从动词“使之变白”衍生。简而言之,女神本名的意思是“洁白的女性”。这一意味正反映在维吉尔的《牧歌》(Ecloga, VII)中:

Nerine Galatea, thymo mihi dulcior Hyblae
candidior cycnis, hedera formorsior alba.
奈瑞柔斯之女嘉拉提娅啊,对我而言你比许布拉(Hybla)的百里香更甜美,
比天鹅更为白皙,论皎洁更胜常春藤。
(译者:俺)

奇怪的是这一神的名字与表示高卢、凯尔特民族的词汇非常相像,如
1、Gallia,拉丁语的高卢国,英语Gaul;
2、Galetia,公元前约4-5世纪从中南欧南下扩张的一支凯尔特部落劫掠希腊诸邦后,在今土耳其高地建立的嘉拉提亚国;
3、Galicia,中世纪不列颠人渡海在西班牙北部Vigo地区建立的加利西亚王国;
4、Galata,迦拉泰国;
5、Keltoi/Celtae,希腊语/拉丁语的高卢人克勒特部落(或克勒特国),高卢战争后成为罗马帝国高卢行省下辖的三大地区之一,划分依据基本是按照战前克勒特部落势力范围;
6、Celtica,拉丁语泛称的凯尔特人。

如果这一神的起源不在希腊,而在扶律吉亚或者更为内陆的地区,那么其作为异族神身份,或至少起源于异族神的嫌疑就非常大。
Galathea一名与Leucothea含义很接近,后者名字即leuco-“明亮的、白色的”,-the-“女神”。这一名字可能是对于白花花的浪花的拟人化。我暂未分别研究二者源起,无法证明二者为同一神祇,但也不排除二者为同一神祇的可能。

Heracles
Heracles被认为对等于古代腓尼基人城市Tyro的神Melqart(这一词被托尔金借用,造出了中土世界创世神话中的恶神Melkor,其反映了印欧人在被基督教化后普遍抱有的“反闪米特”(Anti-Semitism)倾向。这种“反闪米特”或者更为恰当地说,“古代神祇妖魔化”倾向经常隐藏在各类现代语言媒体中,单举Arcanum游戏这一游戏,其中邪恶的死灵法师Kergan其名源自真实历史中的古代“克干人”,即印欧人的祖辈“墓冢文明”,性交与美貌女神Geshtianna源自中东同名女神,谋杀之神Moloch源自闪族火神Moloch;在Baldur's Gate中,谋杀神Baal源自闪族主神Bhaal,其实bhaal、Bel只是个称号,原意为“主人”,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如反映在Cippi of Melqart这一“罗塞塔石碑般”的还愿器物(votive offering, ex voto)上(来源:维基百科):
古希腊语铭文
古希腊语铭文

ΔΙΟΝΥΣΙΟΣΚΑΙΣΑΡΑΠΙΩΝΟΙ
ΣΑΡΑΠΙΩΝΟΣΤΥΡΙΟΙ
ΗΡΑΚΛΕΙΑΡΧΗΓΕΤΕΙ
英译文:
Dionysios and Sarapion, the
sons of Sarapion, Tyrenes,
to Heracles the founder.
其上腓尼基语铭文为:

lʾdnn lmlqrt bʿl ṣr ʾš ndr
ʿbd[k] ʿbdʾšr wʾḥy ʾsršmr
šn bn ʾsršmr bn ʿbdʾšr kšmʿ
qlm ybrkm
英译文:
To our lord Melqart, Lord of Tyre, dedicated by
your servant Abd' Osir and his brother 'Osirshamar
both sons of 'Osirshamar, son of Abd' Osir, for he heard
their voice, may he bless them.

还原物出土年代约公元前2世纪。在此,Heracles与Melqart被置于同等地位。值得一提的是文中的几个人名,古希腊语的Dionysion和Sarapion,以及腓尼基语的Abd'Osir和'Osirshamar。Dionysion和Sarapion分别是从神名Dionysos和Serapis衍生而成的子代名(patronymic),蕴含意为“Dionysos之子”和“Serapis之子”,如古罗马的凯撒(Caesar)与埃及艳后Cleopatra所生孩子为Caesarion(“小凯撒”)。两个腓尼基语名字则均与埃及神Osiris神有关:Abd'Osir意为Osiris的臣仆(servant of Osiris),‘Osirshamar意为“受Osiris神守护”(Osiris has guarded)。Serapis则是希腊-埃及神,也传到了罗马,但在罗马的信徒多为下层人民。Catullus在讽刺诗第X首里揶揄了他一位叫做Varus的朋友其故作风雅、装腔作势的女友。这个女人打算向曾在Bithynia任职的Catullus那里,借来几个当地“特产”——轿夫,以供其搭乘轿子前往Serapis神庙朝拜,殊不知前往朝拜的都是下层人等(举个不甚准确的比喻,这大概就好比当今的拜金女从朋友那儿借来一部宝马车风风光光地开去淘宝街抢舶来货)。她被Catullus好生戏谑了一番:

Hic illa, ut decuit cinaediorem,
"Quaeso" inquit "mihi, mi Catulle, paulum
Istos commoda: nam volo ad Serapim
Deferri." "Mane," inquii puellae ...

这时,那个婊子很婊子地说,
“亲爱的卡图卢斯,你把他们
借我用一下:我想要坐着轿子
去塞拉匹斯神庙。”我说,“等等,……
(李永毅 译)

Bellerophon
Bellerophon是希腊神话中的英雄或半神。部落英雄的族系往往被追溯至上古的神,其实这就是某种出于维护统治正义性或维持道德秩序考虑,对于凡人性(mortality)的神化(deification),人们很容易将英雄或伟人与显著、宏伟的自然现象联系在一起,毋宁说,自然现象及其蕴含意就是对于英雄或伟人崇高品质的诗化赞颂。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北棒子国为了维护其政权统治合法性,便将金胖形容为普照大地的太阳,因此他举起手枪一下击落两架M-16战机的故事就算传得妇孺皆知、人尽信服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因为这是在神话叙事的语境里。

古罗马浮雕,Bellerophon,土耳其Aphrodisias。Bellerophon也被追认为是Aphrodisias城的建立者,他与Perseus的形象严重混淆。雕塑做工较为粗糙,显示出这是一件学徒作品。

Bellerophon其生平经历具有半传奇、半历史的性质(随着半神或部落英雄其历史真实性随时间慢慢褪去,他们的形象将有可能在后代成为神)。他是古希腊科林斯邦(Corinth)的部落英雄,其起源被追溯至Sisyphus和Merope。
文献[15]指出,Bellerophon一名的含义是“Belleros的杀戮者”(slayer of Belleros),顾名思义,此名得于他对一名叫做Belleros的人的杀戮的故事,这个Belleros身份不明,可能是他的表兄弟(-os是阳性名),也可能是一位科林斯邦的贵族。Belleros的拼写让我想起高卢火神Belenos。
Bellerophon的形象与古希腊阿尔戈斯邦(Argos)的部落英雄Perseus存在严重混淆,其中最为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们都骑着飞马Pegasus(此名与Hermes/Mercurius所戴带翅膀的头盔petasos拼写相近,这一形式的头盔可见于伊特鲁利亚出土文物,亦可见于高卢人装束),文献[15]给出了三种可能解释,即:
1、由于地缘相近(两个城邦彼此接近);
2、科林斯邦对阿尔戈斯邦的政治依赖性;
3、Perseus、Bellerophon的传说均起源于另一更为古老的传说。
将不同民族具有相似职能或特征的神相混同的做法,在凯尔特传说中也很常见,如古代爱尔兰手稿《入侵之书》中就有来自曾经统治艾里由(Eriu,即现代爱尔兰语Eran,“爱尔兰国”)的不同部族的太阳神Tuatha De Danann、Lugh等。
Bellerophon最伟大的英雄事迹之一是杀死了Chimaera怪兽(但是按照荷马说法,他并没有杀死Chamaera,文献[2])。按照Isidore of Seville(文献[4])的诠释,狮羊头、蛇尾的Chimaera,即与此同名的山区,山顶有蛇,山中有山羊,山下有狮子,Bellerophon杀死Chimaera,即将Chimaera这片山地变得不再适合以上三种动物栖息。文献[15]也说,Chimaera的吐火特性,就象征着吕西亚(Lycia)地方的火山。Bellerophon的神话实际上只是一重诗化隐喻,当然,也受到真实历史的影响。

Hades
地狱之神Aidos。Hades的本意是“不可见(者)”(the unseen,*a-vid-os,a-常见希腊语否定义前缀,*vid-看,-os阳性词尾)。

Rumina
古罗马的乳儿庇护者、司幼儿之女神,名字来源于拉丁语rumis“乳头”,遵循神祇名讳的rumi-n-a加中缀-n原则。

Pluton
Pluton亦称Plutus,前者为阳性-o词尾加上-n属格残留,后者为-us阳性-o词尾,二者在语言学上完全等同。在希腊神话传说(我觉得说是“文化风俗”更为恰当),Pluto是一位下界神祇(deity of underworld),或者干脆就是下界(underworld)和死后世界本身。这个神非常类似于高卢冥神Antumnos/Annwn,罗马-拉丁冥神Dis-pater、Orcus,和希腊冥神Hades。
在远古时期,Pluton是司掌谷物与丰产的神。由于谷物从地下获得营养,成为粮食,因而人们自然而然地认为财富存在于土壤之中,并且将财富(特别是地下的)与土壤,和土壤的代表者Pluton相联系,从而使得Pluton成为了财富之神。同时,由于人们的葬丧风俗,又使得埋葬死人的大地成为冥神。
希腊神话中,伊阿西翁和德墨忒尔在翻耕过三次的Pluton所代表的田地上结婚,这一神话体现的即是在原始时代人们中盛行的一种具有顺势巫术的风俗,目的在于提高土壤肥力,其类比是“植物生长=动物/人成长,土壤肥沃=女子多产”。

Sulis
在罗马-不列颠时期,主要在罗马帝国布利吞尼亚行省(Provincia Britannia,基本就是今日英国或哈德良长墙以南的英格兰)Aquae Sulis地区(今英国巴斯,Bath)被崇拜的女神,这一女神有着凯尔特起源,司掌治疗与复仇。由于治疗职能,被与Minerva女神相混同。
Sulis
Sulis

与其他民族司掌治疗、重生的神祇一样,Sulis也与太阳有关,因为太阳就是自然界最正常不过的生命力与重生的象征。同时,Sulis一词从字面上与太阳也有联系,与拉丁语“太阳”sol的属格solis“(属)太阳的”拼写相近。文献[22]干脆认为,这个词就源自凯尔特语的“太阳”*sulis,引申义为“眼睛”(eye,参考古爱尔兰语suil),与拉丁语sol同源。
由于“太阳”和“眼睛”两种意义缠绕在同一个符号上,使得与Sulis神有关的凯尔特圣人圣布里吉特(St. Brigit,此人既是历史中的基督教圣徒,又与神话传说中的同名女神Brigit相混淆),后者的一段经历便是,她掏出自己的眼球,于是泉水(作为泉水女神的Sulis,泉水在凯尔特传统中像希腊人一样,一般被女性人格化)奇迹般地从眼眶中喷薄而出。
在古威尔士语中,licat(对应现代威尔士语llygad)一词既是“眼睛”,又是“泉水”。

Libitina[10]
Libitina是古代意大利的下界神祇和大地女神,被作为丰产女神(果园女神和葡萄园女神,见Pomona条目)和死亡女神(殡葬女神)崇拜。作为冥界女神,她被与Proserpina混淆;作为丰产女神,她被与Venus混淆,也被称为Venus Libitina。Horatius在《纪念碑》中将她的名字作为“死亡”的同义词。
Libitina女神被认为起源于伊特鲁利亚,该词可能起源于伊特鲁里亚语lupu-“死亡”,古罗马拉丁语法学家和散文作家Varro将这一词起源追溯至拉丁语lubere“使之愉悦”(to be pleasing),与libido(爱欲)有关,这一说法就说通了为何Libitina与Venus产生了神位混同,她也被称为Venus Lubentina。Libitina的这一具有明显混淆性的角色,可能起源于伊特鲁利亚女神Alpanus(亦作Alpan、Alpu),后者既是爱神,又是下界冥神。伊特鲁里亚语alpan turce被认为等同于拉丁语的libens dedit,“自由地或满心情愿地相给予”(gave freely or willingly)。可能正是由于拉丁语libens一词的影响,导致了Libitina的别名Lubentina、Libentina的存在。
Libitina一词也可以视为是典型的具有掌控意味的神名,具体构词为libito-(拉丁语libido,“爱欲”)加-n-(中缀)加-a(阴性词尾)。Libitina可能是操古拉丁语的罗马人对于伊特鲁利亚女神的字面意译。

主要网络文献:
1、Wikipedia.org
2、etymonline.com

主要参考书目:
1、James George Frazer,《金枝》(The Golden Bough),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赫西俄德,吴雅凌(译注),《神谱笺释》,华夏出版社
3、吴雅凌(编译),《俄耳甫斯教祷歌》,华夏出版社
4、Isidore of Seville, Etymologie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5、Lewis Thomas,《水母与蜗牛》(Medusa and Snail),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6、[苏联]M.H.鲍特文尼克等,《神话辞典》,商务印书馆
7、[德]奥托·基弗,《古罗马风化史》,辽宁教育出版社
8、李军,《希腊艺术与希腊精神》,河北教育出版社
9、Bruce Lincoln (1948 - ),《死亡、战争与献祭》(In Memory of Mircea Eliade),上海人民出版社
10、Adrian Room,《古典神话人物词典》(Who's Who in Classical Mythology),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1、Galáthach hAthevíu (Modern/Revived Gaulish)
12、Marija Gimbutas, 《活着的女神》(The Living Goddess),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13、Alexander Stuart Murray, Manual of Mythology: Greek and Roman, Norse and Old German, Hindoo and Egyptian Mythology, Nabu Public(La Vergne, TN USA)
14、Thomas Bulfinch, The Classic Myths in English Literature and in Art Based Originally On Bulfinch's "Age of Fable", Nabu Press
15、Alexander Stuart Murray, Manual of Mythology: Greek and Roman, Norse and Old German, Hindoo and Egyptian Mythology, Nabu Press
16、Valerius Catullus Veronensis(李永毅 译),《卡图卢斯歌集》(C. Valerii Catulli Veronensis Carmina),中国青年出版社
17、Sharan Newman, The Real History behind the Da Vinci Code, Berkley Books, New York
18、Robert Gordon Wasson, Stella Kramrisch, Carl A. P. Ruck, Jonathan Ott, Persephone's Quest: Entheogens and the Origins of Religi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2
19、Patricia Monaghan, Encyclopedia of Goddesses and Heroines: Europe and the Americas, Vol.2, Greenwood, 2009
20、Andrew Radford, The Lost Girls: Demeter-Persephone and the Literary Imagination, 1850-1930, TexTxet Studies in Comparative Literature, Rodopi, Amsterdam, 2007
21、Jean-Pierre Vernant,《希腊思想的起源》(Les origines de la pensée grecque),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11
22、John T. Koch, Antone Minard, The Celts: History, Life, and Culture, vol. 1, ACB-Clio. LLC, 2012
23、Niall Rudd, Samuel Johnson: The Latin Poems, Lewisburg Bucknell University Press
24、John D. Jacobson, Toposaurus: A Humorous Treasury of Toponyms, John Wiley & Sons Inc, 1990

以下是我不断对此文内容进行更新的参考文献或依据内容,如果没有兴趣则略去不看也无妨。
short-hands:
As neighboring Lydia came to control Phrygia, the cult of Attis was given a Lydian context too. Attis is said to have introduced to Lydia the cult of the Mother Goddess Cybele, incurring the jealousy of Zeus, who sent a boar to destroy the Lydian crops. Then certain Lydians, with Attis himself, were killed by the boar. Pausanias adds, to corroborate this story, that the Gauls who inhabited Pessinos abstained from pork. This myth element may have been invented solely to explain the unusual dietary laws of the Lydian Gauls. In Rome, the eunuch followers of Cybele were known as Galli ("Gauls").

The Greeks had little respect for animal-headed figures, and so a Greek-style anthropomorphic statue was chosen as the idol, and proclaimed as the equivalent of the highly popular Apis (probably connection with Latin 'honey-bee'? a-pis, as *a-pus, 'without foot' according to Isidorus of Seville. ). It was named Aser-hapi (i.e. Osiris-Apis), which became Serapis, and was said to be Osiris in full, rather than just his Ka (life force). (Perhaps influenced by Hebrew 'seraph'(s-r-ph), for the similarity is quite tricky?)
The statue suitably depicted a figure resembling Hades or Pluto, both being kings of the Greek underworld, and was shown enthroned with the modius, a basket/grain-measure, on his head, since it was a Greek symbol for the land of the dead. He also held a sceptre in his hand indicating his rulership, with Cerberus, gatekeeper of the underworld, resting at his feet, and it also had what appeared to be a serpent at its base, fitting the Egyptian symbol of rulership, the uraeus.

“当珀尔塞斯砍下墨杜萨的头颅时,
高大的克律萨俄耳和神马佩伽索斯跳出来。
说起他俩名字的由来,一个生于大洋
水涛的边缘,另一个手握金剑出世。”
——赫西俄德,《神谱》,见于《神谱笺释》
Kya
作者Kya
101日记 52相册

全部回应 17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添加回应

K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